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疾控档案

更新时间:2020-06-29 03:18:06

疾控档案 连载中

疾控档案

来源:落初 作者:华胥云 分类:灵异 主角:谷嘉树谷雅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华胥云原创的灵异小说《疾控档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谷嘉树谷雅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南方沿海大都市——连海市。一场跨海大桥车祸事故,正在执行任务的南翰飞恰巧救起坠海的海归女博士谷雅南。医院中,谷雅南发现车祸肇事司机竟是一名自酿酒综合征患者。在谷雅南调查车祸真相时,南翰飞抓捕的嫌疑人出现。当疾控任务接连而至,谷雅南和南翰飞再次相遇……(悬疑医疗文《疾控档案》系列故事:无酒自醉、昏昏欲睡、致命宝石、美丽陷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连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

在谷雅南和谷嘉树通话后的两小时后,王建国的血液、胃肠道标本送到疾控实验室。

医院检验科和CDC的实验室同时检测王建国的各种标本。

结果很快出来,所有标本中没有检测到酿酒酵母菌。

这跟谷雅南预测的不一样,哪里出了问题?

难道不是自动酿酒综合征?

但王建国的症状跟自动酿酒综合征完全符合。

谷雅南开始分析,仅从临床症状来看,王建国是自动酿酒综合征,但没找病原体,这种判断就只能是临床诊断,不能确诊。

没找到病原体,临床治疗就没有针对性。

正当谷雅南想着接下来的实验思路时,医院那边来了电话。

谷嘉树从医院检验科拿到最新的化验结果,跟疾控中心谷雅南的实验结果一样,没有检测到酿酒酵母。

谷嘉树在电话中对谷雅南说,“虽然没有检测出酿酒酵母,但王建国的主治医生跟他商量之后,还是决定先用抗真菌药物治疗一个疗程看看。”

谷雅南惊问:“没确定病原体,直接用药,会不会有问题?”

“很多临床治疗都会这样,只要临床症状对的上,就先用药,等病原体确认后,再更换。”

疾控和医院本来就是两个体系,各自有各自的做事方法,谷雅南对此无话可说。

“哥,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找到病原体。”

“嗯,不急,根据以往的文献,这个自动酿酒综合征的病原体都是真菌类,用抗真菌药总没问题。”

“抗真菌药种类那么多,确定具体病原体后,才能确定具体用那种药。”

“行,我们医院检验科没有条件做那么多菌种的生化试验,这就交给你们疾控了,等你消息。”

挂断电话后,谷雅南打算从王建国的标本中再仔细分离一遍菌株,重做一遍生化分析。

增菌划平板之后,谷雅南想起王建国之前曾说过,他有个哥哥跟他有相似的症状,他怀疑是遗传病,目前在一家疗养院。

如果王建国是自动酿酒综合征,那么他的哥哥很可能跟他是同一种疾病。

谷雅南打算查一下王建国哥哥的消息,去疗养院采集他的标本。

要查王建国哥哥的消息,第一个要去找的人就是王建国,谷雅南从疾控中心离开,去往连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

连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普外科病房。

谷雅南站在王建国的病房外,宋律师站在门口。

宋律师神色警惕,开口问:“谷主任,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问我。”

谷雅南透过病房门口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王建国,王建国眼神闪烁,避免跟谷雅南的对视。

听说这起车祸受害人的家属曾来医院闹过事,王建国也是怕了,王建国心里以为谷雅南这次出现可能跟其他的受害人家属一样,是来骂他或是打他的。

谷雅南:“我要说的是跟这次车祸无关,相信你也听王建国的主治医生说过了,他可能患有自动酿酒综合征,之前王建国曾说过,他跟他哥哥有相同的症状,我怀疑他的哥哥也是自动酿酒综合症患者,我想知道他哥哥的具体消息,并采集相应的标本。”

宋律师一时间不明白谷雅南的意图,但律师的职业敏感性让他下意识地拒绝透露委托人和委托人相关人员的任何消息。

“抱歉。”宋律师兰在谷雅南面前一动不动,没有丝毫让他她进入病房的意思,“谷主任,您提的要求,我的委托人恐怕无法回答,您请回吧。”

谷雅南没想到这位宋律师连病房的门都没让她进,按照以前谷雅南要去采样总会提前联系,还可以亮出工作证,可是今天这种情况,总要对方愿意说才行,又不能强制执行。

谷雅南正想着劝说的理由,躺在病床上的王建国突然对宋律师说道:“让她进来吧。”

宋律师犹豫,回头对王建国说:“你确定?”

王建国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没关系,谷主任不会对我怎样,如果她要像其他家属一样,她就不会管我哥哥的事。”

宋律师让开路,谷雅南进入病房。

此时的王建国处于酒醒状态,跟当初在医院中酒后发疯的样子完全不同,竟有些儒雅。

王建国对谷雅南友好的笑了一下,说:“医生对我进行低糖饮食,我现在症状已经好多了,吃完饭后头发晕发酒疯的情况已经很少出现,主治医生告诉过我,郭主任也在对我的病进行研究,谢谢。”

谷雅南:“等确定了致病病原体,做过药敏实验,你的病就可以根治。”

“多谢你,谷主任想了解我哥哥的什么情况?”

“按照你之前所说的,你哥哥的症状跟你之前的症状相同,他应该跟你都是自动酿酒综合征的患者,我想知道他现在所在的疗养院地址,并去给他采样,这需要他的监护人的同意。”

“一会儿我用手机发给你他的地址,而且我就是我哥哥的监护人,如果需要,我可以出一份书面同意采样书,你拿着那个同意书,疗养院会配合你。”

“谢谢你。”

谷雅南没想到王建国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应该我谢谢你才是,谷主任如果确认我哥哥患的也是自动酿酒综合征,那他的精神症状是否会被完全治愈?”王建国面带希望。

“只要确诊,理论上是可以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王建国脸上的希望变成非常高兴的样子,“如果真是这样子,谷主任您就是我们兄弟俩的大恩人。”

谷雅南没跟王建国客气,拿着王建国写好的同意书和发来的地址,出了病房。

医院大门口。

谷雅南准备先回疾控中心拿采样箱,再按照王建国给的地址去疗养院。

刚走下医院大门口的阶梯,突然一群人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个60多岁的老妇人,上来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来的突然,谷雅南没来得及躲闪,生生挨了一耳光。

谷雅南的一边脸瞬间肿胀起来,疼的厉害。

抬头看向那位打人的老妇人,谷雅南认出那人正是跨海大桥车祸事故中丧生的那位姑娘的母亲。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