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天价灵约:首席的驱魔甜妻

更新时间:2019-06-24 11:00:39

天价灵约:首席的驱魔甜妻 已完结

天价灵约:首席的驱魔甜妻

来源:落初 作者:温留白 分类:灵异 主角:乔鹿野 人气:

《天价灵约:首席的驱魔甜妻》是温留白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价灵约:首席的驱魔甜妻》精彩章节节选:炮灰驱魔师乔酒歌,天天被鬼啃,除了脸皮厚点,其他一无是处。  好在上天垂怜,出门遛条狗都能捡回鹿氏集团总裁大人的魂魄回来。  乔酒歌:“我请你吃蜡烛,帮你还魂,看在我对你这么好的份上,你就往我卡上打几亿的谢礼就成。”  鹿野:“我有更好的办法谢你……”  扑上去,亲之,蹂躏之……  “喂喂喂,不要你以身相许啊!”  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傲娇呢,骗纸~  (温馨宠文,放心食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其实是能够死两次的。

第一次是身死,那时候魂魄会脱离躯体到处飘荡等待轮回。

第二次是泯灭,魂魄因为受到了某些致命Xing创伤导致第二次死亡,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永永远远的死亡了,魂魄消散,没有轮回,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

植物人的“枯萎”其实就是泯灭的第二种说法。

现在摆在鹿野和乔酒歌面前的只有一条路,跑!

和“植物人”采取迂回战术拖延时间,去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

乔酒歌自己也清楚,就凭公寓里师傅留下的那些早就发霉的符咒是挡不住他的。

“植物人”的目标是她,她必须重新找到一个过夜的地方撑过今晚,大半夜的带一条狗跑路很不方便,所以只能把乔坚强留在家里。

可关键是大半夜的她能去哪里。

朋友家?她平时就神神叨叨,举止怪异,哪里有什么朋友。

酒店?她的所有存款都拿来买进口狗罐头孝敬乔坚强了,日子过的紧巴巴,哪来的闲钱住酒店。

小旅馆?那种地方最容易撞邪,她最近已经够倒霉的了,捡了个野男人回来还被“植物人”盯上了,能不惹麻烦就不惹麻烦了。

唉?说到野男人,乔酒歌立马露出了一脸谄媚的表情。

“野男人,既然你是鹿氏集团的头头,那你住的地方肯定不错啊!”总算是被她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登堂入室了。

没等鹿野拒绝,立刻贴上去,“来吧来吧,把你的小山庄小别墅都朝我砸过来吧!”

鹿野皱了皱眉,都什么时候了,她还这么不正经。

乔酒歌见鹿野不说话,又解释道:“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你的住址,那玩意儿都找上门来了,我总要避避风头吧,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借我住一晚怎么了?你别忘了啊,你的小命还捏在我手里呢。等等,你不会有老婆吧!”

“没有。”他虽说是万众瞩目的单身男,可除了乔酒歌,还没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

乔酒歌是个意外,他出了车祸魂魄离体,除了乔酒歌别人都看不见他听不见他说话。他没得选择只能绕着她转悠,相处久了,才勉勉强强入了眼。

“那……女朋友呢?”乔酒歌继续探听口风,“这可要问清楚一点,现在没结婚的也能同居,万一你女朋友还在你家,我过去了,岂不是让人家误会。”

“没有。”

乔酒歌心想,长得这么养眼,女朋友都没有,这不正常啊!

不自觉又多问了一句。

“Xing取向?”

鹿野捏了捏拳头,“正常……”

“那就行!”乔酒歌转眼间就收拾好了东西,向鹿野招了招手,“我们走吧!”

鹿野无奈。他好像没答应她让她在他家里过夜吧。

他不知道,乔酒歌最大的“优点”就是自觉!说得难听点,就是厚脸皮,管你同意不同意,她就是要强行进驻。

先去他家里。

再去他心里。

可以现在的情况也并不是说走就走这么容易的,乔酒歌楼下的那条马路是必经之地,他们下楼,就意味着离那个植物人更近了。

乔酒歌又胆小,只能把鹿野顶在前面。

顺手还用符纸糊了自己一脸,远远看着,倒是比那个怪人更像鬼了。

两个人走到楼道口,乔酒歌还是躲在鹿野身后,远远地伸出脑袋看了那个怪人一眼,那个怪人还是站在路灯下一动不动。

乔酒歌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把鼻子上头的符纸吹得哗哗作响,还不知死活地问鹿野:“会不会我们俩都搞错了,那个怪人其实是喜欢我的也说不定啊……人家只是个腼腆的爱慕者,是我们大惊小怪了!”

昨天还说人家是变态,今天又觉得人家是个腼腆的爱慕者,脸皮也是够厚的。

就在这时,那个一直低着头的怪人好像听到了乔酒歌的声音,慢慢抬起了头。

夜风卷着报纸在宽阔的马路上飘荡而过,整座街道看上去萧条而又静谧。

他们总算是看清了那个怪人的全貌。

他抬头的时候,露出像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睛。他的脸上遍布着黑色的纹路,像是毛细血管一样密集地占据这他的整张脸,或许身体上也有,只是他把自己包裹得很臃肿,别人很难看清他宽大的衣服之下是怎样的身材。

他没有穿鞋,是赤着脚的。双脚上分别有一道贯穿脚背的伤口,看上去被伤得很深。

从他的伤口之中流淌出来的是一些黑色的液体,很粘稠,流淌到脚下,变成黑黑的一滩。

他的表情有些痛苦,可看向乔酒歌的时候,目光似乎又变得有些怨毒。

鹿野侧过身子,把乔酒歌挡在身后。

“你的爱慕者可真够丑的。”

他第一次开玩笑,在这样可怕的时候。

乔酒歌只看了一眼,看清楚了,立马又在自己脸上糊了几张符咒,抓着鹿野的手小声道:“天天对着你这张天怒人怨的脸,把我的眼光都看高了,他要是我的爱慕者,我还真看不上,他是‘植物人’!”

“植物人”的根就像是一根钉在脚背上的钉子,把他们钉在地面上动弹不得,拔掉了钉子,就会在他们的脚背上留下两个伤口。她刚才就是看清了他的脚,才确定他就是“植物人”。

乌云遮月。

鹿野身上的寒意让乔酒歌不经意打了个哆嗦。

“别管他,走走走!”乔酒歌在后面催促着,两个人几乎是贴在一起挪动的。

植物人的眼睛随着他们两个人的移动而转动着,脚却挪动不了一步,显然,今天不是他“枯萎”的日子,乔酒歌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一阵风吹来,把乔酒歌脸上的符纸吹掉了大半。

“等等!”

看见“植物人”不动,乔酒歌就放心了,全然忘了之前自畏首畏尾的模样,反而饶有兴致地凑了上去把他彻彻底底观察了个仔细。

“你丫还化了个烟熏妆出来吓人,这眼睛的颜色倒是挺不错的。”

“唉?你是怎么死的?”

“哪个天杀的拔了你的根?”

问了一会儿就发觉不对了。

那个植物人除了刚才看了她一眼,就再也没注意她了。

再顺着他红火的小眼神看过去,丫的,这货居然一直在盯着鹿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