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诡面金剪

更新时间:2020-09-12 04:51:03

诡面金剪 已完结

诡面金剪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佛心与凡情 分类:灵异 主角:老爷爷章佳 人气:

《诡面金剪》由网络作家佛心与凡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老爷爷章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那一年冬天,父亲受一桩冤案牵连被打压,不堪凌辱投湖自尽,神秘人焚毁父亲十年呕心沥血创作的一部著作,母亲受刺激抑郁寡欢最终疯掉,放火烧了我们的家,烧死了她自己,章佳楚瑅侥幸从火海里逃了出来,在母亲的头七日被一名老裁缝收留,发现那裁缝师父不但给活人做衣裳,还给死人做寿衣,而且每天清晨第一件事都是给一匹被供奉在裁缝铺神龛上的大红绸磕头上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中午吃完饭,我跟着师父在学习剪做衣服用的纸样,师父说剪好的纸样,是做合身的衣服的前提,这是裁缝最重要的基本功。

忽然,走进来一个壮实的大哥,进门就问:“请问章佳裁缝是哪位?”

“是我,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师父应声道。

“原来是位老爷爷,我还以为是哪个大姐呢?叫章佳!我想给我未过门的媳妇做身嫁衣。”壮实的大哥看着师父说道。

“最好带她本人来量下尺寸,再选布料。”师父说道,没有跟那位大哥解释“章佳”不是名字,而是他的姓氏,也许他从来都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

“她?她来不了了,她的身材跟这位小兄弟的身材差不多。”那位大哥指着我,对师父说道。

顿时,我从陌生人的嘴里印证,我是个男子!

我尴尬地咳嗽了声,粗了粗嗓子,说道:“那你的准新娘还挺小的。”

“不小了!我们农村人十三四岁都结婚了,我媳妇都十七了!”大哥解释道。

想到自己才上中学不到一年就因为家中变故,从省城逃到了这座小城,确实对这里的乡风不了解。十三四岁的女孩估计才刚刚来初潮,就要嫁人了,为人妻为人母,我实在难以想象。

“大哥最好带你的准新娘来量下尺寸,那样才做得合身,结婚的时候穿着才会好看啊!”我对那位大哥说道。

那位大哥忽然沉默了,半晌不说话,师父打断了沉默,说道:“要不就按照我徒弟的尺寸,给你的准新娘做身红嫁衣吧?”

“好啊好啊!”那位大哥连点头应道。

师父拿起了红色板尺开始给我量尺寸,一边量着尺寸,一边跟那位大哥寒暄道:“不知道怎么称呼小哥你?”

“叫我家财吧,我哪受得起您叫我小哥,您的年纪都赶得上我爷爷了。”家财哥憨厚地笑答道。

“家财急着要这套嫁衣吗?要什么样式的布料?”师父平静地问道。

“就要大红棉布就行了,我们穷人家只买得起那种布料。我急要嫁衣啊,您看今天能给我做好不,我坐在店里面等。”家财哥答道。

师父看了看门外的天色,记好了我的尺寸,对家财哥说道:“今天赶得及,要到傍晚,你坐下来,我让徒弟给你沏壶茶。“

听见师父的话,我连忙走进灶房用热水瓶里面的开水,给家财哥沏了壶茶,端到了裁缝铺招待客人的小方桌上,给家财哥倒是了一杯热茶。

“嘿,小兄弟你的手好细好白,真像女娃的手!”家财哥笑着说道。

我连忙收回了手,背到了身后,尴尬地笑道:“家财哥你真能开玩笑,我明明是,明明是男娃!”

