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海蓝之夜

更新时间:2020-01-29 04:39:48

海蓝之夜 连载中

海蓝之夜

来源:落初 作者:伟德山 分类:都市 主角:真善美光辉 人气:

伟德山新书《海蓝之夜》由伟德山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真善美光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海蓝城市很小,风光秀美,气候宜人,李闻却不再留恋她的美好。让林若然没有想到的是,与朋友们辛苦创办的安装公司会面临倒闭的困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次招标会的成功,标志着裕达已经成功迈进文韬这个海蓝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大门,也势必成为裕达安装公司发展史上关键战役之一。

这次招标会也让刘裕后和林若然深刻认识到走上层路线的重要性,特别是林若然,让刘裕后好好地上了一堂生动活泼的实践课。

转眼三天过去了,第四天一早,刘裕后和林若然就来到了李闻的办公室。

原本签订合同这种事情林若然一个人就可以完成,可是考虑到李闻在以后工作开展过程中所扮演角色的重要性,刘裕后觉得必须给足他面子,所以就一起来了。

“早上好,李总,这是我们公司刘总,以前没有来过,这次专门过来拜访您。”林若然见了李闻赶忙介绍。

“李总好,我是刘裕后。”刘裕后及时伸出右手。

“刘总啊,好,好,开标会时见过。”李闻抬了抬屁股,伸出右手不松不紧地握了一下刘裕后的手就坐进了老板椅,刘裕后瞬间感到李闻那一点点的诚意。

三人坐定后,李闻拿出了秘书小刘已经为他准备好的施工合同书。这份合同他已经签字盖章,就等着林若然过来签章了。

“你们看看这份合同,一式两份,没有异议的话就签了,合同章带了吧?”

“带了,带了。”林若然接过合同书后把其中的一份交给了刘裕后。

李闻拿起茶杯喝了起来,刘裕后注意到他并没有安排秘书过来给客人沏茶,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刘裕后能够感受到他们并不受欢迎,看来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忍忍吧,小不忍则乱大谋,他暗自告诫自己。

接下来的十来分钟,刘林二人认真看了施工合同,还好,大公司就是大公司,合同文本很规范,无论是综合单价还是付款方式,都是按照开标会时确定的内容书写得清楚,其他合同通用条款还算合理,没有穿小鞋、吃小灶的地方。

“李总,我们认真看了,没有疑问,可以签了。”林若然站起来请示了一下李闻。

“好,没有疑问就签吧。”李闻看着笔记本电脑头也没抬随口说了一句。

办公室里的气氛没有一丁点儿回暖的意思。

林若然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刘裕后,然后拿起合同章在最后一页和骑缝位置盖上章,印章盖好后交给了刘裕后,刘裕后拿出签字笔在两份合同上分别签上自己的名字。

林若然拿了一份双手交给李闻,李闻接过合同前后翻动了一遍。

“好了,二位,既然合同签好了,那就按合同要求办事吧。回去后早做准备,按进场时间要求进场施工就行了。一会儿我还有个会,就不奉陪了。”

逐客令已下,二人起身告辞,在再见握手之际,刘裕后决定主动出击化解眼前的尴尬。

“李总,今天晚上有时间吗?能否赏脸一起坐一坐?”他特地双手握着李闻的手,虽然那只手还是那样的不松不紧没有力量。

“最近比较忙,以后,以后再说,好不好刘总?”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伸出了橄榄枝拿出了诚意,自己也不好一直端着,李闻打着哈哈说到。

“好的,李总,我们随时恭候您的大驾。”刘裕后马上接了话,并恭敬地递上了名片。

二人告辞。

李闻独自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上午,他随手翻动着眼前的那份合同,从开标会前单总的谈话中,他知道裕达公司走的是上层路线,根本没把自己这尊佛放在眼里!

