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东莞鬼事

更新时间:2019-09-08 09:13:56

东莞鬼事 连载中

东莞鬼事

来源:掌中云 作者:宸彬 分类:灵异 主角:左非凡宸彬 人气:

完结小说《东莞鬼事》是宸彬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左非凡宸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千万别打开这本书,一旦你打开了,或者就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在你身边发生……而因为某些不能为人说道的原因,作者现在不在国内!一步一步随着左非凡的笔记走进漩涡的中心,或者你会因此夜不能寐。而夜阑人静时电话响起,或者那边就是左非凡,甚至是宸彬本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叔说:“本来是打算让你们抓着他们的手让那些浊黄液体从他们空洞的指肚流尽的,又怕他们张口来咬,于是索性让你们把他们扯出去,要是被咬到了,我也不确定会是什么后果。”听到这里我和八怪相视一眼都打了冷战,想想都是后怕,幸好没被咬到。三叔往地上两人指去,我们一看,果然一小股液体从他们指间汩汩冒了出来,空气中没有血腥味,但却有股难以形容的微微的臭味。对了,就像是用保鲜袋装着忘在冰箱里闷了好多天的菜打开以后那股味道,说不上来但又让人不自觉地反胃。没错,是腐烂的味道。 我试探着问:“是僵尸片里说的那种尸毒吗?”老头点头。我差点就站不稳了。据我所知,不,是据我看各种僵尸电影得回来的所谓经验说尸毒是要在尸体上培养的,或者是生人利用死人来祸害世间的,也或者是死人自己上来为害的。比如说一些被老僵尸咬了以后尸变的小僵尸正是中了老僵尸身上的尸毒。且无论如何,都是和死人打交道的东西,可我厂里少说也是跨世纪的厂,开业几年,并没有工亡事故,也没有什么凶杀案的发生,不应该和尸体之类的东西打上交道。 我问三叔不会是啥猛鬼逆袭或者僵尸侵略人类世界吧?三叔也不顾地上两个生死未卜的活动物体和这么毛骨悚然的情景,居然抬头冲我笑,说我是看电影看多了,三叔表示他老人家学道十几二十年来道行深不可测,大千世界里的林林总总全部都见识过,就没见过僵尸的。然后摆摆手说:“少废话,咱先把这单事儿处理了吧。” 地上两个货慢慢也消停下来了,但还是躺在地上伸直手臂往前抓什么东西似的,地上一小滩水渍,正是从他们指间流出的。三叔问我有没有喷火枪,我说有,让八怪进去拿。 但我也提醒三叔:“这火枪是工人平时用来把多出的线头烧掉的,火舌不大,连你想把胯下的鸟儿烧掉都得烧好一会。”三叔说没关系。 看着黄毛绿毛眼下也没啥动静了,我的心也暂时安下来了,于是依着我的好奇心问他这两小青年到底什么回事,应该怎么办。 三叔跟我说:“这事有点耗神,却也并不难搞。这儿是有东西在作祟,但并不单纯是上身,或者我开始以为的有东西把他们当扯线木偶使。而是那东西把自己的力量分薄了,分别灌注到这俩人身上,可惜它本身也没有通天能耐,或者说被其他东西制肘了,反正这俩所谓‘分支’跟本尊的纽带不强,出了什么岔子,用现在的话来讲是失联了,然后被其他工友察觉到了,加上你的车是红色,虽然用处不大还是能挡去一些煞气的,而且离厂越远联系就越弱,所以那两人在车上也没什么闹腾。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那东西本尊就在厂里。” 三叔提到它本身力量不强,被制肘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特地对我说的,当下我确实是更定神了,只是它在暗我在明,虽然不再战栗般的害怕,但也总感觉身边凉飕飕的。似乎随时有手什么从后面的黑暗中伸出来搭我的肩膀。我还神经兮兮地握紧了拳头,准备随时给后面什么东西来一拳。 这时八怪提着火枪小跑着回来了,三叔拿过去摇了摇装在枪后的瓶装液化气,开始对着那小摊液体烤。我知道男人比女人多阳气,火气大的人比娘炮多阳气,为了让自己更安全些,我顺势就找了些东西骂八怪:“真没效率!拿个小东西也这么久,平时工作厂里效益都不知道给你耽误了多少!”