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时空电话亭

更新时间:2021-01-24 19:04:07

时空电话亭 连载中

时空电话亭

来源:落初 作者:金汐 分类:科幻 主角:空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时空电话亭》的小说,是作者金汐创作的科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个时空漩涡出现在地球某个角落。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生物可能降临。不曾发生过的事件将成为可能。历史,面临改写。永恒的时空之谜,扑面而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广告上的地址是一个胡同里,位置倒是很好找。

问题是,苏笛没有看见旅馆。

一眼看去,整个胡同都没有旅馆的标识。

在这座大都市,胡同本身就是非常稀缺的存在。在市中心的胡同更是多用于商业,即使在巷子深处的店铺也会尽量在胡同口就给出标识。

但苏笛在胡同口徘徊很久,没看到广告上的旅馆。

胡同不宽,不太好停车,苏笛勉强将车停在一个角落里,下车挨个门牌号仔细寻找。

在巷子深处,一个看上去很有年代感的木质的老房子墙边,掩藏着一个红色的电话亭。

一人多高的长方形盒子,磨砂玻璃窗格,看不清里面的样子,顶部凸起一盏四角小灯。

这种欧式的电话亭嵌入古色古香的巷子背景中,显得非常不协调,那抹红色也在青色的大背景色中非常扎眼。

苏笛刹那间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她只是觉得这个电话亭很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些年红色电话亭简直成了她的梦魇,忘不掉,又想不起来。

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门上,发现这熟悉的感觉原来来自这个门——就是她梦里的一直推不开的门!

只是这一次,她终于发现了为什么梦里那么多次都推不开。

因为根本就没有门。

门只是虚拟的界面,推上去,什么都没有。

但看上去,依然是门开了,还出现了一个输入界面。

苏笛输入了脑海中的电话号码,输入完毕,周围好像地震了一样。

等到她站稳,发现自己置身于宽敞的大堂,装饰得颇具现代气息,电脑、吧台、酒,酒杯……应有尽有。

电话亭旅馆,还有外面高科技的电梯,嗯,这个创意非常好。

吧台后坐着一个男子。

深邃的眼睛,让人过目不忘的冰蓝色眸子,两条粗大的眉毛,微微打卷的头发,瘦削的身材,看上去30到40岁之间。

但最令苏笛诧异的不是这个人的长相,而是气质。

作为采访记者,她见过气质各异的受访者,学术气的,江湖气的,甚至痞子气的,有威严的、有慈祥的,有温柔的,有凌厉的,也有猥琐的。

但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苏笛从没感受过的,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质。

如果非要用语言来形容,就是神秘。

对,就是神秘。

好像从童话的古堡,从传说的高塔,从故事的远方走来的人。似乎有过非常多的经历,有着非常长的历史。

但这种神秘并不是那种令人有距离感的,令人生畏的神秘。

如果说恐惧源于未知,眼前这个神秘气质的男人,虽然对于苏笛是未知的,但苏笛却并没有感到不适,反而有种亲切感,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或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苏笛眨眨眼,这种感觉简直不可思议。

从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她,即使对自己的亲弟弟也只有厌恶,对父母更是避之不及,否则也不会跑到这么远一个人在大城市打拼,再苦再累也不回去。

“先生。”苏笛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明明很平常的称呼,在这个男子面前说出口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叫得很顺口,像一个老朋友的名字一样。

“我们,是不是以前见过?”苏笛傻傻地问。

瘦高男子挑了挑眉毛,并没有回答,苏笛有些不好意思,难道是潜意识中的自己认为昨天晚上受了天大的委屈,对着一个陌生人都能产生亲切感么?

她摸了摸耳后,局促地说“嗯,你好,我是来住宿的。”

“住宿?”中年男子似乎对苏笛的来意很是诧异。

对呀,苏笛点了点头,“还有房间么,我是来住宿的,刚打过电话。”

旅馆?

男人忽然自嘲地笑了,“哈哈哈,旅馆。”

见苏笛楞在那里,男人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旅馆就旅馆吧。”

苏笛拿出身份证,递给老板。

男人似乎有些不习惯,看着苏笛的身份证并没有接过来,苏笛有点尴尬地放在吧台上,问,“今天还有房间么?”

男人还是没作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苏笛开始在瞌睡虫和对男子的异常举动的预警之间犹豫。

终于,还是瞌睡虫上脑,苏笛有点熬不住了,扬了扬手里的身份证,“我要住宿,有房间的话先给我钥匙吧,困死了,身份证放在这里,你慢慢登记。”

见男子还愣在那里,苏笛摊手:钥匙呢?房卡?

