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左心房,右心室

更新时间:2019-06-26 09:22:58

左心房,右心室 已完结

左心房,右心室

来源:落初 作者:浅秋 分类:都市 主角:夏明白 人气:

主角是夏明白的小说《左心房,右心室》此文是浅秋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如果当初夏落落没有那么任性的去逃避她不想面对的问题,或许何倪不会突然在夏落落的生活中消失。但是,也只有经历了失去,经历了甚至是生死离别,才真正让人懂得,到底幸福这个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是在何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发丝绕着脸颊。

雨水,滴答,滴答。

脸上的液体。

是雨?是泪?

分不清。

道不明。

站在飘雨的街道上。

假装并不孤独,并不在意。

假装脸上的点点滴滴。

仅仅是雨水,而已。——夏落落。

夏落落想象着希亚老板的样子。

他叫什么名字,多大,多高。这些Adora都没有提起的,夏落落也懒得问。反正希亚不可能没有人认识他们的老板吧。去的时候自然会找得到的。

那个人一定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否则不会像Adora说的那么有人缘。

他肯定也是一个痴情的人,否则不会一直拒绝恋爱。

而他或许也是倔强的。

夏落落在想着,但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夏落落不知道。

车子终于来了。夏落落最讨厌等车的。有时候等好久好久都等不来,或者好不容易等来一辆,却是人满的。

夏落落就在心里和自己说过,等有了钱的时候,就自己买一辆跑车,然后开着去法国。

但是,这也只是夏落落心中的一个想法而已。甚至连梦想都不算的想法。

不过,去法国确实是夏落落的一个梦想的。无论怎么去。她多么想去法国看一次日落。那么的向往那个唯美浪漫的国度。

夏落落找到幸福街302号的时候,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么华丽。

外面和“距离”差不多的。只是比“距离”大多了。

夏落落走了进去。看到靠北边的位子,是空的。

这令夏落落吃惊的。为什么别的地方到处是人,可是那个位子,却是空的。

夏落落走了过去,坐下。却看到了满屋子里人诧异的眼神。

夏落落是习惯了那些眼神的。根本就不在乎他们想什么,也不想费心去看那些眼神中包含的意思。

夏落落坐在这里,眼睛看着窗外,等待服务生过来为她服务。

可是,坐了好久,都没有人过来。夏落落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的时候,扫视了一下咖啡厅。

那些人貌似还是那么诧异的看着夏落落,却有诧异的看着站台里面的一个男人。夏落落就起身走了。她不是怕那些眼神,她只是不习惯被人忽视。

她坐了那么久,都没有人理她,她才懒得自找没趣,她起身往外走,走的很潇洒的样子,可是,出了门之后,她就飞快的跑开了。

夏落落这一次,又逃了。面对不喜欢的事情,她总是飞快的逃开,逃的远远的,逃的比谁都快。

夏落落刚跑了不久,就听到后面有人叫她。一个有磁Xing的陌生的男声。

“夏落落。”

夏落落停了下了。没有回头。虽然她不知道叫她的人是谁,可是,她却有一种什么预感似的。

她回头。看到了那个人。刚才在希亚站台后面看到的那个男人。

夏落落回过头来,有点莫名其妙。歪着头问:“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回来。”男人有点命令似的口气。

然后,夏落落转身朝远处跑去。

这次逃开的原因一样,也是因为不想面对。夏落落还是不确定那个有着磁Xing声音的男人是谁。

可是,夏落落真的很讨厌他说话的那种语气。那种无视所有,自高自傲的语气。

所以,夏落落就跑掉了。

夏落落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还是去了“距离”

夏天的天气,变的很快。刚才看见太阳从云朵中消失在西边的山后面。可是,现在竟然听到了雷声轰隆。

夏落落刚进“距离”,外面就下起了雨。很大很大的雨。

夏落落坐在那个自从她来过就一直属于她的位子。开着窗户。看雨滴舞蹈,听树叶发出节奏的滴答声。

一个人过来把窗子关上了。

夏落落抬头,看到的是今天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刚才在路上被她甩在路边的那个有着磁Xing声音的男人。

“麻烦你把窗子打开!”夏落落瞪着面前这个对于她来说高大的男人。

男人站着,夏落落坐着,男人俯视,夏落落仰视。

可是,夏落落现在的目光能杀人。

“Adora。”那个男人朝里面喊。然后在夏落落对面坐下。

Adora出来了,男人给了她一个凳子,让她坐下。原本高傲的Adora,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却小鸟依人,丝毫看不出她的倔强和傲慢。

夏落落就迷惑了。

这个男人是谁?

