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总裁的殊途妻

更新时间:2019-07-07 22:02:06

总裁的殊途妻 已完结

总裁的殊途妻

来源:落初 作者:梁又薇 分类:短篇 主角:峰霖 人气:

火爆新书《总裁的殊途妻》是梁又薇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峰霖,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算是黑道大姐大吧,不过天使般的她正一步步把帮派转型,洗白。他人前衣冠楚楚,但在她看来他也就是一衣冠禽兽!霸了她的人还要霸她的心。想娶她?没那么容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鬼魅,尤其在灯光晦暗的夜店酒吧,里面充斥了各种香艳与激Qing的火辣,弥散着暧昧与湿热的炽烈气息,交织着一幕幕情与欲的现场表演……

难得萧离这一次的小聚没有迟到,只是他却并没有安份地等在角落的沙发里,虽然只是来了一支烟的功夫,可他早已经和对面吧台上的一个妖**人打的火热了。

白冰不知道今晚到底什么事情,只是电话里冷耀阳叫他一起过来,所以便也如约而至。只是活动的组织者,晚上的主角——冷耀阳本人,却迟迟没有露面。

“离,耀阳究竟来不来了?没事我就走了哦!”白冰实在呆不下去了,他素来不喜欢这种场合,一般除了公事他很少涉足这里,眼看着一边儿的萧离与人搭讪地不亦乐乎,他终于还是没能忍住过去悄声在萧离耳边问道。

“怎么?既然来了就别急着回啊,否则岂不是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萧离也不知道为什么耀阳要求晚上聚会可自己却一直没有露面,反正他也知道耀阳今天叫他和白冰一起过来多半就是早晨说过的事情,想必没其他大事,他也乐得在此逍遥快活,尤其眼下他已经和这个名叫娜娜的浪女相谈甚欢,怎么舍得放弃到手的猎物,便拍拍白冰的肩膀安抚道:“稍安勿躁,可能路上塞车吧,再等等嘛!”然后扭头又接着和娜娜美女调情起来。

白冰看了看萧离,只能无奈的又坐回到沙发上去,一个人安静地喝着红酒,想着今日自己的一再挫败和打击,情绪愈加地低闷起来。

“先生,一个人不寂寞吗?”一个娇嫩暧昧的声音夹杂着一阵酒精气息忽然在白冰的耳边轻喃道。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扰了白冰的思绪,抬眼一看,一个穿着暴露的Xing感女人已经自如地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且整个人都偎到了他的身上,酗酒又举止轻浮的女人是白冰最讨厌的类型,面前突然冒出的这个陌生女人令白冰生出极度的厌恶来。

“滚开!”两个冷冰冰的字从白冰的口中生硬地迸发出来。

女人一怔,没想到居然碰到了铁板,可是忽然眉眼愈加柔媚起来,娇柔道:“心情不好?可以陪你聊聊啊!有些事说出来心里会舒服很多哦!”说完还真的稍稍往后退开了一点距离,让人觉得似乎打算洗耳恭听一般。

“再说一遍,请你离开!”白冰的措辞有了些许的礼貌,只是仍旧丝毫没有缓和的余地。

罗枚这下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眼前的冷酷男人了,她以往的经验告诉自己,来这里的男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最常见的作乐寻欢,那是她一开始对白冰就试探过的,只是一出手她就被拒绝了,于是她断定面前这个气质儒雅的男人是属于第二种人,那就是来这里消愁的!于是她故作温柔娴雅地想要展现自己知Xing的一面,却没想到还是碰了钉子。

以往的两种经验让罗枚这回彻底吃了瘪,她呆楞楞地坐在白冰旁边,瞪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做声,然而她心里却在积极的想着对策,脑子飞快的转着,从她第一眼看见这个面貌俊朗气质儒雅的男人时,她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她想征服眼前这个绝顶的**,因为这正是她罗枚渴求了许久的一类男人。

白冰见刚才还有些张扬主动的女人忽然沉默下来,看她一脸无辜的表情和不知所措的神态,让白冰有些过意不去。

“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喜欢被陌生人打扰,如果刚才让你受到惊吓,我为我的失礼向你道歉!”语气缓和了很多,白冰说完还对罗枚报以歉意的一笑。

白冰的这一笑更加坚定了罗枚要征服白冰的欲望,这果然是她看中的男人,如此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而且更重要的是不随意接受女人的投怀送抱,这是一个值得放心的男人所为!成熟稳健而又有礼有节,想必也是一个成功钻石王老五,想到这里,罗枚的心底已经笑的开出花来,可是脸上却依然平静地波澜不惊,甚至一双大眼睛里略略跳动着一丝纯真的怯意。

“要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是我不小心打扰到你!”罗枚的声音瞬间轻柔,让人有些难以抗拒的楚楚可怜。

白冰脸色已经没有开始那么冰霜寒意,稍稍和气道:“没事,既然这样,谁都不用道歉了,如果小姐没事,请你离开吧,我的朋友就快来了。”

“哦……我以为你也和我一样,是来这里暂时忘记烦恼,借酒消愁的……”罗枚的声音有些怯懦,小声软软地轻喃道。

以罗枚的推断,这个男人必然心地纯善,自己这样说辞一定会引起他关切地慰问,如此一来,两人就能有更进一步的机会了……

可是——

“烦恼是不可能用酒精麻醉忘记的,所以小姐还是赶快回家吧,这里并不是你来的地方!”几分钟的观察让白冰判断出眼前的女人其实年龄并不太大,也就是二十几岁的模样,只是脸上的浓妆和身上过于Xing感大胆的衣饰让她看起来成熟许多。

罗枚原本是低头垂目的,听白冰居然没按照自己的剧本往下顺演,忽然有些错愕与懊恼,立刻着急起来:“可是我心情真的很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忘记心中的痛苦……”似乎是极力想挑起白冰的好奇与话题的进展。

可罗枚不知道的是,白冰素来便是对周遭兴趣不高的人,与他无关的人或者事,都不会令他投注多少情绪,更不可能引起他的注意!

虽然她刚才是猜对了白冰的善良秉Xing,可却忽略了对方早已过了楞头小子的青涩单纯期,不是她区区罗枚一个风尘女人所能摸透看清的!或许对于风月场的一般男人,她轻易便能握在掌中,可与黑道混迹已久的白冰相比,她罗枚还差的远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