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吾家皇后貌倾城

更新时间:2019-06-24 10:13:36

吾家皇后貌倾城 已完结

吾家皇后貌倾城

来源:落初 作者:洛水漪漪 分类:穿越 主角:浅笑宫殿 人气:

洛水漪漪新书《吾家皇后貌倾城》由洛水漪漪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浅笑宫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世间传言倾城公主貌可倾人于初见,才可倾世举手间,德亦倾城吹灰之力。她自幼研习佛法,一心向慈,银发银眸,宛若濯莲。皇权倾轧,宫阙沉浮,朝代更替,一路踏歌。阴谋迭起,险象复生,兜兜转转,永不离弃。她一路走来,终有一人拥她入怀。他摘得世间最美的那朵濯莲,将江山置入她手,只笑言:“聘礼,我的皇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交给你女儿处置!交给你女儿处置还能有活法吗?

帝朝云轻轻一笑,喃喃道:“当真是人善被人欺呀。”

她身后的四大婢女听到这话,齐齐的抖了一抖。

只是片刻,帝朝云便欣然起身,不理会楚王,只是淡然对上方的安南国君道:“陛下,此行匆忙,朝云有错,竟然忘记了向陛下介绍几位重要人物。”

她淡淡转身,道:“还不快去见过陛下。”

她身后的四大婢女轻轻福了身子,答道,“是。”便从容踏步,向大殿中央走去,齐齐的向安南国君行礼,沉着开口道。

“北封镇远王之女,醉墨郡主参见陛下。”

“北封齐贤王之女,泠鸢郡主参见陛下。”

“北封靖南王之女,汝青郡主参见陛下。”

“北封孝亲王之女,涟歌郡主参见陛下。”

声音落下,大殿内一片寂然。

因为醉墨、泠鸢、汝青、涟歌一直在帝朝云身后,众人也没有关心,如今她们站出来了,才猛然发现,她们的装束根本就不是普通宫女的装束,腰间也一直挂着象征郡主身份的腰牌,只是从来没有人发现罢了。

霎时间,所有人都调转头去看向楚王,发现后者脸色五颜六色十分之精彩。

本想靠着权势身份压人,没想到自己眼中那小小的不值一提的低贱婢女,竟然成了身份十分高贵的外来使臣,心情起伏可想而知。

安南国君的一张脸如同拨开云雾见月明,满面红光,似乎看见楚王吃瘪十分高兴,“哈哈哈,四位郡主乃是天之骄女,怎么会是婢女呢?看来是一场误会,误会啊!”

话音刚落,汝青向前一步,淡淡摇头道,“陛下误会了,我等的确是公主殿下的婢女。公主殿下心存天下,兰心蕙质。我等为之折服,愿以婢女身份伺候左右。”

“呃。”安南国的大笑顿时噎在喉咙里,心里十分骇然,倾城公主到底有何等魔力,竟引得千金郡主愿为之婢女!早先听闻倾城公主德行倾世,如今看来,确实如此啊。

席下的王爷官员心里也都翻起了惊涛骇浪。

半晌,安南国君回过神来,见四人仍然立于殿中,连忙安排:“四位郡主还请入席。”

闻言,醉墨看向朝云,见朝云微微一点头,才与三人一同入了席。

安南国君见安排妥当了,这才看向殿中早已瘫软的楚欣,淡淡道:“楚王,你这个女儿跋扈惯了,如今竟然连这等滔天大祸也敢闯。毕竟是寡人亲眼看着长大的,这样吧,就罚她回府去面壁思过三月。”

楚王长舒一口气:“多谢陛下。”

只是还没等楚王把楚欣送下去,殿中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只如一阵微风吹过,红光一闪,一个人就已立于殿中。

朝云低头,已经知道了是谁。

红衣无冠,墨发风流。

南疆,宁安王,玉沉檀。

南疆以巫咒之术立国,以咒术高低之分决定其地位。玉沉檀算是南疆的一个异类,传闻他的咒术出神入化,可堪名列第一,却生Xing洒脱,不愿为君,国君封他为王,封号宁安,宁安,只要有他在就可安宁,可见他对南疆国的重要。

传言宁安王玉沉檀喜好美女,风流无双,容颜俊美,勾勒天下女儿心。行事肆无忌惮,张狂无礼,处处留情,向来不会为他人所左右。

论国力,安南与南疆皆较弱,两国都想香并对方壮大实力,于是大兴战争,战火连绵。为了平定南疆,安南国国君把国号都改了,把南诏改为了安南,安南,安定南疆,可见其想要平定南疆之心。

果然,看见来人是谁后,大殿内一瞬间剑拔弩张,暗处保护安南国君和楚王等重要人物的暗卫都齐齐现身,但并不敢有异动,显然是曾经吃过苦头,知道现在做什么都没用。

玉沉檀仿佛没感觉到大殿内的紧张气息,一头墨发无冠来束,无风自扬,红色的袍子鲜艳如血,他眯起狭长的,甚至能说是狐媚的眼睛,脸上扬起笑容,声音婉转妖媚,“好多的美人啊。”

只是瞬间,没有人能看清他是怎么移动的,就到了楚静的桌前,啧啧出声,“长得还过得去,就是阴沉了点,心机深沉,蛇蝎美人,扑再多的香粉也挡不住气息浊臭。”

楚静一听这话,霎时脸黑得像锅底。

又一瞬间,移到了楚欣面前,却看也不看,伸脚一踢,“长得太丑了,碍我的眼,一边儿去。”

楚王一听这话,脸黑得跟楚静有得一拼。

再一瞬,他就到了醉墨、泠鸢、汝青、涟歌四人的桌前,瞬间眼神大放异彩,“好美的四个可人儿,不施粉黛,可比刚刚那两个好到哪儿去了,爷喜欢。”

说罢,他轻佻的挑起醉墨的下巴,作势就要吻上去。

醉墨登时羞怒交加,抽出腰间匕首,就要向玉沉檀刺去。

玉沉檀一闪一躲,移到了帝朝云的桌前,还呶呶不休道:“原来是个暴力美人,不喜欢,不喜欢。”

说罢,他抬起头来,对上了帝朝云的眼睛,霎时间愣在了原地。

他愣愣的注视着帝朝云,像是看见了什么他很震惊的画面,眼眸中闪过的惊艳与些许迷蒙之感。

帝朝云有些不耐的蹙了蹙眉,这感觉,就像是在玉沉檀的目光下无处遁形,有深深的束缚感,就像是……那层面纱没有了,他能够看到她的容貌。

玉沉檀就这么看着帝朝云,良久的看着,一动也不动。

整个大殿仿佛都凝固了。

突然间,只听得破空之声,一只金樽从玉沉檀后方袭来,带着的凌厉气势,毫不犹豫,让人不会怀疑它会不会穿透人体。

只一瞬间,玉沉檀轻轻一闪,躲开了金樽,金樽飞快的从朝云耳边擦过,狠狠地钉在了身后的宫壁上。

帝朝云丝毫未动,一点也没有被惊吓到。

玉沉檀看着那只金樽刻进宫壁,好不惊吓的拍拍自己胸膛,“吓死爷了,吓死爷了。”他看向纳兰天阙,继续道,“还是个男美人儿,怎么又是个蛇蝎心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