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短篇 > 残花

更新时间:2020-09-16 03:46:45

残花 已完结

残花

来源:掌中云 作者:彩色 分类:短篇 主角:桑树紫红 人气:

《残花》为彩色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少年时期的一次相遇让彼此在脑海里刻下了对方的影子,一纸信书的许诺带走了她此生第一次思恋。她在找,他却忘了。当她再次相遇他,陌生相视,冷言寡语。 危难中,埋藏在少年身上的身世秘密一朝公布于天下,他能否得到属于自己的一切? 然后回头看,他所珍惜的又是否可以永驻。 紫坠玉澈,十年思,双年候。 我们一生都在寻寻觅觅,毫无目的。如果伤痛能够让我们更好的记住彼此,如果离开可是是治愈的良药,如果失去的痛可以过眼云烟,可能我们就不会因此而伤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紫萱和何齐危反应过来,太阳已经升到了他们的头顶了。不知师父会不会数落他们两个爱玩鬼呢!紫萱也饿了,他们决定回小屋。看看师父有没有准备好吃的。 回去的路上,他们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跑。他们好像在用心交流,一个走在前,一个走在后。脸上,都露着同样幸福的笑容,是啊,只要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吃苦,也会也快乐。可是,是不是因为他们还太小,把喜欢当成了爱情,所以才如此奋不顾身。好像陈世间的一切都可以放弃,都可以不要。 可是,不就是因为那样的奋不顾身,那些爱情故事到最后不都是很完美的吗?虽然也有不幸运的人。但是,他们不怕,一点也不怕。 他们走了好久,才隐隐约约看见茅草屋,小屋外面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师父!”紫萱兴奋的喊着,朝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跑去。却看见师父一脸严肃的表情。 “为什么去了这么久?”他看起来有些生气,“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多不安全,不知道我在担心你们吗?” 紫萱尴尬的一笑,说“往前面走很远,那里有一个很美的地方呢,就多呆了一会。”她说着,拉了拉师父的手“不要生气啦师父,紫萱下次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师父严肃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哎,这次就原谅你吧!下次可一定不可以了。”说着,他转头看向何齐危“还有你!没事别拉着紫萱乱跑!我知道你们关系好!可是出了事你可担不了!” 何齐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我知道啦。知道啦。” “好了,都别呆在外面了 ,快去吃点东西。”师父向屋里指了指,说道。 “好咧!”何齐危听说有吃的,显得异常的高兴,拉着紫萱往屋里跑。 其实师父是知道的,紫萱何齐危是互相喜欢的。这都怪她们年纪太小,根本不懂得掩饰,把彼此之间的感情表现的很明显。谁没有年轻过呢?看着她们无忧无虑的长大就好了。所以师父并没有想过阻止,可是,他总是觉得很不安心,他像是知道些什么,此时他的眉头已经皱到了一块。 我不会阻止,难道就代表他们一定会很好的走下去吗? 何齐危这几天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让紫萱很是担心。 他总是眉头紧皱在一起,忧心重重的看着对面的山。有时候紫萱和他说话的时候,他总是心不在焉最后要紫萱把话再重复一遍。平日神采奕奕的眼神变得无光,总是目光呆滞的看一件东西很久很久。 很多次,紫萱很想问他。可又觉得不合适。毕竟,他们之间不能做到全透明,她也不想那样。只是,她的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她怕有一天堆积太多之后一次性爆发出来,那样,是不是 就变成了不信任? 她在等他跟她说,一直在等,可是他始终没有什么行动。很多次,没话找话的找紫萱,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那么,何齐危到底又是怎么了?那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 何齐危的腰间总是挂着一个紫坠玉佩,一刻都没离过身。很多次,紫萱天真的指着那枚紫坠玉佩,问何齐危那是什么,有什么意义。每当那时,何齐危总是转移话题,他在刻意回避,她知道。 真的有什么是紫萱不能知道的吗?为什么不能知道?她开始对他不信任,包括他对她的爱。不是她的意志不坚定,而是,何齐危这几天的一系列做法,真的让紫萱很失望,她不知道如何应对何齐危突然而来的变化 。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他是真的喜欢我吗?不清楚。统统都不清楚。 那天夜里,紫萱辗转着怎样也睡不着,这些天何齐危的一系列变化让她每天都过得不是很高兴,她决定等天亮,她就去问他,她真的忍不住了,她一刻也等不了。 明天。就是明天。 一切真的会真相大白吗? 第二天一大早,紫萱便起来了,因为没有吵到师父和何齐危,她非常的开心。 她开始忙活着早餐,已经一会儿怎样跟何齐危开口。她像是在在脑海里密谋着怎样才能窥探到别人的秘密,脸上的神情都是那么的不自在。