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残唐再起

更新时间:2019-02-01 12:34:51

残唐再起 连载中

残唐再起

来源:落初 作者:守夜 分类:历史 主角:李严李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残唐再起》的小说,是作者守夜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个欲做奴隶而不可得的乱世,一个中华沉沦的开端  血色世界里,没有温情脉脉,充满哭号与挣扎  杀杀杀,只有不停的杀戮,用血来洗净汹汹这浊世  黄巢、李克用、十三太保、朱阿三、贼王八………  在这泯灭人性的荒诞时代里,这些枭雄勇夫到底面目如何?  乱世之中,百姓流离,你可尝过人肉滋味?  黄金满地,红颜如云,究竟价值几许?  活下去,杀下去!  ————————————————————————————  残唐荒诞架空稳定连载中,敬请收藏推荐……  群:残唐参谋部(26298836)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天爷,你这是和我开得什么玩笑?醒过来的李严看着被雷劈得黑乎乎而居然没有严重烧伤,甚至连衣服都没怎么破的自己,摇头苦笑,到附近的小溪边洗了半天才洗出了人样来。

也是这个时候,李严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剧组色彩闪亮却丑陋不堪、缀着薄铁片的化纤“盔甲”,想了想,不管对方给不给自己工钱,这衣服还是脱了还回去比较好。但就在他开始要**服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了……刚才被雷劈得的迷迷糊糊的没有心思观察周围,听到水声就走过来清洗了。现在看来,这片山脚的旷地虽然在地形甚至拟古的路况上都和影视城的片场十分相似,但植被却显然要丰茂很多,而眼前的小溪更是凭空出现的。

李严的思考并没有持续很久,远处传来的一阵闷响打断了他的分析,根据服役时在草原训练的经验,李严立即判断出这声音的Xing质,没错,是马蹄声,而且马匹数量不下半百。在中国,同时出现这么多马匹的情况只有草原才有。尽管李严还不确定自己现在是在哪里,但也知道附近的环境显然、不属于牧区。

李严很需要找一个人来问问自己身在何处,解释自己的疑问,但是他也知道,在路中间拦马群的风险一点不比在爬进高速公路拦车小,所以他很快地退到路边。

果然,李严视线的尽头很快出现了一些小黑点和扬起的沙尘,从移动的形态来看,的确是高速奔驰的马匹。凭借长期以来良好的训练,李严看出这个渐行渐近的马群除了几匹空马以外,大多有骑者,所以确切地说,这是个骑群,而且是急进中的骑群。李严甚至还看出了几个骑者的鞭打马匹的动作。

“什么事情要赶得这么急?坐车不是更快吗?”李严的疑惑更深了。疑惑归疑惑,李严还是举起了手,叫喊起来,示意马群停下。

马群骑者的视野显然比较开阔,很快注意到了前方挥舞双臂的李严。其中一人发了一声喊,整个马群在离李严还有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住,接着那个骑者又脱离马群慢慢靠向李严所在。

李严看清骑者的样子后松了口气,这人年近三十,单眼皮,长相古典,穿着唐代的明光铠,比起自己身上穿的,制作得逼真多了,他满脸风尘硝烟之色,仿佛刚刚从战场上下来。总之,化妆水平相当之高。在李严看来,这人的出现也说明自己还在影视城里,只是被雷劈偏了方向而已——尽管这个判断有些无稽,但似乎没有更正常的解释了。

“尔乃何人,胆敢冲撞官军?”那人脸色不善,大声呵问,而且还杀气腾腾地挥了挥了陌刀。

他演出的肯定是一个大戏,要不一个一般演员不会演得那么好,李严心中对情况已经有了基本的判断,连忙答道:“我是大唐剧组的,请问你们是哪个组的?这里离最近的车站多远?”

“胡言乱语!戎装怪异,定是反贼一伙,杀无赦!”那人语气焦躁地说了一句,也不管李严什么反应,一刀劈了过来。

李严脸色一变,连忙躲避,还是差点被劈中,从专业角度来说,这一刀可完全不是演员手笔,而是熟练的沙场招数,李严被这一刀劈得脸色都变了。

“杀!”那人见没有劈中李严,毫不犹豫,又是一刀。

李严再次躲避的时候已经全神贯注,不管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演员用开了锋的刀对自己下狠手,保住Xing命才是目前的第一任务。

那人见两刀没有击中对方也有些诧异,脸色凝重,刀速加快,攻势也更加凌厉,而李严吃了没有兵器的亏本,又是失了先手的步战,一下子险象环生。

就在这时,停在路上的骑群似乎也等不及了,又有两个年轻骑手奔过来加入战团,却是一前一后,看样子似乎是一个追着另一个而来。被追着那个还叫道:“王将军我来帮你!”而这边和李严打斗的“王将军”听到这个少年的声音则是脸色一变。加快了进攻,但好歹是特种兵出身的李严虽然狼狈,急切之间却也不容易诛杀。

