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切割水仙花

更新时间:2020-08-04 04:06:00

切割水仙花 连载中

切割水仙花

来源:落初 作者:长恨小公子 分类:灵异 主角:水骏孙千鸣 人气:

新书《切割水仙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长恨小公子,主角水骏孙千鸣,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习惯绵里藏针的水骏是A市刑侦大队的头儿,被告知空降了一位上司,还未来得及三拜九叩问安就被新案子拉走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人打开门,递出来一个信封,里头是她给自己买礼物的现金,今天天她生日,她称之为老公的男子留下一些钱便去了另一个女人那里。收下信封的人站在角落看不清脸,他长什么样也不重要。

然后女人再关上门,调暗了屋里的灯光,她喝了几杯酒,烈酒混着香水味就容易联系到某些激情,因为酒精作祟,皮肤有些微微发红。

她反复在全身镜前观察自己为了取悦一个男人而精雕细琢的曲线,她太紧张了,一时间还有些焦虑起来,她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出现了两圈细纹,她神经质的找各种角度观察,最后只能无奈的叹息,又重新笑起来。

女人掏出手机约好了第二天去美容院,在把下个月的美容套餐的费用给对方转了过去,这时门铃又响了。

她再次打开门,门口是个英俊的少年,穿着她最爱的套装,好像就是为她而生的……

你期待什么?爱情吗?再接几次吻你就精疲力尽了。

“李慧叫老公的那个人,我也查到了,说白了就是个煤老板,李慧只不过是他情人之一,跟他好几年了,没有嫌疑,他这个月10号到今天全在B市,另一个情妇那里,我联系了那边的同事也证实了。”

“格子,你刚说李慧跟成川说重金求子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水骏很慢的吃着面前的一盒鸡块,他不爱这些快餐食品,在他看来除了方便也没有可取之处,他点一堆食物自己最多拿一盒小食,所有队友都在大块朵颐,自己一口不动多不好啊,人家也吃得不痛快。

大家也吃得差不多了,孙千鸣归置好垃圾,把新煮好的咖啡拿了过来,严桃帮着把各自的咖啡杯归置到桌上。

进入正式讨论阶段,还是那格继续发言,“李慧是B市大学生,大学毕业以后应聘的第一家公司就是这个煤老板公司,一个好色一个贪财这就天作之合了,李慧就开始了不工作每天花钱的情妇生活,这个煤老板叫赵春民,这个姓赵的早年丧偶就一直没再娶,女人养了不少,估计十二生肖都凑齐了。”

“根据成老爹的说法,这个赵春民这个月曾经到过李慧的那个电商公司,两个人看着还挺亲热的,要说她找成川借种,这不摆明了给自己金主戴绿帽子,她怎么敢?”孙千鸣说。

“这姓赵的女人多,李慧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一开始可能真冲钱吧,相处几年了也萌生了转正的想法,反正他老婆早死了嘛,就想着给赵春民生个孩子,就是以子逼宫的套路,这个赵春民膝下也没孩子,也确实想要个儿子,但是吧早年检查出自己精子成活率很低,要不然这么多情妇早大了一两个肚子了吧,也不只李慧一个人动这心思,赵春民就索性跟她们说了自己的情况,告诉她们可以允许她们去精子库花钱做人工受精,基因一定要好,要健康,谁生了健康儿子就娶谁。”

“呦,这煤老板听洋气,还晓得精子库,体外受精。”严桃插嘴调侃了一句。

“这年头都与时俱进了好吗!网络时代啥都知道了,总之就是这么个意思,这李慧估计觉得走医疗这条路费用有点高,于是想了别的办法,起因是有天她一时寂寞找了上门服务,她其实不是第一次找了,那个皮条客说每个月总有几个她的单,那天服务他的是成川,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成川正好戳中她萌点红心了,她喜欢得不得了,干脆就想跟成川来个自然受孕,她就把想法说了,谈好价钱。”

“十万?”严桃想起两年多前成川微信的转账金额。

“没错,十万,年轻力壮,也没人李慧失望,很快就怀上了,怀孕了三个月以后,李慧很快被赵春民安排到私人医院检查,李慧的医疗记录我也找到了,她是2017年12月底生产的,法医那边也说李慧确实生过孩子,对了我也顺便让成川老家的民警走访了他家,他妈带这个一岁多的女娃娃,顺便弄到了头发口样本,先做个,DNA检测,可能是李慧生的那个孩子。”

“你一个人在家做了这么多事情啊,还跑了趟监狱?”王战对那格的办事效率肃然起敬。

那格本着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精髓,语调上升了八个度,“那有什么,我有它在手!”那格拍拍自己的宝贝电脑,“我跟监狱那哥们谈话的时候可没闲着,我左右脑都发达,一心几用都不是问题!”

一旁的孙千鸣欲言又止。

小贱人那格自然猜到他心里的小九九,故技重施,爪子攀上他肱二头肌说:“千鸣哥哥放心吧,我让那边的民警同志以帮助困难户上户口为由去拜访的,全程走安抚民心的路线,那老奶奶据说很开心耶!”

