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危楼鬼域

更新时间:2020-07-12 04:54:59

危楼鬼域 已完结

危楼鬼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心中有梦 分类:灵异 主角:老胡卢总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危楼鬼域》的小说,是作者心中有梦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群同学,生前难忘的地方不是学校,而是那栋鬼楼,楼里恩怨纠缠,生死缠绵,直到轮回转世,恩怨仍未了结,许多年以后,也许大家会看淡一切,也许仍旧在纠结≥﹏≤... 王胡外号叫老胡,今年十六岁,就读于大安中学。最近黄宁镇学校不太平,几乎每个学校,都有闹鬼死人的,无从论证的传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根把脑袋转向老胡这边,空洞洞的脸上充满了不屑,稍微有点惊讶。

眨眼之间,老胡已经跑到了李根的背后,飞起一脚,踢向李根的后背。

不自量力。老胡听到了李根从鼻孔哼出这个声音后,然后一只脚像铁棍踢在老胡的腹部。

这一脚力量非常的大,被踢中的老胡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老胡挣扎了几下,想爬起来,但只觉得浑身剧痛,骨架啪啪断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熙忙上前扶起老胡抱在怀里呜呜痛哭,怜惜的用衣襟擦拭着老胡嘴角的血迹,怒视着李根。

就在老胡翻白眼,将要断气的时候,李根说话了:“你真的愚蠢,而且很废,熙怎么会看上你?。

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你却不知道逃跑,反而来送死?

你连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句俗话都不知道。竟然幻想和鬼斗,今天我就成全你们夫妻。

你们去阴曹地府做夫妻吧,不过,我今天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服软,跪下向我求饶,我或许会饶了你们”。

看到老胡坚决的摇头,李根又笑了:“还挺有骨气是吧?那么我今天就成全你”。举起腿来,就向老胡的脑袋踢去。

眼看老胡的脑袋就要开花,“不要”。就在老胡绝望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块木板重重的拍在了李根的头上。

老胡感激的望了望李根身畔,只见熙正拿着破碎的木板不知所措。

李根摇头,被木板所阻,停下了脚,甩掉了头上沾满的木屑,淡淡的道:“老胡你今天非死不可,谁也救不了你”。

本要再次出手,知道熙定会拦阻,虽然熙伤不了自己,但是她身上的女人气息总是让自己心跳不止。

如此近距离攻击自己,总是被她骚扰的心神不定,以至于无法下手。如今只有先让她离开这里,自己才好向三人下手。

李根直视着熙,熙竟然不知道害怕,手握剩余的木板,准备第二次再出手。

看着紧张的熙,李根突然笑着问:“你真的想砸我”。

熙点头,不理会,只是眼睛死死地盯着李根,防止他突然下手伤害老胡。

李根冷冷的道:“你一个女孩子,以后的日子还长,难道你不怕死,为了这样的一个傻男人你值得去死吗。

如果你现在马上走还来得及,我不拦阻你”。

熙冷笑:“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的男朋友。我是他的,我绝对不会抛弃他一个人独自逃生。

而你心狠手辣,你会遭到报应的,别忘记了,你昔日也是这所学校里的学生”。

“好,那么别怪我心狠了”。李根突然放下手里的卢总和老王,上前死死的掐住熙的脖子,非常迅猛。

老胡看他对熙又怜惜之意,本暗暗欢喜,不曾想他会突然下手。

挣扎要起身却做不到,知道已经受了内伤,只有死死地盯着李根,眼光里充满了恨意。

熙被掐住脖子,立刻无法呼吸了,看着熙马上就要交代了,老胡又恨又急,忍不住破口大骂。

“李根,你他妈的虽然如今做了鬼,但是你毕竟是个男人,你连个女孩都不放过,我们做鬼后会找你复仇的”。老胡边骂边挣扎想起身。

“哈哈”,李根突然笑了。“我就要杀了你女朋友,我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得到。

我就要你在临死前还要痛苦,目睹爱人被残忍的杀死,体会生离死别的痛苦”。

不要,老胡听了,浑身颤抖,“李根我求求你了,杀了我吧,让我死在她的前面”。

老胡知道如果此时求李根放过熙绝对不可能,他如今的愿望只是死在熙的前面,不想眼看着熙受苦。

李根不在理会老胡,继续用手卡紧熙的脖子,熙逐渐呼吸微弱,翻了翻白眼,眼看就要不行了、

老胡实在无法忍受这份生死煎熬,想挣扎起身和李根拼命,浑身却像脱节一样骨架已经没有一根完整的了,无奈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人都说男人在男人面前流泪是示弱的表现,会被对方瞧不起,但老胡此时已经无法顾虑那么多了。