可是她的却是等不了了,也不想再等了。 师父是在紫萱起来后十分钟左右起来的,她看见紫萱正在忙活着早餐,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向小河边洗漱。 紫萱的脸上,依旧是不自在的神情。 不一会儿,何齐危也从矮小的茅草屋里钻了出来,一脸慵懒。紫萱终于卸下不自在的神情,笑了起来。 “你起得可真早啊!”何齐危惊讶的看着紫萱,紫萱看了看他,无奈的笑了笑“是你起的晚才对!”何齐危尴尬的笑了笑,像前几天一样,抬头看着对面的山。 “我发现。你最近总是往那边的山上看,那边到底有什么呀?”紫萱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何齐危发现紫萱好想察觉到了,微微一惊。沉默了一会,吞吞吐吐的说道“没。没什么。只是觉得那边的风景很好。”他的眼神飘游不定。“没什么?没什么为什么总是老往那边看?吸引力真的那么大不成?比我还大?”紫萱喂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挑逗道。 何齐危表情显得轻松起来,慢悠悠的说道“我道觉得,对面的风景,可比你有看透多了!”紫萱一生气,骂骂咧咧的叫他去洗漱,何齐危笑着跑去了。 何齐危走后,紫萱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前几分钟的严肃。 她知道他刚才说的一切只是敷衍,她深深地感觉到了,那是敷衍。她不傻。 如果有一天爱成了敷衍,还需要再坚持下去吗? 她不想再问了,也不屑于再问了,就这样吧,到最后。该走地无论怎样留也不会留下来,该留的,无论怎样赶他走,他还是会在哪儿。一直会在。 她感觉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她莫名的开始讨厌这种感觉。 而此时地何齐危,在经历了紫萱地盘问之后,觉得非常地抱歉。他真的不能说,也不可能说,他有自己的使命,他不可能永远像现在一样。 这一切,就好像一层隔在她们之间的屏障,他们越想睁开,屏障就越发的坚固。 而他们,是这屏障里面的弱小生物,挣扎着,哭喊着。可是一切的挣扎都是无济于事。他们只能默默忍受着这份痛苦。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着,他们之间不再像往常一样嬉笑打闹,不再像往常一样无忧无虑的看着天空说着自己的梦想。 难道,这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梦吗?还是她自己的幻想? 恐怖的梦魔把自己包围,她从未像现在这一刻一样,感到绝望。 我对自己说,不管未来发生什么都不要伤心,不过现在看来,我好像办不到。 直到那天的晚上。 睡前,紫萱总觉得心里忐忑 。这时,他听到了何齐危和师父在门外的声音。 “你确定了?”师父说。 “嗯,我确定了。”何齐危回答道。 “这才像何齐危。”师父的语气,有些欣慰。 “只是。我真的好抱歉。”他的声音有点哽咽。 “放心吧,一切不会那么遭,只要你对紫萱够真心。”师父说。 “好!”何齐危的语气很坚定。 “好了快去睡吧,很晚了。” 接着,就听见了何齐危的脚步声,她马上闭紧眼睛装作睡的很香。 她能感觉到,何齐危在黑暗中,在自己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浅浅的吻。 那一刻,她什么也不想追究了 。 带着这几天的不安,沉沉的睡去了。 她的梦里。她在哭,何齐危也在哭。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紫萱便睁开了眼睛,屋子里静悄悄的,她揉着干涩的眼睛慢悠悠的坐了起来。师父和何齐危都没在屋子里。 她心里嘀咕着,不知道他们一大早跑去了哪。算了!也不必追究那么多,肯定是师父带着何齐危上山采药去了,她心想。 想到这儿紫萱开始赌气!为什么都不叫上我呢?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一点儿也不好玩!算了算了!还是起来罢了。她想着,慢悠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今天的天气看起来不是太好,外面阴沉沉的,看起来像是要下雨。 “不知道师父带雨伞了没有。”她抬头看着天,自言自语道。 洗漱过后,她开始做早饭,想着师父和何齐危那么早出门采药一定很辛苦,便给他们多留了一点,自己吃的很少很少。 太阳依旧没有升起,往常的这个时候,太阳已经露出半个头了,也不知师父和何齐危多久可以回来。紫萱一屁股坐在了门前,等着师父和何齐危回家。 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紫萱等着等着便有了睡意,天空的那边开始飘来乌云,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千万别下雨啊!师父和何齐危还在外边呢!”她心里想着,是不是探头看着外面,她多希望下一秒就可以看见何齐危。 心里的猜疑仿佛都没了,她现在剩下的,只是对他担心。 担心会不会下雨,他会不会感冒。 如果感冒了怎么办,他毕竟先前受过那么重的伤。 如果他有事了她要怎么办。 紫萱现在满脑子都是何齐危,根本想不到任何其他的事,什么时候,自己的思绪也开始只围着一个人转了。什么时候,她会那么担心一个人现在在哪里。害怕他生病,害怕他有事。 这些思绪在大一些的人眼里,是不是一文不值,或者说是,太幼稚,太不懂事? 可是这就是年轻时的我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