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我和郑和下西洋

更新时间:2019-06-20 00:57:22

我和郑和下西洋 连载中

我和郑和下西洋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半包软白沙 分类:军事 主角:马恩马锦儿 人气:

《我和郑和下西洋》为半包软白沙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卧底警员误入明朝,第一件事就是盘算打劫,从此掉入大明的泥沼不可自拔。为了自己的生计,为了幼妹的幸福,他一头扎进了锦衣卫的怀抱。他是马恩,三宝太监之侄,七下西洋的宝船锦衣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吧,马恩承认,自己对这个只在远远一瞥看到半张面容的小姐,有几分好奇,她蒙着面纱的脸看不清楚轮廓,但是,面纱上边露出的两只眼睛,却是如一汪清水般澄净。 相由心生,眼以传神,有着这样一双眼睛的女子,这容貌就是再丑也丑不到哪里去。马恩站在门帘外面,看着屋子里娴静而坐的女人,脑子里果断的想到一边去了。 帘子是湖绿色的帘子,帘子里头,微微有些摇曳的烛光,将坐在桌边的女子身影,映射在这帘子上,随着帘子轻轻摆动,门外,偶尔有轻微的走动声,也被院子外头这个时节微微有些呱噪的促织声,掩盖得若有若无。 何当共剪西窗烛?共剪西窗烛。。。要是下雨,该就是夜雨涨秋池了吧?也许是眼前这气氛,有些诡秘的诗意,马恩的思绪竟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直到旁边带自己来的这个小丫鬟,悄悄的用指头捅了他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 “回小姐的话,马恩正是这南宁土生土长之人,家住平安坊春天胡同,家中尚有一个幼妹!” 马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对方的问题,他没什么难回答的。对方即使是没有发现他的企图,但是,自己尾随人家不怀好意,这个肯定是看得出来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对方吆喝那李树上、李树下两兄弟给自己一顿胖揍,然后再远远赶开才是。眼下虽然这两兄弟对自己还是不怎么友好,但是,至少他混了一顿饱饭和一套衣裳。 这可不像的拿自己当贼防着的样子。 “你平时做什么营生?”帘子里传来的声音糯糥的,有些慵懒的感觉,又有些飘忽,好像这声音的主人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般。 “这个。。。没有营生!”马恩听得懂这话,脸色有些赧然。这是人家问他的职业呢,换做他以前的说法,就是盘问他底细呢,他有个屁的底细可盘问,如果不是他借尸还魂,这马恩就一个破落户烂赌棍,话说,他们两兄妹能够活到现在,还真是个奇迹。 “那就是游手好闲了!”女子的声音从帘子里头传了出来,此刻若不是两人之间隔着这一道竹帘,马恩就会看到,这女子的臻首,微微顿了一顿,似乎很满意他的答复。 “从钱庄门口一直跟随我们一直跟到家里,我还以为是拍花子的看上我这小丫鬟嫣然了呢,你能告诉我,你跟着我们到底想做什么?说得好,这事儿我就不通知衙门了,要是你油嘴滑舌,想蒙混过去,那只怕就要对不住了!” 明明是威胁马恩的话,马恩却感到不到丝毫的威胁,嗯,如果树上树下两兄弟的身影,不在门口时隐时现的话,听起来这话的确毫无威胁。 他脑子里急速转动起来,想着对策。 坦白交代是不可能的,开什么玩笑,坦白从宽把牢底坐穿的事情,他还看的少么,这个时候,肯定打死都不承认自己的企图。慢着,看身边这小丫鬟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她没怎么把她小姐的话当真?这不对劲啊!要么,就是他知道这帘子里头的小姐,说这话,就是吓唬吓唬他的;要么,就是她看惯了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 逼供的时候,就喊打喊杀的,你要是坦白交代了,那还不死无全尸啊!马恩感觉到十分的委屈,这到底谁是贼啊,不就是一个抢劫未遂么,至于这样嘛!不是说古人都很淳朴的么? “是小的吃了猪油蒙了心,远远看到小姐的风姿,又见到小姐一行人面生的很,情不自禁就跟了上来,想看看是哪家的小姐,小的不是登徒子,小的胆子小着呢,别的坏事也没那个胆子干!” 马恩给了这样一个答案,心中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帘子的答复,他不是超人,现在可不比在门口那会了,人家如果真打算把他撂倒在这里,不可能没有准备,他这样的身手,对付两个不知道底细还可能带着钢刀铁尺流星锤的大汉,十个里面,非得死上五双不可。 垂涎美色忍不住追随,总比觊觎人家钱财尾随吊梢听起来好一点吧,再说了,帘子里头的女人,不管结婚与否,总归是一个年轻女人吧,是女人,对于自己的容貌风姿能够吸引人,总该有多少有点窃喜吧,哪怕吸引的是一个貌似自己这样的登徒子。 “你也知道我们面生啊!”小姐幽幽的叹息了一下,马恩听到这话,简直有点抓狂了。女人,女人,你听话听重点好不好,夸你漂亮,不是夸你面生呢,教你读书识字的难道是你师娘吗? “坏事,哼!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干出什么坏事来!”帘子中小姐的语音陡然一变,透出几分清冷:“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我看的多了,下场,哼!