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舞者争霸

更新时间:2021-02-22 10:23:19

舞者争霸 已完结

舞者争霸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强子 分类:都市 主角:朱文安静 人气:

《舞者争霸》为强子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朱文经过分析认为,这一切的改变都是脑中的那个他所赐,他让我变得聪明,到底是何居心?他让我出尽风头,又让父亲对我好感大增,到底为了什么?他怎么到了我的脑子里?他说不知道自己怎么还活着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谁?这些疑问是朱文怎么也解释不了的,于是他决定,就算这次血流成河,也要和他做个了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文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面孔,这个面孔他无数次的看过,平平常常的脸蛋还算白皙,嘴巴和下巴上的几根胡须似乎刚冒出来几天,柔柔弱弱显得稚嫩。现在再看这张脸,和曾经无数次看过的大不相同,多出了很多色彩,比如眼睛。人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观其眼睛的色彩就能看出这个人是心智还是心愚。聪明的人,眼神发光满是智慧和理解,愚钝的人,满目死灰,充满了呆滞和凝固。而朱文此刻的双眼,没什么大亮,却也比常人略有不同,他的眼神中没有了往日的粗鲁和无知,多了几分理智和稳重。这样看来,镜子里的朱文似乎不像是个头脑简单只会动武的粗人,倒更像是个风度翩翩的学士。只能说,朱文更加喜欢现在的自己。

已经午夜十二点了,月光凄惨的照进朱文的房里。月光下,朱文对着镜子心沉如水,琢磨着怎么和他沟通交谈,却浑然不觉朱家别墅的大门已经悄悄打开,一个小贼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说他是贼,因为他穿着夜行衣,脸上带着黑色面巾,说他小,是因为这贼身材纤细,个子不高,不过仔细看去,会发现这小贼其实是个身材姣好的女子,穿的夜行衣还挺修身,优美的线条已经显露无疑。她进朱家别墅似乎无所顾忌,大摇大摆不说,嘴里还哼着调调,好像是回家一样稀松平常。也许她早已做好了调查,料定今晚朱家没人,而穿着夜行衣,只是为了避免被监控器拍到面目。事实上,朱家是有人的,朱文现在就在别墅的二楼对镜思过,又或许这个小贼早已知道朱文的存在,只不过她根本没觉得那是个人。

那小贼活动下手脚,便在朱家别墅里四处搜寻。房子是新款的欧式风格,房间里的布置也极尽奢华,一看就知道主人是极有钱的,一层还专门有个书房,房间装饰古朴,几张上好的紫檀木雕龙书柜,每一张都价值不菲,上面摆满了书籍,落了薄薄一层灰,似乎很久没人翻动了。那小贼鄙夷道:一群大老粗,还装什么阳春白雪。扫视一圈,只见一张红木书桌上放着一个老式的歪嘴紫砂壶,壶下留有一张字条。小贼凑过去看了,嘻嘻一笑,轻手轻脚上了二楼。

这时忽听得有人在房间里说道:你出来吧,知道你在。小贼吓了一跳,停住脚步不知所措,又听到房间里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是的,我在。看情况不是被人发现,小贼这才稍稍放了心。若是一般小偷,听到房间里有人,一定会夺门而出跑得越远越好,而她不仅没跑,反而好奇心起,偷偷用兰花手指在那房间门上顶出一小条细缝,想看看里面黑灯瞎火的到底在干什么。

只见一轮圆月挂在窗前,白色的月光洒在屋子里,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斜对着她,对镜梳妆,没错,半夜三更,凄厉的月光下,一个男子对着梳妆镜梳头,用两种声音自言自语,这场景已经是相当诡异了,饶是这小贼见过不少大风大浪,也对这等情形毛骨悚然,如果那男子再忽然扭过头,煞白的脸庞对她惨然一笑,她确定自己会立刻吓晕过去。

