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一世冥妻

更新时间:2019-10-07 07:04:27

一世冥妻 已完结

一世冥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泡椒凤爪 分类:灵异 主角:徐生徐若兰 人气:

《一世冥妻》为泡椒凤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为了还债,我答应了一桩婚事。村里的神婆说,只要我安分守己,三年后就能一世平安,谁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醒来的那一刻我看了看周围,发现一切正常,缓了口气,又是一个梦,但这梦怎么与上一次的完全不同,险些把我的尿都给吓出来了。 一样的红色旗袍,一样的婚礼,怎么她们的脸却不一样! 我茫然无措的躺在床上喘着粗气,不经意看到床边上有一张白色的彩礼单,我的身躯瞬间就僵硬了,那……那不是昨晚我扔下去的彩礼单吗,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边! 我仔细一看,上面还染着五个类似水渍的手指印,更是让我不寒而栗! “咕噜”我害怕地咽下一口水,不敢在看,急忙起床,弯下腰要拿放在床底下的鞋子时,忽然触到一个圆圆硬硬的东西,摸起来还有一丝的冰凉,就好似摸着一大块冰块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我记得我的床底除了一些以前的课本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啊,怎么会有这种奇怪无比的东西,我不禁感到一丝冷意穿心而过,哇的一声大叫,把手上拿着的东西用力甩掉,砰的一声落在了地面,竟然滚了起来! 骨碌骨碌……诡异的东西不停地滚着,我强忍着恐惧看去,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晶莹剔透的骷髅头! 啊—— 我吓得一甩手把骷髅头扔出了窗外,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呼呼地喘着粗气,但这还不算完,我壮起胆子低头蹲下,目光扫过床底,昏暗的床底下,竟然多了一个又一个包裹着血色绸布的箱子,而箱子的旁边铺满了一个个白玉骨头……一阵阵寒气不停地从床底传过来,散发的寒气险些要把我冻僵了! “白玉骨头、百阴酒……这些都是真的!” 我瞪大了眼睛,身子一软,连滚带爬就跑出了房间。闷着脑袋一个劲地往外跑,奶奶瞅见了我,瞪大了眼睛笑骂道:“阿生,你去哪弄来的新郎官衣裳,是不是想姑娘想疯了?” 听到奶奶的话,我愣了一会儿,一时间不明白新衣是什么意思,低头一看,自己竟然穿着一身红色的新衣! 刹那间,我脸色变得苍白,双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昨晚我可是穿着大裤衩睡觉的,怎么一醒来就穿了新衣,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是梦……梦里我穿着新衣! 我瞪着眼睛望向不远处的一座孤零零的山,在顶上有一栋红色的砖瓦房,神婆就住在那里,这一系列诡异的事件接连不断的发生,都是因为我答应了这门阴亲! “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我怔怔地看着那座山,不停地呢喃着这几句话。 “傻孩子,你嘟囔着什么呢你!”奶奶瞧见我有些不对劲,急忙走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着我,使劲打着我的肩膀,但我就好似入了魔障一般,一丝反应都没有。 奶奶焦急地大叫一声“老头子”,爷爷就从屋内赶了出来。 爷爷拄着拐杖走到我的身边,沧桑的双眼一瞧见我的样子,噌的就窜出了两道火气,怒气冲冲地举起手,一个耳光子就打在了我的脸上,一巴掌把我扇出两米远,倒在了泥地上。 爷爷虽然老迈,但以前当过兵的,一怒起来,那声势可不是吓唬人的,用拐杖指着我怒喝:“说,是不是那天鬼婆娘跟你说了什么话,让你变成这副模样?” “我……”我捂着脸看着爷爷,被爷爷这一巴掌瞬间打醒了,脸上吃痛,想着这两天遇到的诡异事情,眼泪哗啦一下如江河决堤一般猛地流了出来,泪水夹杂着黄泥从脸颊上滑落…… 我缓缓转头,望着虽然严厉,但眼中的关切却不曾少一分的爷爷奶奶,几番挣扎之下,终于把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 “造孽啊,造孽啊……”奶奶听完之后泣不成声,面如死灰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 爷爷高高举起拐杖几次想要打又含泪放下,手指头颤抖地指责我,大骂道:“不是和你讲了无数次,不要去竹林,不要去竹林,你怎么就那么犯浑,深更半夜,怎么可能会有女人在唱歌?我看你八成是中了邪了!以后你要再去竹林,我就打断你的腿!” “但这还不是让我最气的,最气的是,你竟然还答应了那个鬼婆娘,结阴亲!!!”爷爷忽然表情痛苦地捂着胸口瘫倒在奶奶的怀里,显然是被我气得心脏病犯了。 “老头子……我们家命不该绝,你可别倒下去啊!”奶奶脸色愁苦地扶着爷爷在太师椅上坐着,摸着眼泪把药喂给了爷爷,然后把我从泥地里拉起来,也给了我一张凳子,自己却是站着,看着我说了一句让我后悔不已的话。 “阿生,你这么做,是给徐家招灾啊,那天杀的神婆是要我们徐家在你这一代绝后啊,所以你爹才不肯闭上眼睛啊!” “什么!”我瞪圆了双眼,竟是想不明白,神婆不是说三年之后就可以解除阴亲吗?我张开嘴对奶奶解释道。 “笨蛋!蠢货!结了阴亲,若是三年后能斩断姻缘,重获自由,谁不抢着去做,那鬼婆娘就是欺负你不懂这其中的门道!”爷爷稍稍缓过气来,对着我痛心疾首地说道,眼泪如泉水般涌出来。 “啪!”我屁股底下的凳子突然裂开,我再一次倒在地上,身上的新衣涂抹上了一层层灰黄色的泥巴。屁股上传来的疼痛好似感觉不到一般,望着爷爷和奶奶,呆呆地道:“那……该怎么办?” 爷爷捂着脸,不愿再看我,嘴里嘟囔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结下了阴亲,收了礼金,收下彩礼,这阴亲就结了一半,等着他们把死人送来,那阴亲就成了,从此徐家就要绝了后啊!” 听了爷爷的话,我一脸茫然,瞪着两只眼睛说不出话,内心突然传来心绞的剧痛,还有无尽的悔意,潮水般的寒冷冻住了全身……我憎恨自己为什么如此轻易地答应了神婆,要是不答应,就算再穷,那也不至于断了徐家的后啊!悔不当初啊!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奶奶忽然走到我的面前,让我脱了新衣,给我换了衣裳,随后一脸镇定地问我除了收下礼金和彩礼,还有没有别的,我摇了摇头说没有。 “那就好,这件事还有挽回的余地。”奶奶点点头,嘴上说着这句话,手上却是从脖子上解下一条翡翠项链,放在了我的手上,在我茫然无措的眼神中,对我郑重说道:“拿着这块翡翠项链给神婆,跟她说,亲家的十万礼金我们用房子和田地抵押,这亲我们不结了!” “这行吗?”我紧紧握着奶奶给我的翡翠项链,这可是奶奶最宝贵的东西,是奶奶的妈妈送给她的唯一嫁妆,据说妈妈当初想要都不给呢,怎么就拿了出来! “行!”奶奶一把推开我,咬着牙道:“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