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

更新时间:2019-07-08 19:49:35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 已完结

两生孽缘:倾城难宠

来源:落初 作者:巴宰 分类:历史 主角:萧许怀川 人气:

主角是萧许怀川的小说《两生孽缘:倾城难宠》此文是巴宰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命运的召唤让她看见了幽山冰悬棺,里面一个身穿战甲的男人半躺着,他的臂弯里窝着个身穿火红嫁衣的貌美女子,这个女子嫩白的柔夷轻轻的放在微隆的小腹上,只是惨白的脸告诉萧菀他们确实是死了,究竟是前世的孽还是未了的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嬷嬷站在远处骂骂咧咧的,婉蜜随着念星出了房门。

“姐姐,昨天是没睡好吗?”她疑惑的看着婉蜜。

婉蜜摇摇头,笑着拉过她的手。天天面对洗不完的衣服,念星有些气馁,看似大幅度的挥手,其实是无力的敲打。

“别这样,念星,让嬷嬷看见又要说你了。”看着她小女孩般的耍脾气,婉蜜抿嘴一笑。

“姐姐,我们去河边洗吧!那样快些,走走……”说完就端起盆子,大大咧咧的走到了前面。

婉蜜笑笑,也端起盆子随着她去,这也省的她来开这个口了。

阳光照在粼粼的水面上,涓涓流水映出她们如花的容颜,河面泛起的金光披洒在她们肩上,她们相互嬉戏着,安静的河边只听见她们的欢身笑语。婉蜜笑着从地上端起一盆衣服,字条作势从袖口里掉了出来,她用手迅速把它塞到旁边的石头底下,一个漂亮的转身,她又回到了河边。只是她不知道,后面的树丛里十几双眼睛正盯着她。

黄昏时分,躲在后面的陆堔默默的看着她们端起衣服往回走,刚走没多远,婉蜜停顿了一下,微微侧身看了眼河边的石头,她的这个小动作被陆堔看在眼里。待她走远了。树丛里跳出十几个人来,他皱着眉盯着那块不起眼的石头,由于角度的问题,他们并没有看见婉蜜做得小动作。他背着手在石头旁走了两圈,他一招手,那十几个侍从立刻就走过去,把那块石头轻易的搬了起来,他看见了他想要的东西,把字条展开他脸即刻阴沉了下来,他耐着Xing子,又把字条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夜探书房有秘密,救人需寻此地。”简短的话却透露了乔宇被关押的地方,这“夜探”二字不由的让他把洛泽那晚的回禀联系起来。他从鼻子里轻哼一声。

“王爷,我们还要继续守吗?”一个侍从问道。

“只管守株待兔,等着。”说完,他们又跳回树丛里了,这里安静的出奇,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月光静静的泄在水面上,偶尔的风把草丛吹的沙沙响,就连蛙鸣也异常短促,只有柔白的月光还在为行人引路。

婉蜜无心的翻看着手中的书,房里只听见念星熟睡的呼吸声,她打开房门,黄白的的月光把院子照的亮堂,连边上的树都好像能看见叶子的影子,池水荡漾着。突然从房顶上窜下来一个黑影,她的嘴被紧紧的捂住,一阵短暂的呼吸后,意识就模糊了,黑影人扛着晕过去的她跳了房顶。

半晌,躺在地上的她悠悠的醒来,她顺着站在面前的黑靴看见了陆堔那深不可测的眼神,陆堔也感觉到了她的视线,只是冷冷的斜着眼,表示他的回应,婉蜜用力的闭上眼,想要调整她模糊的视线。

“醒了?”没有疑问,只有不可抗拒的肯定。

她刚想起来,却看见前面的水中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他无声无息的被浸在水中,在暗黑的水里飘散着鲜血,他的身上还趴着几团搅在一起的黑蛇,它们疯狂的在撕扯在他的肉,血肉模糊的伤口向水中散着血。她捂住嘴,杏眼瞪圆吓得一下子就坐回地上。

“认得他吧!旧朝公主。”此话一出,把躲在暗处的洛泽吓了一跳,原来他的小伎俩早就被他识破,只是他没说出来而已。

陆堔的手一挥,字条从他的手中飞落,婉蜜像失了魂,人一下子就瘫软了,她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能接住李承顺利救出弟弟,其实这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中了,而自己却还不知道,原是她的痴心妄想。

“既然知道了,那你想怎样?”她失声的答道。

陆堔捏着她的下颚,强迫她看着他。

“怎样?哼。”他从鼻子里冷哼出声,狠狠的甩开她的下颚,她作势扭在一边。

一个抬脚,他就把她踹下了水,突然的恐惧让她拼命的挥舞双手,她根本不会游水,只能挣扎着,她怕自己被水中的蛇缠绕,背上没好全的伤口再次裂开了,鲜血的味道把水中的蛇都吸引了过去,她沉了下去,水面上只能看见扭成一团的蛇身,陆堔背着手冷漠的站在旁边看着完全不见她身影的水面,洛泽从暗处跳进了水里,他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剑砍着蛇身,一会儿,他拉着婉蜜的手腕回到了边上,他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没想到本王的护卫竟也是个怜香惜玉之人。”陆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卑职失职,还请责罚。”洛泽跪在地上,水渍顺着衣边流在地上,他抱着拳道。

许久没听到动静,他抬起头却看见正欲离去的陆堔,本以为王爷会一刀朝他砍下去的,他忙把地上的婉蜜抱起来,陆堔去猛地回头,洛泽尴尬的抱也不是放下又不是。

“罚她三天不准吃东西。”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瑞王走远,洛泽这才紧跟着出去了……

身上的血顺着婉蜜浸湿的衣边滴落在青砖上,洛泽的双手也因血而变得粘稠,血迹顺着他们的脚步蔓延了一路,触目惊心。洛泽看着怀里的她面色惨白,越来越虚弱不由得就加快了脚步,婉蜜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他捏了一把汗。

“公主,马上到了坚持住啊。”他安慰道。

洛泽匆匆的走着,心慌得连脚步也走乱了。

不一会,洛泽撞开房门,轻轻的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径直就跑出去喊了大夫来。

婉蜜昏昏沉沉的,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她看见自己身穿火红的嫁衣,欢喜的和宸哥哥拜堂,父皇母后坐在堂上笑呵呵的看着他们,就连弟弟也在向她讨喜糖吃,她笑着撩开了头上的喜帕,猛的却看见对面的原来是瑞王爷,他的剑一挥,所有的都变成泡影,他邪魅的笑着手里的剑指着她。忽然全身撕裂般的疼痛袭来,就连手指也不能动弹。看着眼前刺过来的剑婉蜜眼前一黑。

不久,洛泽拽着大夫进了房里,一开门,把他们都吓了一跳,血水浸湿被子从床上一直流到了地上,并向着门口蔓延,血和水早就融合在了一起,他们微微一个愣神,洛泽就先行把大夫从门口拖到窗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