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第一宠妃

更新时间:2019-06-20 23:47:39

第一宠妃 连载中

第一宠妃

来源:微小宝 作者:露珠 分类:穿越 主角:廖哥黑帮 人气:

主角叫廖哥黑帮的小说是《第一宠妃》,它的作者是露珠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嚣张狂妄,狠戾肃杀,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帮老大! 她懦弱胆小,玄气为零,是南祈国相府废物三小姐! 一朝穿越,她,变成她! 当凤眸睁开,一抹寒光取代那懦弱胆小! 从此,这云朔大陆上少了一个废物,多了一个顶级天才! 他,嗜血冷情,强悍霸道,是人称阎王的齐王殿下! 当他,遇上她,强强碰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邪中天讪笑:“师傅能有什么企图?不过是想问问你,我进宫的事情,你可有头绪了?” 邪中天不说,林风颜还险些忘记,他这么一说,林风颜一拍大腿,诧异道:“我给忘了!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邪中天的脸色一下子像是开了染坊,五颜六色的十分好看。 “好啦,我没有忘记,你可以装成我的保镖,跟我一起进宫,这很简单,但是我思来想去都觉得你动机不纯,你的旧相好……是皇帝的女人?”林风颜咂舌道。 “这个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总之你帮了师傅这个忙,师傅就把那些你需要的药材全部给你拿来。” 看来师傅是真的很想见那个女人啊,林风颜叹了口气,但却突然转变了脸色,狡黠地笑了笑:“好,那我列个单子,到时您来取。” 这一下子就变了语气,邪中天也顾不得许多,又和林风颜说了一会儿话,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漫天繁星。 南宫子御坐在自己的小院中饮着酒,而柳若彤则梨花带雨地跪在他的面前,一张俊俏的小脸已经泪流满面。 “王爷,您要为妾身做主啊!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妾身掌管着整个王府大大小小的事务,大到在王爷不在的时候接圣旨,小到王爷的衣服是否整洁,都是妾身一人管理,凭什么正妃一来,就要妾身的印玺?这不是让妾身下不来台吗?” “她是正妃,要印玺也实属正常。”南宫子御微微有些不耐烦,“你先起来再说。” “王爷要是不为妾身做主,妾身就不起来。”柳若彤一抹眼泪,哽咽着说,“正妃在妾身、冯侧妃们的面前,把妾身的脸都丢光了,还想打妾身,王爷,妾身觉得正妃真的越来越过分了。王爷若是不管管她,日后传出去,不是丢王府的脸么?” 南宫子御瞥了她一眼,深蓝色的眼眸中泛着淡淡冷光:“丢王府的脸?但至今为止,本王还没听过除了你之外的人抱怨过王妃。” “就算……就算不责罚她,但她现在要妾身的印玺,王爷也要妾身给她么?” “自然是谁管理得好再给谁。”只是让南宫子御奇怪的是,林风颜不是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吗?为何现在又要印玺? “王爷!”柳若彤不满地叫了一声,“您是不是喜欢上林风颜了?” 南宫子御立即射去一道森凉的目光:“这不是你有资格管的事情!出去!” 柳若彤不知自己是哪里说错了话,被南宫子御吼得缩起了脖子,眼泪豆儿又流了下来,此时也不敢多说话,只得含恨离开。 站在一旁的卫风目送着柳若彤离开,轻声对南宫子御说:“王爷,您从来不对柳侧妃发脾气的。” “那是说明本王不能对柳若彤发脾气么?”南宫子御冷笑一声,又是一杯寒酒饮下,他知道自己这些年为何对柳若彤如此礼谦,但现在他的极限几乎崩塌,柳若彤这么一哭,他更觉她是个任性的女人,对她唯一的好感也所剩无几。 “卑职知罪。”卫风低下了头。 隔一日,林风颜就把需要的药材写进单子里,让林水去交给自己的师傅。 林水看了一眼单子,不由咋舌:“小姐,您这是在敲诈啊。” 