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狂女惹不得

更新时间:2019-06-26 09:23:37

狂女惹不得 已完结

狂女惹不得

来源:落初 作者:抬头让你吻 分类:都市 主角:白皙丹凤眼 人气:

抬头让你吻新书《狂女惹不得》由抬头让你吻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皙丹凤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不,是他!极品校草,为人吊儿郎当,放荡轻浮,见到有点姿色的美女,口哨声就不由自主的从性感双唇中飘出。谁知道他真正的是雌是雄?当身边的美男一个接一个,他的身份就快爆光了啦!--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是怕舒珂的,但他们的老大却三番四次的找茬,虽然两人的势力相当,但在他们的眼里,舒珂可比他们的老大要恐怖的多,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似的。

舒珂九十度转了个弯,没有被头发遮住的右眼微微眯起,然后有些迟疑的看着斜靠在篮球架上的少年,“石烨星?你的头发怎么变成火鸡头了?”她的语气很轻松,不狠厉不冷漠,像是平常朋友的问候。

“火你妈!”石烨星双目圆瞠,大刺刺的朝着舒珂走来,而他身后的兄弟伙看他这架势,也连忙站起来,想要以多胜少。

舒珂懒懒的看着他,然后抬起右手,食指很不礼貌的刚刚好指向石烨星的鼻尖,“别他妈惹我,老子今天没心情陪你玩。”说完就欲要转身离开,谁知肩膀被人猛的一拽,生生的将人一百八十度逆转,接着眼前一黑,骨节泛青的拳头忽然停在离舒珂俊脸一毫米处。

石烨星有些诧异的看着舒珂的左眼,下方颧骨连带着眉梢一圈都隐隐泛出青紫,看来伤的不轻。

若不是遮挡住她左眼的金色刘海因刚刚的动作而偏到一旁,恐怕他不会注意到那长久不露出来的左眼上竟然受了伤,究竟会是谁?痛快中又隐隐有些不悦。

薄唇习惯Xing的嘲讽一勾,“看来并不止我一人看你不爽啊。”石烨星很欠扁的笑着。

舒珂用手背拂了拂刚刚被石烨星拽过的地方,然后歪唇一笑,“看我不爽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你算老几?”双眼依旧显得很平静,她总是能够不温不火的做出让人惊叹的事情。

石烨星真的很想像往常一样跟她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可是自从看到她眼睛上的伤后,总感觉这时候欺负人有点不像男人能干出的事。

舒珂轻蔑一笑,灿烂的仿佛让本就萧瑟的秋景都变成了黑白色,她拽住石烨星的衣领,将他猛然拉向自己,而后者则是茫然的看着她,眉目之间除了不耐和怒气之外,还有些不解。

温热的唇擦过他的耳廓,完全不顾某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身体僵住,“星,再惹我,当心我让你眼冒金星。”温柔的假幽默了一把,某人放开怔住的火爆美男,幽幽的渐行渐远。

石烨星阴沉的俊脸上浮现出一丝恼色!

石烨星身后的一个男生走了过来,有些狐疑的看着他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迟疑的问:“老大?你……”目光下意识的开始打量,不期然的看见那白洁的衣领上沾满了黄色的不明物,“老大,你衬衣上有机油!”

“什么机油?”不耐烦的重复了句,他的视线跟着眼前男生的视线一起落在自己原本干干净净的衣领上,上方除了一些褶痕外还有一些黄色的物体,登时目光变得凶狠,气息粗重的对着空气甩了一拳,“***舒珂,我跟你没完!”

舒珂从来没有隐藏过自己的Xing别,身份证和学生证上都明明确确的在Xing别那一栏写了女字,可是学校和周围的人仿佛都忽略了这点,校服给的是男号,还被冠上了圣华第一校草的美称,可是她却显得不在意,别人怎么看都无所谓,大概就是因为她从未解释过,所以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

从女厕走出来,她揉了揉小腹,最近大姨妈来了,不能剧烈运动,所以得克制一下这具善战的躯体,否则那绞痛的感觉会让她吃不消。

幽静的长廊上涌出令人发颤的冷气,早晨八九点的天空依旧灰蒙蒙的,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情变得怅然,但舒珂一向没有散文诗人的潜能,所以她只是静静的道了一句:“我的心情好怅然。”便慢悠悠的没入长廊转角。

高三C班的牌子歪歪的嵌在墙壁上,铝制的牌身有些细微的凹痕,想必是学生们经常疯打造成的。

乱哄哄的教室完全不像一个毕业班该有的样子,甚至还有几个空位没有坐人,台上的老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扯着嗓子喊着安静,但是他的费力还没有一道剧烈的响声来的有效。

随着响声的消失,教室门剧烈颤动下大开,舒珂在全班同学整整五十八人的注目下走到最后一组靠窗倒数第二排的位置,她的声音弄的很大,踢开椅子坐进去的时候甚至将她身后的一名熟睡的男生惊醒。

闹哄哄的教室陷入无止境的沉默,男生们开始装模作样的学习,而那些原本拿着化妆镜的女生们也纷纷拿出了数学课本,虽然现在上的是语文课。

身为一班之长,没错,她就是班长,老师们的战术是以恶制恶,像C班这群不听话的学生也只有舒珂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才能管的住,但是她并没有真正承认过这个职务,只是同学们很给面子罢了。

坐在舒珂身后的莫岑溪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黑色的短发露出轮廓有型的双耳,不像舒珂的头发那样遮的严严实实,明明看起来很乖顺的头发却偏偏配着那样桀骜不驯的五官,感觉有点混淆人的辨识能力。

盯着眼前那颗金灿灿的脑袋,莫岑溪低沉的声音像幽魂般窜进舒珂的耳中,“你最近怎么恹恹的?不咋呼了?”

舒珂将手肘搁在莫岑溪的桌子上,微侧过身子看着名曰第二校草的美男,“大姨妈来了。”她很平静的阐述,没有感到丝毫的别扭。

莫岑溪菱形有致的双唇抽搐了几下,然后又将头埋进自己的臂弯,“等你大姨妈走了再来和我说话,这样的你我不适应。”

“怎么不适应了?”她疑惑的用食指戳了戳莫岑溪的头顶,无奈的叹了口气,“溪,你等会儿是不是**出去?”

莫岑溪趴在双臂上点头,声音不太清晰,“嗯,你又想干嘛?”

讪笑了几下,舒珂温柔的摸着莫岑溪硬硬的发丝,“给我买几包卫生巾,顺便冲下话费。”

莫岑溪抓住头顶上那只手,然后甩开,“后者可以商量,前者免谈。”

让他一个大男人去买卫生巾?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他不可能答应!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