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红楼之林家庶女

更新时间:2019-07-11 09:07:15

红楼之林家庶女 已完结

红楼之林家庶女

来源:落初 作者:徐如笙 分类:都市 主角:林黛玉沈 人气:

主角叫林黛玉沈的小说是《红楼之林家庶女》,它的作者是徐如笙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了许多红楼文,或是捧钗,或是捧玉,都觉得不是那么尽善尽美,  曹雪芹笔下的女子都非大奸大恶之徒,因此我想写一个平和的故事。  有多情但不滥情的贾宝玉,  有敏感却又精明的林黛玉,  有端庄却又胸怀抱负的薛宝钗,  当然啦,还有女主角——前世为富商独女,却重生成为林黛玉的亲妹妹的林宛如,  以及男主角——面瘫闷骚但又痴情的玉面小将军陈瑞文,  总得来说,是一个干戈戈为玉帛,化悲痛为欢喜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宛如忍不住再次去了栊翠庵,她去求了贾宝玉,说是向妙玉讨两本佛经,可如今省亲别院看的比宝库还严,没有差事的仆妇下人一律不准进去,林宛如寄人篱下,也不想多惹是非。

贾宝玉自然乐意,还说要陪着林宛如一起去,林宛如抿着嘴笑:“宝哥哥不怕姐姐生气么?”

贾宝玉闻言顿时讪讪的,道:“我去告诉周姐姐,叫周姐姐陪妹妹去。”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平日里在府里走动,又会说话,两府的人没有不认识的,如今又得了贾宝玉的吩咐,对林宛如越发的殷勤起来。

有周瑞家的带路,很容易就进了园子,去了栊翠庵。

周瑞家的笑道:“姑娘不知道,这妙玉喜欢清静,栊翠庵就少有人来,如今还预备着娘娘省亲的事呢,就是这样的不爱热闹,等娘娘省亲后,只怕越发的冷清,与世隔绝了。”

林宛如只是微笑,并不接话,周瑞家的也识趣不再说了。

妙玉对于林宛如的再次来访很是疑惑,要是按着她的Xing子,肯定说要念经诵佛,不便见客的,可一听是那个酷似旧友的姑娘,妙玉便心中一动,她总觉得和这位姑娘似曾相识,遂吩咐人带到内室,端茶招待。

林宛如便笑着对周瑞家的道:“我知道周姐姐忙,我和妙玉师傅说话只怕还要一会子呢,不如姐姐去忙吧,左右回去的路我都认得。”

周瑞家的也想趁着府里省亲事情多,多揽两件事捞些好处,闻言便笑道:“姑娘体谅我,那我也就去了,只怕那边太太还要吩咐呢。”告了罪这才匆匆离开了。

妙玉已经从佛堂过来,彼此问了好,林宛如便说借两本佛经,妙玉道:“贵府的二太太便是信佛之人,姑娘是舍近求远了。”

林宛如笑道:“此佛非彼佛,我只信师傅一个。”

妙玉点点头,命小女尼拿了一本心经,一本莲华经,道:“这两本都是我在佛前诵读的,姑娘尽可拿去。”

林宛如命笼烟接了佛经,道了谢,这才说起了正事:“听说师傅乃是扬州人,近来读书有写扬州风土,因此想请师傅说说。”

妙玉如今也看出来林宛如此行是另有所图了,遂淡淡道:“姑娘不必拐弯抹角,想问什么就问吧。”

林宛如嘴唇动了动,沉默半响,这才道:“听闻扬州最是繁华,扬州首富林松城家财万贯,家中屋舍皆是金筑,可是真的么?”

她会这么问是因为确有其事,她前世小时候跟随先生读汉书,里面有金屋藏娇,她就问父亲为什么她没有金屋,她难道比不上那个陈阿娇美貌吗?

父亲哈哈大笑,遂给她盖了一座金屋。

说是金屋,也是用金箔将屋子里外贴满了一层罢了,饶是如此,已经是奢靡至极了,当时在扬州一时被众人传为街头笑谈,说林老爷如何宠爱女儿。

妙玉淡淡一笑,似是回想起往事,道:“是有这么一件事,林家乃是扬州首富,他的独女自幼便是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曾读金屋藏娇,问林老爷我和陈阿娇哪个更美貌,林老爷自然说林小姐美貌,林小姐便说那为何陈阿娇有金屋我没有,林老爷便把林小姐住的屋子贴满了金箔,说是金屋,也是瞧着像罢了。”

林宛如喉头一哽,迟疑道:“那师傅可知道林老爷和林夫人现在可好吗?”

