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非正式探险笔记

更新时间:2020-05-24 03:16:19

非正式探险笔记 连载中

非正式探险笔记

来源:落初 作者:药到命无 分类:灵异 主角:金山银山 人气:

火爆新书《非正式探险笔记》是药到命无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金山银山,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死了很久,但我还活着,嗯……至少有一部分活着。老实说我不太喜欢那些盗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不过我是个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所以没错,我就是盗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只是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伴有记忆力丧失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能带我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清寒盯着我的脸看了两秒,然后淡淡一笑:“也忘了?”

他的视线移向我的头顶,“你头上戴的是荷花,芙蕖耐夏复宜秋……不然我暂时叫你小芙?”

能摆脱‘粽子’这个称呼,我求之不得,别说叫小芙,叫小蛆我也愿意。

我对这个人好感倍增,想拉他回主墓室去,省得他折腾来折腾去的,所有盗墓者的最终目标都是主墓室,进去之后是绝望,没进去的那些,都死在了半路上。

我希望陈清寒可以活得久一些,我们可以下下五子棋、玩玩成语接龙,来消磨未来十几年的光阴。

陈清寒刚要迈步,就被我给拉住,我在地上写道:回你们下来的那条墓道,有路通向主墓室。

陈清寒愣了下,随即笑道:“我们的目的地不是主墓室,你想去?那是你暂住的地方?”

我的表情管理还不太灵便,本来是想挑眉,结果只是皱了皱鼻子。

一伙不想进主墓室的盗墓者,看来317组盗墓选手的背景恐怕不简单,他们是一组有内涵的选手,别具一格的选手。

“先找到我的同伴,再陪你回主墓室,可以吗?”陈清寒又用那种温和地调子软化我的意志了。

我一点也不想去找尖叫小姐,可我需要有人‘导航’,加之陈清寒的态度那么好,如果顺利的话,他会是我未来的‘室友’,我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

墓道内漆黑一片,陈清寒打着手电走在前面,所谓迷宫墓道,并不是说它是真的迷宫,而是形容它的复杂多变。

我听很多盗墓贼讨论过它,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同,他们走出来的位置也不同。

也就是说,墓道的出口并不固定,我将希望都寄托在陈清寒身上,乖乖跟在他身后。

走了一会儿,突然我听到一道破空声,有什么东西朝着我高速逼近。

“陈教授!快蹲下,那东西在你身后——”一道明显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嗓音从墓道转角后边传出来。

陈清寒动作迅速,他伸手一捞,将掷向我的物体牢牢抓住。

那是一只长满黑毛的动物前肢,从个头上判断,它肯定不是驴蹄子,我见过的驴蹄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在鉴定真伪方面,还是有些发言权的。

“陈教授?你被绑架了吗?是的话你就眨眨眼!”那少年躲在转角处,只探出半张脸看向这边。

“别紧张,她是人,可能是被困久了,得了失语症。”陈清寒不知哪来的依据,对着同伴信誓旦旦地宣称我是人。

“哦,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

他居然信了,好歹问问证据啊!

我大概猜到大部队为什么要甩掉他们了,这四个人显然不是职业盗墓者。

见到粽子只会尖叫的女人、轻信粽子是人的陈清寒,再加上这个使用假驴蹄子的少年,他们四个人简直连业余盗墓者都算不上。

只有那个时刻端着冲锋枪的壮汉,比较有范儿,他之前打过我一梭子子弹,可惜一枪没打中。

“陈教授,这迷宫不是按五行八卦阵法排列的,我的技术用不上,她认不认路啊?”少年从转角走出来,把他的罗盘收进胸前的斜挎包里。

“她不记得路,应该是被困挺长时间了,不过她说主墓室是安全的。”

我瞪大眼睛看向陈清寒,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主墓室安全了?

可随即一想也对,主墓室里没有机关,我能在那平安无事生活这么多年,自然是安全的。

只是我有些跟不上陈清寒的脑回路,有种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唉?咱们的目标不是九幽花吗?那东西没在主墓室呀!”少年一席话把我说得云里雾里。

九幽花是个啥?我在这墓里生活了数千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东西。

如此玄幻的名字,是我穿越了,还是他们脑子有病?

“这墓里机关重重,有个安全的地方落脚,凡事可以从长计议。”

“对哦~那也得先走出这迷宫再说吧,陈教授,你有办法吗?”

“有,不过必须找到程小姐。”

“啊——”

陈清寒的话音刚落,那熟悉的尖叫声便响了起来,有些人就是不能念叨,属曹操的!

这回好了,我们顺着尖叫声找过去,果然看到程小姐站在一堆蛇中间,正在‘爱的魔力转圈圈’。

我尽量和她保持着距离,真怕我的脑仁被她震碎。

陈清寒从背包里掏出一袋子粉末,好像是药粉,他伸手进袋子里抓了一把药粉,但还没拿出来就被我按住了。

我在地上写道:这些蛇无害。

本来我想告诉他们,这些蛇年纪大了,全是些半身不遂的、老年痴呆的、长骨刺的病蛇。

尖叫小姐只是闯进了它们的‘老年等死中心’,不然她就被它们咬死了。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和墓中的生物可以交流,奈何它们的脑容量太少,颠来倒去总是那么几句,和它们聊天无聊透了。

刚刚一靠近这,我就听到蛇群哎呦、啊呀的呻吟声,不是喊头疼、就是屁股疼。

所以我拦住陈清寒,不想让他浪费药粉,这墓里有很多年轻力壮,又拽又横的守墓兽。

“程小姐,这些蛇没有攻击力,你走过来就好。”陈清寒把药粉放回袋子里。

尖叫小姐听到他的声音,立刻睁开眼睛,她被吓得花容失色,当然,一起失掉的还有她的彩妆,她带妆下墓,这倒没什么,女人都爱美,问题是她的睫毛膏不防水!

她脸上涂的粉又厚又白,睫毛膏被眼泪化成了黑眼圈,再加上性感的烈焰红唇,和转圈时转散的长发,乍一看我以为墓里出鬼了。

“清寒!”尖叫小姐跳出蛇群,飞身扑向陈清寒。

陈清寒这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男人,他居然侧了侧身,把我暴露在尖叫小姐面前。

我实在太害怕听她尖叫了,赶忙夺过少年手中的假驴蹄子塞进她嘴里。

“陈教授、顺风道长,让开,我来把这大粽子打个稀巴烂!”突然冲出来的壮汉大吼一声,枪口对准尖叫小姐,眼看就要扣动扳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