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水浒之逍遥小衙内

更新时间:2020-08-01 05:31:56

水浒之逍遥小衙内 连载中

水浒之逍遥小衙内

来源:落初 作者:墨香阁二哥 分类:历史 主角:林冲宋徽宗 人气:

火爆新书《水浒之逍遥小衙内》是墨香阁二哥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冲宋徽宗,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成逼死林冲小娘子的高衙内,撞上了西门庆。这边被被林教头、鲁提辖、武二郎时刻惦记,那边又窥觑皇帝的妃子,惹恼了童贯,不小心又绿了梁中书,得罪了王太守,惹恼了大名府中军政首脑。这还不算,更是胆大包天收了李师师,恶了宋徽宗。那又如何?且看我这重生的衙内,在这乱世如何拉起神勇无敌的高家军,翻手为云瓦解梁山草寇,让真正的好汉不再遗憾,让可怜的美人幸福快乐,覆手为雨搅动天下大势,让皇帝也只能忍气吞声求我保驾。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心中哀叹:完了,自己的穿越生涯,自己幻想的官二代生活至此结束,可以关机休息了……

但自己就算想跑,也跑不过这两个武艺高手,只得战战兢兢转过头来,略显惊慌的看向大步前来的鲁智深,静静等着那一禅杖下来,然后自己脑浆横流,惨死街头……

“你可曾见到高衙内那厮?”

鲁智深来到他面前,瞪着一双浓眉大眼问道。

高槛一听,愣了。

敢情这大和尚并不认识自己啊?那可真是苍天有眼了!

一想到这里,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厮……那厮去了花鸟市场了……”

鲁智深伸手一拍自己光头,说道:“嗨呀,我怎么忘记了那一去处?可恨张三他们被吓得离开了汴京,否则有他在,自然能寻到那厮!”

说罢,冲着高槛说道:“多谢兄弟!”

便领着史进大步离去。

高槛这才魂魄归位,正要不声不响的离开,身后又传来鲁智深的声音:“兄弟再等下,你是几时见到那厮的?”

高槛又差点吓趴下,以为和尚认出他来了。一听他是问自己几时见过,便说道:“就在一个时辰前,大师此时前去,定然能见到……”

鲁智深再次道谢,这回却是真走了。

高槛感觉一身黏糊糊的,刚才连续惊吓,出了一身大汗,里面的一层衣服生生湿透。

都御街在城南,花鸟市场在城东,他这胡乱一句便将鲁智深骗去了城东,心中不由暗然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两个吓得瑟瑟发抖的狗腿子。

旺财连连在脸上抹汗,惊慌的说道:“这可是大相国寺看菜园子的大和尚,可了不得,他是林冲的兄弟,此番前来汴京,定然是来寻衙内晦气的。”

高槛问道:“你们认识?”

两人连连点头,来福说道:“以前在菜园子曾经看过和尚耍武艺,果真了得。”

高槛心想:还好这两人机灵,刚才和尚那一声喝问,这两人若是露了馅,自己岂不已经横尸街头了?

当即哪里还有心思逛街,悻悻然、胆颤心惊的回高府去了。

回到高府,便似病了一场,将高俅急得不轻,最后还是在来福嘴中问出了缘由。他当即便要差人去拿鲁智深,但被高槛制止。

鲁智深是高槛最喜欢、也最佩服的梁山好汉,没有之一。如今自己虽然与他有了误会,他的确想要打杀自己,但自己却不愿意因此将他抓来,断送如此一条好汉。

最好是自己能将鲁智深收服,让他成为自己的保镖,那自己在这水浒世界便可以横冲直撞了!

