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喜登枝

更新时间:2019-07-11 09:07:34

喜登枝 已完结

喜登枝

来源:落初 作者:小喜 分类:都市 主角:缪凤舞小云 人气:

火爆新书《喜登枝》是小喜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缪凤舞小云,书中主要讲述了:【起点女生二组B班签约作品】  她最初的梦想,不过是觅得一位相亲相爱的良人,携手人生。  为此她选择踏上一条荆棘铺就的宫闱之路。  落花有情,逐水摇荡。  不叫蜂蝶争分香,  唯求垂柳惜金缕。  到最后踏顶登巅之时,回首笑看,来时路深深浅浅……  =================================================================  小喜已完结作品《我来前世守住你》、《九娘》,欢迎大家评鉴。  感谢仲夏轩女王提供的封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曲筑音从院门外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缪凤舞支肘托腮,正在愣神儿。于是他撩起袍摆,在廓中倚坐着,也不进屋去,只看着缪凤舞盯住的地方。

因为他在院子里,离那假山泉池近一些,他就能听见水流声,细细分辨,其中还夹杂着水珠跌落在石上的声音。

曲筑音是缪凤舞琴艺上的师傅,因此缪凤舞对他一向非常尊重。缪凤舞说曲先生像竹,从内而外,通身的竹Xing。

他身材高而修长,脸面瘦而白净,给人清逸洁俊的感觉。他的衣服总是淡淡的颜色,竹青、竹绿、竹白…他看起来虚怀若谷,但是真有那些有权有势的客人爱听他弹琴,却也是请不动他的---他在虹风舞馆中,前几年负责教习绿染,这几年则是带着缪凤舞。至于前馆,只有重要的场合下,他才会去Cao琴。

他给人的感觉是安静的,就算是他跟你说话,那声音也有一种镇静的作用。

缪凤舞总说:曲先生是竹仙降世呢。

他的身世,大概只有虹骊珠知道得最清楚。

据说他的出身不错,家世也挺显扬的。只是他生Xing不喜功名,偏爱研究音律,小小年纪便走出家门,拜访天下名师习琴。他的父亲一度以他为耻,觉得自家这个儿子玩物丧志,实在是有辱门楣。

可是后来,他的父兄被牵连进**倾轧,齐齐被收入狱中,家财也被官府没尽。那个时候曲筑音还在清越山上跟着一位道长学琴,等他收到消息,赶回家乡,家已经不存在了。

他便抱着他的琴,一路以琴讨生,来到了京城昂州,住进了虹风舞馆。

大家所知道的,也只是这么一个大概的故事。至于他的人生细节,没有人知道。

有人说他父亲临处决前,给他留有一封信,信中除了感叹人生无常、**阴暗之外,还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一个遗愿---好好活着,娶妻生子,一定不能断了香火。

而这位父亲的遗愿,就如同他活着的时候,那无数的说教训导之语一样,并没有在曲筑音心里占据多大的份量。他如今二十四岁了,仍是孑然一身,无家无室。

整个虹风舞馆的人都知道,绿染姑娘喜欢曲先生。

但是曲先生喜欢缪凤舞,却只有虹骊珠、绿染、缪凤舞和小云知道。

有一次,小云奉命去请曲筑音,恰赶上绿染在他的房中。小云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绿染激动而伤心的哭诉声:“我好歹比她先认识你几年,怎么就入不了你的眼?她一个小姑娘,你都多大了?你这是老牛想吃嫩草…”

大概是这“老牛嫩草”的比方戳痛了曲筑音的心,一连好些日子,曲筑音见了缪凤舞,都是讪讪的样子,不爱说话。

缪凤舞最开始知道这件事,心里还挺有压力的。她知道自己此生难以从这等风尘之地脱身,对感情是不寄予任何幻想的。

好在曲筑音从来不做表白,他只是安静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从不多说一句,也从不多看一眼。如果不是因为小云那次听壁角,缪凤舞大概永远无法感受到他内心的情意。

缪凤舞是个有天份又勤快的徒弟,曲筑音对她并不严厉。相反,他知道她的清净日子不多了,反而经常纵容她偶尔发发呆,偷偷懒。

就像眼下,缪凤舞撑着窗子神飞天外,而曲筑音就在廓中静静地坐等她回魂。

从某些方面说,缪凤舞不像是曲筑音的徒弟,倒像是他的妹妹。两个人都是少语少言的人,初识之人,会以为这是两个人是柔顺的Xing子,时间一久,就能品出骨子里的清傲来了。

看缪凤舞出神是一种享受。她平时表现得乖顺讨巧,只有在她沉入自己内心世界里的时候,她的脸上和眼中才会呈现出一种少见的神采。看着她眸光闪闪亮,五官都生动了起来,曲筑音经常猜测,她的内心有一个丰富的世界。

