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盛世长歌

更新时间:2019-05-05 21:54:09

盛世长歌 连载中

盛世长歌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下弦月 分类:穿越 主角:顾长歌萧衍 人气:

经典小说《盛世长歌》由下弦月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长歌萧衍,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一身荣宠笑倾天下的公主,错爱一人,亡家亡国,唯独一颗复仇的心不死。 他是十岁登基睥睨天下的君主,铁血手腕,野心勃勃,唯独没有一颗恻隐之心。 她被作为一件礼物,送到他的手上。 自此命运纠缠,后宫天下,权谋纷争,江湖纵马,战场嘶鸣。 两个人彼此融入骨血,水与火的交融,靠近会痛,离开也会痛。 这乱世纷繁,到底该何去何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真敢开口要?      这倒是凌奕寒没有想到的,她以为她会为了表现自己无所欲求,但是没想到她真的伸手要。      “你求什么?”      顾长歌恭敬的跪在一旁,看着站在大殿中央的宛丘。      “皇上,那名舞姬名叫宛丘,本是我殿里的粗使丫鬟,但是皇上也看到了,她跳起舞来,当真是天人之姿,所以臣妾想能不能给她机会,让她去舞乐坊当御前舞姬?”      宛丘站在那里,不可思议的看着跪在那里替自己求情的顾长歌,她能让她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献舞一曲,她已经很是满足了,没想到她竟然还会替自己求情,让自己去舞乐坊。      “准了。”      凌奕寒目光森森的看着顾长歌,她现在着实是自身难保,还要去帮别人,而且那个舞姬就算去了舞乐坊恐怕也是备受排挤。      经历那么多是是非非,她竟然还能单纯到要替别人着想。      “皇兄,既然这位宛丘姑娘舞姿如此曼妙,不如让她摘下面纱,让大家瞧一瞧?”      凌逸很明显是忘记了刚才说错话的教训,不过这一次不过就是一个舞姬而已,倒是应该没什么。      凌奕寒没说话,只是伸手将顾长歌从地上拉起来了,那个样子应该就是默认了。      “宛丘姑娘,别害羞,把面纱摘下来呗。”      宛丘有些犹豫,眼神有些闪躲,最后求救一般的看了一眼顾长歌,然而顾长歌那个时候被凌奕寒按住了命脉,本来经脉就运行不畅,这一下血脉胀痛,疼的就跟要爆炸一样,死咬着牙不表现出来已经是极致了,哪里还有时间去管其他的。      宛丘僵硬的站了好一会儿,最后在逸王的不断催促下,没有办法,只得摘下了慢吞吞的摘下了脸上的面纱。      顾长歌只觉得自己手上的力道一松,她整个人都像泄了气一样,就快要瘫软下去。      然后又听到一声拍案而起的声音,凌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激动的站了起来,看着宛丘的眼神冒着火。      顾长歌浑身疼痛不已,是那种从骨头里渗出来的疼,但是顾长歌还是发现了凌奕寒的不对劲,他眼睛里闪烁着冰凉的光芒。      凌逸站起来之后才发觉自己可能有些大了,“宛丘姑娘不仅仅舞跳的好,长得也是不落俗尘啊。”      凌逸的语气有点尴尬,眼睛依旧一瞬不瞬盯着宛丘。      “看样子皇弟很喜欢宛丘姑娘,那不如朕直接将她赐予你,也不必去什么舞乐坊了。”      场上的气氛忽然就变得很微妙,顾长歌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曲折,但是绝不简单。      宛丘无力的跪在地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看着顾长歌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哀求,但是顾长歌只能视而不见,这事,她还真是不敢管。      大殿之上多少双眼睛都在看着,都在各自揣测这内里到底有什么故事。      “多谢皇兄赏赐。”      凌逸在宛丘身侧单膝跪下的那个瞬间,宛丘的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已经没有了神采。      这场晚宴继续进行,唯一不同的是,凌逸身边多了一个绿衣的美貌女子。      所有人都各怀心事,顾长歌带来的这个叫做宛丘的女子到底是个什么来历。      虽然顾长歌一直都觉得宛丘绝非池中之物,但是也没想到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看来这个丫头的来头不小啊。      “娘娘,你救救我吧,别让逸王带走我,我会没命的。”      宴会结束之后,顾长歌满怀心事的准备回去,也不知道凌奕寒今天晚上还会不会来,她有许多的话要问他呢。      刚刚走过昭明殿的拐角,宛丘不知道从哪里逃出来的,扑出来攥着顾长歌的裙摆,哭的梨花带雨。      莫知被吓了一大跳,还是被顾长歌死死的捂住了嘴还没有叫出来。      顾长歌看着四下无人,就拉着宛丘去了一处假山的背后,灯火照不到的地方,黑漆漆的。      “我原先问你身世,你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不肯开口,如今闹出这样的事,我也不知该如何帮你了。      也不知你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逸王,竟然会害怕成这样。”      