其实,之前夏落落也怀疑过,这个男人可能是希亚的总老板,也就是她今天想要找的那个人。可是,现在她却突然没有了那种念头。

在Adora介绍中,那个男人应该是平易近人的,应该是温柔绅士的。

可是,面前这个人,明明就是一冷酷王子。虽然他的声音还算好听。

可是,夏落落还是很不喜欢他。从来没有人对夏落落这般无视的。都是夏落落对别人无视甚至蔑视。

“Adora,这丫头片子就是你说的那个吗?”那个磁Xing的男人转头问Adora。“恩,是的。楠希。”Adora笑着对那个男人说。什么?他叫什么名字?楠希?不确定,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给他们介绍认识。

“不许你说我是丫头片子。请你放尊重一点。”夏落落显然现在火气很大。

“哦,落。我忘记了向你介绍。这位是楠希,就是我和你说起的,希亚咖啡厅的老板。”Adora又转过头去和楠希说:“楠希,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夏落落。”

Adora丝毫没有发现夏落落现在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

夏落落本来想找希亚咖啡厅的老板,和他商量一下关于这个位子的事情,现在看来,这真的是一件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在夏落落现在的心情下,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在呆在这里。呆在这里多一分钟,心里就会郁闷一个小时。因为,眼前的这个楠希,希亚咖啡厅的老板,与夏落落心目中的形象也相差的太远了。

夏落落就转头看向窗外。

窗子刚才被楠希关掉了,夏落落自己又打开了。

她喜欢看见雨,而不只是听雨。她喜欢和雨亲密接触。

“夏落落,那样子容易感冒的。你最好关掉窗子。”楠希现在的口气很明显比刚才温和多了,却始终坚定。

夏落落回头,看了一眼楠希。然后有点呆呆的。那个有着磁Xing声音的人,长的好帅。然后,又迅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从楠希的眼中,夏落落看到了自己出糗。

“夏落落,听说你喜欢这个位子?”楠希很直接的问夏落落。

夏落落抬头看着楠希,说:“是又怎么样。过几天我和Adora比舞,赢了这里就是我的了。”

“呵呵,你就对自己那么有信心?”楠希似笑非笑,看着夏落落说。

夏落落最讨厌自己的实力被怀疑,但是却懒得争辩,就敌视了楠希一眼,然后低头喝咖啡。

楠希似乎根本不在乎夏落落充满敌意的眼神,自顾自的说着:“就算你舞蹈跳的好,你也不一定就能赢得你想要的。”这句话,直刺进夏落落的心脏。

上次不就是吗?自己跳的那么好,本来想去法国的。可是,还是拿到了第一。

第一怎么了,夏落落根本不稀罕什么第一,她只要她想要的结果,可是没有得到。所以,她是失败的。

楠希这么说或者是无心的吧。可是夏落落突然伤心起来。这么多年,从小到大,每次都是自己面对成功与失败。快乐也好,失望也罢。都是自己承受自己承担。有时候付出了那么多,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夏落落沉默了。她突然觉得累。什么都不想说,只低头喝着咖啡。然后抬头看看窗外。

“你真的缺少很多朋友。你看起来好孤独。”楠希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夏落落依旧沉默。

夏落落吸完最后一滴咖啡后,起身,和Adora说了一声我有事,先走了。就转身朝门外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口的,Adora就追了过去。“落,楠希让你回去。”

夏落落回头看了一眼她刚才坐的位子,却空无一人。夏落落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夏落落出去的时候,外面还是下着雨的。刚出门,就有一把伞撑在头顶,夏落落感觉一个温柔的气息,回头看到的,却是欧阳优。

“落落,带着伞吧,小心着凉。”欧阳优关切的对夏落落说。

“不用,谢谢。”夏寞寞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丝毫不领欧阳优的好意。一溜烟跑掉了。

夏落落没有回家,却直接去了58层楼顶,雨下的太大了。

她点的烟被雨水淋湿了。她又拿出火机点着,然后又被淋湿了。夏落落再点着,接着一会儿又被淋湿了。可是,夏落落却还是那么倔强的坚持点着,只要烟一灭,夏落落就拿出火机点着,然后烟还是灭了,夏落落再点着。

吸完这根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从“距离”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

她邋遢着步子回家,衣服早就湿的透透的了。

她回家就一头钻进了浴室。把水放到最大,哗哗的留着。

夏落落把自己泡在浴池中。泡沫把夏落落埋进水里。

夏寞寞似乎睡着了。其实,她是很清醒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