看来不止水骏喜欢看孙千鸣的窘样,严桃王战也坏笑兮兮的。

孙千鸣眼角都在抽搐,鱼尾纹都快长出来了,那些冷眼旁观的家伙实在不能指望了,他犹豫一会抬起自己自由的那条胳膊,生硬的拍拍那格泰迪同款的头发,一咬牙还揉了两把,这招对狗有用对那格同样有用。

“格子,你继续。”水骏看着情况差不多了,适时发言。

“医院记录,这李慧生的是个女儿,没多久就夭折了,赵春民还给了好大一笔安抚款。”

“夭折了?”水骏质疑。

“没错,赵春民说的,这家伙也够冷血的,死了孩子给点钱连看都没看过,据说还有别的情妇也生了个孩子,也夭折了,是个儿子,跟这姓赵的通电话的时候,他还在那边哭天喊地的说自己没有子孙命。”

“也就是说,李慧找成川生了个孩子,孩子出生以后或许他们两断了一年的联系,这是根据微信记录推断的,然后今年突然又好上了。”水骏又问,“监控记录怎么样了?”

“没有拍到你发照片给我的那个人,小区就前后门两个监控,不过拍到了李慧的车频繁的进出记录,都是后半夜来,天没亮就走了,对了,法医说李慧成川尸体里酒精含量高,我顺便进交通系统查看了一下这辆车的行车轨迹。”说这话的时候他拿余光瞄了一眼孙千鸣,估计是怕他再动爪子,此时也懒得跟他说教。

“18号也就是前天,晚上九点多,他两去了一家酒吧,两小时以后离开,没有开车,估计喝太多了,打车离开的,头儿,你猜我看到什么了?”那格鼻子一耸故意卖了个关子。

然后把一张发大处理过的照片投到了大屏幕上,那是一家热门酒吧门口的道路监控拍下的画面,最角落里有个禁止停车的牌子,牌子后面角落蹲着一个人,那个人蜷缩着双手握拳放跟膝盖一起抵在胸口,肩膀佝偻着,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把自己最小化,恨不得低到尘埃里把自己彻底隐进那片阴影,那是成老爹,那个说着自己从来没进过城的老头,躲在灯红酒绿的角落里,看着自己的儿子搂着那个女人的背影。

身为父亲的自尊,自以为教育出骄傲的孩子,能安分守己平凡度日就行。在他的一辈子里,哪怕是跟自己妻子亲热,都是保守的黑灯裹着被子,哪怕自己贪恋,也生怕自己表现得太下流,下流在他的字典里是极难听的话。

他年轻的时间也逞过嘴上痛快,仅此而已。

那天他看见的事情,是给他自尊进行凌迟的刀,持续的折磨着这个老实人。

他应该很生气,可是性格使然,他连上去拉儿子一把也不敢,那里是他不敢进去的地方,妖魅鬼怪的森林,他是怎么去到哪里都呢?

水骏和孙千鸣面面相觑,又一个谎言被拆穿了……

“你们知道这老头是怎么去那里的吗?”那格突然收敛的玩笑态度,沉下脸来,认真的说:“我查过从那个工业园区到这个酒吧一路上的几个监控,发现他是自己走去的,走了将近20公里,这个酒吧再往前两公里就是儿子住的地方,我能说说我的想法吗?”

那格看下水骏,水骏皱着眉头冲他点了一下头,“他应该是要去成川住的地方,这个酒吧是必经之路,他是偶遇了成川和李慧的,他马上躲了起来,慌张又焦虑,你们看从成川他们进入酒吧到出来,他一直在那里蹲着,两个小时没有动过。”

话说至此,大家都有些动容,除了一个人,水骏盯着角落里那个深色的身影看了好久,干脆利落的打断了大家即将溢出来的同情心。

“格子,把成老爹的手给我放大。”

接受到命令的那格马上恢复状态,比喝了脉动还快,一眨眼的功夫不光放大了指定位置还调了清晰度。

孙千鸣马上意识到水骏的关注点,“手套!”

没错,成老爹手上带着一副白色的棉纱手套,就是那种五金店10块钱买一把的,损耗快便宜工人喜欢用,烂了直接扔的。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没有留下指纹了。”王战也反应过来。

水骏面不改色的说:“各位,成老爹说谎了,他去过现场,可以直接列为嫌疑人了。”

“证据呢?因为他去过还戴着手套就认为他有作案嫌疑吗?那可是他儿子,他唯一的儿子。”

女人总是要多情敏感一些吧,特别是还天生揉合着母性,严桃还在忧愁在这个故事里,一个老父亲得知自己儿子干了坏事情以后内心羞愧又难过,最开始的家庭教育里总有一条是——要做个好人,不要干坏事。

就连孙千鸣在一开始发现成老爹撒谎,就心里有预感了,实在是不够高明的说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