而且在所有的药材名字前面都加上了‘特级、高级’二字,林水暗自想象,邪中天看见这个单子,会是怎样的肉疼。 但不管如何,这都是邪中天答应了林风颜的事情,即使肉疼,却也还是在两天后就把这些药材送到了林风颜的房间。 林风颜吩咐林水在门口守着,不许任何人进入,自己则走进了地下通道。 在嫁进王府之后,林风颜便在自己的床底下偷偷地造了一个地下室,里面有可以锻造武器、炼药的器具,最近她正在研制一种解药,但现在太后的礼物似乎更为重要。 她认真地检查着所有的药材,然后研磨成等量的分,将它们放入容器之中。 开始炼造。 因需要炼造的温度、时间都必须要无时无刻地掌控,所以林风颜必须一日三餐都在地下室用膳,而无法离开半步。 林水每隔几个时辰给林风颜送一次膳食,但是不知道她在炼什么东西,林风颜对她保密。 而期间,南宫子御来找过她一次,被林水拦在房门外,告知他林风颜正在休息,他不能进去。 在第三次被用同样的理由拒绝时,南宫子御终于发了火。 “为何本王每次来找她,她都在休息?是故意避开本王还是怎么回事?” 林水赔笑:“王爷别为难奴婢啊,王妃这些日子都很累,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休息。” 休息?到底有什么好休息的?南宫子御狠狠地皱起眉头,而且再过三日就是太后的生辰了,给她的一千两银子她用去了哪里,买了什么礼物,是否得体,不见到林风颜,他就不得而知。 “让开。”南宫子御生气了,浓眉下的星眸放出冷光。 “王爷,王妃在休息,您进去也没用。” 南宫子御眉眼一厉,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往外一扯,将她推到远处:“还从没人跟本王说过一个不字,除非你想死,否则别再拦着本王!” 说罢,南宫子御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而下一刻,一个带着浓浓药味的女人跌进了他的怀里,南宫子御还未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个温香软玉的身体正被自己抱着,再一触,身体烫得吓人,他低下头,见是已经晕倒的林风颜。 她面颊绯红,穿着粉白的衣衫,广袖中细弱的手臂无力地搭在两旁,整个人已经软了。 林水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见状,立即将林风颜扶了起来:“小姐,你怎么了?” 没有回音,摸了摸额头,滚烫,林水焦急地看向南宫子御:“王爷,奴婢都说了小姐真的不舒服,您……” “本王知道了。”南宫子御走到她面前,将林风颜横抱起来,“你去叫太医。” “好吧。”林水点点头便跑了出去。 南宫子御低下头,林风颜已经自来熟地靠在了他的胸口,一张小脸烧得像西红柿一般,别人说她体弱多病,可真没说错。 但,触到她滚烫但却细腻的身体,南宫子御的心里竟有一丝情愫溢出,好似心被挠了一般痒,她那薄薄的唇微微启开,露出贝壳般洁白的齿,而最令南宫子御难以挪开目光的,便是她胸前的风景。 大约是摔倒时扭到了身子,胸前的衣裳有些凌乱,露出一片雪白的胸脯,那如山峦一般隆起的胸,净白如雪,是完美的隆起水滴状,而那两个半球的中间,是一道难以勘测的沟壑。 南宫子御无法挪开自己的视线,喉头微紧。 “水——”似乎听见怀抱中的小人儿在低语,南宫子御反应过来,将如羽毛一般轻的她放在了铺着祥云紫绣百合花的软榻上去。 又给她倒了杯茶水,一点点地喂下去。 林风颜闭着眼,翅膀一般的睫毛颤抖个不停,却本能地抓住茶杯,将茶水啄尽。 连喝了好几杯,她才渐渐安静下来,躺在软枕上睡了过去。 南宫子御坐在圆凳上看着她。 本想过来问她准备好礼物了没有,但现在见她这副模样,不由得心有怜香惜玉之情,也只能静静地看着她了。 不过多时,林水带着王府里的大夫走了进来。 隔上画青竹的屏风,大夫给林风颜把了脉,便很快离手。 “大夫,她怎么样?”不等林水发问,南宫子御先问道。 “林正妃她连日疲劳,过度劳累,所以才会病倒,现在只是轻微的感染风寒,只要按时吃药,好好调理身体便可。” 南宫子御点头:“那你去配药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