中年男子犹豫着,“没有什么钥匙,或者房卡。”

“这么粗犷。”

已经困疯了的苏笛吐槽了一句,熟门熟路地走进隔壁一间卧室,在宽敞的大床上倒头入睡了。

等到一切沉寂下来,吧台后的男子打开抽屉,拿出一张明信片,陷入了沉思。

门外巷子里,送人晚归的司机将车开进胡同,愕然发现平素熟悉的位置上停了车。

司机很是疑惑,在这个老巷子里,街坊邻居都认识,也都有固定的车位,从不会有外人把车停错。何况他去机场前的一个小时早已入夜,车周围都是已经拆迁无人的店铺,哪里会有人半夜来这呢?

旅馆的床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成,比出租屋的床舒服太多了。而且旅馆的隔音相当好,与世隔绝一样。

苏笛睡得很踏实,睡了足够长的时间,长到她觉得即使是周末也睡不到这么久。直到怕耽误了采访才翻身起来,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五点。

苏笛有些懵,自己从警察局出来就已经凌晨三点了,开车去了郊外发泄,再到找到这个旅馆,她已经做好了睡两个小时顶着巨大的黑眼圈上班的准备。

怎么才五点?

而且跟自己的认知完全不相符,感觉已经睡了十个小时了。

苏笛疑惑地躺下,又眯了一会,自觉又过了一个小时,起来,再看时间,依旧五点。

糟了!

苏笛慌了,关键时刻手机居然坏了!

她赶紧起来,走出房门。

来到大厅,昨日的老板还在,手里端着一杯不知是什么酒,似乎在沉思。

手腕上的深蓝色手表,彰显着低调的奢华。

看不出老板既有钱,又有品位。

“不好意思打扰了,您这有表么?现在几点了,我的手机好像出问题了。”

老板回头看看她,似乎一点不惊讶,挥挥手,一块浮在空中的显示器显示五点。

这怎么可能?

苏笛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

“你想要几点起来呢?”老板问。

苏笛这才注意到老板的声音充满了磁性,穿着一袭黑色大衣,身材挺拔,握着杯子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昨天晚上困疯了没有注意这些细节,按照现在的标准,是个帅大叔呢。

苏笛摇摇头,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是不是脑子坏了,赶走这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回答老板的问题:“早上七点,八点钟同事应该会打电话。”

老板点点头,不知道按了什么东西,之后,苏笛的手机响起,低头,是同事小雅。

“苏笛,别忘了,一会十点,跟陈教授约好了,他办公室见,你不用来报社了,直接去吧。我们水木学堂见。”

苏笛有些懵,答应着,小雅挂了电话。这个时候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八点。

这也太奇怪了。

苏笛抬头看看老板,老板一脸不置可否,似乎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虽然苏笛心里有些疑惑,但距离采访还有两个小时,这对于在这个大都市的人来说,时间已经很紧张了,何况昨晚事出突然,需要带的材料、笔记本都在出租屋里。

意识到这一点,苏笛来不及怀疑什么,冲着老板道谢,回房间收拾东西。

等她拿着包再次来到大厅,大厅里除了刚才的瘦高老板外,还多了一位矮胖的年轻男孩,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在擦拭地板。

看见苏笛,男孩瞪大了眼睛,像见了鬼一样指着她:“你你……”

话没说完,被老板拿手挡了回去,不客气地说,“你什么你,干你的活”。

苏笛没工夫耽搁,对着老板说:“老板,我有急事先出去,回来再跟你结算哈。”

刚转身,又觉得不太对,似乎昨晚上没有付钱,赶紧从钱包里逃出几百,一股脑地放到前台,“这是押金。”说完,夺门而出。

瘦高男子注视着她匆匆的背影,苦笑着:“还是那么迷糊。”

矮胖的年轻人走到男子身边,男子侧头,二人颇有心事地对视了一下。

“先生”。矮胖的小年轻先开口,“我们刚有了时空漩涡的一点踪迹,她就来了,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

“小白”,被称为“先生”的瘦高男子低声道。

“你知道她能看见电话亭的,但找到这里,应该是被人引来的。”

“那是谁引她来的呢?”小白依旧迷惑不解。

先生皱了皱眉,“问题不在于谁引她来的,而是,引她来,要干什么?”

小白点点头,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