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鬼谷风水师

更新时间:2019-06-12 16:00:30

鬼谷风水师 已完结

鬼谷风水师

来源:掌中云 作者:鲲鹏听涛 分类:都市 主角:唐振东叶娴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鬼谷风水师》的小说,是作者鲲鹏听涛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正直少年唐振东,被冤入狱八年。狱中得遇鬼谷门嫡系传人徐卓,继承鬼谷遗产,学得秘术,精通风水,通晓相术,兼具鬼谷内功,算股市涨跌,判升迁发财,逍遥都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振东听到老唐的声音,在老唐推开纱窗,也准备往下看的时候,身子才缩了回来。 “老叶,谢谢啊,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刚才差点准备跳下去呼吸下新鲜空气。”唐振东也跟老叶开着玩笑。 “得了吧,我是麻衣一脉嫡系传人,我一眼就看出你根本不是个短命的人。”老叶哈哈大笑,他也看的出来,唐振东是在开玩笑。 唐振东也哈哈大笑,老叶所谓的相术是个什么水平,他太清楚不过了。还看相?他也就会看人家是悲伤还是难过而已,除了这个,失望着急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但是要测旦夕祸福?老叶那根本就是纯粹的胡说八道。 唐振东把头缩回来之后,老叶就着唐振东缩回来的间隙,往外一瞥,当然,他什么都没看见。他也就当唐振东真的是呼吸新鲜空气了。 老叶对唐振东比较了解,虽然这个青年的话不多,但是却也是个热心肠的人,这可不是因为唐振东帮助老叶老伴治病的缘故,其实老叶早就看出唐振东的热心了,老叶看相可能差点,但是看人还是比较准的。 “行了,关上纱窗,要不进蚊子。” 唐振东和老叶一起回到客厅。 “嫂子,感觉怎么样?”唐振东虽然刚才打通了黄秀琴的窍穴,但是他只是知道原理,具体打通窍穴后,对人体有多大作用,他也不知道。 “挺好,我感觉身体轻快了不少,真的有效果,小唐,谢谢你。” 唐振东一摆手,“客气了,嫂子,这个心脏的部位全身有三处大穴管着,刚才我给你按的是后背的至阳穴,胸前还有个鸠尾穴,手腕上还有个内关穴,这个内关穴平时可以自己闲暇时候常按摩,这是心脏保健的穴位,但是这个后背的至阳穴和前胸的鸠尾穴,却是需要气功打通窍穴,才能事半功倍。” 唐振东跟老叶回来以后,当着老叶和叶娴还有黄秀琴的面,开始解释他对于黄秀琴的心脏病的治疗方法。 但是说了半天,就是没有动手。 “小唐,你跟你嫂子说这些干什么?我们又不懂医,该怎么治疗你就怎么治疗,该花多少钱,你千万别不好意思说,你就直说,老哥这里有钱。” 老叶对于唐振东的治疗从老伴有好转开始,就有了一定的信心。要知道做心脏搭桥手术需要十几万,但是唐振东的这种算是保守治疗,那也肯定需要花钱,但是肯定比做手术便宜多了。 医院就好像是活阎王,人进去了,不把人吃了连皮带骨一点剩不下,那就侮辱了“医院”这两个字。 尤其唐振东的人品,老叶还是信得过的,钱花点,只要能把病治好,那即使把自己这几年攒的几万块钱全部拿出去,老叶也不会皱下眉毛。 “不,不,老叶,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花钱其实花不了几个钱,咱们都是朋友,回头我写个药方,你去抓点中草药,估计花不了几个钱。”唐振东虽然没有钱,对于交往一直不错的老叶,早就看作了朋友,而朋友之间还提什么钱? 在监狱里混过的人都知道,要当排头,也就是老大,威信是一方面,与人交往是一方面,大方也是必不可少的。要不然这个老大做不长远。 唐振东在监狱里,在拜了师之后,就没再做排头,但是即使这样,还是干了一年半的排头。当然,唐振东拜师后不做排头,不是因为得罪了人,或者是干的不好,而是因为他要学东西,而排头的作用则是协助狱警管理好犯人,这上面需要占用太多的时间。所以他师父就不让唐振东兼着排头了,而是专门让管教给他们师徒两人开了个单间,一心学艺。 唐振东的师父在监狱里非常有地位,虽然是个犯人,但是就连监狱长都高看一眼。一个内功强横,而有兼修风水相术的人,谁敢得罪? 就说风水相师这个行业,古往今来,都极少有人敢得罪。