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乱世女帝:浮生三千梦

更新时间:2019-06-21 00:04:36

乱世女帝:浮生三千梦 连载中

乱世女帝:浮生三千梦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双子耳 分类:穿越 主角:花菱花无艳 人气:

《乱世女帝:浮生三千梦》作者:双子耳,穿越类型小说,主角:花菱花无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天生脸上一块黑色胎记,却被天下人奉为神仙嫡子。 她出生隐逸医学世家,一心济世救民,却成了史上第一位权倾天下的女皇。 她身材娇小,体格瘦弱,却在风雪之中独自一人诞下麟儿。 她无心天下,却挥兵北上。她一心只求安宁,却不想天下大乱,因她而起。 说她红颜祸水,她却心系天下。她只想守住她的后位,他的江山。 却换得“有事花无艳,无事洛迎春”的笑谈。 她一生起起浮浮,绕水三千不过浮生梦一场。 浮生三千梦一场,乱世离歌落沧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卷云舒处,静水碧波影随风。淡笑清涟月流瓦,白露依霜重。 静谧的月光流洒在树梢,偶尔穿过林间缝隙落到地上,荫庇下便多了斑点。树林深处,传来阵阵虫鸣,和着蛙叫,秋末临时。而在一棵茂密的大榕树上,一双明亮的眼睛大大地睁着,折射着淡淡的月光,眼眸甚是清澈。眼睛的主人一动不动地坐在树枝上,背靠着坚实的树干,双手抱膝。细细望去,眼中还有着浅浅的悲伤,时不时抽泣一声,想将脑海中的杂乱排开,却惊醒了树下沉睡的人。 树下的男子仰起头看向坐在树上的少女,眉头高高地皱起,她又想家了是吗?离开碧云谷已接近一月,她的话越来越少,表情也越来越平淡,很多时候他都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凤倾逸轻轻咳嗽了一下,将树上迷乱的人唤醒。花无艳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赶紧停住抽泣,以免吵着树下的人。于是深夜,又恢复了静谧。 离开碧云谷真的快一个月了,对于从来没有离开过碧云谷的她,除了无奈,就是迷茫。也许爹爹和娘亲的血已经染了匪寇的刀,也许她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也许未来于她而言,是沉浮的草萍。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就连树下的人,为什么会选择带着她离开,她都不知道。 这一路走来,他对她倒是颇为照顾,只是就是因为如此,她才觉得不安,于是选择了沉默。有时候沉默,在对前程迷茫的时候,是最好的选择。在沉默的时候,两个人都知道彼此并没有睡下,这个认知让他们的身边环绕着一股异样的气氛。他们被这气氛打败,几乎体无完肤。许久,就在他们认为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一阵空灵的笛声穿透过他们的耳膜。 花无艳的眼眸转向笛声的方向,眼中尽是疑惑,而凤倾逸则是迟疑半蹲着身子,作出防备的姿势。能在三更时分还能吹声寻味的人,无论从什么方向来讲,都值得人防备。很久,久到他们以为对方的笛声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时候,声音戛然而止。 “你听到了什么?”凤倾逸放松防备,靠在树干上,问树上的人。 “伤感,夹杂着对未来的迷茫,和着对自由的憧憬。”花无艳呢喃道。 “哦?你居然能听出这个,看来你也是懂乐之人,那——”说着,凤倾逸故意停顿了一下,摘下一片绿叶,继续说道:“那你听听我的声乐里蕴含着什么。” 说完,草叶已经放至唇缝见,轻轻呼气,一曲低沉又浑厚的丝乐从他的唇缝间挥洒出来。音乐鼓动着周围的空气,一团团的涌进花无艳的耳里。渐渐的,声音变得空洞,空洞中又带着点点的灵气,像山涧溅满池面的溪流,发出悦耳清脆的声音。树上的人听着听着闭上了眼睛,享受地聆听着,她喜欢这音乐。 而就在她宁愿一辈子沉浸在这音乐里时,声音的主人已经扔了草叶,抬眸看向树上的人。花无艳猛地睁开眼睛,眼底一阵波光流动,她听出来了。 “不甘。”她说。 “愤怒。”她又说。 “恨!”最后她说。 花无艳自顾自地说着,却不知此时树下的人眼里十分复杂,埋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不一会儿,他哑着嗓子问:“你怎么听出来的?前段低沉,后段空洞,应该没有不甘、愤怒,更别提恨了。” “不,我是从声音停止后你的呼吸中感受到的。”花无艳解释道,但却没得到凤倾逸的回应。她便不再开口,一夜相对无言。 突然一旁树梢的枝叶有响动,凤倾逸马上立起身,做出防备的姿势。接着从一棵树上跳下来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脸上带着莫名的微笑。 “两位好雅兴,荒郊野外竟然能与我琴瑟和鸣。”白衣男子说道。 原来他就是刚才吹笛子的人,花无艳不紧低下头深深地打量他,一个擅长音律的男子,无论从哪个方向看,都是极有魅力的。虽然一张脸比不上凤倾逸俊逸,但眉目之间的沉稳,以及霸气,确实凤倾逸没有的。 