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以疼痛之名

更新时间:2019-06-12 15:39:28

以疼痛之名 连载中

以疼痛之名

来源:微小宝 作者:祺小朵 分类:灵异 主角:安冉小蛮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祺小朵原创的灵异小说《以疼痛之名》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安冉小蛮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朴树的歌声干净而透明,容易让人跌进无尽绵长的回忆中去,在香烟氤氲的烟雾中,我仿佛看到了曾经的她们,看到了我们的年少轻狂。微带着疲倦笑容的美丽的茹颜,倔强的面无表情的娃娃,流着泪的微微颤抖的安冉。这些影像都像放电影般在我脑海里盘旋不去。那个遥远的浙江,那个遥远的培烁,那里有我所有的爱与不爱。那里的开满荷花的小池塘,那里的清冷的篮球场,那里的奢华的教学楼,那里的每一方阳光以及那熟悉清新的空气都叫我怀念。甚至,我甚至怀念那个男孩子,那个叫刀疤的,与我势不两立的男孩子。他曾是那样地为爱付出,又同样地被爱所伤,六年前,我们都还只是孩子,固执地一直往前跑而不愿回头张望的孩子。而四年之后,我坐在这松软的沙发上,回想起这些风吹的往事,心里除了无比的怀念与自责,更多的,则是怅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记起很小的时候有个男孩子这样评价我,他说:“你的眼睛是灰色的,黯淡地让人心碎的颜色,像张开翅膀的大鸟一样遮住所有光亮。”那个时候是冬天,我透过寒冷的空气木然地看着他。他叹气,转身离开。那年,我6岁,他15岁。 小的时候我与外婆住的是偏僻村庄里的破屋子,他也住在隔壁。两个年龄相差9岁的孩子本应不该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可他却总找我一起玩。我们不多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起,看着湛蓝湛蓝的天空中偶尔飞过的小鸟。 “天空是蓝色的”!当时的他这么说,“我的双眼也是。” 我扭头看他,他仰着头看着蓝天,脸上竟真有一种发亮的神采,幽幽的蓝色。 “我希望这种蓝色能保存一辈子。”他底下头,看他破破烂烂的黑色布鞋,轻声说道。 他也是个穷孩子,没有爸爸的穷孩子,跟着他妈妈一路走来,已经13个年头了。他的妈妈是个平平常常的农村妇女,40岁出头,却比实际年龄沧桑许多。他本有个哥哥,可是出车祸死了。从那以后,他们母子二人就搬到这最穷苦的小村庄来,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他没有一双好的鞋子,一双也没有。 我没有说话,转回头看天空,一只黑色的大鸟飞过,大大的翅膀遮住了一方湛蓝。突然间,我有种被定格的错觉,仿佛被遮住的,不只只是天空而已。 后来他走了。他的妈妈和他一起被他的舅舅接走。黑色的宝马车开到村口的时候,他正和我坐在屋门口捡柴火,寒风呼呼地吹着,他把我的手握在手心里,而我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6岁的我没有别的孩子的天真与活泼,有的只是无尽的沉默和过早的成熟。 “你的双眼是灰色的,让我心碎的颜色。”这是他走前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用冷漠的眼神看他走向豪华的宝马,一直走,一直走。他没有再回头。 如果说到依赖,他是唯一一个让我依赖过的男孩。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他对我的靠近。尽管这在旁人眼里只有两个寂寞小孩的互相依靠。可在我心里,却永远记住了这个穿着破旧布鞋,对我说“你的双眼是灰色的”的男孩,在我的童年的记忆里,他是唯一的存在。唯一的,唯一证明我还有过童年的存在。 说到“他”,是我不得不提的。尽管那个时候我们常常睁着双眼望着天空,一言不发,可我却一直不曾忘记他是如何用他的手温暖我冰冷的小手的。 9年以后,我到了当初他的那个年纪,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 我已经不是9年前的我了,我有了一个会给我很多很多钱的爸爸,很疼爱我的姐姐,我还学会了用微笑来伪装我的麻木。只是那双眼睛。每当站到镜子前面,我就会看着镜中自己的眼睛,没有感情的,灰色的,一成不变。 我突然想到一篇小说,作者的名字很怪,叫“笔歌”,她在那篇小说里写:“终于,我长到了当初你爱我的那个年纪,可是亲爱的,你却离我越来越远`````”我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有没有喜欢过曾经小小的我,我只知道,如果我们再次相见,我一定会第一眼就认出他。