这新来的两人也是一色盔甲,兵器上却是一个枪一个刀,战斗力也参差不齐,李严的场面反而没有刚才恶劣。

“郎君退开!”最先执陌刀那人刚要劈出断李严后路的一刀,但却被一个少年刺出的一枪占了去势,执刀者叫了一声,但那少年却似乎没听到一样,依旧猛刺。

李严虽然侥幸躲过了一次必杀技,但三个骑手用兵器对付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乐观,李严一咬牙,拼着右肩被对方枪挑中,一个夺枪法,夹住了长枪,用力一扯,对方力量本来就不如李严,加上李严动作的突然Xing,一下子就被拉下马来,坠向李严。虽然李严夺枪成功,但还是被王将军削过后背,不过幸好只是被刀风伤了层皮。

李严这个伤是值得的,因为那个被拉下马、摔得皮开肉绽的少年已经被他捏住喉咙挡在身前,而另两个则面面相觑,退开两步,似乎对这个少年很是顾忌,一时之间双方罢手。

李严知道自己抓对了人质,大感庆幸,而背部的痛感让他不得不想一想目前情况,这些人上来不问清楚情况就要杀人,显然不是演员,而且,周围根本没有摄像机,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李严思量的时候,那个王将军先开口了:“放开他!”

“为什么?”李严冷冷地问道。这个人的蛮横和狠毒让他很是厌恶,连询问情况的都免了。

王将军脸色一动,冷然不言。

双方又陷入沉默。

“贼子!这是大唐寿王!”另一个年轻的刀手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这话甫一出口便获得了王将军的怒目,那年轻人也知失言,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哦?大唐兽王?”李严疑惑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少年,那少年的也看着他,强咬着牙,目光中充满真切的怨毒。

李严知道这下老天爷的玩笑开大了,这些人完全不是什么演员,而自己也的确是身在影视城,只不过是一千多年前的影视城所在,这除了小说里的穿越时空,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更可怕的是:自己居然抓了这个时代的王爷来做人肉盾牌……

“放开寿王。”一个年轻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骑队已经靠拢过来,从人缝中看过去,李严彻底呆住了。

龙袍?皇帝?

说话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比之周围的侍卫们要高大些,也是一脸风尘,身上的衣服被尘土遮却了本色,但中间绣的的的确确是龙,张牙舞爪。这就是在无论哪个历史时期都是知名度最高的那个家伙?

运气真好……见过的最高领导只是作战争处长的李严脑子里只剩这么一句话,来古代也便罢了,既然来了,好歹也要多活两年,可是第一天就来了这么一出,不死恐怕都难。

皇帝见李严神色痴呆,但手却还紧紧地掐着自己的亲弟弟,无奈地说道:“放开寿王,朕赦你不死。”

谁都不想糊里糊涂地死掉,李严一听有门,在生命威胁下也顾不了许多,学着《大唐韵事》演员的口气说道:“皇上,草民不是什么叛贼,冲撞了这个……兽王也是情非得已,望皇上恕罪……”说归说,但李严手上却没有丝毫松懈,自己就曾经击毙过稍有放松的匪徒,所以安全还是最重要的。

“你不是那盐贩子在此设伏的属下?”听了李严的解释,皇帝的神色稍微温和了一点:“既如此,赦你无罪。”

从不死到无罪可是个很大的进步,虽然不知道盐贩子是谁,但君无戏言李严还是知道的,再挑战皇帝的耐心恐怕也不太明智——这么想着他放开了手,按规矩老老实实地跪了下来。

哪知道回到古代的第一跪却很是失败,那寿王一脱开身,也不说话,回头就是一脚,把李严踹翻在地。李严肉盾都丢了,加上没有武器,也是因为被强制退役后生活艰辛,李严在部队里的锐气磨了不少,因此并没有反抗,便任由这孩子踢打了,反正抗击打训练是以前是常设科目,何况这小子的力气也不大。李严无奈而阿Q地想着,抱住头执行乌龟政策,只盼望皇帝出面制止。

但事实是,皇帝并没制止的意思,一幅看客的神情,周围的人自然没什么意见,自觉地充起当围观群众,几个武士则做好防备,防止李严反扑。

“Cao你娘的,什么时代都是人骑人!”李严边挨打边腹诽,不过这场戏并没有持续很久,一个太监摸样的中年人在皇帝身边说了两句,皇帝脸色一变,叫道:“罢了,快走。”

寿王虽然没有出够气,但皇帝的话还是要听的,临了吐了李严一口唾沫,叫了声:“狗东西。”翻身上马。

“整理一下,继续前行!”王将军发了一声喊,一些下马的甲士和侍从纷纷上马,显然就要离开。

被修理了一番的李严站在一边,根本没有人理会。他心里倒是只想这些剥削阶级的王八蛋早点离开,自己或许可以去找点吃的,再找个工作什么的。虽然机会渺茫,但万一能回去呢?

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已经纵马走了几步的寿王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回头叫了声:“给这狗东西一匹马。”

于是,郁闷的李严就成了这只奇怪皇家队伍的一员,被命令跟在队伍的最后,而他身边则是两个充满警惕的甲士,虽然寿王要带上这个人,但防备还是必须的。

“日你后娘的。”李严看着边上两张和120人员一样的**脸,想象着可能降临的折磨,抖抖马缰,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