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火影之无上神话

更新时间:2019-01-28 17:06:36

火影之无上神话 连载中

火影之无上神话

来源:落初 作者:五方浩风 分类:二次元 主角:林一风铁之国 人气:

主角叫林一风铁之国的小说是《火影之无上神话》,它的作者是五方浩风最新写的一本二次元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火影世界,一个漫画世界,也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这里,有绚烂的忍术,威猛的体术,诡异的幻术,还有那神秘莫测的阴阳遁术。可是,这并不是唯一!漫长的历史中,究竟掩埋了多少真实,又有谁人知晓?神树是自然孕育的,还是他人种下的?大筒木辉夜究竟从何而来?秽土转生真的是二代火影创造的吗?……且随我们的主角一起探秘,探知那神秘的火影世界,解开那掩埋的真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是什么人?”望着突兀降临的五支队伍,柳生太郎感觉到了莫名的危机。

五方势力,彼此泾渭分明。

其中两人一组,最受关注。相比余下四方势力,这两人组成的队伍略显寒酸,但是其余四支队伍却不敢轻易接近这两人,甚至自主与其拉开距离。

“呵呵,你猜猜看?”两人组中,其中一人撤掉了身上的风衣,露出了手中细细的长针,另外一人也紧随其后,露出了背后厚重的宽刀。

“你们……你们是忍刀七人众中的两人!怎么会?你们怎么会来这里?”柳生太郎望着两人手中的兵刃,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就连声音也带着明显的颤抖,显然怕极了两人。

“哟?你认识我们,这下糟了!看来你们是走不了了,死在我栗霰串丸的手中,你们应该感到荣幸,哈哈哈哈!”栗霰串丸长笑一声,手中的缝针如长虹一般,瞬息贯穿了数十人。

“栗霰串丸,你不要欺人太甚!”看着自家精锐死伤惨重,柳生太郎不由心生怨怒。

“哦?我就是欺你,你又能奈我何?”栗霰串丸冷笑一声,言语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双手握紧缝针尾端的钢线,猛地一带,随之掀起数道血线。栗霰串丸并未就此停手,脚步流转,在柳生一族与千叶一族的队伍中穿梭不定。

每一次移动,必会带走数条人命。

“小八,你不许插手,我一人就行!”栗霰串丸看了不甘寂寞的无梨甚八一眼,连连嚷道。

“随你!”无梨甚八本来欲动的脚步忽地一顿,没有选择打扰栗霰串丸,反而较有兴致的观赏起栗霰串丸的杀人技法。时不时的贬低几句,使得沉浸在杀人快感中的栗霰串丸暴怒不已。

“小八,闭嘴,再说我就杀了你!”栗霰串丸忍无可忍,不由朝着不远处观战的无梨甚八咆哮道。

“切!你要是不行的话,就换我来!瞧你的样子,收拾这些小喽喽竟累成这样!”无梨甚八并未将栗霰串丸的威胁放在眼里,说起话来,反而愈加的尖锐刻薄。

“混蛋!你给我等着!”栗霰串丸被无梨甚八激出了怒火,下手的动作更狠了。

“杂碎们,接受我栗霰串丸的怒火吧!”咆哮一声,栗霰散丸手中的缝针,舞动得更快了,每一次出击,必会带起漫天血雾。

柳生一族与千叶一族虽然参战的人数不少,但是也经不起栗霰串丸这样疯狂的屠戮。短短时间,栗霰串丸就将这两家的队伍杀了个溃不成军,直到最后只剩下柳生太郎一人。

柳生太郎看着自家的精锐尽皆丧命,而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心头的郁怒可想而知。

“可恶!你们身为忍者,竟然在铁之国内大肆屠杀我铁之国的武士,难道你们连当初签署的和平条约都不顾了?你们这是对先代的亵渎!”柳生太郎指着栗霰串丸大声叫嚷道,言语中满是愤恨之意。

“呵呵,老头,我栗霰散丸虽是忍者,但是今天我是以一个武士的身份来到铁之国的,直到现在你可看到我使用过忍术?”栗霰串丸略带嘲讽的望着柳生太郎,手中的长针微微震动,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所以嘛,别拿那些条条框框说事。至于你嘛,还是死在我手中的缝针下吧,这样我的表演才算完美,你说是不是,小八?”栗霰串丸看了柳生太郎最后一眼,手中的缝针蓦地掷出。

