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更新时间:2020-09-11 05:06:24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已完结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跳舞的烟 分类:历史 主角:徐秋雁 人气:

《伪战国史之智计天下》由网络作家跳舞的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徐秋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战国,是一段由谋士和英雄组成的历史,不如汉唐盛世大气,却多着几分奇诡风流,不如三国广为人知,却一般的壮烈豪迈,比之宋清的残弱,更是天地之别,不可同日而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剑拔弩张之际,自己一方处于明显劣势,展子趾念转如电,一个个计划在脑海掠过,又一个个被他自己否定,竟是无一堪用。

被钟无言长剑制住的女子反倒神情自若,盯着展子趾看了一阵,突然开口用蛮族语言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嗓音低沉沙哑,充满磁性。

展子趾有些惊异,还未回答,那女子缓缓伸手入怀,取出一块木牌来,式样居然与展子趾胸前的一模一样,只是尺寸略小。

展子趾看出异样,让钟无言移开长剑,也用蛮语答道:我们,是熊大王的朋友!将胸前木牌摘下,递到他眼前。

那女子接过木牌,仔细察看。

前方的蛮族战士又开始展开进攻,树上地下同时一轮急箭射出,把燕十三等人压得抬不起头来,十数个蛮族战士冲出,手中长矛细长尖利,甩手向山坡掷出,长矛画着弧线落下,落在空处的直入泥地一尺有余,威力十足,实木蒙皮盾牌顶上,也被刺得对穿,一名亲兵的大腿被刺了个正着,惨叫出声,同伴连忙将他扶出一旁。

那女子检验木牌已毕,见此情景,双手高举过头,向着身后蛮兵连连挥动,手势连变,那群蛮兵足有近千人,看她手势打完,悄无声息两边散开,向着前方包抄而上。

那女子这才回过头来,对展子趾说道:熊大王在跟不守承诺的土狼族战斗,你见不到他,回去吧!

展子趾吃了一惊,问道:战斗?为什么?

蛮民虽然文化水平低下,却最守诚信,部落之间也是团结非常,熊大王贵为总领主,却跟下属部落开战,原因还是对方不守承诺,让展子趾感到惊奇不已。

那女子点头说道:狼头领无耻地违背了立下的誓言,带着战士攻打大王的城堡,我们正要去帮忙!

原来,这女子乃是豹族首领的女儿,名叫斑兰,她父亲在半年前已经去世,没有留下儿子,她性格好强,勇武不逊男儿,便由接任了部落的首领,不久前接到讯息,土狼头领纠合了十几个亲近部落,正在攻打熊大王的城寨。

蛮族古例,每个部落的首领接任前,都必定要到总头领所在的部落里进行繁复的宣誓形式,誓言效忠终身,从熊族掌管南疆将近百年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以下犯上的事情,斑兰开始还不相信会有叛乱发生,直至熊大王使者来到向她求援,才匆匆带着本族战士赶来。

刚到此地,就正好碰上了展子趾一行,看他们样子装束,明明是中原汉人,胸前却挂有熊族标志,心里奇怪,便上前一探,要问个明白。她本来身手高明,族里有名的勇士,能胜过她的也没有几个,却想不到才现身就被钟无言制住了。

斑兰的母亲是熊族人,自从母亲去世后,她便一直将母亲的标志令牌带在身上作为纪念,拿将出来,才消解了误会,看出追赶在后的是叛变部落的战士,便立即下令族人包围攻击。

蛮族人一向淳朴,持有自家令牌者,便是朋友,所以斑兰也没有隐瞒,将实情全部告诉了展子趾,展子趾听她说完,略一沉思,问道:那前面正在进攻的,可就是土狼族人?

斑兰摇头,答道:不是,是跟土狼族一同背弃盟约的鹰族人!