因为能欣赏到缪凤舞不为人常见的那一面,曲筑音暗地里有小小的窃喜。所以当缪凤舞终于看到了他,并且出声喊他曲先生的时候,他叹了一口气,方才站起身来,向阁内走去。

“到底是Chun来了,虽然没到花开叶绿的时节,听那假山上泉水流下来的声音,都比前些日子欢腾了。”曲筑音进了门,一边走向琴台,一边扬声说道。

“节气通抵人心,前些日子我看那白亮的水花,就觉得沁入心脾的凉。今儿我瞧那水珠映着这好日头,暖意融融的…”

曲筑音的嗓音清越,缪凤舞的声音婉转。小云有一天开玩笑说:你们两位仙人一开口,越发显出我这俗人的粗鄙来了,我还是避开的好。

因此每天师徒二人教学融洽的时刻,小云就搬个小登子坐在门口,静静地坐着她的针线活计。

“昨儿那个双雁齐飞的指法,你可琢磨出一点儿门道来了?”两个人的琴台相对,分别坐好之后,曲筑音问缪凤舞。

“总是差一点儿。”缪凤舞有些沮丧,“指力重了,琴音就闷闷的,若是轻了,那声音就飘悬着…昨儿晚上我还练了一会儿,可惜一直没有弹出先生指下那种悠扬激震的声音来。”

“这个双雁齐发的指法,是我在九夷山上跟华机道长学来的。我自己也是琢磨了几个月,才掌握了适度的力道来。不用急,你心Xing聪慧,只需假以时日,琴技必会出我之右,只是于意境上…你到底是阅历浅些,总是差那么一点火候。那首《良宵引》,本是展现一出盛世欢宴的热闹场景,我听你弹,怎么能品出点儿强颜欢笑的意味来呢?”

曲筑音从来不会对缪凤舞疾言厉色,他刚刚那番话,就已经是在批评她了。缪凤舞惭愧地低了头,看着眼前的琴弦,心里暗暗地发着狠:不就是高兴吗?我还弹不出高兴的调子来了?

“端看你现在的神情,你还是领悟不到那种欢腾的气氛…对了,刚刚还在说,那假山上的泉水流下来,欢快而温暖,你闭上眼睛,想像着那水珠跃腾跳动…那水珠如果是一个一个的人呢?他们华服美饰赶赴盛大宴会,相见笑谈,把酒言欢…”

缪凤舞真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的声音引导下,脑子里那些跳腾的水珠果然幻化出一个一个的人物来,这些人相互牵扶说笑着,来到一座花团锦簇的庭园中。那园中娇侍美婢如云,玉馔美食无数。宴席之上筹觥交错,人声音欢腾…

她觉得自己的情绪差不多了,轻抬手,缓抚琴,两指一挑,“铮”的一声起音,曲筑音马上就抿唇微笑了…

绿染走进陶然阁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学教两相宜恰的景象---曲筑音就站在缪凤舞那蕉凤琴的琴头处,专注地看着缪凤舞的手指在琴弦上勾抹挑摘。

绿染心中酸涩,却也懂得不好在此时出声打扰。她挪了一张凳子,在小云的旁边坐下,微睨着她大而风情的桃花眼,看着曲筑音。

好一会儿,那边的师徒二人也没察出这屋子里多出一个人来,依然研习着那首《良宵引》。绿染在这边听着,那火候明明已经够了,连她这前馆实战多少年的人,都弹不出这种意境来。可是缪凤舞仍在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而曲筑音也极有耐心指导着。

“我说…”绿染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走过去,“曲先生果然是偏心的,若是当年教我的时候,也有这么细致的心思,我也不会被人说不及紫棠姐姐了…”

她一出声,曲缪二人齐齐停下,转头看过来。

“妈妈让我过来帮你排一排那鞭舞,我这都进来多久了?眼看着晌午到了,难不成让我下午再跑一趟?”绿染看曲筑音眉头有些紧,心里忐忑,赶紧解释。

缪凤舞起身扶住了绿染的手臂:“辛苦绿染姐姐了,小云!快倒茶…”

“喝了茶来的,还忙什么?”绿染一脸的别扭。她本来是不爱来的,缪凤舞出了道,若是一鸣惊人,也就该到了她退引的时候了。虽说每日周旋在那些男人们中间,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可是在前馆被摘了牌子,就相当于断了她的财路,以后她只能吃这些年的积蓄了。

坐吃山空的滋味,还是不太好的。

但一想到来陶然阁,必然会看到曲筑音,她还是忍了心中的不情愿,乖乖地过来了。

不料她刚刚在琴台边上站定,曲筑音却回自己的那一侧收拾了琴谱,叮嘱缪凤舞一句:“这曲子就算是过了,明天练《醉太平》…”

说完,他抱着琴谱往阁外走去。

她一来,他就走,每次都这样!绿染咬着嘴唇气鼓鼓地瞪着曲筑音的背影,眼眶又酸又热。

“姐姐先坐,小云上楼取我的丝鞭,我正有事情要请教姐姐。”缪凤舞看她要哭的样子,急忙出声打断她的伤感。

绿染使劲地吸了一下鼻子,回头看着缪凤舞,眉梢一立:“你也不用得意,总有一天,你也会沦到我这样的下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