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余罪

更新时间:2020-09-16 03:54:49

余罪 已完结

余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醉眼迷离 分类:都市 主角:博孙良 人气:

火爆新书《余罪》是醉眼迷离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博孙良,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曾经的一切都那么风光,自小习武于少林寺,警校搏击的无冕之王,天安市名符其实的老大,公安局的刑警队长,背后还有组织暗中支援,却因为一起特别的自杀案,一切都变得不同,上级领导不信任,杀手的追杀戏弄,黑帮的重重阻挠,还有一个藏在暗中的神秘对手,但他只是歪嘴一笑,凭借着一腔热血,机智勇敢,冲杀拼搏,最终将失去的一切重新夺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官博收起了嘻皮笑脸的模样,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孙局,现场在一楼的小餐厅,并不凌乱,没有剧烈的搏斗痕迹,也许是凶手提前将被害人束缚住了,队里的技术员正在勘察拍照。”

上官博跟孙良走到地上的那块白布旁边。法医丁雪晴马上掀开说:“孙局,女死者全身,没有发现身体有外伤痕迹,根据尸体察验,被害人生前24小时内未进行过性活动;全身皮肤呈鲜红色,初步判断为氰化物中毒致死,有待进一步化验;死者右腿跟身体呈V字形,右脚踝有右手紧抓痕迹,现已松开,根据判断,应为死前毒物反应而痛苦,中毒后直接摔倒在地,死前应为单腿站姿,并右腿因右手拉扯非常靠近右侧身体,脚尖绷直。”

丁雪晴顿了顿,直接说道:“死者生前应该做过相应训练,髋部骨骼,腿部肌肉、韧带、皮肤均未发现有拉扯、撕裂及其它异常状态;死者三点钟方向1.2米左右发现一小范围的玻璃碎片,现正在提取玻璃残留物上的指纹跟溶液残留物,死者中毒是否跟残留液体有关,还要回去做进一步化验;死者左乳房上部有一牙印状伤痕,属陈旧伤,颈部有轻微的血液渗透状痕迹两处,应为大力亲吻或器物大力吸取所致,出现印痕时间超过72小时;尸僵明显,初步判断已死亡五到六小时左右,也就是说今天中午11点到12点左右为死亡时间。孙局,现场死者状况大体就这些,其余细节还要回局进一步解剖化验进行鉴定。”

二队的探员姚志站在一边,等丁雪睛说完,马上汇报:“孙局,现场痕迹勘察情况我对你汇报一下,现场无明显搏斗痕迹,被害人神情较为安详,毒物侵入造成轻微皱眉,现场器物痕迹有十几块玻璃碎片,应为死者生前饮用液体中毒反应后向后倾倒,致使左手所持玻璃杯摔碎在地上所致。死者居所一楼门窗完好,无外力强行破坏痕迹,二楼阳台有一窗户微微打开,窗扇边缘发现一明显**撬杠形成的等腰三角形状凹口,锐角向下,并发现半个脚印,经初步判断为男性,25-30岁左右,体重75公斤左右,身高在178-185公分左右,脚印无明显鞋印特征,边缘模糊,脚印痕迹中有不规则条纹状印痕,暂时无法判断鞋号,品牌。现在二队和局里的同事正在二楼及附近100米范围内进一步勘察,暂时未发现其它相关证物,16号楼经物业公司资料显示,为谢思雨的房子,市价在300万元左右,办的分期,每月还贷5000多元借贷期为五年。”

孙良转过头来看着上官博:“说说吧,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两人边说边往外走:“从现场情况来看,无性侵犯迹象,无搏斗痕迹。现场勘察显示,死者应在二楼卧室中上网,死者所用联想牌笔记本电脑还停留在死者的QQ空间页面,电脑上无第二人痕迹。不知为何原因,死者从二楼来到一楼小餐厅,并脱去衣服,摆出这么一个姿势,喝下手中的毒药,死者面部表情的轻微痛苦状,应为毒物侵害致其痛苦所致,说明死者喝下毒物时并无挣扎,而且知道所饮用的液体会致命,死者应为自杀。特别之处就在于,死者生前所保持的体态,在我感觉好像是武术动作中的朝天蹬,脚尖绷直又像是巴蕾舞中的动作,而且左手拿杯喝下液体,右手握住右腿脚踝,想象一下有表演的成分在内,但表演给谁看呢,现场只有二楼有侵入痕迹,难道是给那个侵入的男子表演,死者周围没发现其余的遗留痕迹,一楼至二楼地板有清理过的痕迹,说明侵入男子清除了痕迹。现场周围至今未发现其余证物,在我看来,该侵入男子是一老手,能做到这样算是滴水不漏,应该是个惯犯,就算留下半个脚印也无从下手。"

