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盲妃恶女乱天下

更新时间:2019-06-12 16:00:40

盲妃恶女乱天下 连载中

盲妃恶女乱天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北枝寒 分类:穿越 主角:慕轻歌慕 人气:

经典小说《盲妃恶女乱天下》由北枝寒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轻歌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双目失明的慕家嫡女,庶妹抢婚,她惨遭下毒,当她再次醒来,她成了她…… 一场轰动整个皇城的四皇子选妃大会上,她不经意路过,一个挂着如意环的绣球从天而降,恰好坠落到眼双目失明的她的怀里。 他所有计划宣告失败,众目睽睽下一把掐住她脖子,“找死呢?” 她双目失明却无所畏惧,当着所有皇家人的面,手捏毒针,精准的对准他某一处,“想断子绝孙呢?” 满城哗然,自此,慕家大小姐便被道为不知廉耻,无视礼规的恶女! 恶女?呵!她可是国家兵王组织里最强大毒医强兵,医术超群,睚眦必报,腹黑无常,人称罗刹鬼医! 一醒来就被人活埋?全部拍晕埋了! 渣男前未婚夫被野兽咬断了腿,寻遍天下名医无果? 她举手:“我来!” 在整个皇城的质疑中,她妙手回春,然而,在他双腿完好之际,她扛着大刀到他府上:“你说,我是只砍你那条刚完好的腿,还是将你两条腿都砍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前脚刚走,春寒后脚就回来了。   她走到门口,还没进屋里来,慕轻歌便皱眉:“春寒,你带了谁回来?”   “咦?小姐你怎么就会知道我带了人回来?”春寒手里提着几捆药炮弹慕轻歌的床榻前,好生神奇的道:“我明明特意让陈大夫放轻脚步声了的。”   “陈大夫?”慕轻歌没回答,抓住关键信息,问:“我不是让你去抓药么,怎么带了大夫回来?”   “慕小姐,老夫冒犯了。”春寒带回来的陈大夫身上有一股类似儒家学派的气质,态度恭谦,拱手温和的解释:“是老夫看到小姐的丫鬟带到药房的单子,特意过来一趟的。”   慕轻歌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根据陈大夫的脚步轻重,声音和气息,就可以猜出他应该是中等身高,体态较瘦,年龄大概已经有六十多岁了。   他态度不错,年纪又不算小了,虽然他擅自的到来是真的冒犯到她了,但是她没有赶他走,却也没有让春寒请他坐下来喝茶。   在她心里,不请自来者,不为客。   她淡淡问:“陈大夫特意来一趟所为何事?”   “不知今儿这小姑娘带到药房的单子是谁写的?”   慕轻歌不动声色,“怎么,单子有问题?”   “虽然老夫不知这单子是谁开的,但是上面的药物搭配简直就是一派胡言!”陈大夫很激动的道。   “一派胡言?”慕轻歌眼睫毛动了一下,脸上没有生气的神色,只道:“陈大夫何出此言?”   “慕小姐请等一会。”陈大夫说着,对春寒道:“小姑娘,将那张单子借老夫一用。”   春寒将单子从胸口摸出递给他。   陈大夫将单子摊开,指着上面的几种药物念了一下它们的名字,激动的道:“这几种药物岂能放到药材里去用?它们本身可是带着毒性的啊!”   “还有这几种。”陈大夫指着纸张上的另外几种药,知道慕轻歌看不见,也将它们名字念了出来,愤懑道:“这几种药物药性相克,岂能用在同一道药里?要是出了什么事,与草菅人命有和区别?!”   话罢,陈达夫又指出了单子的几个错处,激动的道:“陈某三岁开始随父学医,翻遍天下典藏医书,见识无数前人学者的医学理论和诊病单子,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单子!”   “慕小姐,断断不能按照这单子上所写的进行药物服用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慕轻歌脸上看不出什么把表情,春寒则靠近她,扯着她的衣袖好声好气的悄声劝:“小姐,陈大夫可是皇城里最又名的大夫,您就听他的吧。”   慕轻歌不答,朝陈大夫招招手:“陈大夫可否过来帮我诊脉一番?”一个人能力如何,试一试便知晓了。   “自是可以。”陈达夫答着,朝慕轻歌走过去,伸手搭在慕轻歌伸出的手腕上。   陈大夫很快便移开了手,道:“慕小姐,您身子尚可,就是身子好像摔过几次,身上淤青过多,再加上郁气攻心,气血涌动,劳心劳肺,身子娇弱而已。”   慕轻歌颔首,没有表态,又问:“陈大夫,我的眼睛你可否有办法医治?”   陈大夫这回没有动作,只是轻轻叹息:“抱歉,慕小姐,您的眼睛之前我和很多大夫都来诊治过了,此生怕是没希望重见光明了。”   慕轻歌眼皮一跳。   陈大夫见她脸上好像没有伤心的神色,语重心长的道:“陈某知道你年纪轻轻便双目失明心里不好受,人生也受到了影响,但是也请不要听信他人的谗言胡乱吃药啊!”   慕轻歌没有回答,脸上不动声色,道:“谢谢陈大夫的关心。春寒,送客。”   “哦。”春寒从表面上看不出慕轻歌的想法到底如何,但是陈大夫亲自出言相劝,应该能打消她使用自己写的单子的念头吧?   在离开之前,陈大夫还不忘叮嘱:“慕小姐,切记切记,一定不可随意使用这胡言乱语的药方啊。”   慕轻歌额头青筋跳了跳,咬紧牙关,才从唇边挤出一抹笑:“谢谢陈大夫。”你还是快些走吧!   最后,春寒去送陈大夫离开了。   春寒回来的时候,她就看到慕轻歌自己一个人已经从床榻上摸索着下来,坐到了桌子旁,拆开了她方才随意放在桌子上的药包,捏着里面的药材放在鼻尖上闻。   “哎呀,小姐,不要放到鼻子上闻啦!”春寒一件,吓了一跳,赶紧跑了进来,伸手就想抢了慕轻歌放在鼻子上的药,紧张兮兮的道:“您方才没听到陈大夫说么,这些药有几味是有毒的啊,闻着闻着中毒了怎么办?”   慕轻歌没好气的躲开她的手,一味药嗅完,又拿起另外一种放在鼻尖上嗅,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急得春寒差点跪下来求她姑奶奶罢手了。   将药一一嗅完,慕轻歌又伸手在那些药上一一摸过,然后转眸看向春寒的方向,眉头紧拧,声音有些冰冷:“一共二十三种,我单子上写的三十一种,这里足足少了八种,春寒,你将我的话当耳边风?”   春寒想不到慕轻歌竟然如此厉害,随随便便一嗅,一摸,竟然就知道里面有多少种药!   老实说,她这个抓药的人,都不知晓这里面大概有多少种药呢!   惊讶归惊讶,慕轻歌冷冰冰的话吓坏了她,她一把跪了下来,惊慌失措的道:“小姐不要生气,春寒不是故意的!只是陈达夫看到这单子,说这上面很多药多不能要,吃了可能有性命之忧,奴婢才……”   “那你听我的还是听他的?!”   “当然是小姐,只是……”   “没有那么多只是!以后我说什么,你只管听便好,莫要胡乱操心,我会是那种想自己死的那种人么?”   话罢,慕轻歌让她起来,哼道:“现在距离正午应该还有差不多一个时辰,你现在再去一趟药方,重新执一遍药回来,这一次要是出错我可是真的真的要生气了啊!”   “是……”春寒咬咬唇,就算心里担心,听了这话也不敢再度自己做决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