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风尘既往

更新时间:2019-02-01 00:21:39

风尘既往 连载中

风尘既往

来源:落初 作者:依林观木 分类:短篇 主角:李二白红霞 人气:

火爆新书《风尘既往》是依林观木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李二白红霞,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以李家村为背景,讲述了一个乡村小孩子从小学二年级到初中二年级的成长历程。一个被抛弃的小孩子得到好心人王海林夫妇的收养,却一直为他隐瞒着这个秘密,只希望他能够得到家庭的温暖,健康地成长。岂知,生活中有欢笑,乐趣,却又有无法预知的磨难和痛楚。同样,在这个可爱的小男孩身上上演着友情、亲情、师生情以及羞涩懵懂的爱情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5章

第二天早晨的第一节课,随着清脆嘹亮的歌声,同学们和白老师互相行了问候礼,白老师掀了掀鼻梁上的眼镜对着同学们说:“同学们,今天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说着便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王好学’三个字,同学们一阵惊奇,左看右看却都是熟悉的面孔,哪里有什么新同学?白老师看了看王狗娃接着说:“从今天起,王狗娃正式更名为王好学。同学们十分惊讶地注视着狗娃,而后是一阵哄笑,笑声里掺杂了一些不干净的因素,有几个比较大胆地同学直接喊了几声王好学。王狗娃觉得脸又红又烫,不由得站起来。

白老师看出了王狗娃的心思,不由得提高声音说:“从现在开始,无论是课堂上还是课堂外,都不准出现狗娃这两个字,也不要叫我逮住。停顿一会儿接着说:“同学们之间应该相互尊重,关心他人,彼此爱护,培养关心他人的爱心,这才是我们上课的目的。”

同学们对白老师的讲话给予了热烈的掌声,是这个一二年级共三十人的公共教室也沸腾起来。

狗娃心里非常感激白老师,他觉得自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现在他有了新名字,就像自己换了身份一样,地位提高了。这时,他才感到以前王狗娃这个名字是多么不雅,不舒服,甚至有时听起来很刺耳,同样的名字,他觉得王好学和王狗娃就像大城市和小乡村的区别一样。

白老师第一次在课堂上用了王好学这个名字让他回答了问题,狗娃自信满满,很流利地回答了老师提出的问题,并且对这个问题提出了自己小小的看法,同学们笑盈盈地看看白老师,又看看王好学,又一次发出了阵阵热烈的掌声,教室里充满了一片祥和喜庆的气氛,好像过节一样热闹。

在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狗娃总是以积极的态度做好班里的事情,上课时,他总是积极地回答问题,下课以后很认真地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积极劳动,关心同学,在不久的一次考试中,他的成绩从班上的倒数第一名一跃成为顺数第一名,成为真正的王好学。

自从他改名以后,无论是在课余的活动时间还是在放学的路上,总有几个女同学跟在他后面,故意扯着嗓门,大声叫着:“王好学、王好学。”王好学有时像五味瓶一样时不时翻腾着,他说不清那几个大胆地女生到底为什么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是嘲笑还是开玩笑或者是她们觉得好玩,有时候几个男生也跟着干吼几声,几天之后,王好学就像以前别人叫他狗娃一样,他已经习惯了,无论她们怎么喊怎么叫,王好学也毫不在乎,他一点也不生气,相反,听到那些声音,他有时心里会感到甜滋滋的,他的生活里多了几个朋友,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而不再像以前那样,他只有杨旭一个好朋友。他觉得他有点像明星甚至感觉现在他有点像他心目中的偶像王二小一样,也是个英雄。

这天下午放学后,王好学像照常一样蹦着跳着,和几个友好的同学溜溜达达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阵凉飕飕地微风滑过王好学的脸庞,他沉醉在这知情达意的凉风里,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觉得自己与万物已经融为一体。

突然听到熟悉的狗叫声,他朝着不远处看去,正是他家那条大黑狗,正朝着李二白狂吠着。李二白站在供电房门前,见是王海林家的那条狗,顺手捡起一块瓦片使出浑身的力气向大黑狗扔去,大黑狗却丝毫没有胆怯的样子,一个劲地向李二白扑去,李二白心里一惊,急忙退后几步之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再扔出半截砖头出去,正好砸着了大黑狗的前蹄,大黑狗一溜烟跑远了。他心里十分高兴,自己总算出了一口恶气。不巧的是,李二白的这一幕正好被经过此地的村民卞国强瞧见,卞国强就开玩笑地对李二白说:“你跟狗上啥计较里先。”王好学听到卞国强说李二白给狗娃上计较,忍不住大笑起来,李二白看到王好学笑他他狠狠地瞪了卞国强一眼,视线转向王好学:“狗娃,你过来。”

王好学见李二白脸色难看,一片青一片白,愣了几分钟直到李二白再次叫他的时候,他才磨磨蹭蹭地走过去问:“二叔,你找我有事?”

李二白见卞国强在场多少有点说不出口,卞国强看李二白瞪着他,脸色发青,心里很不舒服,便拉下脸,白眼上翻,两手插进裤袋里雄赳赳、气昂昂的跨着大步离开了。

李二白见卞国强离开了,走过去一把抓住王好学的耳朵便问:“狗娃,今个儿把话说清楚,我问你,我怎么手脚不干净了,啊?”

王好学感觉自己的耳朵像被李二白扯下来一样,急忙说:“叔,二叔,我错了,二叔。”

“错啦,错在哪儿了?”

“我不该说你手脚不干净,叔,求求你啦,你快把我放开。”王好学一边求饶着一边用另一只手摸着耳朵。

“放了你,放了你下一回我是不是就成了杀人犯了?”李二白气冲冲地问着他。事不凑巧,不偏不妙,村长张自信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声叹气说:“唉,你和碎娃上什么计较哩!碎娃不懂事了,你也不懂事了?一村人么,事过去了就过去了,碎碎个事么,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李二白觉得心里十分委屈,有苦倒不出,怎么好像都是自己的错,他先跟狗计较,后和小孩计较,却没有人同情他,没有人知道他的苦楚,他只能把委屈憋在心里。李二白心里的痛苦像蒸气一样没有经过液化直接就变成冰块了,只能冷藏在心里。他站在村里的供电室门前,静静地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幕,这又勾起了他和李红霞打架的情景,他想本来他是不会吃亏的,可是就是因为那条大黑狗一个劲得扯着他的腿,使他行动不便,他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差点被李红霞打败,多亏了王海林回来及时才将他们两个拉开。他十分憎恨那条大黑狗,好像天生跑来和他作怪的一样。他记得那天自己被大黑狗狠狠地咬了一口,撕扯了一大截裤腿,使自己的一条裤腿长,一条裤腿短,露着一截白白的大腿。那天他是跛着回家的,村里人见了他,都忍不住好奇地问地问,笑地笑,让他很没有颜面。回到家里,他不仅让媳妇白改玲狠狠地臭骂了一顿,而且还住了几天医院,他觉得倒霉透了,喝了凉水塞了牙缝烫了肠胃;吃了亏,挨了骂,住了医院花了钱,弄得里外不是人,而且还在村里落了个坏名声,村里人都觉得他手脚不干净。他抬头望了望天空,然后低下头对着供电房门前的草丛用手捏着鼻子狠狠地甩下一桶鼻涕像扔‘飞镖’一样飞出了好远之后落在了电房的大门上,落下长长的一道水印,向自然的鬼斧神功,巧夺天工,在门上形成一个类似日本版图一样不规则地‘地图’。李二白弯下腰把手在布鞋上擦了擦,悻悻地向家里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