孙良眉头皱了一下:“这是今年的第三起,同样的豪华别墅,同样的服毒自杀,同样干净的现场,还有同样的都是高薪的单身年轻女性,你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特别之处就是太干净了,而且自杀动机都不清楚,但这次不同了。”

“你是说那半个脚印吧,很有可能是个小偷也不一定……”

“局长,你这是什么素质啊,以前怎么干刑警的啊,这么简单你会看不出来,如果是个小偷,你觉得他会从二楼进入吗,一楼的窗户可省力多了,如果是小偷,对于抬腿就能进的卧室中的财物,何况桌上明显还摆着笔记本呢,贼不走空啊。”

“嘿嘿,你小子,我就喜欢你这一点,碰到案子不糊涂,不过也就这一点值得我喜欢了。唉,你记清楚一点,这是第三起了,既然这次有这么一点不同,那就赶快调查这半个脚印,我不希望过几天因为再有一起这样的案件发生而你还一点头绪都没有,我背这个黑锅,明白了吗,别的不多说了,你干了三年二队队长了,应该知道怎么做。”

“局长大人啊,我当然知道怎么做了,可你让我查什么,报案人我已经问过了,现在在局里等着进一步调查,是个保安,他可不是什么好鸟,偷窥这屋的美女好长时间了,今天下午他当班,趁巡逻的时间偷偷一人跑到人家房后,结果从餐厅窗户一看地上的裸体大美人,吓了个半死,跑到宿舍才打的报警电话。”

这时两人已经走到屋外的警戒线处,上官博拿出那盒极品黄鹤楼,递给孙良一支,孙良没有拒绝,两缕烟雾袅袅升起,上官博吐出一口烟:“局长,要不是这个猥琐爷们儿,恐怕现在也不知道有一光屁股大美女服毒自尽了,现在的老百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平常都不知道对门姓什么,你让我问谁啊,除了这小区的保安,别人都不让进门,隔着门铃上的通话器就把我们哥几个打发了,警官证都不好使。”

上官博的怨气被孙良的吼声打断:“你自己想办法,难不成还让我去上门亮警官证搞调查啊,你干什么吃的。”孙良很讨厌上官博讨价还价,抬起手看了看表然后指着上官博的头:“平常少跟那些女警贫,多靠在案子上,警局怎么出了你这么个败类,现在已经下午六点半了,从现在开始……”

正说着,二队的探员米南在远处停下车跑了过来,也许是大老远就听到孙良的咆哮,还有七八米的距离就不敢靠近了,看看孙良,又看看上官博,孙良见到后摆了摆手,示意让米南过来。

上官博打了个哈欠问道:“查到什么了。”

孙良回头上下看了看上官博,突然抬手就扯住了那松散的领带:“你先把衣服给我扣好,警察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边说边来回扯动,上官博随着孙良的动作来回晃着,就像是一根烂藤一样软绵绵的,米南看到咧嘴就笑了起来,孙良眼睛斜盯着米南:“你再笑就给我滚回家,和你的队长一起去拾垃圾。”

米南吓得一哆嗦,立马汇报:“孙局,队长,我刚刚在保安中心查看了今天一天的录像回放,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就有一点可疑,还是你们来看一下吧。”

孙良大步向敞开的车门走去,留下上官博在整理着衣服,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孙良一步迈上车后,不关车门,伸出头来吼了一嗓子:“跑步前进,晚到一秒就让你去骑摩托!”上官博边扣着扣子,边跑边拉开车门,进入车里,随后长出了一口气。

孙良的座驾紧紧追着米南的车,不时侧过脸来怒目圆睁地瞪着上官博那仍不端正的衣容:“你说你个刑警队长,怎么成天跟个流氓一样,让老百姓看到你这个样子,还以为我们收容了混社会的痞子,哼!”

