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铁血红娘子梁红玉

更新时间:2019-09-02 10:13:27

铁血红娘子梁红玉 已完结

铁血红娘子梁红玉

来源:掌中云 作者:安勒 分类:军事 主角:韩世忠梁红玉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安勒的原创小说《铁血红娘子梁红玉》,主角韩世忠梁红玉,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宋徽宗宣和二年,睦州居民方腊,啸聚山民起义,迅速发展到几十万人,连陷州郡,官军屡次征讨失败,梁红玉的祖父和父亲都因在平定方腊之乱中贻误战机,战败获罪被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阿蒙达等人相互搀扶着从魏荣的身旁离开的时候,魏荣只差没有气得吐血身亡。 他目光肃梁的盯着红色擂台中央那仍旧没有一丝倒下的迹象梁红玉,咬碎了牙骂道:“老子竟是小看她!” 秦桧就站在他的不远处,见他露出这幅挫败的嘴脸,当即也将此人化在了办事不利的名单之中,等到魏荣感应到他目光向他看去时,秦桧却是别过脸去。 魏荣心下一惊,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当朝皇帝最宠信的人啊! 他连忙一改愁容,挤上前去。 秦桧见他走来,低头与一男子说起话来。 魏荣小声唤他,“秦大人,事出突然,我也不知道这梁红玉居然还留了这么一手。” 他语气中毫无悔改之意,全是推脱之词。 秦桧回过头来,“咦,魏大人,好久不见啊。” 魏荣瞪圆了眼,他们不是刚才还在一起说话的吗? 半响,他才缓过神来! 原来秦桧竟是完全不想搭理他了,魏荣脸色铁青,连忙灰溜溜的退了下去。 台上的梁红玉冷不丁一笑,目光径直与秦桧对上。 他的双眸中竟是打量与赞赏之色。 是她看错了吗? 秦桧怎么会对她流露赞赏的眼神呢? 梁红玉忙错开眼,看向童贯。 童贯与身旁的人商量了一会儿,当即指着梁红玉问:“好了,你赢了,梁红玉你想要向本帅提什么要求,说吧,本帅可以满足你,但是这个要求的期限只有一个月,若是一个月之后还是没有人可以打败你,那么本帅便答应你。”顿了顿,童贯又说:“今夜这场擂台赛实在过瘾,便判平吧。” 他一说完,梁红玉眼光一冷,咬牙应下。 这童贯果真是个毫无信誉之人,就算是当着堂中这么多的文武大臣,他都能够如此狡辩,她又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他这一句话说得倒是轻松,言下之意便是只给她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若是这一个月里她还是找不到为梁家罪名开脱的理由,便是梁家上上下下都死了个干净,也再不可能还他们梁家一个忠君爱国之门的清誉了。 父亲一生最在意的事便是自己的声誉,如果他泉下有知,定然希望梁家能够洗清罪名。 梁红玉思想良久,终是说道:“小女子不求其他,只求大帅给我一个月的时间重回梁府居住。” 若是她直言想要洗脱父亲和祖父的罪名,只怕这童贯当场就要与她翻脸,毕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便也只能想其他的办法来功过相抵了。 眼下金贼多次来犯,虽然一时半会儿的守住了临京一次,可临京现下的环境却是恶劣至极,盗匪野贼横生,闹得临京民不聊生,也不知何时才能安宁。 童贯仰头喝下一杯酒,酒杯随手往身后一丢,吓得小太监连忙躲开,他笑道:“好!本帅允了!今夜你便搬回去住吧!” “谢大帅开恩!”梁红玉福身一摆,跟着童贯派出的小太监就要退下去。 期间,却也不知道被谁故意伸出来的腿脚绊了一下,她回过头去,对上了一双含笑的桃花眼。 梁红玉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的退了下去。 一旁的王丞相忙不迭地对准自家儿子的后脑勺就给了一巴掌,“你个不怕死的!那可是罪臣之女,也是你该肖想的吗?” 那桃花眼蓄满了委屈,“童贯方才明明说过只要这一个月里有人能够打得过她,便可做她的入幕之宾,我为何不能肖想她?我不仅要肖想她,我还要光明正大的将这女子弄到手中!” “孽子,孽子啊!我王友青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以为那梁红玉除了那一身俊俏的功夫之外就没有其他本事了吗?她的本事可大着呢,又岂是你这么个不学无术的小子能够弄到手的,为父劝你一句,你最好赶紧准备几月后的考试,否则我定要叫你娘打断你的狗腿!”王丞相虎目一瞪,威胁道。 王兴这才总算是被震慑住了,他面上是一派顺从之相,可心中对于梁红玉那张勾魂夺魄的小脸却还是势在必得。 好好的上元节夜宴比梁红玉的事这么一闹,在场的文臣武将们都有些兴致缺缺。 