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深渊归途

更新时间:2020-09-16 04:36:09

深渊归途 连载中

深渊归途

来源:落初 作者:未见寸芒 分类:灵异 主角:陆凝庄园 人气:

经典小说《深渊归途》由未见寸芒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凝庄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凝睁开眼,看到了一座诡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还有同样感到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由此开始。复活并不是轻易能够祈求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清晨到来的时候,陆凝知道自己还要继续下去,也必然会继续下去……这是一群亡者试图自深渊归来的旅途记录。微恐怖元素,无限流,不强化。主角陆凝,有时也会切换别人的视角,但是主角是陆凝(强调)女主无cp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尹莲和陆凝各躺在一张床上休息了一会,也聊了一下自己的事。

“我感觉忘了很多东西,不过都是零散的片段。我父母对我很好,小时候不喜欢运动他们就带我去看画展学围棋,总之是一切依着我来,我现在想起来都怕他们把我惯坏了。”陆凝想到以前的事情,不自觉地有了笑容,“后来我下棋确实有了些水平,不光是围棋,象棋之类的也比较擅长了,参加了几个比赛,还拿过一等奖,那会他们把我的奖杯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有客人来了就夸,弄得我后来都不好意思了,偷偷把奖杯挪到了卧室里。”

“真是很好的父母呢。”尹莲感慨道。

“是啊,后来我上大学他们也特别担心,我觉得……我大概就是那种在幸福中长大的孩子吧,下棋的老师教会了我凝神,书画老师教了我养气,好像每个人都对我很好的样子。”

陆凝说着,忽然偏过头,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尹莲姐,你明白吗?就算是为了我的父母老师朋友,我也要活着,离开这个闹鬼的地方,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我们都不想死在这里。”尹莲肯定地说道。

陆凝笑了:“尹莲姐也有放不下的东西吧?”

“当然,我不是说过吗?我们公司要上市了,那可是我们几个大学生时期就开始慢慢经营的事业,期间走了多少人又来了多少人,吃过多少苦头才变成了现在这样,如今果实就要结成了,我可是要回去摘的。”

“回去的话我要看看尹莲姐公司的产品,你们做什么的?”

“通信设备……我们和军方都有点合作哦。”

尹莲说起这个,脸上也多了光彩。

“虽然是凑巧,不过那次和军方搭上线也说明了我们的产品实力,也因为这个省了很多麻烦事情呢。”

“听上去尹莲姐也参与了。”

“嗯,不过这在保密条例之内,我不会多说——陆凝,回去的事情就到这里吧。”尹莲忽然打断了话题,“沉溺过去对我们现在没什么帮助,我问你,如果是提到古宅洋馆之类的地方,如果主人隐藏了什么秘密,你会先想到什么?”

陆凝一愣,脑筋飞快动了起来:“地下室?保险箱?暗号?密室?”

“对,我们至今为止除了一个摆在明面的地下室以外,什么都没发现。可我不相信这里一点秘密都没有。”

“可是……这话不该和大家说吗?人多的话才……”

“我不是一个无私的人,陆凝。”尹莲打断了她,“和这里的每个人都一样,我想成为最后活下来的人之一。从一开始集合大家,分组,带队行动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产生混乱,这样我们活着的机会才会更大。”

“你从一开始就相信了那上面的话?”

“我是当做真的来考虑的,否则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

“要是这真的是个恶作剧……”

“……我也不会损失什么,况且现在已经知道不是了对吧。陆凝,虽然我这样说了许多,但是鬼杀人的规律还是没有弄清楚,也许就是没有规律。我不能保证自己不出事,所以尽量和你多说一些,也算是把我对之后的思路传递出去。”

陆凝皱了皱眉:“为什么突然说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因为……事情可能比我想的更加严峻。”

正在此时,外面走廊上忽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还有很多人大声嚷嚷着,尹莲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凝神听了听,然后叹了口气。

“出事了。”

距离陆凝她们三间房的一间房间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俞止松队伍里的两个歌手打扮的男人将人们拦在房间外,靠近才能看见屋子里俞止松面沉似水地站在进门的小走廊尽头,神色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松。

“是那个女人死了啊。”暴发户凉凉地说了一句,马上被人抓住了领子。

“人都死了你居然还说风凉话!”

这是俞止松队伍里最后一个人,是个身材高大,脸上还有些青春痘的男生,平时不太会说话,这时候一站出来陆凝才发现他的脸和眼圈都是红的。

“怎么回事?”

