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后一个天师

更新时间:2020-08-04 03:57:57

最后一个天师 已完结

最后一个天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与剑、 分类:灵异 主角:丁老太太 人气:

《最后一个天师》为花与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天师这个称号自古以来便一直存在,东汉葛玄、东晋许逊、北魏寇谦之等等都是如雷贯耳的角色,在当时呼风唤雨。到了当代,天师依然存在,只不过大隐隐于世,形同路人而已。其中的秘闻自然不少,且听我一一道来,最后一个天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了山顶,我一看,吓了一跳。

这村子的风水绝对是差到了家,后面横着一座山,前面压着一座山,就好像一个棺材把全村人都装在了里面。

怎么能好。

“聚鬼之地啊。”

我掐指算了算,绝对没错了,尤其是按照中国的风水,左进右出,左面是生门,右面是死门,左边的生门还被堵死了,就留下一个右面的死门,能不招鬼吗?阴气聚集的能生出男孩才奇了怪了。

尤其是原来是有生门,还偏偏堵死了,就询问村长:“那边是什么啊,就是那边堵住左面的小树林。”

“那块啊,是我们村的坟地,乱坟岗。”

我再一算,只剩下摇头了,“死局啊这是,生门被乱风岗堵,永无翻身之日啊。”叹道:“再过去瞧瞧吧,看过了在和你说。”

没再多言。

村长还问呢,“我们村子的布局,风水怎么样啊,您给说说。”

“不是很好。”

我嘟囔着又算了算,这样的风水,布局,比那些千里挑一的好风水都难找,绝对的死局,太尼玛难得一见了。

摇了摇头,“看完坟地之后我会全都告送你的。”

“行,行,行。”

又穿过了一下村子,结果遇上了熟人,昨晚那个小姑娘正在那和一群和她岁数差不多的瞎跑着玩呢。

看到我还呲牙一笑。

农村闭塞,有外人来大家都很好奇,张望,她胆子大,就过来说,“昨晚没吓到你吧。”

“别乱说,一边去,三开师父怎么能被吓到呢。”

村长挥了挥手让她走了。

小姑娘委屈还扭头看了看我,才离开。

我就问,“你们村不是只生女孩吗?那边怎么会有几个小男孩啊?”

村长含糊了,“那个,那个??????”没说出话来。

我哈哈一笑大概明白了,“买来的吧。”

二十世纪初买卖孩子很常见,有一些丧尽天良的专门干这种事,拐卖人口,偷孩子卖,没想到丁家村还干这种事。

“有些家想儿子想疯了,连续生了三四个丫头片子,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买了几个。”

村长这是包庇。

但乡里乡亲的也在所难免,据我所知就好多村子干这种事,我想管也管不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这下小男孩到了你们村到是不错,最起码都有钱。”

“这话对,这话对。”

嘻嘻哈哈的就没再聊这个话题。

但我也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男人很少,能看到的也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我就又想到了丁家村的上门女婿,“你们村的那些上门女婿呢,怎么见不到人啊。”

“这个??????”

村长含糊了,“他们肯定都在家里做事呢,做花圈,做棺材,很费事的。”哈哈笑着和我说,“你就别管这些了,还是赶紧去我们村的坟地看看吧。”

这里面有事。

待到了坟地里面,就是一个乱坟岗,小树林里昏昏暗暗的还有很多小沟壑,积蓄着水,走起来很不方便,还有异味,根本没人管。

我拿出司南看了看,每家每户的坟都是随随便便安葬的没有一丝的风水变化可言,我就问道:“这坟地是你们村当初谁选的啊。”

“根本没人选,当年我们村发生过一场瘟疫,闹得很大,死了很多人,后来就都埋在了这里,慢慢的就自然而然的成了乱坟岗。”

村长介绍道:“我们村近几年环境好了,有病了也去县城市里的大医院,没怎么死人,就也更没人管这里了。”

“瘟疫!”

这话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在这一代混了也有段时间了,却从没听说什么瘟疫,这时再坟地里转悠,果然是,很多坟墓是没有墓碑的,一大片一大片的都没有,“这些都是那些死于瘟疫的人吧。”

“应该是,我也搞不清楚。”

村长也不忌讳,跟着我转悠,这时跐溜一下子,还冒出来一只耗子,从我们脚下跑过,吓得我俩都是一惊。

耗子却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我俩,好像不怎么怕人,才又钻进了一个坟墓下面里面。又让我想起了昨晚的事,同样是棺材,老鼠,不知二者有没有什么联系。

“给自己算算吧,看看自己最近运程到底怎么样。”

主要是怕自己在这里出事,结果掐指一算,却发现自己眉宇间面带桃花,好像是有喜事登门。

“好端端的我怎么会有这种面相啊。”

一瞬间让我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河边女鬼,想着别是那样的喜事吧,那可不是喜事,而是祸事啊。

就又算了一次,却发现,喜事上门,迫在眉睫,好像马上就要发生似的,更让我无语了,“别是我这点本事,算错了吧。”

闹不清楚。

村长这时带着我把坟地看了一遍就说,“三开师父,没什么可看的了,这里也不长有人来,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走,可以回去了。”

这么来来回回的看,时间已经快到中午了。

村长便说:“走,先去村委会吃饭,吃完饭咱们在聊。”还问我,“听说三开师父昨晚闹肚子了,是不是吃不惯我们的农家饭啊,说,想吃什么,我让厨子给你做。”

这话正好提醒了我。

我连连问道:“昨晚咱们的饭桌上是不是有什么黄金肉啊,三叔和我说外人第一次吃那东西都会闹肚子的是吗?”

“没有,没有。”

正好,进了村委会,和昨天一样正在那热热闹闹的做着饭菜呢,我就往大厨那看,想去一探究竟。

村长这才无奈说道:“是有,昨晚那桌子菜上那碗金灿灿的红烧肉就是黄金肉,只是叫法不一样而已,没什么,就是红烧肉。”

“我不信。”

我直勾勾的问,“你如果不说清楚,今天的饭我就不吃了,立刻走人。”看着锅台旁边,正放着一些骨头。

其中一个小孩头骨似的东西,触目惊心,“你,你们他妈的吃人,吃孩子。”联想起那顿饭唯有那个什么黄金肉不对劲。

瞬间胃里翻腾起来,“嗷!”“嗷!”的吐白水,苦胆都该吐出来了,“你们也太无法无天了,连孩子都吃。”

想着别是不喜欢女孩,就把女孩炖了吃了吧。

“不是,不是。”

村长拍打我的后背连连解释,“那不是孩子,不是孩子,我们怎么可能吃孩子呢。”拿来水,让我漱口。

我三步并作两步就跑了过去,一看,头骨是略小了,比孩子的还小,就问,“是猴子?”

吃猴子虽然犯法,但还是很常见的,一些山里的农家乐都会有。

“算是吧。”

村长笑呵呵的借坡下驴了,“猴脑,猴脑。”乐呵呵的把我往里面拽。

我一把晃开了,“你必须说清楚,什么叫算是吧,到底是不是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头骨和孩子、猴子很像,不知道什么动物和这两类动物的头骨一样。

“山魈!”

村长这才如实相告,“我们这里的土特产,叫做山魈,极为少见,不是看你第一次来吗?就特意宰了一只,这头骨就是那只山魈的。”

“山魈是什么啊?”

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不是人就行啊,叹气道:“这回吃什么你可得说清楚,昨晚弄的我一宿没睡好。”

“行,行,行。”

这才算是说通了。

但回头看去,怎么看那个骨头都像是猴子或者小孩的,让我胃里还是翻腾的不舒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