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新婚旧爱:总裁的心尖独宠

更新时间:2019-08-25 10:27:04

新婚旧爱:总裁的心尖独宠 已完结

新婚旧爱:总裁的心尖独宠

来源:奇热 作者:赵雷雷 分类:都市 主角:秦彦烨欧语澜 人气:

《新婚旧爱:总裁的心尖独宠》作者:赵雷雷,都市类型小说,主角:秦彦烨欧语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新婚旧爱:总裁的心尖独宠》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言情小说,作者是赵雷雷。男主是秦彦烨,女主是欧语澜。小说精彩内容:眼前的男人身穿剪裁良好的西服,将他的身材衬得极为挺拔修长,他五官深邃,眉头紧皱,周身气压极低,像是随时会发怒,让周围的人万劫不复一般。“我不认识你。”欧语澜有些害怕的轻声说。男人薄唇轻启,声音如同大提琴一般低沉,让人忍不住沉沦其中,“你不是欧家大小姐吗?我是秦彦烨,我们见过可不止一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问你件事,语澜……”

“哎呀,你怎么张口闭口就是欧语澜,我们先喝了酒再说!”谢少华觉得他有些重色轻友,微微不满,“既然那么舍不得她,为什么要来美国?”

魏朗轩轻轻一笑,眸光温柔,“不靠家里,我想自己打拼一番事业,再回去找她!”

“那你得等到猴年马月?”谢少华嘴快道,却不知这句话已经让魏朗轩有些不悦。

见他要走,谢少华无奈,追了上来,“对了,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魏朗轩微微侧头,一半面容隐在黑暗之中,路灯昏暗,谢少华压低声音,“A城这段时间动荡不安,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跟你说了你一定要冷静啊!”

“什么事?我已经很久没有收到那边消息了。”

“欧家……灭门了!”

一阵诡异的沉默。谢少华以为他没听见,急急提高音量,“欧家真的灭门了!现在只剩欧语澜一个人了!”

魏朗轩不可思议地笑了,“不可能,欧家怎么会出事!”

“你不看新闻吗?欧家离奇灭门一案引起众多新闻媒体争相报道,警方到现在还没破获,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不知道!”

魏朗轩捏紧拳头向他脸上一挥,“你再胡说!”

谢少华急忙抓住,“我没胡说,这是真事,不信你去问别人,现在谁都知道了,就你还蒙在鼓里!”

“语澜呢?”魏朗轩满脸惊慌,“语澜她在哪?”

“你是她男友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谢少华奇怪地看着他,“出了那么大的事她难道没联系你?”

魏朗轩俊容瞬间惨白,“我们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难怪!她出了事,我竟然不在她身边,真是该死!”

“节哀!”谢少华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拍了拍他,“如今欧家只剩欧语澜一个人了,欧家那笔巨额财产肯定在她手中。如果你能娶到她,那笔财产相当于就是你的!”谢少华羡慕不已,“坐拥绝色美女和大笔遗产,二少,其实你也不比你大哥差到哪去!”

“闭嘴!”魏朗轩面色阴晴不定,“你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翻脸不认人!”

谢少华沉默,没一会压低声音问:“那你现在要做什么?很多人都在找欧语澜,想得到她手中的财产,她现在很危险。如果你要找她,一定要小心!”

“我现在毫无头绪,以后再说。”魏朗轩满目痛苦,疲惫地告别他。

谢少华在他背后望着他离开,用拇指抹去嘴边鲜血,渐渐勾起一道诡异弧度,如果魏朗轩能找到欧语澜,他这两拳也不算白挨!

简约风格的单人公寓内,魏朗轩将自己砸在银灰色大床上,从衣服里拽出一根精致十字架银链,“语澜,语澜……欧语澜,你究竟在哪!”

“咯吱。”这时卧室的房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一个身穿黑色蕾丝抹胸裙的女人,“轩,你怎么了?”

魏朗轩侧目看向她,神情冷淡,“你怎么来了?”

女人挑眉,“你不欢迎我?”

“回去,我今天没功夫招待你。”魏朗轩将银链塞了进去,女人被他的话逗笑了,坐到他身边,“瞧你这话说的,我就这么饥渴?”

话刚落下,就被他一把扯下压倒在床上,魏朗轩摩挲着她艳丽的红唇,“你饥不饥渴,我不知道吗?”

“你好坏!”女人伸出纤长手臂环上他的脖子,吐气如兰,“那你什么时候对外宣布我们的关系?”

魏朗轩沉默,女人趁机吻上他,热情撩拨,魏朗轩依旧无动于衷,轻轻推开她,“伊乔蕊,今天我没兴趣,别烦我!”

伊乔蕊恼怒,“你能有什么事情?”

“一件很重要的事……”魏朗轩双目微沉,一只手摸上心口部位,那里戴着她送给他的链子。

伊乔蕊不愿就此罢休,不依不饶缠了上去,室内很快就响起了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娇吟。

隐约可听见女人的娇笑声,“你戴了什么啊?不会是哪个野女人送你的吧?我要你摘下来!”

“……”

“朗轩~我要你摘下来嘛!”