小贼浑身起着鸡皮疙瘩,心想这家人怎么都这般怪异。悄悄掩上门,正要退去,忽然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酥胸,她惊得大声尖叫,还没叫出声来,就被一个人用手捂住口鼻,喉咙里只呜了一声,像是猫叫,整个朱家别墅再无半点声息。

朱文刚才正在和大脑里的他交谈,梳头只是年少爱美,情不自禁所作,但他听到门外动静,便低低喊了一声,有人?朱文这句喊话显然底气不足,生怕别人看到他的行径,心虚得搞得自己像是做贼一般。毕竟被人发现自己的怪异之处,很有可能会是送进神经病院治疗的下场。

那小贼身材娇小,不敢做声,整个身子被人提了起来,只得束手就擒被那人抓进另一个房间,关上房门,那小贼用手在那人肩膀上拧了一把,轻声说:吓死我了,还不放我下来?那人把小贼扔到床上,问道:东西得手了吗?那小贼娇声道:一见面就问这个,好无趣。摘掉面巾,显露出一幅绝美的面容来,她的脸部线条极为匀称,眉眼如画,小嘴翘鼻,笑吟吟的看着那人,任谁见了都有怜香惜玉之感。

只见那小贼在床上扭动着身躯,脱去夜行衣,似乎有意勾引那人,她绝美的面庞加上迷人的风姿,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热血沸腾,而那男人毫不动容,只是右手微微抬了抬,似乎在纠正自己的站姿。那小贼把鞋子蹬掉,微微有些诧异,说道:没兴趣?那人道:怎么没兴趣。说完半扑在那小贼身上,只见那小贼闭上眼,似乎不准备反抗。那人并没动她半分,只从她身后抢过一个棉布包裹来,说道:我只对这个有兴趣,你走吧,我儿子就在隔壁。

那小贼似乎自尊心受挫,任何男人哪有不吃这套的,但在这个叫朱天的人面前,已经吃了两次这样的亏了。小贼猜测这朱天要么是同性恋,要么生理有问题,这样一想。本来还是有些恼怒的,现在反而可怜起这个人来。小贼心想:朱天,就算你真的能诛天弑地,在我心里也不过是个残废。

那小贼道:你答应我的东西请不要食言。朱天鼻子里哼了一声,似乎有点不屑的意思,那小贼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道:都知道朱大爷言出必行,轻性命重承诺,我想多了。顿了顿又说:你儿子有点不对劲,提醒一下你。朱天抬了抬眼皮,做出一个请的动作,那小贼已穿好事先放在床上的衣服,摇了摇头径自离去。

朱天看着床上那小贼留下的夜行衣,抓在手中,鼻子微微一嗅,那女子留下的体香旖旎回绕,让人遐想连篇。朱天对着窗外道:泪儿,答应你十年不近女色,我一直记在心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孩子都大了,你也该放心了。只不过,只不过你最宠爱的阿文,恐怕真的是疯了。

原来朱天那天便看出了儿子的异样,他觉得朱文不过是个傻蛋,只要他读完高中回来,随便找个事做,安度下半辈子就行了,万没想到那天他突然说出不一样的话来,更流露出一副从未见过的表情。这让朱天诧异之余,开始留心观察儿子的动静。他派人了解朱文在学校的情况,又查到医院的看病记录,更发现朱文居然把十万元钱送给了一个神神叨叨的老婆子。他亲自找到神婆,询问缘由,那神婆却一口咬定不认识朱文,更没有收他什么钱,朱天笑道,孩子给你的钱我不会追回,我只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不说实话,别怪我的手段。那神婆啐了一口痰,硬是说没有的事,可到了下午,却一脸失色的找到朱天,恭恭敬敬的递还给他一捆钞票,把前因后果都交代出来。说到最后,老泪众横,一口一个朱大爷,差点跪了下去。朱天让她把钱收回,已交付的款绝不可收,同时警告那神婆道:倘若这件事传出去,就没有今天这么好收场!