“小兄弟别介意,我只是开玩笑,你这模样俊得,哪里可能是女娃?!只是手跟脸搭不上调而已。我开玩笑,你别往心里去。”家财哥笑着说道。

“没事,你坐会儿,我去帮我师父做你媳妇的嫁衣了!”我说着,就走到了师父身边,看师父拿来了货架上的大红棉布开始剪纸样了。

我只能打下手,帮忙拿工具,帮着师父尽快完成这套红嫁衣,做好了上衣,又继续做裤子。

大冬天的嫁衣却只有一层,虽然布料廉价,衣服单薄,但是师父做嫁衣的时候,特别的严肃虔诚,我从头到尾也不敢说一句话,怕打扰了师父,惹他生气。

傍晚的时候,一套崭新的嫁衣完成了,师父仔细地剪完了线头,叠得整整齐齐地交到了家财哥手里。

“要不让这位小兄弟帮忙试试看?我看合身不。”家财哥拿着嫁衣,看着师父提出这个请求。

“这样不好吧,新娘子知道了会介意的,新衣新衣,别人试过了就不是新衣了。”师父婉拒道。

“没事,她不可能介意的。”家财哥脸上的笑戛然而止,对师父说道。

“师父,要不我帮他试试吧。”无头无脑只想帮忙的我,竟然就这样答应了。

“好好好!拿去试!麻烦小兄弟了!”家财哥感激地把嫁衣递到了我手里。

我上了楼试好了嫁衣,从楼上走了下来,戴着平顶帽,穿着一身红嫁衣,来到了师父和家财哥跟前。

“嗯,很合身。”家财哥冷冷地说道。

“快去脱下来,别把客人的新衣穿皱了!”师父严肃看着我说道。

我又上了楼把嫁衣脱了下来,穿着自己的衣服,把叠好了的嫁衣拿下楼来递给了家财哥。

家财哥拿着新嫁衣,道谢完就离开了。

师父站在门口,看着家财哥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个人很奇怪,一般人给准媳妇做嫁衣都会带上媳妇来量尺寸选布料,他却一个人来了,难道他媳妇……”

“家财哥媳妇怎么了?”我走到师父身后,接话问道。

“病了,或者很可能死了。”师父转过身冷漠地看着我,答道。

“不可能吧,我看家财哥一脸的笑,如果他准媳妇病了的话,他一定很难过。”我吃惊地看着师父冷漠的脸,说道。

“他是一直在笑,但是眼神里藏着悲恸,你看不出来很正常,他装得很好,只是在你穿着嫁衣下楼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眼神里的一丝悲凉。他只是想借着你帮他重现一下他的奢望的梦境而已,尽管在他眼里,你只是一个男人。”师父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冷掉的茶,说道。

“茶凉了……”我低声提醒着师父,拿起茶壶想走近灶房给师父重新沏一壶热茶。

“不用了,我就喝这冷掉茶。”师父把我提起在手里的茶壶按在桌子上,低声说道,看师父的眼神,好像有什么疑虑。

“冬天冷,冷掉的茶喝了对身体不好。”我拉着茶壶耳坚持说道,想给师父换一壶热茶。

“不用了!家财就喝了一下午的冷茶,其实冷茶比热茶更能醒神。”师父用力按下了我手里的茶壶,一口喝完了茶杯里的冷茶,说道。

“师父你怎么了?”我看着师父问道,师父虽然喝着冷茶一副世事与他无关的模样,可是他闪烁的眼神,还是让我看出来他心里有疑虑。

师父没有回答我,又给自己倒了杯冷茶,一饮而尽,站了起来,看着门外暗下来的天色,对我说道:“丫头,关门吧。”

我走到铺子大门前,关上了门,转身看见若翎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着我微笑着,走进了灶房,准备做晚饭。

“丫头,你过来。”师父走到裁缝桌前,招呼我过去。

我走了过去,师父把刚刚给家财哥媳妇做嫁衣剪好的纸样递给了我,对我说道:“你照着这个纸样,剪出一模一样的来,剪不好的话,今天晚上你别吃晚饭别睡觉!”

“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师父苛刻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帮客人试衣服,你这是目无尊师,该罚,我这还是罚得轻的,你如果剪得好这纸样,照样能按时吃饭睡觉,这不算是惩罚了。”师父冷漠地看着我说道。

晚饭的时候师父和若翎在灶房吃饭,还真没叫上我,我剪了好几个纸样,可是没有一个是师父满意的。

期间若翎用手语劝过师父,可是师父毫不留情地拒绝了,还勒令若翎上楼去休息了。

夜深了,师父和若翎都上楼去休息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裁缝铺的灯下反复剪着纸样……

“开门……”忽然安静的裁缝铺大门外传来一个年轻女子阴森鬼魅的喊门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