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

更新时间:2020-07-23 04:13:37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 已完结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

来源:掌中云 作者:美男不胜收 分类:短篇 主角:玉儿蓓蓓 人气:

《迷糊丫头腹黑郎:爱人别想逃》为美男不胜收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静静的跪拜,许一个愿望。愿望成真了,她却失去了心仪已久的礼物...从前,她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孩,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她平凡依旧,却无端的被卷入一场暗涌。葬月谷,天云阁,寄啸山庄...十年之前的某一天和十年之后的今天...这是一场怎样的纠缠,一段怎样的命运?游离在似幻非真的现实中,她抬眼的一霎那,看到的是他犀利的双眼。从此她身边再不平静。纷乱的世界中,她究竟该如何找回自己平凡的生活,究竟如何才能在天的另一端看见前方的路?她与他们和她们的相遇,究竟又要怎样继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小小小心翼翼的,期盼着利用这个机会解开心里的诸多疑问。 “你们说的我真的不明白,能不能……解释一下?” “姑娘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吧。”樊予风随即转身冲着书房里面唤道:“安云、梅竹,你们送程姑娘回房。” “是,庄主。”一个清亮的女声应声,随即从书房的内屋走出两个人,一个是丫环打扮的灵巧女孩,另一个正是那天在花园里撞倒程小小的安云。两个人一左一右几乎拖着程小小出了书房。 程小小莫名其妙的被人拖回房间,心里的疑问也无人解答,心情坏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自己还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多久。 “你不舒服?”梅竹见程小小脸色有异,忙上前询问。 程小小苦着脸摇摇头。 “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庄主说过,你是山庄的客人。” 程小小灵机一动:“如果我想知道什么,你们也能告诉我?” “只要我们知道,一定会告诉你。”梅竹眨了眨眼睛,捅了捅一旁的安云,安云也郑重的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程小小一下来了精神。 “刚才书房里那人是你们庄主?” “呀,你不知道呀。”梅竹呵呵一笑。安云只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 “他问什么怎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可能因为你进过葬月谷,所以脑子不好使了吧……” 梅竹大大咧咧地说着,完全没有想过这话说的是否合适。一旁的安云一个劲儿冲她摇头,她终于感到自己有些失言,忙转移了话题。 “不过,你可是唯一一个从葬月谷出来的却清醒的人呢。”看到程小小迷茫的眼神,梅竹耐心解释道:“这一年多来,除了你,先后有四个人进了葬月谷,头一个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疯了,一天到晚嚷嚷着鬼啊鬼的。有人带他来山庄求莫姑娘医治,他却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山庄外。听说死的时候双目凸出,面部极具恐怖之色,活像被吓死的。” 程小小不禁打了个冷颤。 梅竹继续道:“后面又有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陆续闯进去,都在葬月谷前的碧水坡被发现,可是他们醒来,一听有人提起葬月谷,也发了疯,样子十分吓人。” 程小小僵硬的点点头,她现在终于理解了初到这里那天,樊予风和莫玉儿因为让她听见了“葬月谷”三个字而惊慌的原因。 “你就幸运多了,你只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那个葬月谷究竟是什么地方?” 程小小依旧茫然不知所措,梅竹只得继续解释。 葬月谷距离寄啸山庄百里,并不算很远,从前不过是不知名的空山野谷。山谷南侧有两座峭壁,一东一西岿然对立,仿佛一座山峰被人从中间横刀劈开。每逢月圆,满月东升西落,恰巧坠于两座峭壁的缝隙间,成为山谷一景。不知是什么人什么时候,也许是看到满月没于山谷的景致,颇有感叹,便起了葬月谷这个名字,从此被人传开了。 