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蔷薇雨之那时花开

更新时间:2019-02-01 00:21:51

蔷薇雨之那时花开 连载中

蔷薇雨之那时花开

来源:落初 作者:伊人落 分类:短篇 主角:安静阳光 人气:

火爆新书《蔷薇雨之那时花开》是伊人落所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安静阳光,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想换简介,换书名,甚至想把作者也换了,好吧,既然后两个不容易实现,那至少也得换一个吧****  这是一个无助青春的故事,这是三个迥异女孩的故事。一个懒散淡漠,一个嚣张叛逆,一个乖巧温润,一个是豪门千金,一个是官家小姐,一个是平民女儿,一个生在天堂,一个长在地狱,一个活在人间。  她们用最骄傲最自我的方式活着,不懂掩饰,不会伪装。  这是她们的故事,这是我们的故事。  PS:谢谢《来生我若为桃花》作者纪初童鞋制作的封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寸草朝送水的侍者微笑道谢后快速移到流沙身边压低声音问:“你带我们来这里干嘛?”

吃饭。流沙单手托腮,一只手摇晃着玻璃杯中的清水说的云淡风轻。

“吃饭?”寸草的语调陡然拨高了几个调,收到流沙的白眼后压低了声音,“吃饭要来这种地方?”

“这里是餐厅,为什么不能来这里?”流沙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手里的玻璃杯,寸草看着她慵懒的模样颓败地叹了口气,抬起头重新打量眼前的环境。

其实寸草之所以这么大反应也不足为奇,因为流沙带我们来的地方是宁安为数不多的西餐厅里最高档的一家,六年前我曾来过这里。来这里的基本上都是些商贾名流或是小资白领,哪会见到我们这样青涩的高中生。

流沙说要庆祝开学一大早就把我和寸草叫了出来,寸草嘲笑她矫情,说如果开学需要庆祝,以后放假开学都得庆祝还不累死了,况且开学典礼上她是那样咬牙切齿地把学校领导逐一问候了一遍。

流沙不顾寸草的嘲讽,像八爪鱼一般挂在她的肩上说,这是荷花和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新学期,意义非同一般。

寸草原本想趁机挖苦她一番,听她这样说便无话可说了,只得由着流沙一脸神秘地带着我们七绕八绕的来到这里。

“其实我不喜欢吃西餐。”流沙突然打破沉默,眼睛看向落地窗外,手中的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咖啡杯,瓷器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你还要来这里?”寸草怒瞪着她,脸上的神色由方才的欷歔变为痛惜。

流沙收回目光看着寸草不语,又侧头看了眼我片刻,然后把目光投向窗外。阳光透过落地窗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淡金色的光晕,此时的她并未因为这暖色调而显得温暖,反而有些落寞。

窗外空地上的桃花开得正艳,流沙曾说桃花就适合开在人烟罕至的深山里,独自盛放,独自飘零,不需要人来欣赏,但是只需看上一眼便会有了‘独入此山不复出’的归隐之心。我当时听了,不算真切,但今日看这灼灼桃花在这车水马龙的闹市里却觉得有些别扭。

“我只是喜欢这样看着别人在尘世里挣扎而已。”她的语气平缓得听不出任何感情。我终于明白为何刚才她坚持要坐在窗户边上,窗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而我们却可以端着一杯咖啡悠闲地坐在这里看着他们奔波忙碌。原来小资情调重的不是情调而这种心理上的优越感。

寸草嗤笑了一声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了?

流沙回过头诧异地看着寸草说:“我以为我这样至少能在别人的痛苦里找快乐算是积极乐观向上呢!”说完她又笑得一脸明媚,仿佛任何任何悲伤的事都不能到达她的眼底。

寸草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说:“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还崇高伟大了?”

流沙刚反驳就见侍者端着牛排走过来,寸草脸色苍白地看着桌子上的餐盘,身体无意识地往后缩了缩。我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见流沙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玻璃杯里的清水顺着桌沿滴在她的黑色棉靴上,瞬间被吸收的一点不剩,只留下几块斑驳的痕迹。

“我要的是九成熟不是五成熟,九和五你分不清吗?”流沙看了眼寸草又看了眼桌上带血的牛排对着侍者吼道。侍者一边道歉一边把桌上的三份牛排收了下去。

我扯了扯流沙的衣角示意她坐下,“怎么了?”流沙依旧怒气冲冲的看着侍者离开的方向,嘴里恨恨的说:“小草有点晕血,那个笨蛋我说了两遍九成熟他听不懂吗?”

我看向寸草,她眉头紧蹙,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流沙赶忙移到她身边问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想吐?而我向来就不擅长安慰照顾人,只能坐在那里看周围人的反应,餐厅里本来人就不多,被流沙这么一闹,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我们这里。

我若无其事地迎接神情各异的目光,对于别人的目光和看法我向来都懒得去在乎。忽然我看到一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睛,恍惚间,他朝我这里看了一眼,我还未看清他的眼神他便转身离开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一次他的眼睛里没有笑意。

自从大年夜后我便没有再见过他,只是每天昏黄时都会听到楼下的吉他声,那是时下流行的曲调,而我始终没能听懂。我没想到我们再次相见会是在这样尴尬的情况下。

“你怎么了?”流沙不知何时又移到我身边,用胳膊捣了捣我说,“脸色不太好,你也晕血?”我摇头示意她没事,她狐疑地看向我刚看的方向,突然咦了一声,随即又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会的,高三哪儿有时间打工呢!可是怎么那么像?

牛排再次端上来时已经焙烤成金黄色,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侍者依旧不停的道歉,直到流沙再次暴走才离开。可是我们却突然没了食欲,寸草似乎是还未从刚才的血腥里反应过来,流沙不知为何拿着刀叉在餐盘里胡乱切割,而我的脑海里始终萦绕着向北航那个冷漠淡然的眼神。

三人匆忙地从西餐厅里出来,原本计划下午去滑冰,晚上去放烟火也没了兴致,只得各自回家去了。

那天黄昏时没有吉他声响起,我一个人坐在楼顶的阳台上,直到灯火再次笼罩整个宁安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