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9-06-20 23:52:20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 连载中

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

来源:微小宝 作者:慕雪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邵亦寒 人气:

主角是小姐邵亦寒的小说《红府选婿:王爷请自重》此文是慕雪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红院森森,深似海,她被寄养在外,天真无邪,横行无忌,只为这个唾弃她的家族,费尽小半辈子的力量招来十八方敌人,选择十八岁而亡的命运。 谁能知晓,她十八年的默默坚持? 一朝心碎,筋疲力尽,她记得肩上的使命,却竟然忘了,她原来还是另一个她。 他曾权倾朝野,一朝失势,不得不背负使命远走他乡,但仍不忘那尔汝我诈的朝堂,直到遇上她,他的世界观瞬间倾没颠覆。 红府选婿,世族在前,富户留后,流氓仰头,恶霸护右。抱歉,王爷,这没有你的位置,请到边上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小姐,你知道回兖州的路吗?”秋心跟在她身后着急地问。红芜芯仍旧沉着眼眸,他打探红家?难道有什么企图吗? “两位小姑娘,你们想到兖州吗?”身后突然传来几个淫亵的声音,她俩猛地转过身看去,几个表情恶心的男子正想她俩逼近,“我们可以帮你们哦!要不先到我们的家歇息一下再慢慢赶路!” “走!”红芜芯喊了一声拉着秋心转身就跑。“抓住她俩!”带头的人喊了一声,其他人立即冲上去。 “救命啊!”红芜芯拉着秋心慌忙大喊,被那几个恶霸追得连滚带跑,仓惶失色。“啊!”秋心的脚绊上了红芜心的脚,慌乱间,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几个猥琐的男子,甩着沾满唾沫的红舌抹唇,摩拳擦掌向她们逼近。 “九小姐,我拦住他们,你先走!”秋心揉紧弱小的拳头怯怯低念。他们几人一边脱衣裳一边将她两包围,红芜芯搂紧秋心惊颤叫喊:“那个谁!救命啊!冷木头!救命啊!” 另一边,阿福子看了看正在沉思的邵亦寒,犹豫了一会说:“主子,她们似乎真的遇到危险了。”邵亦寒勾起一抹冷笑,她们若真遇到危险必定会往这边跑,而现在,那个喊声却是远来越远,分明又是她们在耍花样,想将她们诱过去再取笑一顿 “啊!”远处传来一声惨罹的尖叫,邵亦寒稍觉不妥,忙站起来急步赶去,阿福子紧随在后。 他们匆忙赶到她俩遇险的地方,却空无一人,“又被她们耍了!”邵亦寒愤愤地叨念了句,阿福子惊喊一声道:“主子,血!”他说着指向地方留下的几滩血。“喂!你在吗?”邵亦寒着急地喊了声,谨慎的眸光极快扫视而过,除了晃动的树影,并无任何动静。“阿福子,我们分头找!”邵亦寒落下一句话便沿着前边的小路跑去,阿福子也不敢怠慢忙向另一个分岔口跑去。 良久,邵亦寒和阿福子再次碰头,阿福子抱手急切地说:“主子,奴才在那边发现了轮子碾过的痕迹,应该是一辆马车,痕迹很深,马车里至少有三个人。另外还有一些凌乱的脚印跟在轮痕两侧,脚印紧促,整支队伍应该走得很仓促。”邵亦寒略有意味地看了一眼走过的道路,地上的血迹突然没了,仓惶留下的脚印也没有了。 夜空下,一辆马车极速前奔,跟在马车两侧奔跑的不敢有一丝延续。良久,卷帘被凌厉挽起了,一位黄衫女子探头出来,脸上的刚毅多了一分着急,漆黑如墨的秀瞳向前边眺望而去,她深吸了一口气凌厉吩咐:“加紧速度,必须在天亮之前到城门!”她又俯身向跑在两侧的人说,“你们不用紧跟了,明天未时到府即可。”她说完又退回马车里去。 “九小姐,喝水定惊。”秋心把水袋递给红芜芯,握着水袋的手还在颤抖。 红芜芯摇摇头不语,她晃动的眸光看向坐在对面的黄衫女子,带点余惊未散道:“表姐,你怎么突然来了?” “红家的人昨日已经回去了,可我却等不到你。”苏星芸皱紧眉头,语气里浸满不悦,“后来才打听到他们把你落下了,实在太过份了!爷爷担心极了,立即让我快马加鞭赶来接你。” “幸亏表小姐您及时赶来,否则就不堪设想!”秋心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心里头还会禁不主颤抖。 “表姐,你下手太狠了。”红芜芯伏到窗边若有所思地叨念。 “当然,谁敢欺负你,都是跟我们整个苏家过不去!”苏星芸眼里的凌厉又添上几分宠溺,“只要他们一只手臂,便宜他们了!如果爷爷在这里,他们的腿也别想要了!若他们真的动了你,我一定把他们祖宗十八代的山坟都挖出来鞭尸泄愤!”她,苏星芸,是豪强大地主苏家独孙女,兖州出了名的辣妹子,无人敢随意招惹,而红芜芯则是她最最溺爱的表妹。 兖州苏府 “大小姐,表小姐。”站在院子两边的下人恭谨躬拜一下,每个人的嘴角都挂着一抹不骄不卑的微笑,让人看上去顿感温暖。 “芜儿!”站在前堂外的老人亲切地喊了声,走来的红芜芯看了看眼前慈祥的老人,他的发丝并未花白,眼角的颊纹丝微颤动,满带疼惜的脸有丝痛心的宠溺笑意。 “外公!”红芜芯喊了一声,迫不急待冲上去扑进苏柏岸稳暖的怀抱,满带委屈地叨念,“他们好可恶!芜儿以为再也不能见到你了!” “回家了,不用怕!”苏柏岸疼惜地轻拍她的后肩,他转向院子的下人凌厉问道,“我芜儿欢喜的食物都准备好了吗?厨房的炖品做好了没?热水呢?立即给表小姐沐浴更衣!”经他一吼,整齐候在院子里的下子霎时乱成一团。 “唉!”苏星芸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爷爷,你又把大家吓坏了!” “嘻!”红芜芯淘气嘻笑道,“还是外公对我最好!秋心,回房。”她说了句便迈着轻盈的步子往屋子里走去,秋心紧随在后。 沐浴更衣后,红芜芯不停地往嘴里塞东西,来不及咀嚼就噎了下去。苏星芸越看心里越是气愤,心里不停咒骂红家的其他人。苏柏岸端给红芜芯一碗汤微笑说:“慢点来,别噎着,喝口汤吧!” “……”红芜芯摇摇头,硬生生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吃饱了!我马上去睡一觉,二更记得唤醒我,明天是红老头子八十岁的大寿,不能迟到,否则我又遭殃了!表姐记得给我被寿礼!”红芜芯话音还在,人已经远去了。 “嗬!他害得我的芜儿吃不安睡不稳,还给他准备什么破寿礼?”苏星芸皱紧眉头愤懑地叨念了句。 “红钧福害我芜儿奔波了好几天,我必定给他准备一份大大的贺礼!”苏柏岸翘起嘴角,阴沉的老脸勾起一抹狡猾的笑意。 “爷爷,你又在打坏主意是不是?”苏星芸随即勾起一抹比他更狡猾的笑意,道,“赌一赌,看看我们谁的寿礼更有惊喜。” “丫头,姜还是老的辣!”苏柏岸兴趣盎然窃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