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弃妃不善:邪王走着瞧

更新时间:2021-02-22 07:45:31

弃妃不善:邪王走着瞧 已完结

弃妃不善:邪王走着瞧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狐狸小姝 分类:穿越 主角:白小夜轩 人气:

《弃妃不善:邪王走着瞧》作者:狐狸小姝,穿越类型小说,主角:白小夜轩,本小说主要讲述了:白小夜穿越成了冥王府的正牌王妃,却是大婚当天,便被扔进带着冰水的桶里面,被水淋淋的拎出来直接扔给了八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为了不被糟蹋,她设计他们打成一团,却激怒了冥王……他恨她,冰天雪地,一件薄衫,一碗藏红花,滑掉腹中胎儿,一封休书,十指皆废,从此两人只是陌路人,她求之不得,只为活着。再相见,她傲视天下,媚惑倾城,他高高在上,九五之尊,他说,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本来走在前面的程文轩也停了下来,他倒想看看白小夜怎么走出来,却不想回头的瞬间,愣在那里。

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大胆,也够聪明。

而且比自己想像中还要坚强几分,竟然面不改色的走了进来。

根本不在乎人们的指指点点。

那张脸,的确很美,用言语几乎无法形容。

可是他爱的却是与这张脸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

那个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没有看程文轩,白小夜向后院走去,虽然她走得很稳,却只有她自己知道,风吹在身上,如刀割一般,身上的伤口更痛得她冷汗淋漓,却只能咬牙忍着。

她不能惹程文轩,却也不能太示弱。

直到白小夜的身影消失在院子深处,所有下人才回过神来,其实这夜色朦胧,他们根本看不真切白小夜,却越是这样,越是美,让人们无法忘记。

“啪啪啪。”

就在程文轩眯着眸子,直直瞪着白小夜消失的方向时,一抹白色身影从天而降,一边拍了拍手,长发束在头顶,肩膀处有两缕垂下来,显出几分风流倜傥,桀骜不驯。

随着拍手的动作,整个人落在了程文轩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程文轩一脸不快,收回视线,直直瞪着来人。

“我是你的兄弟,来你王府蹭顿饭吃不行吗?”白衣人摇了摇头,笑意浓浓的说着,一边又看了看后院的方向:“真是天姿国色。”

“喜欢,送你了。”程文轩随口说道,转身就走。

白衣人却一副笑意融融的样子,随着程文轩走了几步:“你说的可是真的?不许反悔哦?”

“本王说话一向说一不二。”程文轩根本就是头也不回。

这个女人,本来就是他恨的,如果不是迫于皇上,他根本不会娶她入王府。

今日在宫中发生的事情,刚好让自己有最好的借口休了她。

听了程文轩的话,白衣人点了点头:“那我可去享用了。”一晃身,消失在了院子尽头。

白小夜从马车里走回到房间,已经冻得浑身僵硬了,还好这是程文轩的房间,还有暖炉在燃着,床上也铺得十分厚重,她不顾一切的钻进了被子里,缩在那里瑟瑟发抖。

她不恨,她只是怨,怨死去的白小夜做了太多,让一切结果都由她白小夜来承担,何其不公平……

就在她想理清自己的思绪时,却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

珠帘被掀开,清脆的碰击声却让白小夜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她真的怕了这个男人。

想说清楚自己的身份,却说不清。

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不去看走进来的人,白小夜只是向床里面挪了挪。

这个男人太过残暴,太过无情,她的身体真的承受不起。

更有他那羞辱的话语,字字都让她心如刀绞。

白衣人看了看白小夜单细的背影,叹息了一声,朝阳公主四个字说出来,皇城人人惧怕,大臣个个远离,连宫女太监都避如蛇蝎。

是个多么狠辣的角色。

就连皇后娘娘都要忍让三分。

为了自己爱的人,能亲手将自己的亲妹妹置于死地,然后逼迫皇上下旨让自己嫁入冥王府。

可是换来的是什么?却是无尽的折磨和羞辱。

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昔日的狠呢?

听到男人的叹息声,白小夜僵了一下,这个男人竟然也会叹息,真是不可思议。

随着叹息声过后,一双白晰而修长的手已经抚上了白小夜的长发,很轻很柔,像是在欣赏一件上好的艺术品。

没有动,白小夜僵硬的卷缩着。

“我不是白小夜。”半晌,白小夜轻声开口,这个男人越是这样,她越是怕了。

“你是谁?”白衣人一愣,声音提高了几分,猛的抬手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直直看着她的脸,却是在看到她的脸时,扯了扯嘴角:“是我,不必演戏了。”

看着面前的陌生人,白小夜真的无奈了,用被子将身体裹了裹:“你是谁?”

白衣人挑了挑眉眼:“不再要演戏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一边说一边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床头:“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文轩恨你入骨,又怎么会爱上你?”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白小夜发现这里的人都很以自我为中心,根本不听别人的话。

她明明不止一遍的说过,自己不是白小夜。

“你……”白衣人脸色一暗:“你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一边摇头叹息:“不过,你认命吧,他已经将你送给我了,相信过不了明日,休书就会交到你手上。”

听到休书二字,白小夜的脸色立时有了几分血色:“真的吗?”

看着白小夜明显兴奋的样子,白衣人懵了,这个女人有病吗?还是被程文轩折磨得疯掉了,竟然会高兴?不是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实在不灵,再去找皇上白理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次,白衣人也想问了。

“你……”白衣人试探着又问了一句:“你不怕他来真的吗?现在去求他,或者还有转圜的余地。”

“求之不得。”白小夜的脸色有些冷,的确,这张休书,她求之不得。

愣愣看着白小夜,白衣人抬手抚了抚她的额头,确定没有高烧:“那你……识得我吗?”

摇头:“你是谁?”

“好吧,我接受事实。”白衣人点头,再点头:“我姓萧,名以歌。”

“萧以歌……”白小夜轻轻重复了一遍,再细细打量面前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长发束在头顶,蓝色玉带束着,白衣长衫,显得十分干净,整个人,给人一种十分空灵的美。

“你发生了什么?”萧以歌认真看着白小夜,这个他曾经欣赏的女子。

如果可以,他早就求了圣旨娶白小夜了。

不过,无奈,佳人心中早有人选。

白小夜也一脸认真的看着萧以歌:“你会带我离开吗?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告诉你。”

看着白小夜那有几分纯真的样子,还有那惧怕的双眼,心中竟然生出几分柔软来:“好,明日我便带你离开这里。”

说得很是认真。

这话,让白小夜再一次看到了希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