展子趾略一沉思,便下了决定,挥手叫过钟无言和燕十三,吩咐道:稍后斑兰姑娘的族人开始进攻时,你们带人进行反击,只管尽力施为,要保证一个敌人也不能放走!两人点头答应。

他又回头对斑兰说道:斑兰族长,请叫你的战士务必将树林里的鹰族人全部留下,不能让他们跑了!斑兰有些不明白,看他气度沉稳,心底不由得信服,发出呼哨声,向部下传达了命令。

适才已经开始迂回包围的豹族战士,听到呼哨声,齐齐发出呐喊,纷纷从鹰族战士四周现出身形,也是树上地下同时发起冲锋,燕、钟两人也带着众亲兵呐喊而起,向前冲出。

那百来鹰族战士本来以为胜券早已在握,没料到一下陷入了重围之中,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杀的杀擒的擒,几个反应快的,想要逃走,被燕、钟两人纵马赶上,箭射剑刺之下,无一能逃出得密林。

展子趾将被擒住的一名鹰族领头模样大汉提到一旁,想要问话,那大汉却眼睛一闭,连理也不理他,钟无言冷着脸上前,一剑就把他的左耳削了下来,正作势要削他另一只,那大汉坚持不住,开口求饶。

展子趾得以顺利问完话,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正如他所料,这批鹰族战士,属于在战场外围侦察兼戒备的小队之一,见展子趾等人少,拿的又是熊族的令牌,以为是来做生意的商人,才想杀人越货,并不属于进攻城寨的大部队,换言之,他们被擒杀,敌人大部队,暂时还未知晓。

从听到熊大王正在受到攻打开始,展子趾就决定要帮忙。理由很简单,答应让自己在这里设立基地的是熊大王,他若是身死,或者被人夺了总头领的位置,新头领上台,莫说结盟扩大基地范围,就连能否再南疆继续呆下去也未可知。他可不愿意让以前的种种努力,白白付之流水。

但土狼族敢来攻打全南疆最坚固的熊族城寨,出动的兵力数量自然极多,他只有十多个人,要帮忙,也是无能为力,最值得庆幸的是,能在此碰上斑兰的队伍,虽然只有千人左右,在正面战场起不了太大作用,但好在将这帮鹰族战士留下后,便无人知道他们的到来,因缘际会下能变为一支敌人无法掌握的奇兵。

兵道,诡道也,有奇方能出诡,适当时候,一支千人奇兵,比一支万人部队还要有用。策划饶阳之战的时候,让展子趾觉得最困难的地方既不在于诱敌,也不在于阵法,却是在于北门之外,那一支不为人知的伏兵,整个战略安排中最困难的,也是在于怎么让这批伏兵悄无声息的进入位置,成为一支奇兵。这批奇兵一成,实质上,饶阳之战早已经赢了八成以上。

所以,他才会下令务必将来犯的鹰族战士全部留下,目的便在于让众豹族战士成为一支真正的奇兵,这也是目前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帮熊大王争取到的唯一优势。至于这批奇兵应当如何运用,只能看清情况后再见机行事了。

众人处理好伤者,斑兰又冷着脸吩咐族中战士将数十个俘虏带走了,展子趾知道蛮族战士对于敌人,历来心狠手辣,虽然好奇他们将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对付这批俘虏,最终还是忍住未问。

展子趾对斑兰表示,熊大王是他的好朋友,他一定要帮忙作战,而斑兰在听完他的奇兵计划后,也是深为赞同,欣然同意合作。当下命令部族就地隐蔽,与几个勇士跟着展、燕、钟三人,徒步往前探察情况。

众人脚程快,走了小半个时辰,已经接近熊族城寨所在,虽然高山阻挡,看不清楚情况,耳边蛮族独有的呜呜号角声已经是清晰入耳。

上到山顶,众人伏身爬到隐蔽处,探头一看,都是心中凛然。

高山前方,是一片开阔无比的盆地,正东方紧靠高山悬崖而建的,正是熊族的黑石城寨。

那堡垒与其说是城寨,倒不如说是城堡,背依石崖,顺着天然地势呈阶梯形状而上,共分三阶,每阶都有一层高高的独立石墙,那砌墙的不知是什么石头,居然通体泛黑,看起来甚是坚固。城寨左侧约里许处,一道晶亮宽阔的瀑布顺崖而下,远远看来,也是气势万千,下方水流汇集成潭,又绕着城寨蜿蜒流过,形成一条天然的护城河,果然不愧是南疆第一城寨,好一个易守难攻的所在。