施工单位出身的他深知做乙方的难处,质量和工程款是他们的软肋,他决定从这两方面出手,逼裕达就范,让它变成第二个宝元。

刘裕后他们带回合同后,公司里一片欢腾。旗开得胜,值得庆贺。刘裕后当场宣布晚上聚餐,搞个庆功宴,公司管理层一个也不能缺席,地点选在了德胜酒楼。

其实,裕达现在的管理层只有八个人,除了公司合伙人外,财务林若兮算一个,另外,还有新招聘的出纳小鞠,再就是工程部以刘锦城为首的三个技术员了。

夜晚很快到来,刘裕后和林若然带着小鞠先到了酒楼,张德仁带着刘锦城他们一组随后也到了,林若兮临时有点事,差点迟到,否则罚酒三杯是少不了的。

不过,林若兮的出现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这个人就是刘锦城,他觉得林若兮有些面熟,似曾相识,因为是第一次见面,他说不准。

刘裕后今天特别高兴,兴致很高,他喝了不少,一个劲儿地“好兄弟,好哥们”地劝着酒,鼓舞着这个不大的团队的斗志,宣泄着一个多月来的郁闷和压力。

大家也相互敬着酒,刘锦城也敬了林若兮一杯,不过在称呼上他要叫她“林总”,毕竟是财务经理,在公司这个再普通的职场平台上,他知道适当抬高对方的职位已成为这个游戏场的习惯和生存法则。

他在脑海里努力搜寻着眼前这个美女的零散记忆,终于,他找到了。

那是一枚倩影,对,是她,应该就是她,曾多次出现在操场主席台做广播体操示范表演的那个女孩。

“张总,公司财务林总的大名叫什么?”

“她的名字你不知道,哦,也是,她很少来公司,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是的,第一次见面,如果不是这次聚会,我都不知道公司还有这么一位美女。”

“嗯,漂亮吧,她叫林若兮,是林若然的亲妹妹。怎么,你们认识?”

“有点眼熟,但又说不好,来,张总,我再敬您一杯。”刘锦城岔开了话题与张德仁碰起了酒杯,借着聚会他要多敬顶头上司几杯酒。

不到一个月的接触,他认识到了张德仁的严谨和周密,他已经拜他做了师父,在职场前行的道路上,有这样一位良师益友做陪伴,他会少走很多弯路。

他的眼睛又看了一眼林若兮,名字对上了,是的,林若兮,眼前的这个林若兮依然那样的美丽动人。

公司聚会就是这样,领导在场时拘束而不自在,领导离开了,就有了活跃的气氛。

今晚也是这样,三个领导该喝的也喝了,该敬的也敬了,约莫一个半小时后就离开了饭桌,好像有意给手下们留下自由发挥的空间似的。

剩下的三男两女都是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见领导都走了,立马欢腾起来,借着前半场的高兴劲儿继续喝酒聊天。

刘锦城二十八岁,比林若兮长一岁,其他的人都是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所以五个人之间基本不存在代沟。他们彼此开着玩笑,轮番敬着啤酒。

林若兮还是挺能喝的,因为林家本来就有喝酒的遗传史,哥哥林若然白酒是一斤半的量,再加上七八瓶啤酒也能顺下去,而且不耽搁谈业务,足见他的酒量。这样一比较,林若兮在这五个年轻人里算是最能喝的一个了。

刘锦城和林若兮碰杯又喝过一轮,他已经面红耳赤了,要知道他的酒量就是两瓶啤酒。看着他躲闪不喝的样子,林若兮急了。

“刘工,你是要认怂吗?听我哥说,工程部里有一个算一个,可都是精兵强将啊,不过你今天的表现可是很一般啊!”

“不能喝了,不能喝了,下次再较量,下次再较量。”刘锦城双手抱拳告饶道。

“不行,再来一杯才行。”林若兮兴致正浓,见刘锦城这样,坚决不让。

“好吧,我们再喝一杯。”刘锦城见推不掉,又倒了一杯。

二人碰杯后一仰脖子喝掉杯中酒。

“好吧,这次就饶了你吧,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放过你!来,我们继续喝。”林若兮把矛头转向了另外三个。

聚会就是这样,觥筹交错间,同事之间的关系更近了一层。

林若兮并没有认出刘锦城,要知道,林若兮那时是高三年级本部的校花,由于不同班,所以他认识她,可她并不认识他,况且那时刘锦城并没有现在长得帅,女大十八变,男孩也一样。

高考以后,他们就各奔东西了,刘锦城高考落榜上了大专,林若兮去了华南财经大学。本就陌生的两个人彼此间更是没有音讯,只是林若兮的身影偶尔会出现在刘锦城的脑海里,如同一只可爱的小兔子,跳跃在主席台上。

