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妻今年18岁

更新时间:2019-09-09 17:58:53

鬼妻今年18岁 连载中

鬼妻今年18岁

来源:爱奇文学 作者:苏黎 分类:灵异 主角:苏黎紫嫣 人气:

《鬼妻今年18岁》由网络作家苏黎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黎紫嫣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一天晚上,一个美丽的女子来我家借宿,可是她借了一晚又一晚就是不打算走,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发现了她的秘密才知道,我已经深深地陷入了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让李长天帮忙计时,用左手持刀放到受伤的大腿边,让骨血刀周遭全部沾满我的血液,接着将遮挡窗户的一块黑色窗帘扯了下去,将刀上的血迹再涂抹于上。

若非情势紧迫,我是舍不得这样做的,因为需要反复涂抹才够,这需要自己大量的鲜血。

随着时间的流逝,失血加上寒冷,我渐渐站立不稳,那时间眼看要到了,我不敢迟疑,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

“大哥,已经两分钟了!”李长天提醒我说。

还有几十秒,金光咒便会到时,我把那块沾满了自己血液的黑布披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随后再度扑倒下去,把一直发愣在地上的李湘灵又给摁住了。

见我这么做,李长天明白我是躲起来了,但却把他扔在了外面,故而又急了起来。

“别过来,他们伤不了你的。”我连忙喝住了他,生怕他把这黑布给掀开,“前几次你都没事,这次也不会受伤害,相信我。”

说完我把自己的脑袋也躲进了黑布当中,因为长度不够而我个子又高,只好蜷缩着身子,不让任何部位露在外面,两手紧紧抓住李湘灵的胳膊,而下半身则是夹住了她的腿。

刚刚还冰冷不已的身子,马上感觉到了来自李湘灵那里的暖意,四肢迅速发烫。

“苏黎,你这个家伙究竟要做干什么!”

黑暗中,李湘灵气急败坏,却又被我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只能娇羞而气呼呼吼道。

“吵什么,看不出我在救你吗?”我有点不高兴了,明明自己拼命跑来保护她,还这么不领情,“这金光咒就三分钟,过了后你想让鬼吃掉啊!”

“那这么块破布就能挡住鬼了?”李湘灵自知理亏,可还是嘴硬。

“布自然挡不住,但上面涂抹了我的血液外加骨血刀的精气,对付一般的小鬼,要比你的黄色符纸都管用,不信你等着瞧。”

不管她怎么说,反正现在的外面简直跟地狱一样,密密麻麻的小鬼将我们所在的客厅围得水泄不通,我相信就算是二叔还活着,也没办法同时对付这么多。

空气中,除了李长天在外面恐怖的喊叫声,就是在黑色布料下李湘灵急促的心跳声。

我是蜷缩起来的,身子是弯的,头刚好放到了她的脖子下面,耳朵听见她胸膛之内的声音十分清楚,比正常人要快许多,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同时,从她的身上传来一股类似奶香的气味。

我下意识地深深吸了一口,感觉心旷神怡。这是她的体香!

也不知过了多久,后背感受到的冲击力持续减弱,渐渐的,总算没了感觉,而李长天嘶哑的叫声,也终于停止了。

此刻的我已经满头大汗,闷在这布里面不透风,又和李湘灵贴得这么近,真是热得够呛。而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呼吸高亢,嗓音湿润,仿佛在水中一般。

可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李长天这厮也不吭声,我不敢乱动怕哪里漏了口子被那些小鬼钻了空子,所以就一直这么傻等着。

“苏黎,现在已经没有鬼气了。”

终于,我等来了紫嫣的话,旁人肯定都听不见,但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句,便知道危险暂时过去了。

我翻了个身,将黑布掀翻过来,微弱的阳光刺入我的眼睛,原来已是清晨。

再看房间内,所有陈设都乱套了,凳倒桌翻,挂在墙上的大电视也掉在地上,就连吊灯就碎裂开来。而那个李长天,居然还靠着墙角,他在那里呼呼大睡。

好家伙,难怪没了动静,原来是见周公去了!

还别说,这方法真的起到了作用,居然从午夜撑到了天亮好几个小时,只可惜我的血流失许多,现在还头晕晕的。

“湘灵,没事了起来吧。”我半跪着,想拖她起身,结果她那两只大眼睛死死瞪着天花板,着实吓人。

我把手在她的眼睛前面晃晃,她眨眼了,那就好的,还以为她怎么了呢!

将她扶起来,李湘灵才把眼神收回看着我,牙齿紧紧咬住嘴唇,看样子咬了许久,嘴唇通红甚至泛着献血,都咬破了,明显咬得时间很长。

我被她的样子弄得有些懵,忙想检查下她的身体,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结果,我才把手伸过去,想揭开她外面穿的道士服,这姑娘甩手一个巴掌,就朝我脸上打来。亏得我眼疾手快,脑袋迅速歪了点,躲了这一次。

然后李湘灵又要打开,我直接用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大声嚷道,“喂,你疯啦,干嘛打我?”

