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战神夫君嗜宠特工魔妃

更新时间:2019-07-04 05:10:21

战神夫君嗜宠特工魔妃 已完结

战神夫君嗜宠特工魔妃

来源:落初 作者:水墨青烟 分类:二次元 主角:凌小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战神夫君嗜宠特工魔妃》是水墨青烟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黑道女王,生杀予夺,心狠手辣。她是大越国孤女,目睹父母死亡真相,叔伯眼中钉,祖母姨母肉中刺,性情大变,贪慕虚荣,出卖弟弟,阿谀奉承,只为活下去。当她成了她,护弟弟,谋生存,建势力,誓要站在世界巅峰,无人敢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再有下次,怕是没有这么好命!

心底不禁怒其不争,心疼着那瘦弱的小少年。

凌琉玥脑海中闪过几个零碎的片段,激烈的争执声,漫天的大火几乎将半边天给烧红,紧接着,便是老夫人充满浓烈恨意的眸子,狰狞的,死死的盯着她,仿若有着血海深仇。

“母亲,二哥是被那狐狸精害死的。”

“老夫人,将军夫人打死了将军怀有身孕的妾侍,绑着将军,纵火烧死。”

悲恸的哭泣声,尖锐的叫骂声充斥在脑海。

凌琉玥脸色苍白,几个片段拼揍出来,便是父母因争执,而燃烧大火,两人丧生火海,老夫人痛丧爱子,将对母亲的恨意转嫁在她身上。

冷冷一笑,这其中分明有诈,若是如她们所说,母亲捆绑着父亲,当时为何不进去营救?

摒弃这念头,不论他们的死如何,当务之急,是了解这前身的“精彩事迹”,好化解和凌晗晟的间隙、隔阂。

动了动乏力的身子,费力的坐起身,凭着本能下床到木箱内翻出巴掌大的铜镜,里面倒影出一张小巧的瓜子脸,镶嵌着大大的翦水秋瞳,蕴含着一汪潭水,盈盈晃动着万千涟漪,似会说话一般。柳眉琼鼻,樱、桃小嘴如褪色的玫瑰花瓣,脸色苍白的惹人怜惜。

可一身生人勿近的冷冽疏离,浑然天成。楚楚惹人堪怜的模子,令人望而却步的清冷气质,明明那么的相互矛盾,却又有着致命的吸引诱惑。

标准的古典美人脸,稚气未脱,俨然还未长开,假以时日,定然会是天香国色。

虽说与前世平分秋色,凌琉玥却对这张毫无杀伤力的脸更为满意。

简单的梳洗好,正欲出去打探一下当下的局势,却见离开的李嬷嬷急匆匆,一脸焦急的跑来。

“小姐,不好了,大小姐说你把小少爷典当给她做奴仆,从今往后,小少爷替她倒夜香,刷洗马圈。”李嬷嬷急躁的眼底有着埋怨,小姐怎么就这般不让人省心?每次的月例都给她买些无用的零碎,两人接下来便吃没几粒米的米汤。

如今倒好,连小少爷都给卖了!

倘若不是二夫人与她有救命之恩,当真不想管这贪慕虚荣,扶不上墙的凌琉玥。

“扑通”李嬷嬷跪在地上,磕头道:“小姐,老奴求你救救小少爷,你把王府的订亲信物还给大小姐,赔罪认错,大小姐定会放了小少爷。”说着,满腹的心酸,霎时老泪纵横。

凌琉玥眸子里缀满了寒星,化成一道道的利刃射向李嬷嬷,倘若她不是对弟弟忠心无二,胆敢如此对她说话,一脚踹她见阎罗王!

这世上,她唯独能容忍凌晗晟对她“无礼”。

李嬷嬷背脊生寒,一股凉气自心底蔓延全身,浑身一个激灵,咬牙说道:“小姐,王爷心中无你,只有大小姐一人。小少爷才是处处为你着想,相依为命的人……”

她自然知道这世上只有弟弟与她密不可分的人!所有人都有可能背叛她、伤害她,唯有凌晗晟不会!

眼底骤然闪过嗜血的杀气,设计陷害她这笔账还未曾算,居然胆敢动她的弟弟?

她一定会让凌含烟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李嬷嬷,带路!”她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善男信女,倘若有人在他们头上动土,即使凌晗晟这辈子不能谅解她。

她也要替他杀出一方净土!

兰香苑。

空旷的院落里,只有两株桃花树,桃花含苞初绽,粉、嫩花、蕊,迎着Chun风摇曳,妩媚多姿。

“吃!吃!吃!”

一群丫鬟奴才拍掌起哄,有的用脚踢踹跪伏在地上的瘦弱少年,像狗一般,任人欺凌玩赏。

前面摆放着一只残破不堪的饭碗,里面盛着发黑发黄的馊水馊饭,用力按着少年的脖颈往下!

脸,一寸一寸的逼近。

刺鼻的腐蚀臭味,萦绕在少年的鼻息间,胃里翻腾,只想作呕。狭长的凤眼里,布满了屈辱、倔强、不甘,拼命的吸着鼻子,不让泪水滴落!

凌晗晟!你是将军之子!不哭!不许哭!不能哭!

岂能屈服在这群小人脚下?

双手指骨泛白,攥紧了地上冒出尖尖角的嫩草,眼见就要馊水就要入嘴,满目悲凉,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吃了!吃了!吃了!”

丫环奴才看着与狗食近在咫尺的少年,没有多少耐心,一个奴才一脚踹去,将凌晗晟踹个狗吃屎的姿势,啃了满嘴的馊饭。

“嗖”的一声,一枝枯枝断木,凌厉得带着破空之势,插、入那个奴才的后挺,爆破菊、花,贯、穿胸腔而出!

“啊!”伴随着奴才的尖叫,胸腔迸裂,内脏倾倒而出,包裹在衣衫内。喷薄而出的鲜红液体,如泼墨一般,洒在一片绿意盎然的草地上,极致妖冶刺目。

所有的丫鬟奴才,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目瞪口呆。

凌琉玥眼若寒潭,满面寒霜,腾空跃起,一脚踏在院子木桩上,电射而来,一脚踩踏在其中一个欺压凌晗晟的奴才后背。

“嘭!”

奴才趴倒在地,张大的嘴正好砸在狗食上。凌琉玥红唇微勾,散发出嗜血的森冷笑意,抬脚狠狠的辗踩在他的脑袋上,残破的碗割破口腔,整个塞进嘴里,血污流了一地。

凌琉玥鄙夷的扫了眼面目全非,眼珠子被碗塞进嘴里,挤压得脱眶而出的奴才。一甩衣袖,一袭月牙白纱裙,不染纤尘。静静的立在庭院一处,风华自成。

可,她浑身阴森煞气,脚下的两具死尸,一地的鲜血,仿若是踏血而来的修罗!

“啊!”丫环奴才醒过神来,捂头尖叫,眼底满是惊恐,恶魔!恶魔!她是杀人魔头!

身体的本能,全部屁滚尿流的撒腿逃跑。

想逃?

没那么容易!

凌琉玥冰封的眼底,闪过嗜血的光芒,扬手一挥。手中软嫩无力的枝叶瞬间被赋予的无穷的力量。仿若无坚不破的利刃,刺、入丫环奴才的后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