我这样做也给自己的心理壮壮胆。他却支吾了半天说他一个人会车间有点害怕,躲在门口抽根烟,下载了首劲爆一点的脑残曲扬着声才敢进去。我“呸”了一声,说:“你不是刚刚才说自己,说什么来着,对了,农闲时候抓鬼,农忙时候看大肚婆,神叨叨地把自己说成了八面玲珑的得道高手。”他这才低着声就是以前偷看过三叔作了几次法。 说话间,三叔正开着火枪烤那摊黄水,我无意中一瞥,看到水面像是沸腾般冒着泡,泡一破,就好像有一缕像冤魂似的轻烟扭曲着五官朝半空飘去,有些还试图朝我这边扑过来,嘴唇张开的时候没有牙,但上唇和下唇连着一条条线,好像是在努力撑开被针线缝起来的嘴巴。这时还是八怪打开了手电,除了那股味道还在,其余什么都没有,半空中那些面目狰狞的烟也消失于无踪。我们求教的眼光又投向了三叔。三叔也没多说什么,就问我厂里有没有供着什么神,尤其是我企图用什么手段求色求财的邪神,我连忙摆手说“有这间厂让我赚点小钱买房买车就已经很不错了,我求平安都来不及呢。” 三叔说:“有求神的话,这就对了。”,然后他问我有没有供奉千手观音什么的,我抓耳挠腮想不起来,倒是八怪记起了,说:“前一阵有快递公司给寄来了一个像是千手观音的东西。”当时因为一些生意场来往的小巴结挺多,不是官场自然没有大钱来往,而小礼总是有的,对这些礼品生意人一般挺上心,也好打通相互人情关系。可是有谁送了千手观音来呢,死活想不起来,让八怪调出了那张客户联的快递单,上面的字模糊不清。 我也想不起来这事,但一般有益于生意的我都放在我和王大屁股的办公室里,免得放哪儿打坏了弄巧反拙。最后也验证了的确是在我办公室找到的。我的办公室向大门,所以我在办公桌背后的墙壁上放了一个画有阴阳八卦阵的大镜子来挡一些流言蜚语诅咒什么的,而镜子上方一块厚木板嵌进了墙里用来做一行书柜什么的。我这人读书不多,就角落里零星立着几本,多余的几乎大半排空位都放了些神像,关公佛祖什么的都有。 我发现我居然有两个千手观音,一个漆金身的大乘佛教千手观音,以八只手呈现千手。另一个看着有点别扭,不像是中国的产物,而且是石膏做的,因为之前我也没怎么留意,现在仔细打量它的时候,才发现心里莫名有点压抑。它的眼睛好像随着我们的移动而移动,死死盯着我们,嘴唇上涂的是鲜红的颜色就像是饮血的生灵。 三叔让我把它拿下来。我伸手去拿,却被喝止了,八怪递上来一个平时洗碗工戴的那种厚橡胶手套,我戴上以后伸手上去拿,却只感觉那观音像有千斤重,一拿却拿不起来!这是跟我杠上了吗?岂有此理敢碰老子的工友,我卯足了劲双手捉住它往上提。怪事来了,我越用力,手心越明显感到一阵炽热感。想着幸好戴上了厚手套,也没理,只管使劲。可这时八怪和三叔几乎是异口同声惊呼出声:“住手!左老师你快停下!” 我听话地停止了使劲,正想粗喘一口气,可八怪拉着我的衣服往下拽,我本来是站在一个小木凳上去拿的,被这厮一扯差点像摔生鱼一样摔在地上。两人同时托住我后背,然后三叔空出手来,在他左腹衣袋中取出两个叠成了三角的红符往我两个手心印去。 我这才发现厚胶手套已经在手心处已经空了一大块,而手指上的胶也微微发臭地冒着烟。更严重的事,我的手心出现了若隐若现淡淡一股黑气!“去他娘的,老子不会就这样被自己的佛像害死在自己办公室里吧?我不要因为这个上东莞日报头条。” “屁,你就是死了也上不了头条,更别说还没死呢。”三叔因为半个身子还托着我,头就在我耳后,这一句震得我耳朵嗡嗡直响。接着他让我想些东西让自己生气起来。 “你倒是说得轻巧,这时候我应该交代遗言,而不是去想怎么生气,这让我怎么想!”转眼我就看到了那个灌我黑气的像,那观音,那观音的嘴角像在狞笑!我头皮一阵发麻,哪个狗日的胆敢给老子送这种东西来耍阴险,让老子逮到你一定用鞋胶粘了你的狗嘴在你的屁眼里纳个鞋底再扔进缝纫机里千针万刺。这时候,我的手心炽热感再起,定睛一看,那两道红符的红色正在褪去,而黑气被收缩到一点以后从我手心里被吸了出来,混着红色以液体状滴到了地上,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腥臭。他俩把我扶稳站到地上,三叔对着唐八怪轻轻颔首,八怪对我说我没事了,是我们因为外面两个工人的事而太低估本尊的力量了,现在三叔要开始施法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