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耽美 > 落花尘

更新时间:2019-10-03 05:57:15

落花尘 已完结

落花尘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林静 分类:耽美 主角:宝贝金钱豹 人气:

经典小说《落花尘》由林静所编写的耽美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宝贝金钱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一粒小小的花之尘埃,不知得罪何方神仙,竟被推回前世,寻找折花之人,小小花尘陷入与红楼老鸨的纠缠,与皇族中各位殿下似亲非亲的感情,与仙界错综复杂的关系,交织成一张天大的网。。。   等等,她怎么越来越乐在其中了?   这个小尘粒遇到了怎样的奇异经历?   林静为你揭晓——《落花尘》。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垂死挣扎

收拾了一下可悲的心情,我爬起来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认命之后的自己,清醒了许多,毕竟现在自己已经逃不了要在这里露宿一晚的命运,还是观察的清楚点为好。

可是这里真的有什么可观察的吗?

中间有一小块平石,不过只够落个屁股的,躺是绝对甭想了。绕过这块石头,对面是一个望风崖,说得平常点,也就一个悬崖,就是那种深不见底,摔下去必然粉身碎骨的地方,不过我叫这个悬崖为望风崖到也不是附庸风雅,只是因为在这个悬崖上长着一棵古松,其形如一个老者附手而立,迎风眺望。

由于好奇,我走近观察,还学着它的样子,也附手而立。

“花堪折时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突然发现在树杆上深深的刻着这样的一列字。

是啊!谁来折我这支花呢?在此时此情,看到这句诗,共鸣之声不停的撞击着我的心门。

“你不是花尘吗?”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取笑之意,传进了我双耳。

“谁?有人吗?你在哪里?”我那弯曲了的神经一下子被这个声音拉得直直的,回头四顾,却什么人也没有看到,有的只是那块平石,和一些野生的树木。

“是您在说话吗?”从小就爱看动漫片和神鬼小说的我,自然像个白痴似的,跑到那块石头边,蹲下身子,请问道。

“。。。。。。”可是什么声音也没有从它里面传来,好像刚才的声音只是我自己的错觉。

“我还真是中毒不浅啊!”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一屁股坐了下去。

“谁说你中毒了?”突然声音再次响起,吓得我唰的站起身,转头又对那块石头说,“真的是您在说话吗?我应该没有听错吧?”

“。。。。。。”可是还是什么声音也没有,我真当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毛病,不然也不会连着听错两次。可是这次我再也不敢坐在那块石头上,而是坐到了它旁边的地上,把背包中的食物和水拿出来,奋斗了一天,还什么都没有吃呢!现在既然什么也做不了了,那还不如吃点东西填填空空如也的肚子,然后早点睡觉,也许一觉醒来就已经回到宿舍的床上了。

“想回去了?不找折花人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可是我还是茫然四顾,怎么也找不到它是从哪里出来的,不过听它的意思,对我也没有什么恶意,我到也不怎么害怕。

“想有什么用,想也回不去啊!”我大大的咬了一口手中的面包,然后一边嚼一边回答道。

“想回去不难,可是你真的不想找折花人了吗?”

“折花人?什么折花人?”满脑子想着宿舍中柔软舒适的床,到现在才注意到它一直在问折花人,可是折花人关我什么事?

“你不是一直觉得没人来折你这支花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咳咳。。。。。。”一紧张,面包咽到一半,差点没把我呛死,赶紧打开瓶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我什么都知道,因为我是松柏仙,只要是有关男女姻缘之事,都归我管,我当然知道。”它说得不免有点得意洋洋。

“松柏仙?”

“对,我就是松柏仙。”

“没听过,我只听过月老是司管人间男女姻缘之事的,什么松柏仙,从来没听过。”我继续吃着我的晚餐,没表现出什么兴趣。

“你说的没错,不过你说的那是人类男女之事,而我管的是所有男女之事。”

“动物的你也管啊!这道是有点麻烦,毕竟现在人类一般都是一夫一妻制,少有一夫多妻,可是动物就多了,好像。。。好像正好相反,一般都是一夫多妻的吧!比如狮子,猩猩,反正我能想到的大多是一夫多妻的。”我的脑中不断着浮现出一个个在动物世界中看到的场景,还煞有介事的点着头。

“哈哈哈!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有意思,看来无论让你经历些什么,你还是你,不会变的。”听它话中的意思,我跟他像是几辈子的老朋友。

几辈子?不可能,像我们这种从小受到唯物论教育的孩子,怎么能认为人的灵魂是不灭的呢!

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把这种唯心论打出去。

“人当然有几辈子,因为人的灵魂是不灭的。”谁知它不容质疑的说。

“你拿什么来证明?”我终于拿出了一副工科生的样子。

“拿我,还有你的存在。”

“你是当事人,不能算。而我的存在,只能证明我爹妈的生育能力没有问题,还有他们的基因不错,所以我生的又聪明,又漂亮。”我极其科学的说明道。

“可是这几千年来,你每一世的父母都不同,而你却都是这么一个模样,这点你怎么说?”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就这一世,你少用前世来诓我。”好歹我也是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可能让它以这个真实还有待考证的证言来证明结果的真实性呢!

“唉!”

