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归来:公主嫁到

更新时间:2019-07-01 08:10:13

重生归来:公主嫁到 已完结

重生归来:公主嫁到

来源:落初 作者:月色如水 分类:都市 主角:神宗和宁 人气:

主角叫神宗和宁的小说是《重生归来:公主嫁到》,它的作者是月色如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和亲的公主,他是威严一方的世子,乱世中,他们被命运按排到一起,猜忌、抗拒,但命中注定的却无法逃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刘厚想不到传闻里的傻公主会以那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过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嘛。

一早定西王府就陷入混乱中,所有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婚礼紧张忙碌,整个王府里想来能悠哉轻松地喝茶口茗的人想来也只有当事人刘厚了,他坐在正对着那个张灯结彩的大厅外一张石桌边,用一种略带局外人的面容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其实他只是注意那一个人---定西王的表情,定西王刘用一样面色平静地坐在厅中端着手中的茶杯,仆妇们和如夫人在他面前走马灯似地转过,他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下。

如夫人不安地看着这俩父子,生恐一个不当又一场大战会将好不容易布置好的厅堂毁于一旦,她身边刘莹则完全不顾那俩个在她看来有毛病的父亲和哥哥,一直缠着如夫人问道:“公主有多大?人长什么样?真像人传说那样是傻的嘛?”

如夫人看向外面那个一脸黑线的刘厚赶紧斥责刘莹:“去,去,看看你二哥现在哪里,交待他的事一样也没给我做,别在这里胡说八道,小心你父亲一会儿又该骂你了。”

刘莹嘴一撅:“我只是好奇问问罢了,二哥那么大人了他在哪儿我怎么会知道呢?”

如夫人转向定西王刘用:“王爷,都弄好了,你看看哪里还要再补些什么?”

“夫人辛苦了,这已经很好了,皇上一直嘱咐要一切从简,不必了,你带莹儿先去休息吧。”定西王刘用环顾四周,满意地点了点头。

如夫人行礼告退,定西王走到刘厚的身旁:“你可准备好了?”

“厚真心想问问父亲,真的要厚娶那个女人?”

“你觉得为父是在儿戏嘛?”

“父亲可听闻那日儿去迎驾所历之事嘛?”

“如何?”

“虽然她不像传言里那样痴傻,但行事仍是怪异粗犷不像是一个公主应有的庄重高贵,父亲还是坚持让厚迎进这定西王府嘛?”

“是。”

刘厚大笑放下手中杯子:“好,好,厚一定不负父亲所望为父亲迎回那个让王府无上恩宠的公主。”

“那样最好。”

“父亲心里究竟何事最为重要呢?厚真的想知道。”

“家国为重。”

“家国,家国。也许父亲心里只有国没有家吧。哈哈,厚要去准备换喜服迎亲了,父亲慢饮。”刘厚转过身去,眼里微微泛红,但脚步不见半步迟疑。

定西王看着儿子的背影将他放下的杯子紧紧握在手中,用的力气之在好似想要将那杯子生生捏碎一样。

刘厚看着被几个仆妇侍女簇拥着的那个大唐尊贵的公主,她个子娇俏,面容掩在珠帘下闪烁隐映,被红色的喜服映衬得肌肤雪般剔透,她低垂着头那样恭顺平静,和那天那个癫狂怪异的样子盼若两人,她每走进一步他的心就向下沉陷一些,难道就这样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命运嘛?

我透过珠帘看着厅堂中那个即将交付一生的男人,他的面容在摇曳的灯光和珠帘下有些模糊,手腕被秋月紧紧握在她的手中,几个侍女分围在左右,在屡次逃跑失败后,秋月加紧了对我的监管,更是为了这场婚礼生生饿了我俩天不给饭吃,有时我真想拿出我公主的权杖来好好治一治身边这些没大没小的人,按说应是尊贵无比,无人敢不敬的,为何这样一个小小宫女就敢这样对我为所欲为并且随行官员无人来指责她的不敬之罪。

像木偶一样被秋月和那几个侍女仆妇摆弄着行礼,饿得头昏眼花脚步虚浮,看什么都在眼前晃。

被送入婚房里的我终于无人在左右了,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吃食,我像看到亲娘一样直奔过去:“至尊无上的佛呀,感谢你赐我这许多食物。”我嘴里喃喃着,也顾不得秋月的嘱咐和自己做为公主应有的风度,端起那些吃的喝的就那样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大吃大喝好不快乐。

刘厚推门并没见到应该坐在床上安静等他的新娘,听到地下有人正在小声咒骂着什么,他转过头,有些惊讶地看着那个在地下喝得微熏的我:“你在做什么?”