即使你一生运道极好,但是风水师却可以让你的大运变成霉运。一个风水宝穴,风水师可以给你布置成一个绝世凶穴,让你子子孙孙一声碌碌无为,或者干脆让你断子绝孙。不过风水师也不会轻易让你断子绝孙,如果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样的大仇,他们也不会做的这么绝,因为这种方式太激烈,容易遭受天谴。 不过让你破财,丢官,这还是轻而易举的。你说这样的人,谁敢不拿他当大爷供着? “小唐,你有话就直说,如果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嫂子也不能勉强你不是?”黄秀琴能感觉出唐振东的治疗的确有效果,所以她也非常希望唐振东能继续给自己治疗。 “老叶,嫂子,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鸠尾穴在胸口正中,治疗起来多有不便。”唐振东是个绝对的大处男,高一失手杀人入狱,那时候虽然他也有自己喜欢的女孩,但是却根本买料到自己会入狱,所以也根本没机会表达。 而进了监狱之后,那就更加与女人绝缘了。进过监狱的都知道,在里面呆上三年,就是看见老母猪都想日。 不过唐振东这还属于青春期,不像经历过人事的人那样,无法控制。 不过即使这样,他也知道男女非礼勿视,更别说要动手摸了。 “嗨,你小子!”老叶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小唐,你嫂子虽然你叫嫂子,不过按照年轻都可以当你的妈了,医生治病,不分男女,该怎么治,就怎么治。”黄秀琴给唐振东打气。 虽然说医生眼里没有男女,只有病人和正常人,但是自己却并不是医生,这个治疗师也是客串的,即使你们不在意,那这话我也要说,要不然直接伸手,那就显得太没有修养了。 唐振东有些话虽然嘴上不大会说,但是脑子里却绝对都能想到。该做的事,他不会含糊,事情要怎么做,他脑子里非常有数。 “那好,老叶,嫂子,是我想多了,咱们就开始治疗吧!” “需要脱衣服吗?”虽然黄秀琴嘴上说的好,治病不分什么男女,但是真要实施起来,自己丈夫和女儿都在眼前,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不用,嫂子你去换件宽松点的衣服就行。” 黄秀琴换完了衣服,唐振东开始给老叶两口子讲解内关穴的位置,“内关穴在腕横纹上两寸的地方,也就是两横指的宽度,两个肌腱的正中间的地方就是内关穴。” 黄秀琴和老叶找不准,唐振东就示范给他们看,旁边的叶娴也在一旁比划。唐振东把按摩内关穴的手法也一起教给了老叶两口子。 “老叶,我家缺盆花,一会你家的这盆虎皮兰就作为我治疗的报酬我带走了啊?”唐振东当然不会真的缺一盆花,因为这盆花摆放的位置正好是家里克女主人的,也就是说黄秀琴的病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这盆植物引起的。 一会自己恢复了体力,再给黄秀琴疏通了胸前的鸠尾穴。自己又破了老叶家克女主人的风水局,老叶老伴的病,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刚才自己在西南方的阳台下摆放了一面小镜子,反射掉了西南方向的烈士塔上的空心局,一会自己再把这盆虎皮兰搬走,这样就是破了黄秀琴身上全部疾厄宫的风水局。 相信黄秀琴的病应该很快就会好的! 经过了休息,恢复了体力的唐振东,给黄秀琴胸口的鸠尾穴疏通了经脉之后,终于累的虚脱了。 对朋友,唐振东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帮助。哪怕头破血流也无怨无悔,就像唐振东在高一那年失手杀人那次一样,虽然那次让自己入狱八年,但是如果时间倒回,重来一次,唐振东依旧会这么做。 不过唐振东不知道的是,这一脚,把他的整个人生都踢的变了样,他的人生也因为这一脚而走向了一个黑暗炼狱。 在这黑暗炼狱,唐振东见过和经历过的越来越丰富。在短短的几年间,他从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成长为一个监室的大哥,无论是威信上,还是为人处世上,都越来越无懈可击。当然这里面,唐振东那聪明的头脑就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