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亲密冤家

更新时间:2019-06-12 14:37:05

亲密冤家 连载中

亲密冤家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中跃 分类:灵异 主角:张女士张律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亲密冤家》的小说,是作者中跃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方睿高中毕业那年遭遇骗子,被骗到“北影”读书,害得父亲犯罪入狱。次年秋离家出走到京城成为“北飘一族”。在经受多次的感情挫折后,20岁的方睿赌气离开北京,南下海口,干起了导游小姐。不幸的是,她再次被一个扬州男人阿庆所骗。方睿随阿庆一起到扬州投资办旅行社,资金和身体均被这个男人所霸占,弄得人财两空。 为了摆脱这个可恶的男人,方睿躲到上海,进入某大学攻读播音主持专业的自费研究生。阿庆却跟踪来蚤扰她,同时学校里一个叫李朋的男人也在追求她。李朋帮助方睿摆脱了阿庆,并以此为把柄,霸占方睿,并敲诈她的钱财。 方睿只能再次弃学逃跑。 几经周折的方睿最后逃到了雾城,在推销保险时巧用“美人计”结识并嫁给了中年丧妻的建委马主任。由于马主任的关系,方睿当上了雾城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不料好景不长,马主任因为涉及到一起受贿案而坐了牢,并主动提出与方睿离婚。 这时,帮助方睿办理离婚的律师何高智制造了一起车祸,巧妙地杀死了自己的老婆,将巨额彩票奖金占为己有,并趁机追求方睿。 何高智和方睿闪电式结了婚。 结婚后,何高智发现方睿的心理因为多次受刺激而严重变态。夫妻生活变得越来越痛苦,简直令人发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杀宣言” 而此刻,冷正的岳父费老头正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他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公证人神情严肃地围在他的病床旁边。 老头子声音很微弱,但很清楚:“我要把我的、全部财产,建立一个、基金,资助那些、独身的、老年人……” 两个儿子对望了一眼。大儿子:“老头神志不清了吧?说胡话呢?” 小儿子:“今天不算,哪天等他神志清楚了再公证吧!” 老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清楚。” …… 冷正驾驶着银灰色的奔驰,在夜色中慢慢滑行。 他不想那么快回到宾馆。而且,到底是回宾馆?还是回家?或是另找一家偏远的宾馆?他似乎还没有拿定主意。 心乱如麻。 ——都是费敏发的那些短信搅的: “情人节在哪鬼混呢?” “你再不回家,你就永远没有这个家了!” “你再不理我,你就永远别想理我了!”…… ——这常常是她的“自杀宣言”。 ——只有他冷正读得懂。 没有比夫妻之间更加默契的了——他们往往更加了解对方的弱点和软肋,更加了解对方的短处和痛处,所以,一旦向对方下手,往往也是最为致命的。 她真有可能想不开,服下一瓶安眠药,冷正想,也有可能心脏病急性发作,一命呜呼——以前曾多次出现过这种情况,幸好被及时抢救了过来。 那个穿白风衣的少女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而且一窜就窜到了冷正的车前,幸亏他本能地一踩刹车,否则少女就不可能还站在这儿大喊大叫、拍他的挡风玻璃了。 冷正将车窗开了一条缝。 ——“……求求你老板,救救我老板,有流氓追我,能让我上车吗?老板,求求你了!他们要抓我回去做三陪……” 冷正刚将车门打开一条缝,少女就像一条鱼似的游了进来。 然后,她除了喘 息就是哭泣,累得好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冷正从后视镜里看看车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可疑车辆跟踪。他又将车速减慢下来。 这是一条横穿雾城中心的主要马路,由南向北,直通到长江边。 经过市中心的时候,冷正注意到广场正面立着的那个大屏幕镭射彩电上,电视二台正在重播他刚才做嘉宾的节目,图像一闪一闪的。 雾城不大,繁华市区只有三公里方睿。CD里的韩红刚唱了几句“青藏高原”,车已开到了长江边。 虽然是夜晚,冷正还是能感到扑面而来的黑暗的空旷,令人有豁然开朗之感。即使隔着车窗玻璃,也能感到扑面而来的江风带来的那种清新和凉爽。 江边的马路近年经过一番扩建翻新,做成了一条江边风光带,名曰“珍珠项链”,号称是“雾城的外滩”。美中不足的是今天没有打灯光,沿江的建筑黑咕隆冬的,看不出什么名堂。 于是重新返回到市中心。冷正将车停在灯火辉煌的城市客厅广场,头也不回地说:“小姐,现在你没有危险了。” “谢谢”。小姐回答了两个字。 然后又没有动静了。 冷正将头侧过一点,说:“小姐,现在你没有危险了,你可以下车了。” 没有动静。 冷正回过头,发现少女正愣愣地看着他。“需要我跟你的家人联系一下吗?”他又问了一句。 “我的家人远在湖南,”少女说,“我是被男朋友骗到这里来的,他说给我找工作,其实是让我去酒吧做三陪,我不干,他就打我,强迫我,还搜走了我所有的东西,刚才我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说着说着,少女又呜呜地哭泣起来。 冷正不再说话,重新启车前行。 直到了荷花池宾馆,进了房间,打开灯,冷正才将这个不速之客看清楚:真是一个少见的美女呢! 长长的头发凌乱在那张白皙的脸上,小小的胸脯还在惊惶地起伏不定。 特别是她那双艾怨动人的眼睛,清纯得像在水里刚刚洗过一样。 楚楚动人。 她缩着身子,站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冷正让她先喝了杯水,然后让她去卫生间洗个热水澡。她顺从地进去了。 少顷,从里面传来沙沙的淋水声,门下方的百叶窗里也有热气袅袅而出…… 冷正用宾馆的铅笔、便笺写了一张便条,在上面压上几张人民币、以及宾馆房间的房卡,然后拎着自己的东西,快步走出了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