他的眼泪是无奈,是对恶鬼李根的控诉,是祈求苍天开眼,救救熙的生命。

果然李根怔了怔,一脸鄙夷与不屑的望望老胡,手下丝毫不停顿。

就在熙将要断气的时候,老胡惊奇的发现一颗流星雨的光亮划过夜幕照到了李根的身上。

李根的脸上出现惊恐的样子,松开了熙,步步后退。

老胡顿时不解,是什么力量让李根如此恐怖,流星雨虽然光芒四射,但是李根是没有眼睛的,他根本就看不到这种自然界神奇的力量。

就在此时李根突然望着天空大嚎:“你来了幕,你为何偏偏此时要来坏我的大事。

他们都是我的仇人,我一定要杀死他们,我已经被你挖去了两只眼睛,你还要怎样对待我才能如意?”。

李根的话音刚落,突然李根的面前多了一个少女,少女浑身是血,披头散发蒙住了脸,以至于看不到她的脸庞。

但从她婀娜的身姿来看容貌应该相当不错,起码不会次于熙。

女鬼冷冷的道:昔日你偷看我洗澡,在我洗澡的时候强奸了我,在阳世我虽然杀了你报仇,但是此恨难消,为了我惨死的父亲,做了鬼后我还要报复你。

所以我捉了你并挖去你的眼珠,我要让你成为孤魂野鬼,尝遍被人伤害的痛苦,但是我并没有打散你的魂魄。

因为毕竟你曾经喜欢过我,不想做的太绝,但是今天,你却丧心病狂,伤害一些无辜的同学。

那么别怪我心狠手辣,我要替鬼界清除你这个败类”。

说完女鬼向李根扑去,

李根听完女鬼幕的话,突然身形一晃,似乎一缕轻烟,化作空气逃走不见。

再看幕的影子也飘了起来,像阵风一样刮向远方。大概去追赶李根去了。

李根一走,望着地上的血迹斑斑,和死在血泊之中的熙,老胡受了刺激,头一歪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在学校的宿舍了,浑浑噩噩老胡突然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奇怪自己为何要来这所学校。

依稀记得父母的样子,也还想得起自己的名字,只是对于周围的人和事,老胡都淡忘了。

恍若隔世,怎么知道经历了一场生死轮回。唯一还保持着一个好习惯就是早起,上网聊天和吸烟。

老胡不知道啥时有的这种习惯,只是顺其自然的去做,不去想。

今天老胡醒的格外早,望望床边的表才凌晨两点钟,老胡心里知道自己最近严重失眠。

只是有点事情不明白,这里像所学校,为何除了自己却没有其他同学。

而且老师和校长都没有,如果这里不是学校,可是自己明明穿着校服,而且住在学生宿舍里。

只是恐怖的是这个宿舍里为何除了自己竟然没有其他人,每天都是静悄悄的,像做荒山野岭一般。

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个打扫卫生的人,她看不出来有多大,不过不会在四十以下,所以是位大妈。

这时老胡听到了一种沙沙的声音,知道大妈又开始扫地了,这个大妈自从老胡存在记忆开始,总是在每天的夜里开始扫地。

老胡的内心充满了恐怖,心跳随着沙沙的扫地声将要停止,这个大妈到底是人是鬼,为何总是半夜起来干活。

她哪里是在扫地,分明是在恐吓自己。铛铛,挂钟的指针已经指向三点了,可是老胡还是毫无睡意。

老胡努力的在想自己是谁,为何会来到这个地方,努力的闭上眼睛,想强迫自己的睡眠,不去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但是一躺下脑子便乱成一团,外面的扫地声突然停止,大概大妈也累了想休息。