我停下吃东西的举动,定定地看着他:“你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秋月那个贱人,两天都不让我吃饭,想饿死我嘛。”

“臣刘厚见过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两日未进食嘛?”

“刘厚。你来这里做什么?”我接着转回头继续我的进餐。

“公主殿下想来是饿坏了,秋月不过区区一个宫女怎么会敢对公主殿下如此无礼呢?”刘厚暗笑。

我头也不抬:“秋月不过倚仗着自己是淑妃娘娘派来的,所以对我是有那么些过分,不过这些我都不与她计较等我有一日返回宫中,定要她好看。”

刘厚坐在桌子的另一边,笑嘻嘻地看着我:“公主,一路上可还好?”

“你说好不好呢?”我将手中吃食放下,抬起头看对面那个父皇为我许婚的男人,他长相俊秀身材伟岸,只不过肤色略显暗些,人就显得粗犷些。

刘厚也打量着对面的女子,那日见她凶悍莽撞似是不太懂人情事故,今日看她说话率直一派天真:“你不是淑妃娘娘的亲生女儿嘛,她心疼你远嫁所以才派得力的宫女随侍你左右,路途如此遥远公主殿下一定一路劳累了。”刘厚又问:“公主,可想要休息了?”

“淑妃娘娘是我生母没错,不过我不喜欢她指派给我的这些人,一路上处处与我做对,枉我贵为公主也受了她们不少的气。”

“公主殿下不必为这些奴婢们生气,以后你在定西王府若是使唤她们不得力,厚与你再换上几个你称心的就是了。”

“刘厚他们都说你很是抗拒这门亲事,为何如今又对我这样好呢?”

“你觉得我这样是对你好嘛?”刘厚不以为然地说。

“我不知道。”我抬起头看着他。

刘厚讶然地看着这个地上微微有些脸红的女子:“公主殿下似是醉了,厚扶公主殿下休息吧。”

“我才没醉呢,这才哪到哪儿,我酒量好着呢。”我笑着伸出自己的手一根一根的数着:“你看,我还认得清呢。”

刘厚站在哪里,看着他未来的世子妃:“公主殿下没醉最好了,厚给公主殿下倒酒。”

“你想灌醉我嘛?”我又笑。

刘厚看着眼前那个笑颜如花的人,眼底深处有一丝冷在蔓延:“厚不敢。”

“谅你也不敢,你们都说我不正常,欺我什么都不懂,我清楚的很,你们做的那些事我现在都清楚,等我有机会回到父皇身边一定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他,母后是玉儿不好,玉儿那时太小了让母后为玉儿担惊受怕。母后。”我嘟囔着,喊着泪水溢出眼眶。

“只听说公主有些不正常,原来竟是如此。”刘厚冷笑。

我抬起头费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摇摇晃晃地扑过去抱住他:“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我要回宫送我回宫找母后,父皇,玉儿有话对你讲,那糕里的、、、、”

刘厚有些费解地看着面前的女子,头上凤冠已经被她扔在地下,发髻也是横七坚八的散在脑袋之上,脸上精致的妆容也已花了,反正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公主应有的高贵精致,说着莫名奇妙的话,呢呢喃喃地听不清楚,他扶起她的臂膀向床边移去:“公主醉了,我们去歇息吧。”

我转身扑到他怀中用力地扯他的脸:“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给我出去,不要碰我。”

刘厚气得哭笑不得想要放开这个傻不兮兮地女子却发现她正死死地抓着自己的衣服,他想这就是自己的新婚之夜嘛。

我和他摇晃着倒向床上,床上洒着得那些花生枣子核桃将我硌的痛叫起来:“这些是什么?”

