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王小波传奇

更新时间:2020-06-30 03:31:48

王小波传奇 已完结

王小波传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武龍 分类:历史 主角:李顺王小波 人气:

新书《王小波传奇》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武龍,主角李顺王小波,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宋太宗在位期间,川峡天灾频繁,饿殍载道。地方官吏克扣农工,加大征收重赋,这时候由王小波带领之下,武装各地武人起义谋反,意图推翻宋王朝的统治,宋太宗动用重兵镇压,上演了一场朝廷和农民之间的战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小波道:“恩,你走吧,谢谢你。”王小波目送着小二远去,只见杨明罗从台阶上迎了下来,拉着他的手把他拉到大院之中,嘴上说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家是哪里的啊?”王小波怀顾四周,只见亭台楼阁,花团锦簇,流水游鱼,真是美不胜收之景,这哪里是个镇长的家,简直堪比小皇宫。王小波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看着四边的景色道:“这里这么大,你一个人住?”只见几个蝴蝶翩翩飞舞,落在池塘荷叶之上,似乎犹恋此地美景,却不知这景色之后包含了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

对于王小波来说,这无疑就是劳民伤财。只是奇怪除了杨明罗之外,不再见第二个人。

杨民罗道:“怎么,我一个人难道不能住这么大的房子。”两人坐在亭上,王小波看着亭小湖水清澈,几个荷叶落在湖面之上随风浮动,几只鱼儿则调皮的在荷叶之下游动。

王小波道:“不是,我只是觉的您是一镇之长,手边怎么会没有几个下人呢。”杨明罗道:“有当然是有的,他们都上青城县了,你叫什么,你还没有回答我呢?”王小波心想有机会我还要杀了齐元振,自然是不能告诉他真名字,便道:“我叫金云。“杨明罗笑道:“金云,你怎么不叫金条呢,呵呵。”王小波随着他笑道:“呵呵,镇长大人真会说笑。”

王小波在杨明罗这里领了任务,只是说去齐元振那里押一批货物,可没有说是转移金银之类的,王小波心想希望那个小二没有骗自己才好。

王小波被杨明罗安排在一间柴房过夜,虽然很是不爽,不过他习惯了穷苦的生活,如果真让他去豪华的屋子里睡觉他还不习惯呢?他将一捆柴火散开铺在地上,就躺在柴火之上,心想明天就自己一个人吗?虽然他此行的目的不是那一两银子,可不管运送什么,只有一人的话,实在有些孤单。

第二天大早就上路了,杨明罗亲自带路,原来杨明罗早就安排妥当,随同王小波一起的还有三个人,四个人同坐一个马车之内,一个个死气沉沉,目无表情,似乎这是要上法场似的,行了多半个时辰,硬是没人说一句话。

王小波心想一定杨明罗强迫这些人去的,事成后如果齐元振真的要杀人灭口的话,自己可要把他三人给救了,首先开口说道:“我叫金云,你们呢?”三个人看都不看他一眼,似乎没他这个人一般。王小波很是奇怪,又说了一遍,三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赶着马车的杨明罗听见了那个金云在向三人做自我介绍,心里暗暗好笑,掀开半个车帘说道:“金兄弟,你别说了,他们听不见的,他们都是聋哑人。”王小波心里虽然释然了,不过还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便道:“他们怎么会聋哑,你把他们怎么了。”杨明罗道:“我能把他们怎么啊,他们打娘胎里出来就是残废,我能把他们怎么。”王小波这才舒了口气,初始听说三人是聋哑,还以为是杨明罗把三人给害成这样的呢。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马车停顿了下来,听见车外人声喧哗,知道是到了青城县。

杨明罗把车帘给掀了起来,说道:“好了兄弟们,该下车活动活动筋骨了。”说也奇怪,三个聋哑人居然一个个走下了车去,他们不是听不见的吗?王小波心里只是奇怪,总是觉的这三人怪怪的,自己说话听不见,那个杨明罗的话却知道什么意思吗?他可没想到车停了下来,杨明罗又掀帘说了什么话,三个聋哑人一猜就知道到目的地了,这才下车走去。