朱文此刻在房间里有些胆小起来,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懵懂无知的朱文了,他能猜到有人在监视他,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父亲,他想与其让父亲担心,不如明天直接向他坦白,怎么说也不会把自己的儿子送去精神病院吧。朱文思前想后也有些烦恼,觉得自从开智以来,看世界不再那么单纯和简单,而自己的胆子也似乎变得越来越小,想的事情却越来越多。这些都是那个人带给我的吗?

朱文重新看回镜子里的自己,他问:你是谁?到底你要做什么?镜子里,那个人叹了口气,幽幽的说:呵呵,我是谁?我他妈的是个混蛋!朱文这一下愣住了,从来没听过有人自我介绍是自称混蛋的,说道:球毛,我觉得你很聪明,至少比我聪明一点。那人道:聪明有何用?还不是作茧自缚自讨苦吃。

接着那人说道:我原本和奶奶是在一场大火中,四周房子不断坍塌,我原本是要被火烧死的,可没想到却忽然到了这里,睁眼一看,发现这个世界全都不同了,和我那里简直是两个国度,我看到了一间学堂,很多人围着我讲话,面色关心中又有点幸灾乐祸,他们穿着奇怪的衣服,不同颜色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我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现在想来也许是他们说贵州方言的缘故。我又看了看自己,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的身体,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体温,甚至可以指挥我的手脚,只是不大灵活罢了。我以为自己一定是死了,投胎转世到了另一个人,只是不清楚是不是所有死掉的人都会拥有以前的记忆。可是如果拥有以前的记忆,为什么会是突然拥有?而不是与生俱来?

我迷惑了,深深陷入恐慌之中,我被那个老师扶着坐在板凳上,闭着眼睛,他以为我没有知觉,竟然顺手牵羊从我口袋里摸走了几百块钱。我当时也懒得去想,因为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众多从未有过的记忆,那个记忆里,我很爱自己的母亲,但母亲离我而去后,我感到好孤独,我的世界什么都没有,没有人了解我,只有无情的谩骂和唾弃,以及别人的嘲讽和讥笑,我用拳头告诉他们我是不好惹的,但我每次回到家里,却会从心底涌起一股悲伤,我不承认自己是傻子,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不断得努力改变!当别人以为我在看连环画,其实我在偷偷的学习,只是我学不懂看不会,绞尽脑汁千方百计也无所是从。我曾想到自杀,但我怕死了以后父亲和哥哥会伤心,虽然我的存在对别人没有意义,但是我深知,我是他们心头的宝。

那人说完这些,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哭了出来,鼻血也留了一地,朱文边擦边哽咽道:是的,没有人能了解我,现在只有你。

那人继续说道:我获取了这些记忆以后,浑身都颤抖起来,我能感觉到那种无助和绝望的滋味,也能感受到那种坚强和愤懑,而这些感受是我从来没有的,我只是在琢磨,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继而我发现了你,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你的意识和智慧像是一团云霭,漂浮不定但和我格格不入,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也许正如你能感受到我一样,我试图和你交谈,但听到你说让我滚开。我搞不清楚状况,更不敢去回想自己的过去,我只能静静的等待,等待一个机会让我们好好交谈。我故意让你在语文课上大出风头,也凭借记忆和分析看出了父亲目前的处境,于是说出了那样的话。我开始帮助你去思考和学习,让你谱写新的篇章。

朱文道:这么说,你一直在帮我,那为什么又说自己是混蛋?那人说道:对不起,我这么做,其实完全是在利用你。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不惜让我们互相碰撞,伤害身体,为了达到目的,我不折手段,去吸引你父亲的注意,我扰乱了你原有静寂单纯的世界,你说,我是不是个混蛋?

朱文道:那你这么做,我觉得一定还有什么目的?那人许久不说话,突然眼睛里闪过一阵冷光,说道:我要复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