妙玉惊诧的看了她一眼,林宛如也知道她的问题有多叫人惊讶,可她实在是忍不住,前世她过的不好,父亲母亲为她整日伤心难过,今世自己又是“早夭”,只怕他们二老更伤心。

妙玉的惊诧也是一瞬间,继而恢复了平静的脸色:“我离开扬州时,两位老人家身体还是康健的,如今到不清楚了。”

林宛如松了口气,感激道:“多谢你。”

妙玉慢腾腾道:“我一直很是疑惑,为何林姑娘会知道我那旧友叫宛如呢?”

林宛如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天才道:“师傅用的绿玉斗下面写着林宛如赠,所以我才想着师傅如此珍惜此物,必是旧友所赠,故此猜测。”

妙玉一愣,点点头道:“那绿玉斗的确是旧友所赠,难为林姑娘也识得那物件。”

林宛如却怕又被她抓住什么把柄,索Xing淡淡一笑。

妙玉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道:“若说真是巧合,姑娘与我那旧友不光同名同姓,甚至年龄都是一样的。”语气有些怅惘:“若是她还在,只怕也如姑娘一般有十三岁了。”

林宛如笑道:“既然如此有缘,师傅不妨把我当成那位旧友,斯人已去,无可追忆,说起来我也觉得和师傅很投缘呢。”

妙玉一笑,没有说什么,只是两个人无形之间亲近了不少,妙玉甚至将那绿玉斗取来给林宛如看,细细的解释其来历:“……原本是一件珍宝,倒被这四个字给破坏了,就如上好的玉璧上的一块瑕疵,当时我还颇为遗憾,如今却成了纪念旧友的唯一的东西了。”

林宛如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心里却是十分高兴地,前世她总觉得妙玉冷冷淡淡的,一副你有钱就了不起啊的样子,有些瞧不起人,还暗自生闷气呢,没想到她是面冷心热,心里竟如此记挂自己,之前的种种猜忌,倒是自己庸人自扰了。

说了半天话,林宛如才愉快的告辞,妙玉亲自送到了门外,还答应年初一替她上第一柱香,为沈姨娘和林黛玉祈福。

笼烟眼见着日头高了,不禁有些埋怨林宛如:“姑娘说起话来连时间也忘了,如今姨娘还不知道怎么找咱们呢。”

林宛如心情好,笑道:“咱们走快些就是了,左右这园子里没人,就是咱们跑也没人瞧见。”

话音刚落,许是跟她作对似的,假山那边就传来一阵男子的笑声:“……果真是巧夺天工啊,宝玉,改日你把那位山子野老先生介绍给我认识,我也修修我的园子。”

贾宝玉笑道:“这又有何难,只是我倒不知道紫英你何时有园子了。”

另一个男子的声音笑道:“嗨,你不知道,他前阵子跟着冯世叔去打猎,猎了一头熊,冯世叔一高兴,就把城南的那个园子赏给他了。”

这时就有人起哄:“紫英,怎么不请咱们去喝酒啊,太不够意思了……”

听着声音,还是不少人呢。

笼烟唬的拉着林宛如就往假山洞里躲,林宛如却觉得紫英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因为假山是新修建的,山洞里头倒也没什么苔藓之类的,干干净净的。

林宛如便往里走了走,谁知这假山雕琢的极好,看着是极为幽深的洞,上面却是镂空的,林宛如瞧着光线不对,忍不住抬头一看,却对上了一双寒星般的眸子。

那人站在假山上头,似是在俯视下头,正好和抬头的林宛如对了个正着。

林宛如因为太过惊讶,第一时间倒是忘了躲,怔怔的看着那人,那人也是极为惊讶的样子,怔怔的看着林宛如。

笼烟过来拉了林宛如一下,林宛如才回过神来,赶紧躲了回去,心却砰砰直跳,那人瞧着锦衣华服,必定是这堆客人里头的,若是嚷起来,她的名声可就尽毁了……

外头又传来紫英的笑声:“瑞文,你上假山上头去干什么,难道上头有什么好景致?”

那个叫瑞文的声音也是清清冷冷的:“都是假山,有什么好瞧的,咱们去别处吧。”

一群人说笑着渐行渐远,林宛如这才松了口气,转过头去告知笼烟:“今儿这事谁也别说,姨娘和姐姐那儿都不能说。”

笼烟也知道轻重赶忙点了头,另外寻了一条路,和林宛如赶忙出了园子。

沈姨娘果真四处找林宛如,问了贾宝玉身边的人才知是去园子里头了,又叫绿云来找,谁知竟错开了,林宛如回去了,绿云倒是不见了影儿。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