刘厚费力地摆脱女子的手松了口气:“那是祈求早生贵子的玩意。”

我抓起那些东西向他扔去:“都说了让你出去,你为什么还在这里,给我出去。”

刘厚恼怒地一把抓过我:“你看看清楚,我是你御赐的驸马定西世子刘厚,大唐正一品威武将军。”

我拿脚使劲地踢他:“我不管你是什么驸马将军的,你给我出去,我不要见到你。”

刘厚心底的火腾腾地往上冲:“你以为我愿意见到你嘛,以为我有多想娶你这个公主嘛,还不是你那高高在上的父皇应将你塞给我的。”

我顺手捡起床上的核桃向他执去:“什么叫我父皇应塞给你的,我是堂堂大唐和宁公主,是人人相要娶进门的千金之躯,你算什么,以为我会看上你嘛,别做梦了,你给我出去,我不要见到你,你这个只会使刀使枪打打杀杀的莽夫。”

刘厚忽地将我拉到他面前:“你这个傻子,疯子,你以为你是什么,若你真有那么好,为什么你那高高在上的父皇会求着把你送往我定西府,我刘厚能接纳你,你不但不感激还口出狂言,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

我伸手想要去打他却被他捉住了手:“你才是傻子疯子呢。我才不稀罕你那什么定西王府呢,放开我,我要回宫。”

刘厚使劲地将我摁在床上:“公主,什么狗屁公主,刘厚最见不得自以为是的人了。”

我在慌乱中顺手抽过一个丝枕挡在胸前:“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对我无礼,放开。”

“我们即结为夫妇就要行夫妇之道呀。”他不紧不慢地说着,并且顺手放下床上的帐子。

“你、、你、、停在那儿,不要走过来。咱们说话可以,其他的你不要多想了。”我语无伦次,用手指着他。

“你不是傻到连这也不懂吧,你身边的嬷嬷难道没教过你嘛?”他再笑,眼里嘲讽和轻薄的成分毫不掩饰。

“你想也不要想,我不会和你行什么夫妻之道,你不是我喜欢的人,我要回宫长父皇取消这门亲事,你快住手。”我绷起脸向床的内里一点点的移着并指着他想用冷漠的样子让他死了心地所想之事。

他却丝毫不理会仍一点点地向前直逼到我的面前,并俯下身子连他呼出的气息都近在眼前,清晰可辨:“公主那就等你回了宫取消这门亲事再说,不过现在可是厚与你的洞房花烛之夜,不要虚度才是呀。”

我将身子向后靠去,用双手撑着才不至于倒在床上,手中触到床上那些摆的枣子、核桃、桂圆之类,心里一急抓起它们就扔到他脸上:“滚开,不要过来,你这个野蛮人。”

他左闪右避,笑嘻嘻地向我扑来。

“你要干嘛?”我惊叫道,用脚狠狠地踢他。

但他一点也没怜香惜玉的样子,将我摔在床上,伸手粗暴地扯开我的衣服:“我们即已结为夫妻就应当做夫妻应做的事。”

“你给我走开,你知不知道,我能治你的罪要你的命,你给我住手,你这个坏蛋给我滚开。”我又踢又踹,又骂又吼。

刘厚将我的衣服扯开后,用身子将我压在床上不能动弹半分,但他只定定地看着我,再未有什么过分举动:“你骂够了,喊够了。”

“你放开我,你这个坏蛋。”我转过头去,避免和他面对面那场面想想也过于暧昧了。

刘厚不依不饶地偏要将脸凑过来:“看来你不只是傻还是疯子,我对于智力欠缺的女人一向没兴趣。”他轻轻在我耳边说道,语气轻柔但冰冷。

我抬起手向他脸上抓去刘厚脸上吃痛,闪身躲过后他狠狠地扯起我的头发将我拉到他的身边:“你以为爷稀罕你这个什么金枝玉叶嘛,不过一个没人要的傻子送到我这里,爷不过看你远来,才会对你虚以应付,你以为爷还真得想与你洞房嘛,不过是逗你取个乐子罢了。你还摆起架子来,给爷睁眼瞧清楚了,你家爷爷不稀罕你这个狗屁公主。”他狠狠地将我丢在床上,大步跨下床去。

我坐起身子,衣服破烂地挂在身上狼狈地看着起身正要离去的他,满面都是恨不得杀人的怒气,捡起床上的那些枣子、桂圆等执向他的背影:“你这个坏蛋,王八蛋,去死吧,本公主若一日回得宫中定要请旨将你碎尸万段,将你定西王府踏为平地。”

他回过头轻轻地笑道:“那公主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活到回宫那一日,厚可是会耐心等着你呀。”

我捡起床上的枣子奋力向他执去:“你给我去死吧。”他哈哈笑着拉开房门,门外立着几个一脸惶恐莫名的宫女探头探脑地向房里看,我大吼:“看什么看,都给我闭上眼睛,将门关起来,若不得我命放那人再进房中我要你们好看。”

宫女吓得闭起眼睛将门关起房外响着他得意的笑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