宛丘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都是抖着的,根本不能好好说话。      “你别哭了,缓一缓,好好跟我说说。”      顾长歌安抚着哭的不成样子的宛丘,她完全没有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      如此棋差一招,事情就不是按照她原定的计划进行了,不过看现在的样子也不是完全不可挽回的。      这个宛丘,不仅舞跳的好,而且样貌也端正,更重要的是读书识字心思缜密,是个可用之人,只是很怕一不小心就成了废棋,还是会拖累自己的废棋。      “奴婢的母亲,确实是祝巫舞女,而且还是领舞的大巫祝,一年前是大巫祝换届的年份,我母亲想让我来继任。      但是当时有一个很有威胁性的的人,她跳的和我不相上下,所以母亲为了能让我成功的继任大巫祝,所以……”      “你母亲杀了她?”      顾长歌可能真的是经历的太多了,所以听到这种事情第一反应就是出了人命。      这可把宛丘给吓坏了。      “没有……”宛丘急忙的摆手否认,“我母亲只是让她摔了一跤,断了腿,我母亲原本只是想让她参加不了遴选,但是没想到她摔的那样厉害,再也站不起来了。”      “如此说来,那个女子是逸王的心上人咯?”      看今天凌逸的表情,似乎是要将宛丘吃了一样,那苦大仇深的样子,必然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没错,梦儿和逸王是青梅竹马,如果梦儿成功的当上了大巫祝,她就有资格成为逸王的正妃了,可是因为我母亲的缘故,她不仅失去了这个机会,还再也站不起来了。      所以逸王勃然大怒,我母亲已经死在逸王手上了,父亲也被贬官去了酷寒之地,我也是为了保命,实属无奈所以才冒名顶替进宫的,娘娘我求求您救救我吧,我不想死。”      顾长歌轻轻的拍着宛丘的背,这种事情她其实根本无从插手,但是这个宛丘,她必须得留着。      其实如果真的只是凌逸要宣泄仇恨那倒还好办,大不了放下姿态去求求凌奕寒,不过今日看凌奕寒的状态似乎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对于宛丘也是有十足的杀意。      “你告诉我,你原本叫什么名字。”      “奴婢原本叫郁念桐。”      “你父母倒是给你娶了个好名字,梧桐乃凤栖之树。你先随逸王回去,毕竟你是皇上赏赐的,短时间内你的性命是无忧的,我会想办法救你的。你可信任我?”      听着顾长歌让她跟着逸王回去,宛丘心里其实是非常拒绝的,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办法,顾长歌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凌逸散席之后与两个大臣多说了两句话,回来之后没见到宛丘,勃然大怒!正在训斥着属下的时候,宛丘竟然自己回来了。   “呵,还想跑?这皇宫就是个笼子,郁念桐你还想跑到哪里去?我找了你整整一年,没想到你竟然改名换姓跑进这宫里来了!”   凌逸上去就给了宛丘一巴掌,这巴掌重的宛丘嘴角都渗出血来了。   其实宛丘也是后悔,明知道替顾长歌跳舞一定会暴露自己,但是她就是没有经得住诱惑,要不是她不甘心当一个粗使的宫女,她也不会被逸王抓到。   她原本以为带着面纱跳完舞就能退场,没想到竟然被叫住摘下了面纱。   现在真是苦都没有地方可以哭,只能忍着,但愿昭媛娘娘能信守承诺来救她于水火。   那个夜晚很长,逸王府弥漫着久违的血腥味,一间装饰精美的闺房里,一个长得很是俊秀的女子有些不安的坐在窗前看月亮。   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淡淡的光晕散开,美的就像是一幅画,那姑娘的眉目也像水墨画一样的淡,虽然美,但是淡,品的就是那种韵味。   “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女子的哭喊声,还好像闻到了血的味道,殿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梦儿有些局促的看着凌逸,今晚不知怎么了,她就是觉得心里隐隐的不安也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很焦虑。   “没事,你不要像太多了,天色也不早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是我的生辰,皇兄会亲自过来。”   凌逸看着梦儿的眼神全然没有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满满的全是要溢出来的深情。   “是嘛,他会来,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见到过他了。”   梦儿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睛里却全是落寞。   顾长歌也是坐在窗前看着月亮,手下有意无意的拨动着琴弦,莫知竟然觉得这漫不经心的琴声都是极其好听的。   “娘娘,再等下去就是子时了,若是过了三更,皇上应该就不会过来了吧?”   晚上天本来就比较凉,顾长歌还开着窗户,莫知真的很是担心她会受凉,但是无论怎么劝,她就是不听叫人也没有办法。   顾长歌内心隐隐的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