王小波走下车去,第一次来到齐元振的府邸,只见到处都是破壁旧瓦,而且门窄墙矮,是以前的老房子了,和杨明罗的府邸简直不能比。

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匾,写着精忠报国四个字,似乎年深日久,牌匾开始腐烂,已经没有当初的鲜艳,似乎蒙着一层灰尘一般。王小波不禁心里好笑:“什么精忠报国,贪赃枉法还差不多。”

王小波随着杨明罗来到天井之中,只见齐府的人已经从内堂抬出来五六个大红箱子,全部都上了锁,那自是金银珠宝首饰之类的了。

王小波看着这一个个箱子,心里百感齐聚,又恨齐元振,又痛惜老百姓,他箱子里虽然是些金银宝饰,可有多少是川峡人民的血汗钱。

杨明罗安排一名聋哑人和王小波抬一口大箱子,另外两人抬一个箱子,其余的都由马车拉走,按照杨明罗指点的线路出城走去。不过奇怪是并没有齐府任何一个人随同而来,都是杨明罗找的这些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马夫。

王小波本来很是疑惑,看着围观这么多人盯着,突然心里想通了,齐元振这叫不动声色。因为没有齐府的人,而且杨明罗给的这条线路正好是从奇府的岔道行到大街上,没有人知道这是奇府押送的东西,自然就不会怀疑是齐府运转黄金到别处。毕竟齐元振作恶一方,想扳倒他的不在少数,这是为了掩人耳目,免得被别人知晓,等钦差来了之后多嘴多舌,这也是他不着青城县人的目的。

王小波等人走过一条长街,突然看见张小灵居然站在人群之中,张小灵瞪着一双杏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王小波,眼睛里有迷茫,有诧异,明明离开的王小波怎么突然充当起搬运工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张小灵已经挤过人群朝着王小波走过来。

王小波心里只是叫苦,虽然没有齐府的人跟着,可难保他们的人没有化妆成群众便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张小灵过来,可要怎么跟她解释,要是被齐元振的人发现,就算自己没有异心,怕齐元振也会怀疑自己有觊觎他钱宝之心,张小灵则成了与自己回合之人,心里直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千万不要过来。”偏偏张小灵还真过来了,而且还在王小波肩头拍了一下:“哎呀,王小波,不是说要离开青城县的吗?怎么现在又搬起东西了,这是帮谁做呢?用我帮你一下吗?”王小波低着头,脚下不停,跟着前面之人的步伐说道:“对不起姑娘,你认错人了,我是金云,不是王小波,你快点走好吗?“张小灵也跟着王小波一块行走,笑道:“拉倒吧你王小波,你是怕我再说你和我娘的事吧,没事,我娘已经教训过我了,我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那样说你了。”王小波道:“姑娘真认错人了,你快点走吧!”张小灵走在人群中,左一句王小波,右一句王小波,这可是要他死的节奏啊,只怕出不了城就把真实身份给暴露了,幸好杨明罗没有跟着队伍走,不然破绽早被看出来了。

张小灵继续说道:“你怎么了王小波,你还生我的气啊,我来帮你吧!”说着不管王小波同意不同意,就强行夺过来他肩膀上扛的杠子,哪里知道他抬的这口箱子这么重,手一时拿不动,王小波没有及时捉住了,便从肩膀上滑落下来,砰啪一声跌落在地上,前面那个聋哑汉子吃了一惊,回身对王小波指手画脚,似在怪他。

便在箱子跌落地上的一瞬间,王小波立刻感觉到四面八方似乎几十双目光齐射在自己身上,幸好箱子没有摔碎,万一碎开金银首饰掉落一地的话,齐元振恐怕敢直接就把自己和张小灵给杀了。