不过葬月谷真正名声大噪,是在大约十年前。 从前,想进入葬月谷的人,必须经过谷前一池深潭。这深潭并不大,只是潭水极深,而且经年寒冷刺骨,碧光荡漾。深潭上有一座不知什么人搭建的浮桥,可供一人通过。深潭和山谷入口之间的土地微微隆起,形似山丘,又因毗邻深潭,被称作碧水坡。十年前,有人烧掉浮桥,在碧水坡前立起一块石碑。 “生人勿近。 葬月谷谷主” 众人那会虽然存有疑惑,可葬月谷说来也不是什么世间圣地,十年前也已少有人问津,有人喜欢,在此自立门户,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之后发生的事,却改变了人们的看法。 据说石碑立起数月后,有武林人因为好奇闯进谷去,却数日不见人出来。后来又有人因为好奇,三五成群的进谷想一探究竟,却始终没有人能出谷。久而久之,有传言风起。有说葬月谷中住了一个绝世高人,不问世事,一心修道,进谷的人都被他感化,拜在他坐下一同研讲阴阳之道。有说葬月谷中住的是落难的绝世大盗,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便带着宝藏一同住进谷里,布下重重机关,志在选出可以继承他智慧和财富的人,不够资格的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更多的人说,葬月谷里住进了一个魔头,他身怀绝世武功,贪婪残暴,凡是触犯了他的人,都被扒皮抽筋,死无全尸。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好不热闹,葬月谷也慢慢引起了武林正道的注意。 在听说了这些传言以后,真正的葬月谷谷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出来澄清传言。她在谷外贴了张布告,说自己只是一介女流,会些武功,立石碑并无他意,只因和家人安居在此,不想他人打扰,不信的人可以自己进谷查看。 虽然她这么说,却没人相信。说是没有恶意,那些进了谷就没出来的人又如何解释?但这话一出,一些武林人仗着自己一身武艺,更是耐不住性子硬要闯进去探个究竟,武林风生水起。思来想去,当时武林上颇有威望的的寄啸山庄庄主,也就是樊予风的父亲樊正,觉得如此下去不是个办法,找来众人商量对策。当时这帮武林人表面和睦,实则暗斗不断,各怀心思,看见麻烦上门,没人愿意自讨苦吃。樊正无奈,只好出了一个下策:按照江湖规矩,请鹰阁的人进谷一探。说是走江湖规矩,其实说明白了就是我出钱,你卖命,偏巧鹰阁就是做这种生意的地方。不过鹰阁的阁主接到这笔生意并不打算接手,听说倒不是害怕,而是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不敢贸然行动。可是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得意弟子中有一个人心高气傲,自作主张接下这笔生意,并连夜进了葬月谷,一去就是数月。就在大家以为他是有去无回的时候,他却奇迹般的出了谷来。后来各种流言从鹰阁传出来,说是谷内的人私藏许多绝世武功秘籍,武功高强,江湖上无人可敌。这传言着实吓住了一些人,有好一阵子没有人再入谷。 就在众人以为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葬月谷谷主突然在一夜间血洗鹰阁,杀掉了鹰阁内十几名高手。要知道,鹰阁做的是江湖买卖,虽不是什么武林大帮大派,可也是卧虎藏龙之地,内中不乏高手。葬月谷谷主能在一夜之间杀掉鹰阁十几名高手,武功实非一般。消息一出,整个武林为之错愕。没有人知道葬月谷谷主此举的意图,武林波涛暗涌。正当众人惶恐之时,寄啸山庄突生变故,老庄主去世,新庄主掌门。失去了集结的武林开始频频私斗,意欲争锋,无暇顾及其他,葬月谷也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程小小静静的听着梅竹的叙述,像是在听一个久远的故事。她托着腮思索着,却仍是不解:“隔了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又有人要进葬月谷?” “也许是好奇心又起了吧。”梅竹故作神秘的凑到程小小耳边道,“也许他们想看看那个魔头长成什么样子。” 说完,她呵呵的笑了。 “说不定你在谷里就见过她,等莫姑娘治好你失忆的毛病,也许你能告诉我呢。” 程小小百口莫辩,问道:“莫姑娘他们为什么确定我进过葬月谷?” “刚才不是跟你说第一个人被发现的时候已经疯了吗,有人把他绑在碧水坡的石碑上,石碑上还写了字‘如若再犯,有此下场’。结果后来那三个人还是不知死活的进去了,就被丢在了碧水坡的石碑旁,你也是这样,才被庄主救回来的。” 程小小听得直冒冷汗,她有些后怕,如果先发现她的不是樊予风而是葬月谷谷主,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那个谷主也许真是个魔头。”程小小自言自语。 