老胡再也按耐不住,一跃而起。悄悄的穿上鞋子,蹑手蹑脚的推开门。

他要看看这个大妈到底在干些什么,他感觉到这个大妈一定是鬼伪装的。

虽然怕鬼,但是老胡知道,如果不采取行动,这样的长期被鬼骚扰下去,自己一定会疯掉的。

老胡顺着宿舍楼往下走,楼道里漆黑的一片,为了防止摔倒,老胡点燃一支香烟燃烧着照路。

这里漆黑的一片,老胡担心鬼会突然从夜幕里窜出,狠狠的掐住自己的脖子,然后自己就会失去呼吸,被送往太平间。

但是此时老胡的心已经麻木,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是想揭开这座宿舍的谜底。

就在老胡走到一楼楼道的时候,看到空无一人,正想转身上楼的时候,突然楼道里的灯火亮了。

老胡清晰的看到一个背影站在那里,手拿一把扫帚,在扫地,沙沙的扫地声就是从她那里传来。

老胡装着胆子喊道:“你是谁?”。

女人突然回头,咳嗽两声,竟然是六十多岁的老大妈,老态龙钟的样子。

老胡的戒心顿去,看来老太太一定是夜里失眠无聊来这里扫地消遣,那么也是正常的,自己不就是总是失眠吗。

想到失眠两个字,老胡突然想起来了,卢总还有老王,他们可是陪伴自己一起的室友。

老胡似乎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份,忙对大妈喊道:“我要找卢总和老王这两个孙子。

记得以前我们常常在一起玩耍,不知道为了什么,他们突然都看不到了”。

大妈随意的指了旁边的楼,“他们就在那栋楼的一楼居住,和你是分开的。

也许他们此时正在打牌,我知道他们经常通宵不睡,聚众赌博的”。

老胡忙走出这栋楼,旁边果然还有一栋小楼。

老胡心里纳闷,以前似乎没有看到这栋楼,怎么突然出现了呢。

但是不去多想了,先找到卢总,问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大家要在这里再说。

小楼里灯火通明,可是老胡找遍了楼里却没有一个人,只好回到自己的楼里。

大妈仍然还在扫地,地上早已被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可是大妈毫不察觉,仍然挥动扫把,不知疲倦的扫着。

想想大妈的怪异,老胡顿时感觉不对劲,大妈干嘛要开这种玩笑。

那个宿舍虽然有灯火,却空无一人,如果那栋楼里有人居住,他们现在去哪里了呢,大妈为何要欺骗自己。

忙质问大妈:“你到底是谁?你们把我弄到这所学校到底有什么目的?”。

大妈突然抬头,笑了,老胡惊奇的发现一直没有注意,大妈竟然一身白衣。

看着老胡惊愕的眼神,大妈解释道:“你一定怀疑我是鬼魂对吧?

其实你错了,我不是鬼魂,这里也不是什么学校,我更不是个扫地的大妈。

这里是一所精神病医院,我是这里的护士,由于你的病情反复发作,医院怕你突然出事无法向你家人交代,才任命我二十四小时在这里监护你”。

说道这里,大妈放下了手里的扫把,笑了,“其实扫地只是我迷惑你的一种手段,我常常开门偷看你,你现在还是老样子,每天失眠多梦,胡思乱想对吗”。

老胡有点不信,这怎么可能,明明很清醒,怎么突然变成精神病人了。

大妈见老胡仍然不信,忙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不能不相信你的铁杆朋友卢总和老王,是他们把你送到这所精神病院的。

由于你当时口吐白沫,属于严重型病人,我们医院只好把你与其他病人隔离治疗,不过看你状态最近好多了”。

老胡心里忐忑不安,不再理会大妈,独自上楼休息去了。

第二天卢总和老王竟然真的来看望老胡。

老胡见到两人开心极了,三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卢总得意的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是经历了生死磨难的好兄弟,虽然熙已经死了,但是李根也已经逃走。

自那次以后再也没有出现,估计被幕收服了,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生活,从心开始”。

老胡依稀想起了往事,想起了熙,忍不住落泪了。

擦擦眼泪,老胡突然问卢总:“你知道这里有一位扫地的大妈吗?