你有这个胆子,不妨也试试。” 语声微微顿了一顿,女子的声音缓和了下来:“我吴家刚刚来这南宁,人生地不熟的,也得找几个听用的人,听你这直隶官话,说的有模有样的,倒也不甚刺耳,人又是在街面上讨生活的,算是半条地头蛇吧,倒是正和我用,你意下如何?” 这是要逼着卖身为奴,还是算是胁迫入伙?马恩脑子里还没有装过弯来,就听得身边的这个小丫鬟咋呼开来:“还不快谢谢小姐,我家老爷可是有官身的人,算你好造化!” “带他出去吧!叫李家兄弟,给他讲讲规矩,我倦了!” 这就完了?马恩有些愕然,自己还没说话呢,不是问自己意下如何的么? 树上树下两兄弟,见到他出来,眼神朝着小丫鬟嫣然投去,显然是询问这小姐对马恩的处置。小丫鬟扬扬眉毛,神气活现的对着两兄弟说道:“小姐说留下他了,你们给他立立规矩,还有你们那些什么的,我也不懂,反正,照规矩来吧!” 小丫头很不负责的丢下了马恩,蹦蹦跳跳的走了,留下马恩和树上树下两兄弟大眼瞪着小眼,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冷场。 “咳咳!”柳树上打破了沉寂,“马恩是吧,既然夫人留下了你,这契约啥的都不重要了,回头我去衙门给你弄一份去,重要的是,给你说说咱们宅子的规矩!” “咱们老爷姓吴,官拜曲靖府清军厅千户,在这里置办宅子,是老爷的意思,我们做下人的,只需要记住三条,第一,是忠心;第二,是忠心;第三,还是忠心。所有,你若是在此之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现在都给我远远丢开些,咱们兄弟,如今在军中还有职司呢,好好的办差,将来混个出身,也不是可能的!” 马恩有些苦笑,敢情自己下午那一番做作,这从主到仆,人人都看在眼里啊,得亏自己没贸然动手,要不然,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了。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马恩连连回答道,对方居然是官眷,护卫的还是军中有职司的健卒,他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了,他现在最想的是,找个借口,离开这里,再躲上一阵子,谅对方也不会特意找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为难不是。 “不过,两位大哥,我家中还有幼妹,我这一日未归,怕是幼妹在家里等得急了,我得回家一趟!” “一同接来就是!”在一旁的李树下瓮声瓮气的说道:“我陪你去接你妹子,难不成你以后还整日里两头奔波!一个小女娃娃,住在外面也不放心,接过来一起住在这里吧!” 李树上点点头,显然是很赞同自己兄弟的说法,这有家小,有家小是好事情啊,至少,这人有了牵挂,就不会办事太不靠谱,再一个,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查看下对方的底细,夫人要用人,说一句就可以了,但是,这人如何,他们两兄弟得把把关。 “我也无事,就一起走一遭吧!” 三人出得门来,朝着平安坊走去,这一路走来,马恩算是看出来了,为什么白天自己的行迹,这吴家每一个人都看出来了。这吴家的宅子,是深宅大院不说,很明显是处于富人区嘛。白天除了建筑大一点,倒也看不出什么,到了晚上,这区别可就大了,这边是灯火通明,有的宅子,还隐隐有丝竹之声传出来,而平安坊那边,却是灯火暗淡,一派破败之像,说是贫民窟也不为过。 马锦儿脑袋缩在她那床薄被里,正睡得朦朦胧胧,就听得门外“喀嚓”一声门响,睁开眼睛就是一个激灵。马恩没有回来的夜晚,她一般都是呆在隔壁赵大娘家里,直到睡意上来才勉强回到自己床上来睡,饶是如此,这半梦半醒之间的这段时间,仍然是她最为难熬的一段时间,十来岁的女孩,已经知道了一些世间不好的事情,哥哥不能保护她,她就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还好,她坐起来的时候,就听到了她熟悉的声音,虽然那脚步声,听起来,不像是一个人的。 “锦儿,锦儿!你睡了么?”马恩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连家里照明的玩意都不知道什么地方,面对一片黑暗,他只有直接喊马锦儿了。 当睡眼惺忪的马锦儿点燃灯光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的小小油灯的时候,赫然看到自己哥哥身后,站着两个高大的黑夜,身子顿时就是一个哆嗦,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哥哥又输了钱,被赌坊的人押回来了。 “锦儿!”马恩看了看她床上的那床薄被子,转过头对她说道:“锦儿,哥找到东家做事情了,我回来带你去那边去住!” 马锦儿的眼光,一直盯着马恩身后的李家兄弟,丝毫没有放松戒备。 “呃,他们也是替东家做事情的,本来晚上就让我住那边的,我挂记着你,就让他们一块过来了,你看,咱们有没有什么要带的,他们几个也能帮把手!” 看到李家兄弟勉强挤出来的笑容,马锦儿微微张着嘴,似乎有些不信:“真的?” “真的!”马恩狠狠的点点头,不管到那吴家做事情,是好是坏,但是,再坏的情况也坏不过眼前吧! 不料马锦儿却是流露出很奇怪的表情,而且这表情,和兴奋一点关系都没有,从马恩这边看过去,竟然有几分忧伤。 “哥,他们是乐大爷派人来收宅子的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