聚会终于结束了,年轻人精力旺盛,有人提议进行下半场,去KTV喊麦,要知道这个时期正是《暗香》、《十年》、《IBelieve》、《看我七十二变》、《春泥》等歌曲最火的时候,唱上几首心情会更加舒畅。可刘锦城看了一眼林若兮,她已经没有了刚才喝酒的兴奋劲儿,就摆摆手作罢了,于是大家就散了。

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喝酒容易见风倒,更容易着凉。林若兮今天晚上喝了五瓶啤酒,看着她有些摇晃的样子,刘锦城很不放心,他安排另外两个哥们送小鞠先回公司租的公寓。为安全起见,他亲自护送着林若兮去了她家。当他回到东区自己家中的时候,已经半夜十二点了。

刘锦城很高兴,其实不是所有的献殷勤都是非奸即盗,他感到了爱情的味道,他觉得能够与林若兮再次相遇,这是上天给他们俩人的安排,就是命理所说的姻缘吧!

他冲了个澡,躺在床上睡不着了,酒劲已经过去,他的脸又变成了白色。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知道自己恋爱了,属于烧火棍单相思的那种,一头冷,一头热。

他,当然是热的那头儿了。

刘锦城大专毕业后回到自己家乡工作,转眼间在海蓝市已经混了八年了,还好,在父母的帮助下他按揭买了一套房子。

不过,有了房子父母就催促着他结婚,二十八了,早已过了婚娶的年龄,可是他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女孩子,在恋爱方面刘锦城可不想将就,所以就一拖再拖,父母那头,他也只能一个借口接着一个借口搪塞了事。

他是个爱干净的人,屋子里收拾得井井有条,什么东西放在什么位置,他都做了很好的规划,所以即使八十多个平方的房子,他也能住出一百平的感觉来。

他性格内向,喜欢电影、音乐、文学、旅游等,周末没事就参加驴友们组织的野游活动,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这是他的信条,所以他是一个顾家的人。

裕达公司是他工作的第二个公司了,毕业后第一份职业是施工单位的技术员,风里来雨里去,有些辛苦,所以他跳槽了。

由于有八年的工作经验,并且有工程师证在手,他本来是应聘技术部主管的,因为他的能力足够胜任,张德仁承诺暂时他是技术员,是自己的助手,等工程下来了就安排他做项目经理,专门抓安装生产。

施工现场的项目经理虽然辛苦,可是工资高,而且很锻炼人,所以即使公司再小,他还是留下了,入职以来帮助张德仁做些招标的资料整理工作。

没想到在这里他竟然遇到了林若兮。

天快亮了,实在熬不住了,他才睡着。

第二天上午,林若兮按照林若然的要求按360万的工程总造价,结合合同预付款相关规定,开具了发票让林若然带走了。

还是那句话,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开工在即,需要预付款来采买水泥、沙子、管材管件等原材料。催要工程款是业务经理分内事,赶早不赶晚,林若然可不想自己在这上面耽搁了时间。

下午没事了,林若兮来工程部串门,稀客驾到,而且是美女来访,工程部里一扫往日的枯燥乏味,瞬间嘻哈一片。

小公司就这样,没有大公司的条条框框,有的是更多的人情味。

原来林若兮是特意过来道谢的,她感谢刘锦城昨天晚上送自己回家,弄得刘锦城怪不好意思的。

“她对自己有好感!”刘锦城心里一动,真是太好了。

的确,刘锦城给林若兮的印象还是较好的,稳重内敛,话语不多但幽默风趣,与自己外向开朗的性格明显不同,但可以互为补充,所以她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与刘锦城接触。

甲方的预付款很快拨付下来了,90万的工程款在林若然递交发票的第二天就打到了裕达公司的账户,林若兮第一时间告知了林若然和刘裕后。

大公司就是大公司,重合同守信誉,跟着这样的大公司前进,何愁没有发展,何愁没有进步,不想做大都不行!所以,刘裕后更坚定了把裕达做大做强的信心和两公司深度合作的决心。

刘裕后安排林若兮取出10W块钱装进了一个手提袋交给自己,又主持召开了一个会议。会议上他再次肯定了销售部和工程部两部门近期的工作表现,然后安排张德仁做五日后的工程开工准备,包括人员,机械,材料等的详细计划,务必切实可行。