王小波感觉得到四面而来的杀气,瞬间围住了张小灵和他自己,挥手一个巴掌打在张小灵的脸上,骂道:“哪个不要脸的女人,都说你认错人了,还不滚开。”张小灵怎么也想不到王小波居然会动手打自己,脸上火剌剌的痛,让她忍不住落下泪来,这才再也不在他跟前说话了,掩面奔去。

王小波心里却比张小灵还痛,这也是迫不得已的计策,如果张小灵一味的缠着自己,别说自己身份暴露,只怕还要连累张小灵。王小波和那个聋哑人抬着箱子走到城门之外,只见有七八个人早就候着他们了。其中一个真是杨明罗,他旁边还站着一个五短身材,身材略胖的中年,中年身上穿的虽然也是缎装,不过颜色发黄,而且光滑度远不及杨明罗。不过他脸色红润,一脸的福相,可要比杨明罗富态许多,正是齐元振齐县令。

杨明罗道:“大家辛苦了,这是齐大人给大家的工钱,说着每人发了一锭元宝,三个聋哑人哪见过这么大的钱,脸上都是喜不自胜的表情,王小波则木然发呆,对收到的这一锭纹金寿字的元宝没有多少欢喜之情。

齐元振发现了王小波的样子,对杨明罗低声说了几句话,杨明罗走到王小波面前,说道:“金云,给你银子了,你不高兴,本来是送到镇上才给你们的,现在齐大人发了话,送到镇上再给你们一锭。”王小波随手一掷一接手中的银两,说道:“这些箱子里都是齐大人一生积累的财富吧?”杨明罗瞪着大眼道:“你想说什么?“王小波道:“我们费这么大的力气从齐府运出来,还要继续往镇上送,不如齐大人就发发慈悲,送我们一箱得了。”齐元振愕然看着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还没有谁敢这样狮子大开口呢?杨明罗怒道:“金云,你也太放肆了,怎么可以这样说话,齐大人给了你们每人两锭元宝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王小波端详着齐元振身边的那个几个大汉,个个长的魁梧非常,脸上透露着霸气,一看便知是齐元振身边的打手,预计以自己之力可以搞定他们,有心于此将齐元振给杀了,所以说话比较冲。

王小波道:“只有齐大人给我们一箱的金银财宝,我们才会知足。”他嘴上老是说我们我们其实包括那三名聋哑之人,可惜他说他说的,那三个人每人抱着一锭元宝各自做着自己美梦呢。

齐元振也看出了王小波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便走到王小波的跟前,低沉着嗓子说道:“你想要哪个箱子,本大人不是不通情达理的。”王小波道:“那我就多谢大人了,就要这口箱子了。”说着指着脚下的一个箱子说道。

齐元振呵呵的笑了几声,说道:“没问题,但是本大人也不能不明不白就送你一箱子黄金吧,总是要为大人付出点什么才行。”王小波道:“你说,我听。”齐元振看着身后的几名大汉说道:“你和他们打,你打赢了他们,这箱黄金就归你了。”只见齐元振身后那些大汉摩拳擦掌已经夭夭欲试,走上前来。

王小波把元宝放进了衣兜里,准备迎战,突然身后冲出了三十多名宋兵出来,他们个个腰悬弯刀,人人都瞪了王小波一眼。直瞪得王小波心里发毛,看来想杀齐元振的心只有先收回来,赔笑道:“刚才小的只是和齐大人开个玩笑,没想到齐大人真的这么大方。”齐元振自然知道他因何心生退意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只见一名宋兵凑嘴在齐元振的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齐元振马上变的很是紧张,并且马上要王小波等人将箱子尽快运到杨明罗的府上,王小波心想莫不是钦差大人已经到了,这可是个好时机,绝对不能错过了。

他哪里知道,在长街之上,他和张小灵的一举一动,都在齐元振的耳目之中,而且他这个王小波显然才是他真实的姓名。这些兵速速赶来向齐元振汇报就是说a金云根本就是他虚构之名,他真实姓名叫王小波。一个人如果心里没鬼,自然不会弄虚作假,就像齐元振现在做的,真是心里有鬼才怕钦差大人。