“好……”魏朗轩将银链扯下,随手丢在地上。月光倾洒,照在象征纯洁忠贞的十字架上,微微凄凉。

大洋彼岸的中国正是白天,被王惠蕾一阵捣鼓,穿上一袭纯白天使长裙的欧语澜在下楼的时候突然心间一滞,停下了脚步。

“语澜你怎么了?”王惠蕾面现担忧,上前扶住她。欧语澜抓着她的手不愿放开,“我好像忘了什么……”

以为她又犯了记忆障碍,谁知她突然泪流满面,“阿姨,我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王惠蕾心生同情,想要帮她却无能为力,因为很多事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究竟忘了什么她不知道,他们更不可能知道。

坐在早餐桌前看报纸的秦彦烨不经意抬头,就看到她在努力回忆什么的样子,微微皱眉,起身走过去抓住她的手,带过来按坐在桌前,涂好三明治放进她的餐盘。

欧语澜不声不响,无论他做什么都无动于衷,一双水眸直直地看着前方,似在发呆。

“欧语澜,你在想什么!”秦彦烨突然扬声彻底扰乱她的思路,在欧语澜快要想起什么的时候。

看到女孩被吓了一跳,王惠蕾不满地推开他,“你做什么,怎么整日就知道欺负我们家语澜!”

欧语澜也委屈地瞪着他,“阿姨,秦彦烨昨晚把我丢到门外去了。”

今天她竟然还能记得昨晚的事,秦彦烨有些稀罕,但见她没良心地告状,立马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欧语澜吓得一缩,抱住王惠蕾的胳膊,“你看他,他又欺负我!”

“彦烨你怎么变得跟小孩子一样,语澜是你妹妹,还老是跟她大呼小叫,像话吗!算了,你还是快去上班吧,难得语澜不赖着你。”

秦彦烨发现自从昨日从墓地回来,她就对自己不甚亲近,这让他有些失落,因此直到现在都没出门,“今天公司没事。”他漫不经心地翻起一本杂志,装作没有看到母亲疑惑的视线。

王惠蕾哦了一声,“这样啊,那你今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吃过饭我要带语澜和那些小姐夫人们喝下午茶。”

“别去,她现在还很危险,只能待在家里!”秦彦烨立即提出反对意见,“今天她哪都不能去!”

“总是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策,我们要想法子治好语澜的记忆障碍,才能早点破案,抓到真凶!”王惠蕾声音一酸,“轻柔她地下有知,才会安心!”

虽然理智上明白是这个道理,秦彦烨却多了自己的私心,“不用她想起来,我们也能找到凶手!”

王惠蕾怀疑地看向他,“你准备怎么做?”

“很简单,就跟外界说,欧家的财产已经到我手中了,有什么鬼魅魍魉都会找上我,到时候我自然会揪出真凶!”

“不行!这样太冒险!”王惠蕾声音变得微微尖利,发现语澜在一旁皱眉看着他们,便让管家带她去花园。

欧语澜欲言又止,但也看出他们有要事要谈,便没打扰。而且他们在说自己的事情,欧语澜敏感地察觉到,难道是自己给他们带来困扰了吗?

“彦烨,你疯了,你知道这样有多危险?”王惠蕾语重心长,想要拔除他这个可怕的想法,“你觉得这样的话可信度高吗?外人凭什么相信欧家现在的财产在秦家人手中!”

“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相信!”

“那也不行,秦家不是你一个人的,你父亲也不会任由你胡闹!这样做很容易顾此失彼,如果外面的那些人知道语澜在我们这里,会对她更加不利!”

“他们敢!”秦彦烨沉声,“难道我秦彦烨已经无能到保护一个女人都做不到吗!”

“彦烨,不是妈不相信你,而是你敢吗?你敢让语澜冒一丁点的风险吗!不可否认,你这个想法的确很好,但你想过语澜的感受吗?她愿意就这样一辈子在没有记忆的状态下生活?她愿意忘记一切不去寻找真凶?”

“她的记忆障碍总是要医的,但不是现在,所以妈,你给她一段时间。”秦彦烨不想再看到她悲伤欲绝的模样,宁愿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的确有些感情用事了,秦彦烨丢开杂志,上楼前认真说:“所以哪也不能带她去,她必须时时刻刻在我们眼前!”

王惠蕾不得不退步,她原本只是想着带语澜出去放松心情,帮她想起一些事情。那些夫人小姐都是她相熟之人,应该不会对语澜产生威胁,但彦烨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只好作罢。

欧语澜出来没一会便赶走了管家,独自在幽静曲径上走着,心情复杂,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花园深处。

兰晓自潜进秦家后就跟了她一路,见管家走远才从树后走出来,上前狠狠推了她一把,“欧语澜!”

欧语澜一惊,差点被推倒在地,神情惊疑不定,“你是谁?”虽然不记得她是谁,但骨子里对她的厌恶和反感让欧语澜后退了一步。

“嗤,弱智!真看不出来你有哪点值得彦烨哥喜欢的!”兰晓上下打量她,越发不屑,欺近用力抓住她细嫩的手臂,“这话我再说最后一遍,离开彦烨哥,否则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欧语澜眼中出现惊恐,就在兰晓以为她害怕得要答应的时候,她突然一脸惊喜地看向自己身后,“秦彦烨,快来救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