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乱世国宝

更新时间:2019-02-10 22:52:17

乱世国宝 已完结

乱世国宝

来源:落初 作者:青藤木屋 分类:历史 主角:胡玉玺 人气:

经典小说《乱世国宝》由青藤木屋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胡玉玺,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寻宝,夺宝,扑朔迷离中,勇武者、智慧者、阴险者搏击格杀,重重迷雾,处处险关,挡不住勇士的脚步。在反抗军阀,投身民众运动的过程中,经历无数惊险历程和人生传奇,逐步感受领悟,得到的思想的净化,人性的升华,以品德与情操,解读什么才是历史发展的正义力量,大众与个人都需要的国家之宝。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

在天津南市区的一个深宅大院里,匆匆忙忙来了一位客人。这座大院相传是前朝一个权宦退隐后的私宅,院内假山名树,奇花异草,一条圆石镶嵌的小径,曲折通向正房。

那客人进了院,还没走进内房,就急忙向主人说道:“于公,这回可是真货,货真价实,寻访这么些年,可让咱们给逮着了。”

“进屋再说。”那主人回答道。主人是一个穿马褂的半老头,秃顶,拄着一根拐杖。

进屋落了坐,秃顶主人慢条斯理地泡茶,客人却是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猴儿急相地说:“我从辽东一直跟到永平,又跟到天津,那确实是真真切切的藏宝图,假不了,现在,就在天津,唾手可得啊。”

“那你为什么早不下手呢?”秃顶问。

“咳,”那客人一脸无奈,摊着手说:“谁不想下手啊,总是阴差阳错,不好得手啊,那两个辽东客,是山里的猎户,杀熊打虎的人,我哪敌得过?那东西他们又不离身,实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等跟到了永平,又到了一个姓胡的家里,偏巧,这几天他家里住了好几个身强力壮的亲戚,我夜里试了试,根本进不去。”

“那怎么又到了天津了?”秃顶主人慢慢喝着茶,并给客人沏满面前的茶杯。

客人“咕嘟”喝下一杯茶,抹抹嘴说:“那人家的公子,和另一个人,不知道是保镖还是伙计,收了货后就直奔天津来了,看样子,是要从这里坐火车南下,您想想,他们得了那图,便猴儿急火四地往南边去,不是去找这个宝贝,是做什么?我在半路上,曾经摸了一下,谁知道那个保镖身手好,差点把我给逮着。”

“嗯。”主人站起身来,在屋里踱着步,背着手观赏墙上的一幅古画。

客人也站起来,跟在主人屁股后头,“那个胡家的公子,跟保镖寸步不离,我一直找不到机会,不敢再动手,只好远远地盯着,可是今天上午,又出了变故,一群奉系手下的丘八们,把这两个人给逮去了。”

“是他们察觉了什么吗?”那秃顶回过头来。

客人摇摇头,“看着不象,被抓的有好几十个,看样子,是这群王八蛋要捞外快,并不是发现了秘密。”

“嗯,”秃顶又回过身去,继续欣赏古画。

客人端起茶杯,又喝了两口茶,抹抹嘴说:“我进了天津以后,就来找您报告,结果你一直没在家。”

“我有事刚回来。”

客人继续说:“我看,咱们派点人,直接给抢过来就行了。”

“不不不,”秃顶摇摇大脑袋,“这几天我奉徐将军命令,正在筹划一件事情,准备给奉系这群王八蛋,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知道,段总理不是吃素的。这件事很重要,因此现在不能惊动任何人,尤其是奉系这些耀武扬威的家伙们。咱们要稳住,不要闹事。”

“那就这么看着不管吗?万一那东西落到奉系手里怎么办?”客人瞪大了眼睛。

“你马上回去继续盯着,我派个人随时和你联系,嗯,如果今天晚上他们不放人,明天我让人去花钱运动一下。”秃顶说完,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来,递给客人,“你去买身衣服换换,别让人给认出来。”

“好。”客人把钱装了起来。

“还有,”主人继续说:“他们放出来以后,在天津,这几天尽量不要闹出动静,嗯,这样吧,等他们到了保定,再动手。”

4

到了胡栓和石锁被“审问”的时候,已经快傍晚了,那主审的是一个军官,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他Cao着一副东北口音,直接问道:“你们是乱党吗?”

“不是。”

“那为什么有人举报你们是乱党呢?我们要审查,你们是交押金取保释放呢,还是先在牢里关着等候审查呢?”

胡栓没想到事情这么直接,便痛痛快快地答应交钱获释。他掏钱给自己和石锁交了“押金”,然后在一个士兵的押解下走出大院。

两个人顺着胡同向客店走,石锁一副不服气的模样,对胡栓说:“这算什么本事,拿着枪逼老百姓交钱,和土匪有什么两样?”