这一声下去,她倒没什么反应,倒是把靠在墙角睡着的李长天给吓醒了。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又有鬼来了?”李长天眯着眼睛,紧张兮兮地问道。

不过很快他就瞧见天亮了,而我跟李湘灵对着站在客厅里,火药味十足。

“大哥,你……”

“别老叫我大哥,我跟你差不了几岁。”我总觉得这个称呼很奇怪,便打断了他。

“不叫大哥,那我叫您什么?”李长天挠了挠脑袋,一脸迷糊。

我心想这个富二代有趣的很,都二十岁的人了,言行举止还跟个孩子一样。

“在下苏黎,叫名字就行,还有,这位发疯要打我的美女叫李湘灵,跟你还是本家。”我的眼睛一直瞄着李湘灵,生怕她想不开又要打我。

然而这时的李湘灵不知怎么的,手上的力气马上泄掉了,她的手从我的手掌里滑落下去,而她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眼泪,鼻子红红的,哭了起来。

真是莫名其妙的,明明是她在打我,自己却哭上了。

“哥,不,苏黎,你们昨天晚上躲在这黑布下面缠绵,可苦了我一个人,看着那么多可怕的恶鬼。虽说它们没把我怎么样,可吓也吓死我了!”

“别胡扯!”

李长天夸张地形容起昨夜的场景,但我不感兴趣,他所看见我不用瞧也能想到。现在一心只想把眼前这位妹子安慰住。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哪,我昨夜不顾受伤救她性命,今天她却要打我,还莫名其妙的哭上了。

但不管我怎么问,李湘灵就不开口,独自默默流眼泪,我问的越多她哭得越伤心,最后干脆把头埋在了腿中间抽泣了起来。

“苏黎,你这就不懂了吧!”李长天神秘地把我拉到了一旁,神气地对我说道,“女生要是伤心,你越问她越不会理你,只会让人家更生气,你得自己找原因才行。”

“你经验倒是丰富,那你说说,她到底为什么生气?”我看这家伙的模样,泡妹子的经验的确不少。

“这个问题还问我?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别卖关子,快说!”

“好吧,看在你特意来帮我的份上,我告诉你,”李长天总算相信我的确没搞明白,悄悄贴着我耳朵,“你们在那布底下待了一夜,就没做点什么?”

瞧他那坏笑样,我便懂了,可昨夜那种紧张的情形,怎么可能还有心思考虑男女之事。再者说来,那里面空间那么小,又热又闷,动弹不得,也就是贴得比较近而已,在不经意间,触碰到她的皮肤罢了。

讲真,我对女孩子并不是没经验,要不然也不会在家里被假扮的紫嫣那么容易就诱惑住。但对于这么个道姑还真是没辙,连碰都不让碰的。

如果真做了什么,还能道歉啥的,我可什么都没得到,也太亏了。

“都是你小子的错,要不是你家引来这么多鬼,我何至于要采取那种办法,再说还用了自己那么多的献血,所以要怪都得怪你。”我噼里啪啦地一顿怒斥,把李长天训得瞠目结舌。

“行,我还是得叫你哥,这都能扯到我头上来。”李长天耸耸肩表示很无语。

“要想弥补,赶紧告诉我们,你家怎么会有这么多鬼?”

“我哪知道啊!”李长天恨不得用自己的头撞墙,“我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悲剧了,再说之前都是一只一只的,你们一来,居然来了无数只……”

“这么说,你还怪我们不该来,行,那我们现在就走,你等着晚上它们再来找你吧!”

说完我就转身,拉起李湘灵就走,她还在那嗅着鼻子,被我拉拽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去。

“不能走。”

突然,我的内心又传来了这么三个字,紫嫣不适时的冒出话来。

这话正好是跟我对着干,我一点都不想理她,现在我可是被引导到这万鬼之地来了,尤其昨晚那么危险的时刻,她也就会提醒一下,也不说出来帮忙的。

是紫嫣说要帮我,我才让她待在骨血刀里带出来,结果到现在除了检测鬼气外,她倒是很自在。

所以我并没有停下脚步,但拽着的李湘灵却拖不动她,她双脚站在原地没有跟我离开。

当然我并不是真的想走,这好不容易找到了些线索,岂能如此轻易放弃,我这样的反应,是故作姿态,希望能转移李湘灵的注意力。

“等一下。”湘灵果然中计,用力擦掉了鼻涕,松开了我手,然后走到被我吓到的李长天面前,问道,“最近你家里是不是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