当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且别说鲁智深是林冲的兄弟,就算不是,他只怕也不屑跟着他高衙内的。

高俅见高槛不愿意让自己去抓鲁智深,便也只好作罢,期间又找来刘一手给开了一幅补气宁神的草药。

经过这一次惊吓,高槛如何还敢随便出门?这几日呆在高府正好思索自己崭新的人生。

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不禁让自己糟糕透顶的处境惊出一身冷汗。

鲁智深在满世界找自己,连那些泼皮无赖也想要阉了自己,原本想着自己有个牛逼的爹,可这几天他了解到,自己这个便宜爹也内忧外患。

这该死的高衙内,不知抽的什么风,惹了林冲的娘子不说,在自己穿越前的两天还跑去樊楼死皮赖脸要见李师师,不想让前去樊楼吃饭的童贯撞见了。几个小厮劝他离开,他倒好,丢下一句:“一个阉人而已,怕他作甚?他玩不了,还不许本少爷玩?”

这句话很快就传到童贯耳中,这下好了,辱骂朝廷大员,还想染指皇上的女人,这不是茅坑里点灯——找死吗?

殿前太尉宿元景为了林冲一案不依不饶,徽宗本也没当回事,只说了一句要高俅回家严加管教了事。可刚从高府回来,童贯又来告状了,告别的还好,可你这狗屁不是的花花太岁居然还想染指朕的女人?当即将高俅叫来,好一通训斥。

高槛知道,自己的爹再牛逼,也顶不住半个朝廷的文武百官一起弹劾。而且自己还在皇帝老儿面前出丑卖乖,留下了不学无术的坏印象。看来自己不能呆在东京了,再不离开,自己就真成了坑爹的儿子。

知道了这一切,他暗骂自己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姥姥的,你惹祸居然让老子给你买单。

想想自己的前世,以他省武术冠军的头衔,随便去个学校当个体育老师那是绰绰有余。可他就是不甘心自己的命运,不甘心于自己的平庸,所以宁可在影视城打拼吃盒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便是想着有朝一日某部电影的演员表上也会打上自己的名字。

他仔细回想电视里的剧情,自己要在这乱世立足,看来光靠一个牛逼的爹还不行,还得给自己谋个出路,找个前程。

对,去大名府,首都不能呆了,好歹也得去个一线城市呆呆。大名府的梁世杰可是蔡太师的女婿,蔡太师与高俅的关系一向不错,如果自己去了大名府,好歹还有人关照。

主意拿定,当即便和高俅说了自己想法,高俅正在为他头疼,听他一说,觉得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当即修书一封,交给高槛时,竟然泪水萦绕,说道:“我儿从未出过远门,这次去大名府,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多有书信回家。”

高槛心中一酸,自己在现代从未真正体验过父爱,看来父爱如山,果真不假。

次日,高俅没有去白虎节堂坐堂,亲自看着下人将高槛的行李打包装好,看看不放心,又塞了几张银票进去。

看着一切准备停当,高俅竟然老泪纵横,脸上尽是不舍之情。他紧紧抓住高槛手臂,说道:“儿啊,你可是第一次离开爹爹独自一人去这么远的地方,爹爹实在担心啊……我说儿啊,能不能别去了啊,就算留在汴京,也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高槛心中一酸,一股暖流自小腹中升起,直达心扉。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父爱,如今来到大宋朝享受到了,却原来是如此的心酸。

但他还是果断的摇头,说道:“爹爹,孩儿已经决定,要换一种活法。爹爹放心,孩儿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经常书信回家,若是有了空闲,一定回来看望爹爹。”

高俅转身悄然抹去眼角泪水,点头说道:“好,好,我儿果然出息了。只是你就这么去,唯恐路上不安全,我给你派几名禁军,两个教头护送你前去。”

高槛道:“不用,爹爹,那鲁智深正愁找不到孩儿,如果太过招摇,岂不是告诉他孩儿去了哪里?”

“可……可你这样去,我如何放心?”高俅犹豫说道。

“爹爹,你只需要派一个能打的教头,最好是能打过林冲的,扮做我的随从,再有旺财、来福两个小厮跟着,便能万无一失了。”

“原来我儿早就计划好了,就依我儿的。”高俅稍稍思索,觉得这样也行,不会招人眼目,或许果真便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大名府。

随即一声大喊:“来人!“

”是!”一名守候在一侧的禁军赶紧上前听令。

高俅蹙眉想了片刻,说道:“去把史教头找来。”

禁军一溜烟的去了,不一时,带回一个拖着朴刀的汉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