“你叹什么气啊?是不是被我戳穿了?”我得意的抓起饮料一饮而尽,庆祝着自己的胜利。

“现在的你什么也不知道,跟你说也说不清楚,而我这次来不是来跟你争这个的,我是来告诉你,你下来之前让我找的人,我找到了。”它转换了话题。

“找人?我叫你找谁了?”我不明就理的问。

“这个我不能说,你自己心里知道,遇到时自然明白。”

“哦,那他在哪里?”说实话,从头到尾我都没把它说的话当真,只是用它来浪费时间而矣,不然平时这几个用电脑来浪费的小时,怎么办啊!还好,我运气好,遇到这么个松柏仙,管它是真是假,有它陪着我聊天,聊到我睡着,那不是再好不过。

“这个我也不能说。”

“那你来干什么,什么都不能说?”我撇了撇嘴,耸耸肩,把吃的和喝的收拾好,毕竟现在在九重山顶,所带的东西有限,省着点绝不会有错。

“这本是天机,而我本来也不能帮你的,不过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我帮你找了。”

“反正你什么也不能说,就算找到了又有什么用。”我把包放开一点,当枕头,躺下就睡。

“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带你去。”

“去?去哪里?”也许是今天爬山实在是疲劳过度,所以我已经开始有点昏昏欲睡。

“我这就送你去。”随着他的话音,我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或者说感觉自己一轻,似乎是没有了体重的负担,然后飘飘然而起,向崖口走去。

“不要啊!下去会摔死的。”我用力抵着脚下的泥土,可是身体还是在不断接近着崖口。在我觉得无计可施之时,突然手抓到了什么,定晴一看,是那棵古松。

唉,终于抓到一个棵救命稻草,心中刚想松口气。

“下去吧!”可是那棵松树居然开始说话,不仅如此,还用力推了我一把。

“啊!”自己都摔下悬崖了,不大叫才怪,可是当身体转过来望着崖口时,看到的一幕让我再也叫不出来,那里站着的是一个人,一个年青的,一身绿袍的俊美男子,而不再是那棵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风雨的老松。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出现在我们的学校,一定马上会成为校草,唉!比校花还美的人啊!竟然是个男人!这世道,真是不公,这么美的人竟然是个杀人不眨眼,还面带微笑的凶手,很难想象他在监狱里被那些强壮的犯人欺负的。。。。。。嘿嘿!

呸呸!在这种时候,我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胡思乱想,真是不得不小小的佩服一下自己的勇气。

“救命啊——”可是当我清醒过来之后,不禁开始声嘶力竭的大叫,没有感觉到一丝身体的重量,可是还是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极速下坠,想转身看看身下会是一个怎样的深渊在等着我,可是却怎么也转不过身。

“这下死定了,一定是粉身碎骨。”可是喉咙叫哑了,我还是在不断的下坠,坠啊!坠啊!这个深渊到底有多深啊!就在我想先睡一觉再说的时候,突然身子一振,好象停下了。

这里是哪里?刚才是睁不开眼,而现在睁开了眼,却什么也看不见,眼前一片漆黑,真是伸手不见五指,于是我只好暂时先把自己当个瞎子,到处乱摸,有四壁,看来我是在一个盒子一样的东西里,想来是从上面摔下来正好落近了这里,还好没摔死,想来我是尘,所以如落尘般,身轻?

想想都觉得自己运气好,这二十多年来受名字的累一下子轻的都感觉不到了。

先出去看看再说,那个松柏仙,不!是没按好心的老头,也不对啊!明明他那么的年青,算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件也想不清楚,还是先弄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比较重要。

可是我一个起身,“砰!”头撞的发晕,这下我呆了,我傻眼了,不是撞的,而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上面为什么也是封着的,明明我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我用力推了推,上壁还是文丝不动。这下我才真的害怕起来。

这是哪里?感觉上这是个盒子,一个被封得死死的盒子,可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明明我被推下了悬崖,我应该摔到崖底粉身碎骨才对,不,想到粉身碎骨,心一紧,还是这样好,这样总比粉身碎骨的好,那实在是太可怕了,不知道手脚还有脑袋摔碎会痛成什么样子,爸爸曾经告诉过我,说是人的脑袋被砍下来之后,并不会马上就死,那种痛会痛的离了身的脑袋在地上啃草,想想都浑身发毛。

还是这样好,一点都不痛。

痛是不痛,可是很无聊,还有点闷闷的。

闷?不会吧!这个盒子是密封的吗?这样下去氧气会越来越少,我会被活活的闷死。

不要啊!我才刚刚大学毕业,我的人生,我的青春,我的未来,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吗?不要啊!我死都不会瞑目的,就算到了阴曹地府我也不会甘心,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的女人,是不完整的,是没有回忆的,我不要这样就去冥界报到,我不要。

大叫之后,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想是空气中的氧气越来越稀薄。我不敢在大口大口的呼吸,只是一点点的吸着,慢慢的吐着,希望可以拖的时间长一点,可是。。。可是到最后,不还是一样的被闷死,想到这个我的心彻底的凉了,这样的心比摔死更糟,因为死前有那么漫长的时间让你去恐怖和遐想,手脚慢慢的变凉,然后凉气一点点的向我的心口爬来,而慢慢呼吸变成了大口大口的喘吸,可是吸到的氧气还是少得不够让自己稍停一下。

我真的要死了吗?就这样死了吗?

四周静的只能听到自己那越来越慢的心跳,听不到一点外面的声音,这个盒子的隔音效果还真好,可惜的是自己现在要死在这里。

一个大大的看不见的死字,从我的头顶慢慢的压下来,压的我的心跳不起来。

“咔!咔!”的声音传来,盒子好象在动,虽然很细微,可是躺在其中的我还是感觉到了,但是此时的我已经喘不上气,眼睛也无力再睁开,刚才的那种闷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原来死时竟然可以这样的平静,这到是我所没有想到的。

接着突然感觉眼前一亮,虽然眼睛睁不开,可是还是感觉到了一屡不弱的光线,想来是有人打开了盖子,我强力的想要睁开眼睛,想要大叫救命,可是身体却一点都不听我的使唤,最后竟然再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我想我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