童贯也兴致全无,当即看了几场舞,便挥手让众人退了下去。 这一夜,梁家嫡女梁红玉以一人之力独站南宋群雄之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南宋大大小小的地方,就连青楼小贩之耳,也没有放过。 至此之后,梁红玉这个名字在南宋之中,可谓是闻着钦佩,见者垂涎。 然而对于梁红玉来说,她只是庆幸自己得以保住清白。 回府之后,她迅速找来父亲往日的随从和下属,想尽了办法才在半月之内将那些被朝廷派人或囚禁为奴或贬为官妓的丫鬟婆子们赎出,并相继将其安排离开临京。 梁红玉整整忙活了半月有余,整个人相比那夜皇宫之中的光彩动人来说,多了几分清瘦和孤寂之姿。 一个女子,活在这举目无亲的南宋之地,着实有些太为难人了。 这半月之内,仍是有来来往往的男子上门直呼要向她挑战,可最后均是惨淡收场,一时之间,梁红玉名声大噪,再无人敢轻易上门来挑衅。 这一夜,玄月高挂,清亮晶莹。 府中的丫鬟婆子都被她差人送走了,也算是了结了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心头大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里,她的心口总是不受控制的“砰砰”狂跳,也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否则她又怎会如此不安? 这么想着,她便搬来一张梨花木躺椅,难得清闲的躺在庭院中的老槐树下望月思亲。 蓦然头上极快地闪过两道黑影,梁红玉一惊,当即提气跟了上去。 屋顶之上,两名男子正在拼命的互相追赶。 前者身穿黑衣,怀中抱着一个蓝布包袱,后者却是一身黑色里衣,外罩暗红色长衫,脚上踏着黑靴,黑发用一根发带高高的束在脑后。 是两个她从未见过的男子。 “何老大!你以为今夜你还能从我的手中逃走吗?”男子突然出声,那清澈如同山间小溪流淌般的声音让跟在他身后的梁红玉心神为之一颤。 她从未听过如此悦耳的声音,更何况还是在这样一个一望无际的黑夜里,他出声恐吓他人的情况下。 她有些迫切的想要看到男子的正面,虽然他的背影在月光的映照下是如此的清俊洒脱。 可她却还是想要见他一面,哪怕只是这么隔得远远地看上一眼也好。 黑衣人听到他说话,“哼哼”了两声,转过头来回道:“我何老大在江湖上的名号可不是喊着玩的!就算那狗皇帝童贯来了,也不一定能够抓到老子!”说完,他脚下生风,逃窜得更厉害了。 何老大! 原来这黑衣人竟是皇榜缉拿的平顶山贼首何老大! 那他又是谁呢?为何会在这深更半夜对何老大求追不舍,难不成,他是官府的人? 梁红玉心中才稍有猜测,便听到那让她心神荡漾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童贯日理万机,岂能有这等闲工夫与你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何老大,我再劝你一句,速速就擒,否则别怪我对你那平顶山的一干兄弟不客气!” 他话音刚落,何老大大叫一声,黑夜中不知道从哪里突然窜出了七八个男子,他们手拿铁麟网,兜头将那何老大套了个正着! 男子身形一停,脚下踩着屋瓦,问道:“你是谁?” 梁红玉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发现了。 她有些手脚无措的停在和他同一个屋顶上,借着月光,也总算是看清楚了眼前男子的容貌。 清冷的月光下,他下颚削瘦,双目狭长而幽深,仿佛其中含着万年不化的冰雪,淡红色的唇瓣倨傲的抿着,待看清楚身后之人是个胆大妄为的女子后,他脸上毫不掩饰的写满了诧异。 她反问道:“你又是谁?” 男子闷笑一声,“你这女子深更半夜不好好的待在闺中安眠,跟着我做什么?” 见他避而不答,梁红玉便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今夜定要知道他的身份。 她围着他转了几圈,他左手握着刀柄的姿势很明显是常年用刀之人,但看他的打扮却又不像是官府的人,这人到底是谁? 男子见她狐疑的打量着自己,又多次凑上前来闻来闻去,他伸出手来抵住她的肩膀,“梁小姐,请自重!” 他居然知道自己是谁? 梁红玉瞪圆了眼看着他,此刻两人相距不过几寸有余,她甚至能够看到他左眼窝中那颗细小的红痣。 男子好看的长眉拧了起来。 梁红玉连忙撤回身子来,咳嗽了一声道:“这擒捕盗贼之事乃巡检该做的事,何事我临京出了你这样俊俏的一个巡检官了?”她这口吻,便是实打实的打趣儿他了。 男子眉头一松,勾了勾唇,“在下也不知道,何时传闻中的母老虎梁红玉小姐,真人竟是如此的爱多管闲事。” 话音刚落,他转头对着停在其他屋顶上的男子说:“走!”便一个蜻蜓点水消失在梁红玉的视线。 这男子真是比她说话还要一针见血! 可是不知为何,她的心中却对他的身份格外的好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