会议开完他就离开了公司,他的去向只有林若然知道。

是的,昨天他就跟老领导打过招呼,今天晚上要到他家里拜访。

夜晚再次降临,刘裕后喜欢这样的黑色,为了公司发展,他几乎成了夜行动物。

轻敲房门后,老领导开了门。他把他引进了书房,此时他正在研习书法,古色古香的书桌上摆放了文房四宝笔山笔洗,一棵墨兰正开着花,香味扑鼻。书桌后的墙上挂着一块匾,“慎独”两个篆体大字映入眼帘,让人不禁肃穆端详。放在墙角的滴水观音肥大的叶子几乎触碰到天花板,富有生气。

到了这里,还是老规矩,开门见山,刘裕后知道老领导的习惯。

刘裕后首先祝贺老领导高升,接着又说了说招标会的情况和公司未来的远景规划。他们聊了半个多小时,刘裕后把最新印制的宣传册递了一份给老领导,让老领导帮忙看看,提些宝贵意见。

不必打搅太多时间,刘裕后起身告辞。

临走时,刘裕后把手提袋交到老领导手中并低声耳语了一句,就三个字,办妥了。

老领导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走吧。

刘裕后走后,老领导委身坐在藤椅上。他打开了宣传册,在工程业绩图样部分,佳名花园的效果图已经印刷在了最醒目的位置,下面是工程介绍,这是裕达公司实力的展示。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刘裕后做得很对。

老领导轻轻地把宣传册放到了抽屉里。他就喜欢刘裕后这点儿,谨慎,低调,不张扬,这一点很对自己的脾气,所以一直以来把他作为自己的重要扶持对象。

不过,喜欢归喜欢,毕竟是官场上结交的朋友,俗话说朋友归朋友,数目要分明,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每次帮完事情,刘裕后都是主动过来坐一坐,他们之间从不谈钱,就谈工作和生活,二人总是很默契地遵守着这条规矩,从不打破。

每一次谈话结束,他都会很满意。

他知道刘裕后是想做事业的人才,所以,在关键的时候总会出手帮他一把,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独到,不会出错。

开工在即,刘裕后也忙了起来,虽然他已经是公司老总,但是作为管材销售员出身的他要时刻把握市场行情,根据张德仁提交过来的材料清单安排刚刚来报道的表姐李瑶采购。

材料采购上必须要用自己的人,这是他的用人之道,他深谙其中的厉害关系。

李闻这几天过得并不好。

招标会的第三天晚上,他就被孙道义约了出来吃饭。他们两个合作过多次,再加上昔日的那层共事关系,所以除了特别需要保密的事情外,几乎没有什么不能谈的。

“李总,你太不够意思了,我知道我的报价高了点,可你可以操作一下嘛,我也可以按照裕达那个价格干啊,无非利润薄了点儿,你怎么一点儿机会都不给啊?”孙道义作为老牌安装公司在那种场合输给了年轻后生,丢了面儿不说,还失去了进军文韬房地产大好的赚钱机会,自然牢骚满腹,李闻在眼前,正好找到了发泄的对象。

李闻知道孙道义会发难,果不其然。

“老前辈,我有难处啊,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可开会前东家临时发来指令,兄弟不得不执行啊。”李闻接着把大概的经过跟孙道义说了说。

“老前辈,您瞧好吧,我这里有后手,裕达如果被踢出施工现场,后面的活儿还不是您老的。”李闻狡黠地说了句。

“我是很不甘心,老弟你可一定帮哥挽回面子啊!”

“放心吧,您的事就是我的事,不分彼此,不分彼此,喝酒,喝酒。”

李闻并没有告诉孙道义后手是什么,可是孙道义能够想象到裕达在施工中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李闻不能得罪,他太了解比人了,这样的人要小心提防。

孙道义心中的郁闷算是出去了一大半,剩下的就等到好戏上演时再出吧。

李闻呢,已经磨刀霍霍,预付款拨付按规矩来,暂且放裕达一马,可是在施工过程中,那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了。

进入夏季的海蓝市,天气就是这样,暴雨说来就来,挡都挡不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