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王爷,我要休夫!

更新时间:2019-09-03 20:37:58

王爷,我要休夫! 连载中

王爷,我要休夫!

来源:网络 作者:岁月缝花 分类:穿越 主角:苏宸 叶锦 人气:

《王爷,我要休夫!》为岁月缝花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王爷,我要休夫!》又名《繁华落尽,几多愁》,是作者岁月缝花写的一本穿越古言小说,主角是苏宸叶锦,小说文采斐然。目前连载中,精彩节选:清晨。吴王府。王府外一片锣鼓震天,长长的迎亲队伍从街头排到了街尾,十里红妆煞是喜庆。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百姓,都为吴王爷娶妾的这一排场唏嘘不已。吴王娶妾,竟用娶王妃的仪式。全城热议,眼下娶妾却是全城同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锦上下扫了一眼铭月随而低头笑道

“我纵是要走的,妹妹大可不必惊慌,今日之事我全当没看到”

苏宸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这无疑是让他难堪,他冷咧的看着叶锦,一字一顿道“叶锦,你究竟想怎样?”

叶锦随手折了一朵海棠花,勾着嘴角道:“还是王爷明白人。我听说,在这王府里不论我做什么,都得经得王爷的同意,王爷和妹妹如何,与我无关,也请王爷不要干涉我的自由,仅此而已。”
她回视着苏宸,“我一天在这王府里,这王府还是我的家,我不想在家里跟牢笼里一样,我进出上下,只要不侵犯你们的利益,你都得同意。”

“叶锦,你好大的口气。”苏宸双眸微眯,散发出浓烈的杀气。

叶锦毫不畏惧地努努嘴,道:“王爷再不同意,妹妹身子骨弱,恐怕会着凉。”

苏宸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温柔备至地把铭月护在怀中,再睁眼时道:“好,本王答应你,现在你可以滚了吗?”

叶锦伸手:“证物呢?”

苏宸随手一拂,拈起衣袍上的一枚白玉麒麟火纹佩丢给了叶锦,叶锦满意地来回看了看,紧紧握着起身就欲走,笑道:“王爷和妹妹若是没尽兴,还请继续。”

明月一听
羞愤地哭得好不凄楚。

“慢着。”苏宸不动声色道,“你转过身,让本王和月儿先走。”

叶锦没多想,果真背过身去,道:“那你们快点儿。”

身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衣料相互摩擦的声音。很快苏宸温柔地帮铭月穿好衣裳,带着梨花带雨的她出了海棠苑。

整个海棠苑都寂静了下来,连一声虫鸣都没有。

叶锦等了一会儿,听身后已没有动静,料想两人早已经走远了,不由轻轻吁了一口气。其实她一点也不好受,浑身虚汗。做这样的事情,很冒险。

她手指抚摸着那枚白玉麒麟火纹佩,心中才稍稍踏实了些,动了动僵掉的四肢,无心观赏满苑海棠,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是这堪堪一转身,身前笼罩下一片阴森的黑影,她心中大骇吓得后退了两步。待定睛一看,居然是苏宸去而复返,顿时底气全无,连腿都开始发软。

她暗叹糟糕,上了苏宸的当,太失策了。苏宸把她留在这里,是想要收拾她。

叶锦本能地紧紧护住那枚白玉佩,尽量摆出一副友好的姿态,笑道:“王爷还没走?”

“你说呢。”苏宸怒极反而平静了下来,抬手伸到叶锦脸边,缓缓靠近,那微凉的指端最终抚在了叶锦柔滑的脸上,惊起了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叶锦反感地侧头一缩,就在这个时候,苏宸温柔的手指化作无情的掌风,狠狠往叶锦脸上扇去。这力道,比上一次简直大太多,叶锦整个人直接被扇倒在了地上,半面脸颊像是没了一样连知觉都找不到。

嘴角一滴一滴地滴出鲜血,发丝散乱。
紧接着剧烈的疼痛传来,下颚仿佛被生生折断了一般,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上冒出了密汗。

还不等叶锦缓口气,紧接着苏宸蹲下来,捏着她的脖子狠狠往山石那边一甩。她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飞跌出去,重重地撞在石头上,好似撞断了一根胸骨。

叶锦趴在石头上,再也包不住,呕出一大口血。脸色涨红,极为痛苦。

苏宸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边,以王者之气睥睨着她,道:“痛吗?”