柳生太郎不愧为一家之主,手中的动作也是不慢,战刀倏地扬起,磕飞了栗霰串丸的缝针。

本来一往无前的缝针,首次在战斗中被击飞。

栗霰串丸感觉自己的演出不再完美,心头的怒火不由蹭蹭的上扬。借着间隙,微微瞥向不远处的无梨甚八,果然发现这家伙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揶揄之色。

栗霰串丸心底最后的一丝平静被打破,他发狂了!

缝针不再像当初那般直线攻击,而是如弯曲的腾蛇一般,迂回攻击着柳生太郎的要害,并且缝针尾部的钢线也被用来攻击。

一时间,缝针连击,钢线连舞,带起串串血珠。

柳生太郎的防御虽然不弱,但是面对狂暴的栗霰串丸,还是落了下风,渐渐被压制。

柳生太郎很郁闷,有心反击,但是对方却完全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随着战斗的继续,柳生太郎一次次被缝针击中。虽不致命,但却带走了他身体中的血液。

血液的大量流失,令柳生太郎的体力渐渐不支,随后含恨死于栗霰串丸的手中。

“呼!总算结束了,不用忍术和这个老头打还真是要命!”栗霰串丸嘟嚷一声,随即收回缝针,目光霍然转向北堂一族。

北堂鸿间见识到了栗霰串丸的厉害,虽然凭借他的实力不惧于栗霰串丸,但是身边的族人却完全不是栗串丸的对手。

可是,栗霰串丸并不是一个人,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不明底细的无梨甚八。想到此处,北堂鸿间的心里一阵沉重。

“难道今天,真是天亡我北堂一族?”北堂鸿间望着不远处的无梨甚八两人,心中满是绝望。

再见识到栗霰串丸的厉害后,余下的四支队伍默契的保持沉默,只是他们的目光却从未离开过北堂鸿间。

“哟!北堂家族的族长,到了现在这个时刻,难道还想藏着禁忌宝刀?还是乖乖交出宝刀吧,我给你一个痛快!”栗霰串丸甩掉缝针上的血迹,带着戏谑的口稳对着北堂鸿间说道。

“做梦!要战便战!我北堂家没有怕死的孬种!”栗霰串丸的话,彻底掐灭了北堂鸿间心中的侥幸。

既然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轰轰烈烈的战死!

“来吧!”北堂鸿间低吼一声,将战刀握在手中,凝神屏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哟!挺有胆识的嘛!那好,我就成全你!”说完,栗霰串丸就要出手。

“等下,阿丸,你休息下,这轮该我了!”还没等栗霰串丸走向战场,一直没有动静的无梨甚八叫住了他。

“小八,难道你要出手?”栗霰串丸满是不悦的盯着无梨甚八,好像在怪他抢走了自己的猎物。

“废话,刚才那一轮你玩得是尽兴了。可是,我却还没尝到鲜血的味道,这下正好,轮到我出场了,你就别和我抢了!”说完,无梨甚八率先迈入战场,根本不给栗霰串丸反驳的机会。

北堂鸿间看着徐徐靠近的无梨甚八,全神戒备,以防对方的突然袭击。无梨甚八缓缓抽出绑在后背的宽刀,只见刀刃处绑着一团团密集的起爆符。

“爆刀‘飞沫’,蕴含着无限的起爆符,爆刀术将爆刀‘飞沫’的爆炸卷轴掷向敌人周围,造成无法逃脱的大范围爆炸!”看着无梨甚八手中的忍刀,关于忍刀的信息不由自主的浮现在北堂鸿间的脑海里。

雾隐村忍刀七人众大名鼎鼎,在大陆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位成员手中都有一把特制的兵刃,也就是传说中的七把风格各异的忍刀。

这七把忍刀,造就了七人的传说!