此刻,河流前方,却汇集着一大批黑压压的军队,列成纵横几大方阵,看起来足足有四、五万人之多,各种花纹古怪的旗帜随风飘扬,阵中战鼓隆隆作响,却是数千战士正在进攻河流前方,熊族所建立的前寨。

熊族虽然有坚固的主寨可以坚守,但稍有战争经验的将领都知道,有地利不去利用,任由敌人一下攻到主要据点,无疑是十分愚蠢的行为。那前寨虽然只是厚木所造,但坚守之下,也能极大地延缓敌人进攻的步伐,战术得当,还可以有效地消耗敌人兵力,多守护一天,主寨战士便有时间多准备一天,就能多一分胜利的希望,实在是重要非常。

攻城队伍中间,飘着老大一面银色旗帜,上绘一匹张牙露爪的巨狼,样子狰狞,展子趾自然可以猜到,那肯定是叛军骨干土狼族的战旗,战旗四周,聚集着万多身穿灰白色皮甲的战士,差不多占了军队总人数的三分之一,想来就是作为骨干的狼族部队。战阵外围,其它各种旗帜下站立的部队便少得多了,多者不过三两千,少者不足千人,而且,士兵所穿皮甲也是颜色驳杂,还有不少只在身上蒙一块兽皮了事,应该是协同土狼族作乱的其它小部落的战士。

随着战鼓声,数百带着狼首形状头盔的骑士越众而出,策马奔向木寨,即将进入守军射程之前,一声呼哨,分散开来,列成一条长蛇,中间数十骑士脱离开来,奔向四周,手中执着老大一支火把,停马站在原地,身旁骑士呼啸而过,手中都执着一支长箭,往火把上一碰,燃烧起来,分明是缠有蘸油布条一类助燃的东西,跑出几步,弯弓搭箭,往木寨中射来,夺夺声中,不少直接钉在了木寨外墙上,借着风势呼呼烧灼。

那木寨外墙是木头所制,这些木头粗大无比,也都经过硝制,外敷湿泥,有一定防火能力,可也毕竟抗不住连续的烧灼,狼族骑兵射得几轮火箭,湿泥纷纷干燥脱落,木墙外不少地方火势大了起来。

木寨上,不少熊族战士开弓向着那帮骑士乱射,但那帮骑士绕城飞奔,速度本快,间距又稀疏,距离也远,他们的火箭能射到木寨外墙上,熊族战士的箭却甚少能射到他们。

这队狼族骑兵跑得几轮,马力已乏,退了下来,立即重新出来一队替补而上,如法施为,木寨上虽然有兵士不断泼水灭火,但还是有不少地方已经烧得一片焦黑,想来双方已经对持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骑士攻了半个时辰,木寨外墙上已经是一片火光,守兵只依靠木桶提水灭火,渐渐救之不及,战场上鼓声忽变,狼族骑士呼啦一声全数退下,本阵冲出来的不再是骑士,却是数十头拖着木车的健牛,健牛头罩木桶,身体两侧各绑着一根粗大木桩,顶端削得锋利非常,木车上堆着小山一样高的柴草。

健牛尾巴上绑着灯草,呼呼着火,吃痛之下,双目又被木桶所隔,不能视物,都是发疯一般向前冲去。

展子趾见状,暗叫不好:危险,前寨要守不住了!

健牛奔到半途,身后战阵中洒出一片火箭,落在木车上,车上柴火呼一声烧了起来,群牛身后受热,奔行更速,向着木寨快速接近。

城寨上守军显然想不到敌人有此一招,箭如雨下,射向群牛,但这数十健牛身躯庞大,头部又有木桶保护,长箭都落在躯干上,一时又岂能让它们倒下。转眼间,牛群奔到木寨下方,绑在身上的削尖树干猛地刺在木墙上,登时深深插了进去,身后木车顺势摆出,轰然撞在木墙上,车中除了燃烧着的柴草之外,居然还装着一坛坛的灯油,磕在墙上撞得粉碎,灯油四溅,落在厚木墙上熊熊火起。