叶锦未答,抬手去抹嘴角的血,那殷红的颜色刺痛了她的双眼。

他俯身在她身旁,五指收紧钳住她的肩头,肩头被石头撞破一片黏湿,“你告诉本王,你是不是活腻了。”

叶锦头晕目眩,仅剩的力气大概就是握着白玉佩的那只手了,死死地掐在袖中。她无力地抬眼,带了血迹的脸孔有着绝烈妖娆的神采,忽然就笑了,笑声动听至极,可细细听来时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她挑衅地勾起嘴角,道:“有本事,你杀了我啊。为了你心爱的铭月,杀了我这个瞎了眼曾盲目倾心过你的妻子。”

苏宸瞳孔倏地一缩。

那一刻叶锦就知道自己有活路了。她染血的手指如先前苏宸碰她的脸那般轻轻抚上苏宸的眉眼,让苏宸蓦地一顿。她缓缓笑道:“真是可惜了这样一副好皮囊。”说罢再也支撑不住,阖眼晕了过去,手无力地垂在粗糙的石面上,侧着脸,发丝泻下,却遮不住她嘴角淌下的血迹。

那样鲜艳的色泽,把满苑的海棠花都比了下去。

明明是这么一个脆弱的人,弯长的睫毛凝着夜露,脸色在鲜血的映衬下更加无丝毫润色如冰冷的白瓷。可是一举一动,一言一笑,都是满满的挑衅和坚韧。

从前她不是这样一个人。

叶锦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

床边的沛青,红肿着双眼,看见叶锦幽幽醒来,欣喜若狂得直掉眼泪,一句话不说便闷头朝外跑去,很快带来一个中年大夫。

中年大夫坐下给她号脉,罢后眼中溢满了同情之色,慈眉善目道:“王妃娘娘醒来了就好,已无生命危险了,接下来需得卧床好生休养。”

叶锦觉得躺得久了身体十分僵硬,刚想要动一下,大夫就着紧又道,“王妃娘娘莫乱动,娘娘贵体多处骨折,若乱动则会留下后遗症亦或者即便痊愈了也使得骨头畸形生长。”

叶锦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才发觉身上多处被厚厚的白纱给包扎了起来,整个人臃肿得就像是个粽子。她平平整整地重新躺好,不为难大夫更加不会跟自己过不去,也说不出心中是个什么滋味,大难不死?劫后重生?她平静地吁了口气,脸上表情不悲不喜,道:“如此有劳大夫了。”

大夫轻轻叹息了一声,拎起药箱重新给叶锦开药方子,离去时叮嘱道:“娘娘好生休息。”

叶锦这个吴王妃,是有史以来最为落魄潦倒的王妃了。整个碧华苑里,她就只有沛青一个丫鬟使唤。

此时,碧华苑就显得无比的冷清。叶锦讨厌这样的冷清。

愣神间,沛青十分麻溜,煎了一碗药端到叶锦床前,强颜欢笑道:“小姐,该吃药了。小姐是有福之人,很快就能够痊愈的。”说着便拿药匙一勺一勺体贴地喂叶锦喝药。

叶锦很老实地喝药,随口反问道:“你是说,我嫁给苏宸是我的福气?”

沛青一顿,红了眼圈儿,眼中水光连连,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我睡了多久了?”沛青给她掖被子时她又问。

沛青道:“小姐睡了六天了。”

叶锦脑海中浮现出夜幕降临时自己身处海棠苑时的血腥光景,就好像做了一场梦,浑身血液都发凉,轻声道:“我那天是怎么回来的?”

沛青止不住抹眼泪,声带哽咽,极力平息却越忍越难,几乎是泣不成声:“那天……奴婢差点就以为小姐……奴婢万万没想到,王爷会对小姐下如此狠手……他把小姐抱出来的时候,小姐浑身都是血已经奄奄一息了,王爷就那样把小姐抱回碧华苑连屋子都没踏进一步,把小姐扔地上,说……说让小姐生死由天……”

叶锦听得反而笑了,笑得异常虚弱,道:“看你哭得这副傻样儿。那苏宸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你又不是头一天知道。”似想起了什么,叶锦顿时紧张了起来,不顾沛青阻止四下乱动乱找,“沛青,你看见一块白玉佩没有?快,帮我找找,那个东西很重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