一旁的安云听到这句话脸色一沉,却没有逃过程小小的眼睛。 “葬月谷……”夜深人静,程小小在床上辗转反侧,回想着这些天看到和听到的的一切,不禁皱起了眉头。她起身,随便披了件衣服来到了院子里。银色的月光洒满院落,繁星散落在幽暗的天空,密密麻麻,仿佛伸手可及。这景致,是程小小从前未曾见过的。在她的记忆力,只有被灯光装饰的夜空,绚丽而放肆。 突然,院子的草丛里什么东西闪了一下。程小小走过去,扒开草丛,昏暗的角落出现了一道光亮。她小心的拾起这道光芒,放到月光下。这是一件女人的首饰,并不长,看来是戴在手上的,链子的每一个珠子都圆润饱满,在月光下闪动着柔和的光芒。 “珍珠?”程小小呆住了。她死死盯着它,又惊又喜,随即又黯然。她忍不住想起了妈妈的珍珠项链,那个她还没得到,而且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的生日礼物。 “我的生日,已经过了……”她紧紧攥得手中的珍珠链子,仿佛这是上天送来的礼物,来弥补她许多年来的愿望。 她小心把链子带到手上,刚要转身,肩膀猛地被按住,被突如其来的力量压制,程小小脑子一阵空白。 “就是你这小丫头?”充满讽刺和不屑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程小小抬头,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气定神闲地向她走来。 这人中等身材,不算魁梧,可是脚步沉稳,脸上堆满风霜的痕迹,有一双懂得隐藏感情的敏锐的眼睛。这位薛园的主人薛晋山,在江湖上也算是前辈,成名较早,至今仍被很多后备推崇。不过这些程小小都不知道。 薛晋山借着月光,仔细打量着这个毫不起眼的人。在看清程小小后,他失望的摇头。 “不过是个普通的小丫头……听说你进过葬月谷,我想问问,你可曾看见葬月谷的谷主?” 又是葬月谷。程小小一撇嘴:“不知道。” “不知好歹!”肩上的力道加了几分,一个年轻有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师傅问你话呢,快说!” “不知道。”除了这三个字,程小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看不出来还挺倔,是不是葬月谷的人给了你什么好处?”薛晋山怒意上涌。 程小小不语,不是不想说,只是确实什么也说不出。 “既然如此,姑娘别怪我。季昆。”薛晋山一挥手,那个制住程小小的人一把提起程小小。 糟糕。程小小慌了,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感觉告诉她绝不会是什么好事。她盘算着逃跑的可能,却发现脑子无法思考。正在慌乱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穿透薛晋山的耳膜。 “那个,不知薛前辈找我们庄主的客人有什么事儿?” “安云!”虽说才刚相识,程小小还是认出了声音的主人。她望着几乎从天而降的安云,大叫着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薛晋山只愣了一下,便上下打量起了眼前的人。在确定他只不过是一个下人以后,他轻蔑的笑笑:“区区一个下人,来管我的事儿?” 安云一怔,似乎是被薛晋山吓住了,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显得有些为难:“这位姑娘是我家庄主很重要的客人,薛前辈请不要为难她。” “为难?”薛晋山见来了的不过是个怕事儿的人,更加的咄咄逼人:“我只是想向这位姑娘求教几个问题,小兄弟就当什么都没看到,我问完便走。” “不管前辈想问什么,今天天晚了……”安云缓缓低下头。 程小小的喜悦没能持续多久高兴,就被安云怯懦的表现浇退了,她心里打起鼓来。 原来是个胆小鬼。季昆心里一笑:“师傅,我们别跟他啰嗦。”说罢,他狠狠瞪了安云一眼。 安云搔了搔脑袋,似乎很不情愿的开了口:“前辈……”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季昆白了安云一眼,突然扔下程小小闪到他面前翻手就是一掌,正打在左肩,把他摔倒几尺之外。看着安云毫无反抗之力,他冷笑道:“我还当你有些本事,不但胆子小的可怜,而且只会动嘴皮子。寄啸山庄怎么会有你这么没用的下人?” 薛晋山愣了一下,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心中却不满自己的徒弟如此焦躁,做事不思后果。 安云勉强撑起身子,抹去嘴角的鲜血,连头也不抬。 “算了,季昆,我们走。”薛晋山厌恶的看了程小小一眼,掉头便走。 “师傅,为什么走?”季昆追了过去。 “这么沉不住气,以后我怎么把大局交给你?虽然他只是个下人,可也是寄啸山庄的人,在这里闹出事可不是明智之举。” “可是……” “好了,回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