上官博板起了身子,但嘴还是歪歪地:“孙局,这也不能怪我啊,我本来是个大有做为的五好青年,你又不是不知道,还不是因为你那……”上官博一直注意着孙良的表情,发现话一出口,孙良看向自己的眼光就多了几分恨意“嗯,嘿嘿,不提了不提了。”

“那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亏你在少林寺长那么大,也不知道正仁大师看上你哪一点,竟然养你十几年。”

“孙局,你可别拿少林寺说事儿,那是我心目中的圣地,只不过一时失足。但在社会上混那么长时间,咱也为警局做了很多贡献,要不我怎么当的刑警啊?”

孙良一扭头,不愿意再面对着上官博臭贫的嘴脸,说道:“陈厅长就是心太善,要是我,得先把你关起来培训个几年,最起码也得把你收拾得板正一点,你看看你现在的穿着!”说着,抬手就去正上官博的领带。

上官博一撤身,躲开孙良的手,赶紧自己调节起领带来,抱怨道:“孙局,那就要怪我出事的时候,你们没拉我一把,在我即将成人时踏入社会的最黑暗一面,整天跟一帮打手,混混在一起,着装当然也跟他们学个七七八八了。”

孙良想着上官博的话,意味深长地劝道:“你干刑警也好几年了,别因为一些对你的不公再耿耿于怀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的身份是人民警察,要减少跟铁五他们的联系,你的那些不正当生意,能收手就收手,假如你再牵扯进黑帮的事里,我也帮不了你了。”

上官博连忙点点头,掏出烟来递出一支,孙良叹着气挡了回去,上官博也无味地收起,目视着前方。

保安中心的十几个屏幕上,正不断播放着当前的小区各部情况,在监视台前的一台电脑上,二队的几个探员在用鼠标不断点击着什么,孙良进门直接凑了过来,上官博则慢慢地跟在后面,几个人围在一起看着这台电脑所播放的内容。

看到孙良他们进来,几位队员忙让出电脑前的位置,米南坐了下来,操作着电脑,将视频展示给孙良和上官博。

视频上是一段今天下午两点至三点时段的录像,因为天气变冷了,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偶尔有几辆豪华车匆匆经过。

“孙局,队长,这是最靠近16号别墅的一个监视器所拍下的,你们看。”米南边说着,边用鼠标指指点点,并控制着慢慢地一格一格画面进行着,突然,画面上多了一个黑影,影子很模糊,速度很快,几个镜头以后就没有了。

“倒回去看看。”上官博的眼睛立马紧盯在屏幕上,感觉像要把头伸进去一样。

连着回放了三四遍,上官博掏出烟来,给周围的人分了一圈,然后闭着眼睛幽幽地说道:“此人一米七五左右,体型高挑偏瘦,腰有点躬,但给我感觉很灵巧,不像是身体残疾,应该是故意为之,从步幅上来看,跨度大约在一米二到一米五左右,躬着腰,像在躲避什么,也许是保安的视线,但步子迈得很大,说明这人的身手不错,而且应该是习惯性脚尖先落地,从他双手的摆动来看,应该受过专业的训练,如此大的步幅,手臂并没有配合着大幅度摆动,而是基本紧贴身侧,这样可以减少空气阻力,并减少被发现的可能,很短的头发,衣服很贴身,应该是紧身衣。”

上官博深吸了一口烟,吐了个大大的烟圈:“这个监控器安装的很靠近16号楼,平常不太有可能有人会从这个监控器下经过,基本可以断定,这就是16号二楼阳台留下半个脚印的那个男子,可惜看到只有小腿以上,看不到脚上穿的什么鞋,从身高到动作来看,那个报案的猥琐哥哥才不到一米六,基本可以排除嫌疑了,让姚志忙完了就送他去派出所,再敲打敲打,看有什么别的案子,告他个侵犯别人隐私,顶多拘留个七天,没什么价值了,他也挺惨的,本来是饱眼福的,没想到看到了一裸体大美女——的尸体,嘿嘿,我想他以后都不想偷窥了,太刺激了,哈哈。”

孙良听上官博说完,在一旁赞同地点头,对他的一番分析很是满意,不过心里还是厌恶上官博最后不正经的那句话,但周围人太多,他只是咬着牙瞪了上官博一眼,没有出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