而今,两把忍刀现世,并且都聚集在北堂一族,这令北堂鸿间的心顿时跌入到了谷底。

无梨甚八挥了挥手中的爆刀,脚步急速的移动,朝着北堂鸿间当头砸下。

“不好!”北堂鸿间不敢硬抗,只得飞身躲避,可是周围的家族子弟就没这么好运了。离北堂鸿间比较近的几个族人,瞬间被爆刀炸飞,身死魂消。

“可恶!”北堂鸿间见家族子弟惨死在对方手中,扬起手中的战刀,运起体内的查克拉,朝着无梨甚八挥去。随后,一道明亮的刀型气刃飞掠而起,斩向无梨甚八。

气刃临身,无梨甚八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道攻击,可是身上的外衣却被深深割裂,外表的皮肤也经受不住这道锐利的气刃,溢出丝丝鲜血。

无梨甚八看了看伤口,平静的脸庞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望着北堂鸿间的目光也愈显阴寒。

站在不远处旁观的栗霰串丸,看着无梨甚八嘴角的笑容,不由笑出了声,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无梨甚八,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北堂一族的族人,见到家主的攻击奏效后,无不争相模仿,将自己体内的查克拉以气刃的形式斩向无梨甚八。

面对漫天气刃,无梨甚八眼睛都不眨下,举起手中的爆刀猛然砸向地面。随后,剧烈的爆炸声响起,地面也发生了小范围的震动。

北堂家族的族人在地震中左右摇摆,不能站稳身子。无梨甚八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快速的挥舞着手中的爆刀,每一次爆炸必定会带走数十条人命。

杀戮正式上演!

北堂一族的战士,在无梨甚八疯狂的屠戮下,溃不成军,就算勉力抵挡也还是扛不住那连绵不绝的爆炸。

半晌,爆炸渐熄,激烈的战斗也渐渐到了收尾阶段。只见整个战场早已支离破碎,到处都是残肢碎肉,而战场中央却只余北堂鸿间一人。

北堂鸿间望着身死的族人,脸上满是颓丧之色。

他努力了,也坚持了,可是巨大的差距却没能填补这鸿沟,最后,族人们全部都死了!

“一风,我的孩子,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北堂鸿间抬头望向远方,心底不断的呐喊着。

“好了,我投降,你们想知道什么,问吧!”最后,北堂鸿间扔掉手中的战刀,露出一副任凭宰割的模样。

“呵呵,你的话我可不信,还是你脑袋中的东西真实,我想摘掉你的脑袋,一定会有不错的发现!”栗霰串丸把玩着手中的缝针,漫不经心道。

本来静立不动的四支队伍,听到这样的提议,无不心动。

还未等栗霰散串丸两人有所动作,四支队伍不约而同奔向北堂鸿间,想要夺取北堂鸿间的控制权。

站在不远处的栗霰散丸与无梨甚八两人洋装靠近,可是中途却猛然的停住了身子,没有再继续前行。相反,两人好似约定好了一般,迅速后撤,远离北堂鸿间。

待四支队伍靠近北堂鸿间,这才发现栗霰串丸与无梨甚八并不在列,刚意识到不妙,可是一切都晚了。

此时,北堂鸿间拉掉了自己的上衣,引爆了藏在身上的起爆符。

“轰!”

“轰!”

“轰!”

“……”

接连不断的爆响,摧毁了整个北堂宗府,同时也香噬了这四支队伍的。最后,活下来的只有离得比较远的栗霰串丸与无梨甚八两人。

“嘘——!好险!小八,还是你厉害!”从爆炸中捡回一条命,栗霰串丸长长松了一口气,对无梨甚八满是感激。如果最后时刻,不是无梨甚八提醒,恐怕他栗霰串丸早就尸骨无存了。

“玩自爆?也不看看谁是爆炸专家!好了,这次任务算是失败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说完,无梨甚八率先一步离去,身后,栗霰串丸也紧紧跟上。

待两人走远,北堂家族的驻地,一道透明的结界悄然破裂,露出了院里的樱花树。

本来飞舞的樱花在这寒冷的雪地里,瞬息被冻住,而那挺立的樱花树随后也变成了冰雕,在那冷冽的寒风中孤独的挺立着。

风继续吹着,不知何时,天空飘下了鹅毛般的雪花,将这满地疮痍尽皆埋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