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生死冥币

更新时间:2020-07-27 04:01:21

生死冥币 连载中

生死冥币

来源:掌中云 作者:老茶 分类:灵异 主角:宋小飞宁知芊 人气:

火爆新书《生死冥币》是老茶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宋小飞宁知芊,书中主要讲述了:有道是:穷生奸计,富长仁心。我在最走投无路的时候,终于把目光放在了城北的“死孩桥”上。 那夜,天无暗月,星辰无光,我扛着一捆麻绳,踏上了一条死与生的边缘路。我叫宋小飞,人称宋是非,是非是非,惹上事儿,还能趟出个三分浑水的家伙,我从小无父无母,由年迈的嬷嬷拉扯长大,眼瞅着她老人家的大寿即将到来,我想给她置办一份“体面”的寿礼,可奈何兜里没子儿,所以我想出了一个大胆的主意,走一趟“死孩儿桥”,找死人借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立刻停下了手里的活,侧耳细细聆听,果然,那马蹄声越来越响亮,到最后,甚至快要到达我上方的“死孩桥”。 我连忙关掉手电,怕被人发现,就在我歪头去看时,却望见一盏阴森的白纸灯笼在桥上缓慢飘动。而在灯笼射出的怪异绿光之下,我看清了来人。竟是个骑着黑驴身着布衣的白胡子老头。 这让我十分纳闷,这都啥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夜提灯笼,这不让人慎得慌吗? 老头嘴里似乎在吟唱着民谣,始终没有抬头,阴影中看不清模样,声音说不出的别扭。像是在嘴上套个罐子带着沉闷的回声。 潜意识告诉我,一切都太不正常了,“死孩桥”别说夜晚了,就算是大白天三五人成群结伴而行,都没几个敢走的。除非他不是人...... 想到眼前这骑黑驴的老头是非人类,我长吸了口气,平复着鼓点般的心跳。最终咬紧牙关,撅起臀部,强行扭动着腰杆,想用荡秋千的方式荡到桥洞底下,将自己隐藏于黑暗之中。 可万没想到,自己腰力不足,手上没抓住,直接一个飞扑灌进河里,半个身子都没了进去。在进入冰冷刺骨河水的最后一刻,我心里还直骂自己估计不足,没把绳子剪短一点。 连续呛了数口臭水之后,我发疯似的在水面抓着,终于,就快挣扎乏力的当口,入手一条冰冷的绳子,我用尽全力将身体探出水面,刚出来,幽冷的月光就直戳我的双眸。 不知何时,天空中竟形成了血色满月,四下都被红怏怏的月色给照了个通透。本盼着那骑驴老头走了,我能缓口气儿,但猛地发现,我眼前的处境更是恶劣。 我手上拽住的不是别物,正是那用于悬挂婴儿尸体的吊尸绳,而在我面前,血红的月光照射下来,一双宛若黑洞的眼睛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这死去不知多少年的婴儿,竟然睁开了双眼!!! 看到这一幕,我张大的嘴,愣是半天没合拢。 只见婴儿身上,腐白色褶皱的肉皮披着一层绿毛,通体布满了许多裂缝,裂缝中间恐怖的长着红色肉膜,看得人头皮发麻! 突然之间,这来自地狱的恶婴像是看见了鲜美的食物,向我裂开血口,瞪着一双血红的双眼猛地就扑了上来。照准我左手腕就是一嘴,疼得我差点没背过气去。 我握紧拳头,想给这恶婴一拳,谁料这恶婴瞬间便松开了血口,咬断绳子坠入河中。 荡起的水花贱在我脸上,又着着实实把我恶心了一把。回去保不齐,两三天哽不下口饭。 我提起十二分精神,僵硬着身子尝试着打量四周。谁曾想一声声婴孩的啼哭,从四方涌来在我耳边炸响。 我压根儿没想太多,比自个儿家大火上房还急,豁命顺着绳子奋力往上爬。留下身后骇人的阵阵鬼嚎。 我手挨着桥墩上头的青苔,费上了吃奶的劲头才从桥底下爬了上来。 等我在桥墩畔儿站定后,又是悄悄的回头往身后的河里瞅上一眼,太可怕了,幸好自个儿的脚垫后没东西爬上来。 瞅着脚下那犹自晃悠的死孩子,我在嘴上咒骂了一声后,就赶忙的往家里头赶去。 借着月色,我惊惧的发现,自己手腕上被烙下一圈神秘的牙印。伤口渐渐还有化脓的趋势。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钱财没捞到不说,要是染上什么类似于尸毒的东西,那我这辈子也算是完了,可他妈我才二十岁啊!还是初哥呢! 一路上我这心尖都在打着结,今儿这事算是失败了。 回到家中,我沮丧地脱掉了身上湿嗒嗒的黑衫,本想一屁股踏床上倒头就睡,可马上我就发现不对头了。 虽然平常我邋遢怪了,可今儿我走之前,明明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现在再看这床上,也就比猪窝好点,像是有人在被窝里打轱辘转子,摸了摸床沿,还有余温。 我瞬间便警醒了起来,家里该不是进了贼吧! 我将墙角的铁铲抡在手中,轻垫着脚尖,心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这不长眼的毛贼吃吃苦头。 巴掌那么大点地方,这毛贼肯定没处逃。我猛地掀开被子,可立马我就蒙了! 两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我磕巴着半天没说出话。 这哪是什么贼啊!明明就是财神老爷子宅院儿里的金砖银瓦嘛! 只见,我那被子底下垫底的几块破布上,突兀的出现了一大把明晃晃的珠宝。 首饰金条啥都有,难道咱这地面成了贼窝金库? 我“咕噜”的深咽了几口唾沫,难以置信的用手触摸了下,确定不是自己患上青光眼后,我激动地咬了咬后槽牙。哆嗦着将其捧起。 这不义之财来的太准时儿了,就像是有人看穿了我的心思,刻意放在这儿一样。我想起了大胖儿,今天下午就我和他商量过这事。 但立马我就摇了摇头,这显然不可能,大胖家里和我家情况相仿,都是守着那一亩三分田过日子的穷苦人家,能养活一家五口人,都已经是勉勉强强了,要是能拿出这么多珠宝首饰,还用五口人挤一间瓦房? 经过这么一思虑,我也觉得这钱财来的蹊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我去了“死孩桥”之后出现,这摆明了是有人想送钱给我嘛。 可我宋小飞除了能吹能侃,天生有副不怕死的胆气以外,还真没啥拿得出手的优点。怕就怕这送钱之人另有他意。 我正琢磨着,门边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像是有东西在挠门,我心想,难道是这贼子去而复返,回来拿钱了? 我赶忙一个侧身,在蚊帐后面猫腰藏了起来。我倒要看看,是哪位贼中豪杰,竟然这么富裕。 不过等了良久,也不见这厮冒尖,我可急了,本来我就没多大耐心,对方还按兵不动,这不存心拿爷开心吗? 正待我欲要发作时,只见刚被我上了锁的木门,发出“咔嚓”一声,门上的锁毫无征兆的就掉地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