她竟然说我是精神病人,说这里是医院,我已经是病人被隔离治疗,这是真的吗?”。

卢总点着一根烟,猛吸了几口,沉声道:“这里只是我们临时租的房子。

因为你当时中魔了,神志不清,便把你送到这里,想让你慢慢的恢复,这里哪会是什么精神病医院,又何时出现了一位扫地的护士”。

“这事我们怎么不知道。最后一句话问的是老王。

老王接着道:“老胡你是不是有点发烧说胡话啊?。

这里的一切都很正常,你不要再说鬼话吓唬人,我们回学校里去吧,在那里你就会想起以前所有的事情”。

好吧,听了两人的话,老胡的头皮开始发麻,扫地的大妈竟然不存在,这个地方自己是再也不敢居住了。

收拾好了行李老胡搬回了宿舍,到了学校,老胡顿时有了亲切的感觉。

看着熟悉的雪白墙壁,走廊,桌椅。老胡终于意识到,原来这里真的是自己以前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老胡开始在人群里漫无目的的寻找,卢总和老王惊奇的望着他,不知道他想干些什么。老胡心里知道,他想见熙。

这个在梦里经常遇到的女孩此时为何不在了呢,在梦里她对自己可是非常的温柔,打扮的非常时髦漂亮,对自己也非常的好。

只是梦中的熙脖子有道伤痕,老胡多次问她,熙都不肯回答。问的急了,熙突然不见。害的老胡每次都从梦中惊醒。

而此刻熙在哪里,会不会知道自己真的好想她。

卢总见老胡在熙的书桌旁不肯离开,与老王对视一眼,劝道:“熙走了,转学了,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老胡为了我们和她曾经友谊喝彩,祝福下她吧”。

老胡漠然的摇头:“我不论她在哪里,我只想在她的身边,我只想保护她”。

老胡突然想到一个地方,忙向外飞奔。

卢总和老王见到老胡这幅样子,终于明白了,知道他要去机房大楼寻找熙。

但是熙已经死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两人想阻止但已经晚了。

老胡冲出宿舍,来到机房大楼,飞奔上了四楼,楼里与往常一样,静悄悄的没有人。

老胡一气爬上了四楼,到了四楼推开了电脑室的门,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人。

老胡打量了室内,电脑室里的电脑早已搬走,只是剩下了空荡荡的教室,地上满地灰尘,显然很久都没有人来过。

老胡傻傻的望着教室,无力的摇头,她走了,真的走了,她说过要陪伴我到地老天荒的,为什么她要抛弃我,选择离开呢。

转身正想走,突然老胡的目光怔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桌子上有一支蜡烛,蜡烛已经快燃完,只剩下很短的一截。

老胡的心里顿时一惊,这教室一直没有人来,早已断电,是什么人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燃烧蜡烛,这个人会是熙吗。

老胡掏出打火机,点燃剩余的那点蜡烛,他只想在烛光里静静的呆会,体会和熙曾经在一起的温暖时光。

蜡烛点燃,昏暗的室内顿时有了微弱的光芒,目光一转,老胡怔住了,看到桌子上竟然赫然写着几个字,胡胡我爱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桌子上的灰尘堆积如山,但是这几个娟秀的字是划着灰尘写出来的,分明写过不久,不然灰尘就会很快淹没字体。

老胡的大脑瞬间空白,心跳几乎停止,是熙,这个留言的人是熙,没有错。

熙的笔迹老胡即使化灰也认得,熙竟然给自己留言,还说喜欢他,这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

卢总和老王明明暗示,熙已经离开了人世。老胡不想追问他们熙是怎么死的,在他脑海的深层记忆里,感觉熙被鬼抓去了。

至于她是怎么死的,老胡的记忆已经模糊了,但他不想仔细的去想。他只是渴望熙能回到自己的身边。

熙既然给自己留言,说明她还爱着他,总有一天,她还会回来陪伴自己的。

她还会回来吗?带着满腹的疑问,老胡突然泪流满面,他是真的想念熙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