见花无艳和凤倾逸都没有回自己的话,白衣男子颇为尴尬,为了缓和气氛,于是自己又继续说道:“在下秦奕,很是荣幸能与两位相识,不知两位准备前往何地?” “两位不要误会,实在是因为在下路过此地,盘缠早已花光,这才厚着脸皮想与二位同行,希望你们行个方便。”见两人还在对自己保持着警惕,白衣男子拱手作揖道。 “玉临京城。”凤倾逸还没有对秦奕放松警惕,出于礼貌,还是给了对方回答。 得到了回答的秦奕笑得更开心了,兴高采烈地说:“我也正好要去玉临京城,可否结伴而行?” “不行!” “不行。” 花无艳和凤倾逸相视一望,然后看着他,异口同声道。 被拒绝了,秦奕并没有打算放弃,而是走到一边的树下坐着,不一会儿,竟然睡着了。 花无艳和凤倾逸又望了眼对方,秦奕看起来好像是真的睡着了,可是这突然冒出一个想要与两人同行,任谁都不会放松警惕。 第二天他们出发的时候,秦奕也很在他们的后面,想要跟着他们离开。花无艳回头望着她,说了她与秦奕之间的第一句话: “你不要跟着我们。” “难道你们连待人最基本的爱心都没有吗?一个身无分文的人寻求你们的帮助,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你们都应该给予对方帮助吧?”秦奕不依不饶,继续说道。 “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跟着我们咯?”花无艳反问道。 “荒郊野外,少有人来,我只能跟着你们。” “好,你想跟着那就跟着吧。”不等花无艳拒绝,凤倾逸就答应了秦奕的要求,“但是我们只负责让你跟着我们到京城,到了后你不能再跟着我们。” 秦奕点头说好。 可是谁能想到,那秦奕,竟是个难伺候的主,去客店住宿的时候,他非要上好的房间。可是当时凤倾逸和花无艳的手里,只有为数不多的盘缠。好说歹说加强迫,总算逼着秦奕和凤倾逸睡一间房,花无艳独居一室。 可是半夜里花无艳已经睡下,忽然听到床边传来阴侧侧的说话声,“小美人儿,如此良辰美景,我们别睡觉,聊聊天吧。” 可是当花无艳睁开眼睛,立起身望向黑影的时候,那人看到了她的脸。然后就尖叫一声,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自从离开碧云谷后,花无艳一直都戴着面纱,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解下来,所以秦奕并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可是这一看到花无艳的容貌,他就好像在夜里看到鬼一样,吓得说不出话来。其实他也是想趁着凤倾逸睡着后,跑到花无艳的房间,看看她究竟是何等容貌。可是结果,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凤倾逸听到秦奕的尖叫声,马上从另一件房里冲到花无艳的房里,进门就看到很奇怪的一幕。花无艳坐在床上,瞪着眼望着秦奕,而秦奕则站在一旁,好像被吓坏的小媳妇一般,整个人缩小了一号。 早就知道这小子不老实,谁知道他竟然跑到花无艳的房间,想一亲芳泽,不过这结果嘛…… 看到秦奕被吓坏的那个样子,凤倾逸不由勾起了嘴角,活该! 忍着笑走到秦奕身边,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后问花无艳:“他没伤到你吧?” 花无艳摇头,气愤的眼神总算恢复了平静,抿唇望了凤倾逸一眼,终是没有说话。然后凤倾逸带着秦奕离开了她的房间,她望了关上的门很久,才慢慢地躺回床上。右手慢慢伸向自己的脸,抚摸着上面的胎记,随即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这张脸,真是丑到极致了呢, 回到了房间,秦奕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倒了杯水喝了压压惊,然后望着躺回床上的凤倾逸,好像看着一条可怜的狗,问道:“兄弟,我说你长得这等模样,身边怎么会跟着这么丑的一个女人?” 凤倾逸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秦奕就接着问:“我看她一直戴着面纱,骨骼也惊奇得紧,以为是个大美人,我还想挖你墙角呢,谁曾想——唉!”说完自己就开始叹气。 “她不是我的人。”凤倾逸简单地吐出几个字,就没再说话了,翻身躺回床上,闭了眼睛。 秦奕又叹了一口气,还想继续问下去,可是看到凤倾逸确实没有想和自己说话的意愿,便没再继续问了,走向自己的床,脱衣上床。 一夜无话,第二日起来后,三个人吃了早餐,就继续赶路。一路上秦奕常常凑到花无艳的身边,想给她道歉。因为他突然想到,作为一个女人,一定很在意自己的容貌。昨晚他如此失礼,一定伤害了她。 可是花无艳都没有理他,他一凑过来,就离得远远的。秦奕讨了个没趣,便又凑向凤倾逸,可是他也只给了他一个冷眼,继续往前走去。 转眼已过了深秋,凤倾逸即是为了赶路,也是为了其他的事。所以一路紧赶慢赶,快到京城时已经到了冬天。 跟了一路,秦奕在快到京城的时候,同他们告了别,分道扬镳。虽然一路上喋喋不休,惹人烦,有时还有点神经质,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过真的要分别了,花无艳还是有点舍不得他,不过她也没有说出来。秦奕离开的时候她依旧冷着眼神,没有给他一个多余的眼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