王小波既然谎称金云,而且凭他刚才说话举止,哪里像是一个普通农民,大有反己之心的人居然靠近自己,自然不怀好意的多。

王小波和聋哑人将箱子抬到大门之外,自然有人接手帮抬到了府上,可是具体抬到哪里,也不让他们知道。

齐元振交待了一下杨明罗便率众离开,杨明罗又每人发了一锭元宝,说道:“大家该干嘛就干嘛去,都散了吧!”脸色庄重的望着王小波说道:“王小波,你很有胆识吗?”王小波一怔之间,心里突然一惊,居然被他叫出了自己真名字,看来自己早就暴露了,只是人家装作不知而已。不过齐元振没有下令杀他倒出乎他意料之外。

王小波并不打算离开,而是回到寄马所,虽然隔了一日而已,再次见到马匹,便如见到老朋友一般格外喜欢,用手轻扶马鬃。马儿似乎也如见到老友一般仰头呵呵,满脸欢快之意。

这时那名帮他看马的小二过来,看见王小波活生生的回来,倒颇出他意料之外:“客官,您回来了?我还真以为您回不来了呢?”小二手中端着一盆拌糠的料,准备来喂马。

王小波回头看着小二,笑道:“我也很意外居然可以活着回来,呵呵,也许是钦差大人寻访,齐元振这几天不敢杀人吧!”小二答应了一声,走过来把盆里的糠料倒入了马槽之中。

王小波将杨明罗给的两锭元宝递给小二,小二从小到大,哪见过这个元宝,满脸都是欣喜之色,代王小波高兴:“哇,没想到镇长给了两个啊,真后悔没跟你一起去。”心里满是懊丧之气。

王小波笑道:“喜欢就拿去,反正我又用不着。”小二忙摆手道:“不可以不可以,你辛辛苦苦赚来的,我怎么可以要,不行。”王小波端着小二的手把元宝放到他手中,说道:“就当是给你的小费了,帮我好好照看我的马匹就是了。“小二讪讪笑道:“您可真是个好人啊客官。”王小波道:“看来我还要在此地多住些时日,你好好照顾马匹。”小二答道:“客官放心,您马儿的吃喝拉撒都包在我崔小二身上,肯定让你的马舒舒服服的。”

靠北有三处房子,是一些低档住所,就是供应客人临时休息的地方,不过这个小镇没什么经济发展源,诺大的马棚只有王小波一匹坐骑,而且几个屋子都闲置在那里。

崔小二不禁说道:“客官,您有这两个元宝,是在不用跻身在这里住所的,前院宽敞明亮,可比这里舒服多了。”王小波道:“我这个人出身卑微,太好的房间反而享受不了。”

当夜,王小波便躺在屋里的土炕之上,想着钦差大人来临之时,可要如何把齐元振的罪行向钦差给禀报。人家既然是微服巡访的钦差,身边一定是高手如云,戒备森严,想要接近钦差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王小波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总是想着借此机会可以将齐元振告倒,就看这位钦差是不是贴心为民办事。不过看齐元振因此而将身边的财物都转移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之上,由此可见这个钦差似乎还是明察秋毫之人。

不知道几时,王小波才沉沉睡去,而且睡的是那么的香,就算半夜有人来杀他,只怕他也没有知觉。这是他有史以来睡的最香醇的一个觉了,因为有人通过窗口吹进来一股迷香,王小波被迷香一熏,不知不觉愈睡愈沉。

王小波一觉睡到五更天,天将破晓,他才悠悠醒转,看见桌子上一盏油灯已经燃到尽头,噗的一下正好灭了。王小波摸着浑浑噩噩的额头,真不知道自己既然就这样睡了。他掀开窗户向外张望,朦朦胧胧的依稀可见一个人影就躺在马棚旁边,那自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