“小声点,”胡栓瞅瞅四周无人,才压低声音说:“你还指望他们怎么样?这些各派的军队,有Nai便是娘,认钱不认爹,除了坑老百姓不会干别的,咱们南下投孙中山,就是为了把这些家伙们给铲除了。”

“好吧,那咱们快点走吧。”

“是,回去收拾东西马上坐火车走,但愿有一天,咱们能带着革命军的千军万马,再打回天津来,把这些穷凶极恶、巧取豪夺的各派军队,全都杀光。”

当下,胡栓和石锁坐了火车,一路南下,到保定后下车,准备在保定换乘,因为南北战争时起时伏,所以火车并不确定,两人的态度很坚决,表示既便步行,也要到南方去。

“走着去也不错,就当是行军了。”石锁说。

保定是历史文化名城,文化古迹比比皆是,胡栓和石锁简单逛了逛,他们最感兴趣的是保定军官学校,因为各派军队,很多军官都出自这里,名气很大。石锁说:“你要考这个军校,准能考的上。”

“考的上我也不考,”胡栓说:“看起来,这里好象是将军的摇篮,可是,这里主持军校的人,不是冯国璋的直系,就是段祺瑞的皖系,出来以后干什么?还不是跟着他们抢地盘打乱战,坑害老百姓?”

在军校的门外转了转,二人便往回走,军校距离城区,尚有一段距离,两个人走上一条小路,路旁尽是杂草矮树,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呼喊声,寻声望去,前面是一个大水塘,并不见人影,难道是有人落水了?两人急忙紧跑几步,来到塘边。

那水塘有几十丈见方,边沿陡峭,砌着石墙已经残破,一个胖乎乎的人正趴在石墙上喊叫,双腿已经落入水中,手抓着墙壁上生出的一株矮树,堪堪不致滑下,但他身子肥胖,那小树显然支撑不了多久,墙陡如直立,时间若长,他肯定会落入水里。

眼见那池塘颇深,胖子看来是不会游泳,吓得呼喊不止,胡栓试了试,从墙上下去很不容易,弄不好自己也会落水,和石锁商量了一下,决定由石锁把住塘沿上的石块,两个人手牵手,再用腰带接起来,便可够着胖子。那胖子见有人来援,停止呼叫,面露喜色,说道:“多谢两位,我平日行善积德,果然有好报,玉帝菩萨如来佛再加上基督,派两个贵人来救我了。”

胡栓听他嘴里罗里罗嗦,觉得好笑,这当口身处危境,仍然不忘调笑,颇为滑稽。他小心翼翼地拉着石锁,探身下到塘里,把手里的布腰带递到胖子手边,那胖子圆睁双眼,一手抓着小树,一手抓着腰带,用力一拉,嘴里不住嚷着:“乖乖龙的咚,老牛要得救。”谁知一拉之下,因为身子太重,反而又向下滑落半尺。

幸亏石锁力大,把住岩石,三个人才不致落下,和胡栓二人一齐用力,慢慢把胖子拉上岸来。

胖子两脚尽是泥水,上岸后笑嘻嘻地给两人打恭作揖,连声感谢,说:“若不是你们路过,老牛就要让水鬼给拉进去吃虾蟹宴了,那味道一定不怎么好。”

石锁问:“你怎么掉进这里去的?”

“咳,”胖子一边拂拭身上的泥水,一边摇着大脑袋说:“都怪我滥施好人,本来我到城外办事,走得好好的,有两个人来跟我问路,我好心指点了他们,他们却又要我送他们一程,我心里说,我指的路挺明白的,还送什么?挨不住他们一再恳求,又想,佛爷说舍身饲虎,割肉喂鹰,我胖老牛一没喂虎,二没割肉,送他们一段路,又有什么不应该的?积德行善的事,做的越多越好。就这样,送到这个水塘边,结果他们趁着人烟稀少,抢了我的包袱,推我下塘,撒腿就跑,原来是两个狗Ri的贼,骗我的。”

胡栓和石锁忍不住哈哈大笑,那胖子也笑,三个人结伴向城里走。胖子是个乐天派,虽然历了险又挨了抢,却并不苦恼,满嘴顽皮笑话,他是城内顺天火烧馆的厨子,一再邀请二人去吃他的火烧。

“你们尝过了我的火烧,再也不会想吃别人做的,我再给你们烧两个小炒,你们就得舍不得离开保定了。”

到了城内,和胖老牛分手,胡栓好说歹说,才谢绝了老牛的火烧邀请,回到旅店后,店伙走过来说:“二位,刚才有人来找过你们。”

二人均觉奇怪,他们在保定人地两生,有谁会来找?那店伙说:“那位先生说了,他明天还来找你们。”

“那咱们就等等看,到底是谁。”石锁有些好奇。

“不,”胡栓却很警惕,“咱们在保定根本没有熟人,怎么会刚到保定就有人找上门来?我看这里没好事,还是赶快走吧,我吃过饭就去查看火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