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妻之男神秒变男神经

更新时间:2019-03-18 08:30:06

鬼妻之男神秒变男神经 已完结

鬼妻之男神秒变男神经

来源:落初 作者:淡粥 分类:灵异 主角:安静安抚 人气:

主角叫安静安抚的小说是《鬼妻之男神秒变男神经》,它的作者是淡粥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根玉簪的出现,让尘封已久的鬼公主燕利贞得以重见天日,她的到来也让元君乾的生活天翻地覆。  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一人一鬼的命运被连在了一起。但人鬼殊途,为了保住饲主元君乾的小命,也为了找回自己的过去,燕利贞指引着元君乾走上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  无头尸、断魂桥、阴尸蛊……一个个神秘的传说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历史的真相也一点点被揭开。  在燕利贞出现之前,元君乾是校园里的白衣男神,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春心萌动;  但是,在燕利贞出现之后,这个男神的画风变得有些不太正常……  *  某同学:元同学又在自言自语了,这次还加了动作呢!果然变成神经病了吗?  元君乾:……我不是神经病!强迫症患者,听到有人(鬼)说话就忍不住要回答出声,怪我咯?  燕利贞:大胆!不怪你怪我吗?  *  某鬼怪:这小子居然跟她在一起,果然是神经病胆大不怕死啊!  元君乾:……我真不是神经病!不跟她在一起我小命才要玩儿完啊!  燕利贞:还不赶快过来服侍本公主用膳,想死吗?  *  燕利贞:大胆刁民,手往哪儿摸呢!你这样的姿色也就只能勉强做本公主的男宠了,神经病!  元君乾:……我绝对不是神经病!倒是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呃,我说……”元君乾十分尴尬地举了举手,“我真不是故意的,不过……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是人的话,为什么会半夜出现在他家的床上?是鬼的话,为什么他竟然能够触碰到她?

“废话!本公主当然是……是……”说到一半,那女鬼突然捂住头闭着眼睛叫了起来,本就惨白的脸上更是痛苦万分。

她……她是……

她是燕家唯一的公主!

燕利贞!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

燕利贞觉得自己的大脑都快要爆炸开了。

从一出生她就是燕氏皇朝最受宠的公主殿下,虽然母后不幸在难产中丧命,但她却被父王直接赐封为永圣公主。到了十七岁那年,与当朝状元奉旨成婚。

新婚当天,新婚当天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毫无印象?只知道当天发生了意外,她从此住进了一只玉簪里。

父王呢?驸马呢?

她又是怎么出事的?

在闭上眼的前一刻,她看见的那张脸又是属于谁的?

为什么这些记忆都这么模糊,就像是被人刻意蒙上了一层薄纱?好像可以轻易揭开,却又缠绕得严严实实。

不过,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确是鬼,而非人类了。

燕利贞突然睁开眼睛,看向了站在一边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继续停留的元君乾。

这个人,这个奇怪的短发男人身上有一种让她非常熟悉的感觉。

“回答本宫,你,是谁?”燕利贞看着元君乾问道,这阴气森森的语气加上她惨白的脸颊和血红的长裙,还真的是让人胆寒,“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何做如此打扮?”

“我?”元君乾看了看这个奇怪的女鬼,可能是最初的恐惧已经过去,也可能是这个女鬼表现得太不像鬼,现在他居然有了心情和她闲聊起来,“我叫元君乾,你呢?‘公主殿下’?”

“本宫是永……”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永圣”两个字,燕利贞就觉得心里一阵刺痛,像是有无尽的怨气发泄不出来,“你叫本宫……就叫本宫利贞公主吧!”

为了避开“永圣”这个名号,她情愿说出自己的闺名。

元君乾刚刚还觉得这个女鬼是个中二的神经病,所以才会一口一个“刁民”,一口一个“本宫”。到现在看来,对方还真是个“鬼公主”?!而且这名字也太熟悉了!

元君乾仔细一想,利贞……这不是千年前燕王朝唯一的公主——永圣公主的闺名吗?!这位公主生前可是享尽了宠爱,只是红颜薄命,十七岁新婚当晚就撒手离开了人世,当时的皇帝还专门为这个女儿建立了一座十分豪华的陵墓。

直到现在,那“永圣陵”都还是一个著名的景点。不过,陵墓深处的机关还没有人能够破解,就连尸身目前都没有发现。

没想到,这一次他居然还碰到了一个大有来头的女鬼!

饶是以元君乾往日的Xing子,这会儿也忍不住好奇地打量了一下燕利贞。

别说,除了面色苍白,浑身像是有一种诡异的阴沉感。这位鬼公主的确是长得花容月貌,和现在网络上的那些千篇一律的美人脸完全不同。

不愧是在千年前被帝王宠爱的公主殿下啊!

难不成,之所以能够触碰到她,也是因为这女鬼修炼的时间太长了吗?

“利贞公主,”这种情况下,元君乾也没有要跟对方对着干的意思,“现在,已经距离燕王朝,是千年之后了。”

“千……千年之后?!”燕利贞本就大大的杏眼,现在更是瞪得圆溜溜的。

这样子……

元君乾就更生不起什么害怕的心思了。比起之前遇到的那些恶鬼,这位漂亮的公主殿下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可爱的。

不仅是燕利贞觉得元君乾的身上有些熟悉的气息,就连元君乾也觉得燕利贞这个人,呃,这只鬼,给他的感觉跟熟悉。

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的原因。

不过,他不知道这种熟悉感到底是因为燕利贞,还是因为她发间的那只白玉簪。

等到元君乾将现在的情况解释了一遍之后,燕利贞心里竟然在最初的震撼之后,有了一种放松、愉悦的感觉。

就叫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因为什么。

属于她的那个王朝覆灭了,宠爱她的父王消失不见了,还有那个无缘得见的状元驸马也没了……

她不是应该悲伤吗?为什么会有一种解脱了的兴奋?

“现在的人,”燕利贞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开口问道,“都像你这样奇怪吗?”

我哪里奇怪了?

元君乾无语,奇怪的明明就是公主殿下你好不好?

“我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你的头发……”燕利贞皱了皱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之。你居然把头发剪成了这个样子!还有……”

她看了看元君乾身上的衣服,不自在地扭过头:“如此暴露的衣服也穿在身上,成何体统!不过,你的姿色还算不错,看在你为本……为我解惑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你当男宠好了。”

元君乾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就是他睡觉时穿的短袖T恤和一条休闲睡裤,哪儿暴露了?!还有,什么姿色,什么男宠,他完全没有那个心思好吗?!

“你那是什么表情?能成为本宫的男宠,那是你的荣幸!”燕利贞骄傲的扬起了头,“而且,如果不是本宫,你早就出事了!”

说着,她伸出了惨白修长的手指,直直地指向了卧室门口的方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