因为他的身上,有我曾经所有的回忆。 走着走着,我竟来到SOS内暴,那是一家酒吧,晚上的时候会很热闹。可我却从来没有进去过。我是个寂寞的人,却从不因为寂寞而堕落。酒吧是个复杂的地方,暗隐了许多的不为人知,不适合我,也不会适合我。 我转身正欲离去,却听见有人在叫我。 是林琢韭。 他从酒吧里走出来,奇怪地望着我。 “你怎么在这?”他问我。 “随便走走。”我说。 我不是很愿意与林琢韭这样面对面的单独相处,这多少会让我感到一些尴尬,更何况是在他亲口对我说了“喜欢”之后。 “哦”他轻轻挑了挑眉,顺势靠在门边的墙上。 “那你怎么在这?”我问他。 “我兄弟家开的,我在这儿帮忙打打灯光。” 我不是很明白“打灯灯光”是什么意思,可也不愿再这样拖延下去,于是微微点了点头,“我要走了。”我说。 转过身子的同一秒,林琢韭突然抓住我的手腕,死死的,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你干什么”?我终于放弃了挣扎,微喘着气问他。 “上次我说的——”他说,声音渐渐轻了下去,“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我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 他靠在墙上,一手抓住我的手腕,一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那样随意自然的一个动作却让我莫名其妙心慌起来。 我微微垂着头,不想让他看清我脸上的神情。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由原先的毫无所谓变得开始学会逃避,逃避一些让我心慌的瞬间。某些人与事在我记忆里本应是模糊的,而今却变得清晰起来,清晰得让我难从面对。 “尹林菁。”他轻声地说,“其实,我们都还是小孩。我们并没有保护对方的能力。我不能保护茹颜,也保护不了你。可是我很清楚自己的感情,细腻的,埋藏在我心里的感情。我不会告诉你我会很喜欢很喜欢你一辈子。这是承诺,可惜我给不了。我只能说,我现在喜欢你,尹林菁。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当我等一眼看到你,雪花飘散在你身上,你眼里流露出那种淡淡感伤的时候,我就有那么一种错觉:你与我,是同一个人。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只是彼此靠近的时候,才有一点点的小小温存。尹林菁,我想珍惜这种错觉,真的!” 我没有抬头,看着他漂亮的阿迪球鞋,不知怎么的突然莫名记起那个穿着破布鞋,眼里有着绚烂蓝光的少年。现在,他应该有23岁了吧?成熟又不缺乏活力的年纪。 “尹林菁。”林琢韭叫我,“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我抬起头冲他灿烂一笑,“有啊!”我说。 透过春日绚烂的阳光,我看见林琢韭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女孩,她的头发长及肩膀,微微地向外卷曲,像烫过一般好看。 我眯起眼睛盯着林琢韭,“可是茹颜怎么办?”我问。 他低低地垂下眼睑,“我并不喜欢她。”他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身后的女孩子颤抖了一下,微微地。她的眼神里有一种绝望,越来越浓,覆盖了她原本明亮的双眼。 “你会伤害她的。”我说“因为她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我不在乎。”林琢韭说。他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满脸认真地看着我。他有着很好听的声音,不像同龄的男孩子一样有着尖尖的嗓子。 “你爱过她吗?”我问他。 他看着我的眼睛,我亦如此。 过了很长时间,他终于轻轻地摇头,“我承认——”他说,“我这么做可能有些过份,可我真的不爱茹颜,至少谈不上爱。我们没资格谈,谁也没这个资格。” 长时间的沉默。 我看见不远处的女孩轻轻地回转过身,慢慢地,缓缓地回转过身,只留下寂寞,无助与绝望的背影给我。她的身影就如秋日里的一片树叶,飘荡在浑浊的空气中,没有目的,没有方向。我的姐姐茹颜,在这个有着很好阳光的阳春三月,转身离去。 我没有想到,也不曾想到,她的此次离去,会距我越来越远,远到我只能看着她,却触摸不到。 我原本只想让她死心,让她放弃这段无谓的爱情。可是,我的自以为是却将我们三人推入一种尴尬的境地。那里有失望,毁灭与仇恨,却永远不会有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