尹莲的声音此刻已经有了些稳定军心的作用,俞止松听见了挥挥手让门口两个人放尹莲和陆凝进来了,随后她们就看见了房间里面的样子。

俞止松队伍里唯一的那个女青年,之前还给大家做饭的年轻人,带着惊恐而绝望的面容倒在床上,她身上穿着房间里提供的宽大浴袍,喉咙被割开了一个巨大的裂口,血液依然在汩汩流出,一枚锋利的剃须刀片落在旁边,在她的手边还有个小化妆包,里面的口红眉笔小镜子之类的东西似乎是因为慌乱落在床上和地板上,看得出是有过片刻挣扎的痕迹。

“是,是不是这个浴袍,我们也穿了,穿了浴袍就会死?”

“她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会被鬼盯上!”

“别吵!”俞止松忽然吼了一声。

众人在片刻安静之后,声音反而更大了。

“你凶什么凶!你的同伴你也保护不好!”

“一脸牛哄哄的德行到底怪谁呢!”

“我们还没确定这是鬼杀的呢,你们怎么认定得这么快?”俞止松冷了脸,一句话吓人这事他是轻车熟路,现在说出来更是令人们马上愣住了。

“什……什么意思?”暴发户手底下的一个跟班有些颤抖地问。

“门又没锁,刀片在每个房间洗手间都配备了,随便什么人进来都能作案,你们怎么知道这是鬼干的?万一有人觉得她身上有什么宝贝,想杀人夺宝呢?”俞止松冷笑一声,“我不让你们进来就是为了免得有人破坏了现场,要是人类犯案多少要留下点证据,到时候让我知道……不用鬼动手,老子亲自宰了他!”

他的话凶戾十足,就算有人怀疑现在也根本不敢说出来。

“俞止松,控制一点。”

“对,这次十有八九确实是鬼做的。”

尹莲和陆凝制止了俞止松有点冲动的举动。

现在也只有她们的话能让俞止松平静些了,过了片刻,才听见他有点闷的回应:“怎么说?”

“头发还是湿的,确实是在洗澡回来后被杀的,死亡原因就是割喉,是在换上浴袍准备重新上妆的时候动手,不过从伤口来看是鬼动手的。”

“鬼动手的?这也能看出来?”

不是俞止松不相信陆凝,只是这次信息量实在有点大。

“那倒不是。”陆凝指了指死者的右手,“她口红落在这边,镜子落在那边,说明是右撇子,刀片也是在右手手肘附近的位置,脖子上的伤口从左侧到右侧由深到浅,一刀到底,这其实更符合自杀的伤痕,但是她根本没理由自杀吧?那么我能解释的就只有鬼魂附身驱使她自杀,然后在她死亡前离去这种解释了。”

“你是说……鬼杀人的时候会附身?”

“另一个佐证是,我和陆凝之前一直在附近的房间,这里隔音效果可不怎么样,如果真的是人来杀的话,不可能一点动静都听不到——最起码尖叫总有吧?”尹莲补充道。

“可是如果捂住嘴……”

陆凝叹了口气,让尹莲坐在另一张床上,右手虚捏,比划起来:“就算是想要捂住嘴,以坐在床边的姿势,想要方便动手的话也必须从背后靠近,左手捂嘴右手割喉——先不提这样的方法形成的伤口应该是从浅到深,光是这么袭击隔着还有半米左右宽度的床不被发现就很困难了,还能阻止对方发出任何动静真的不太可能。”

除非是练过工夫,或者精通格斗的人——陆凝这句话没有说出口。

俞止松似乎也被说服了。

“节哀,她的死亡也不是没有意义的,至少我们知道了这只鬼能够附身,而且能阻止人死前发出声音。”尹莲安慰他。

“这么恐怖?那我们怎么应对它啊!这不是无敌了吗?”白领在外面惊声叫道。

“还用问?抱团——互相盯着!有什么异动的人就把他按住!”暴躁男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虽然话糙,不过这确实是陆凝想到的应对方法。

“唉……多谢了。”俞止松摇了摇头,让门口的两个人进来了。

“容我多句嘴,你们好像之前就认识?如果刚认识不久大概不会做到这个地步。”陆凝见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有哀伤的神色,不由问了一句。

“我们是校友……”俞止松指了指那两个人,“杨娜帮他们乐队写了很多歌曲,我算是他们的投资人吧,虽然年级不同,不过也是因为一个目标凑到了一起。杨娜平时比较宅,自己写的歌都不敢去听观众反应,可她确实帮了我们大忙……狗屎!”

俞止松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咬牙切齿。

看着俞止松几个人帮杨娜合上了眼睛,然后用床单将尸体裹好放在床上,尹莲和陆凝默默退了出去。门口那个高大的男生赤红着眼圈,俞止松唯独没有介绍他,不过从这个表情看来,他和众人大概也关系匪浅吧。

只是……

“可惜了。”

尹莲的低语,只有陆凝听得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