木寨上守军桶桶清水浇下,却是杯水车薪,救火不得,反如火上加油,整个城寨除了临水一面外,其余三面都是火光冲天黑烟滚滚,其中有夹杂着墙外牛群被烧灼时的阵阵悲鸣,动人心魄。寨中士兵知道这里已经守不住了,无奈下开始通过浮桥向对岸后寨中撤退,全部退完,最后两名战士挥斧斩断浮桥绳索,再把绳索向身上一绕,由对岸同伴拖曳着渡过了那二十余丈宽阔水面。

展子趾见进攻一方的攻城手段简捷有效,虽然是敌人所策划,也不禁暗暗佩服,对斑兰低声道:想不到你们南疆民族的攻城方法这么特别!

斑兰却是看得一脸的目瞪口呆,闻言回应道:这方法我们从来没有用过!

哦,这不是你们部落之间传统使用的攻寨方法!展子趾吃惊不小,如果这不是他们的传统战法,只是临时策划的话,设计这个方法的人,军事谋略当真是非同小可,蛮族文化历来落后,想不到却能有这么厉害的将才。

斑兰摇头,道:不是,我从未听说过哪个部落有这种攻寨方法!

展子趾还在疑虑,目光回到战场,形势又已经大变。

本来,熊族战士就算放弃了那河岸前沿的前寨,还有一条宽阔河流作为天险可以凭借,敌人想要渡河攻打后寨势必要比攻打前寨艰难不止数倍,所以,这条河流的控制权乃是双方输赢的关键之一。

熊族退兵之时,已经将前寨一端浮桥斩断,但不知何时,后寨所在河岸尽头却突然涌出数千敌军来,那帮敌军呼啸而出,却不来攻打城寨,只在城寨上游数百丈处立成了防守阵势。

众人正疑惑之间,对岸上游森林里,上千士兵扛着数百艘小舟冲了出来,水花乱溅中,小舟纷纷落水,每艘却只站了两三人,尽力划浆,舟行如箭顺流而下,来得近了,一声号角响,数百小舟分散开来,形成几列,横布江面,众人这才看清,条条小舟之间,竟然有老粗一条绳索相连,展子趾惊呼出声:不妙,敌人要渡江!

惊呼声中,两边小舟已经分达两岸,舟里兵士持索奔出,开始固定绳索,更有不少兵士在小舟之间开始纵跃而过,拉开第二、第三条绳索。

城寨里熊族将领看出不对,连忙派出战士,沿岸进攻,要阻止敌人打桩系绳,却被对方先前那早已列好阵势的兵士挡住,根本靠近不了系索之处。

拦江小舟转眼间已经系好四列,条条粗大绳索将小舟牢牢固定在水面上,对岸战阵中,兵士如同长蛇般涌出,前排兵士,背上都有老大一块木板,跃到小舟上,有条不紊地将木板传递铺垫在小舟上,铺一段,前进一段,后方兵士则负责固定木板,不消一柱香工夫,居然铺成了一条足有丈许宽阔直达对岸的漂亮浮桥,后方战鼓声一变,一个万人队分成小列,沿着浮桥急奔过河,增援正在作战的己方部队,援军源源不断,不多时已经把熊族士兵的进攻击退,开始向前推进。

敌人一成功渡河,熊族的木寨登时成为孤地,势必不能坚守,他们迟早只能退入后方黑石主城寨里去,到时,包围一成,熊族坚固的主城寨就成了一座无法连通外界的死城,即使再坚固百倍,也只有等着物资耗尽,开门投降。

整个战术奇正相辅,步骤连环相扣,不足两个时辰,以土狼族为首的叛军已经牢牢占足上风,展子趾看得叹为观止,看见身旁的斑兰更是膛目结舌,心念一动,顿时醒悟过来,蛮族将领即使实战经验再丰富,由于战术素质所限,绝对策划不出这么高明的战法来,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指挥这场战斗的不是蛮族将领。

敌军的指挥不一定是中原汉人,却肯定是一个有着杰出军事才略的非凡人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