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魏增传

更新时间:2019-08-29 18:58:31

魏增传 已完结

魏增传

来源:落初 作者:百孤道 分类:历史 主角:魏增魏母 人气:

《魏增传》作者:百孤道,历史类型小说,主角:魏增魏母,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乱世之中人人皆苦,但一名少年不甘受命运摆布,踏上了追寻的道路。少时真情,肝肠寸断,苦苦追求,得而复失。一番甘苦,少年长大成人。逐鹿天下,豪情万丈,横扫群强,高歌万里,少年走向人生的巅峰。历史沧桑,繁华落尽,只剩下一场悲歌。经历了人事之后,少年已经不再年轻,到此时他才明白,人生的真意原来只是一点真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过了多久魏增已经沉睡了,嘴角眉间透露着几丝笑意,忽闻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魏增警觉地惊醒,面上的几丝笑意消去,留下了几许怅然若失。魏增仔细听着,想知道是什么人或生物惊醒了自己的美梦。听着听着露出了笑容,原来是一只夜里寻食的黄鼠狼。黄鼠狼又叫黄鼬或黄皮子,因其狡猾和机灵在民间有黄大仙的称号。在燕北平原经常有愚民信奉黄大仙和狐仙,在魏增小时一个野外的小丘莫名被人称作黄鼠狼显灵,使临近村庄的人纷纷去拜祭烧香,对此魏增嗤之以鼻。还记得教书先生称其为神鬼乱力在课堂上大加批训,并不让学生去做这种愚昧之事。

“好你这只黄鼠狼,竟敢扰我的美梦,看我不把你生擒换我日常口粮。”魏增恨恨的说,但眉目间有一点兴奋,因黄鼠狼尾巴可以入药,皮毛也可以卖钱,其价值在诸多小兽中最高。但黄鼠狼生Xing狡猾,平时很难捕到,只有在冬天大雪封天,其痕迹无处可匿才会轻易被人发现。如今睡觉竟遇到一黄鼠狼路过,哪能让它就此溜掉,若将其捉住那几天的口粮便有了着落。

魏增摸了摸怀里的一堆石子,拿起身边的叉状木棍,便悄悄地向发声之处摸了过去。越过杂草可以看到一只三尺长的黄鼬用爪子在地上刨着,嘴里也咬着什么东西。黄鼠狼可不像猪一样,遇到吃的就一头扎进去,其他都不管不顾。在其进食时头不时向左右探查,小眼珠子也来回转动。魏增离得太远恐石子无法将它击中,便向前小心的摸索前进,眼睛直盯着黄鼬一手石子准备抛出,一手木叉准备跟进生擒。

在接近杂草之时,魏增屏气凝息,正待出手,那黄鼬发现了偷袭者,转身一跳却不逃跑,对着魏增呲牙咧嘴,发出一阵令人毛孔悚然的嘶叫,似在警告偷袭者。魏增一惊,石子猛地抛出,那黄鼬向右一跳避开来袭石子,向右侧草丛窜去,魏增又一石子抛出封住黄鼬去路,那黄鼬一顿一跳,径向魏憎袭来。若是胆小者经此一吓,还真有可能在愣神时为黄鼬所伤,让其夺路而逃。魏增自小便为生存抓捕小兽,对于这黄鼬之狡猾早已深知,常于黑夜野地狩猎,胆子早已练了上去。见黄鼬袭来,木叉直上欲将其制服于地,黄鼬见木叉刺到也知危险,放弃伤人,躲避攻击,然后逃窜。魏增怎会让其就此离去,又一石子发出正中其身,一声凄厉的叫声发出,然黄鼬只是一顿,忍痛继续逃窜。魏增持叉跟进,伺机将其生擒,手中石子接连发出,或封其去路,或击其身腿。如是追上一百来米,黄鼬身中数枚石子,速度早已慢了下来。那黄鼬忽又转身,向魏增扑来,做最后的垂死挣扎。魏增一棍击中其身,将其打到一旁,那黄鼬抽了几抽便一动不动。

“死了?”魏增说道:“不会是在装死吧。”

魏增深知黄鼠狼的狡猾,在村中也常听到装死的黄鼠狼咬伤村人然后逃脱的事。魏增用木棍捅了黄鼬几下,没有动。便用分叉将其抵住,拿出一段麻绳就要将其捆住。果然黄鼬没死,在魏增用麻绳捆绑时,便放出臭屁便要伤人逃窜。可魏增在接近它时,便已经屏住呼吸,加之木叉抵住身体黄鼠狼终于黔驴技穷,束手就擒了。

魏增笑嘻嘻的看着被绑住腿脚的黄鼠狼,那黄鼠狼挣扎了几番见无用,便不再做无用功。魏增心情愉悦,提着黄鼬就要返回柴垛,待天亮便拿到就近集市将其卖掉。此时天空只有一弯弯新月,夜空无云,星星格外的亮。就在这时忽见远处路上有两个黑影走来。魏增心生警惕,如此大半夜有谁会走在路上,不会像自己一样来抓捕小兽吧。魏增潜伏在路边不敢出声,看着那两个黑影接近,竟是两名鬼鬼祟祟的中年人。看其样子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大盗,只是两个小毛贼而已,只听两人说道。

“大哥,我们真的要去抢劫那寡妇吗?那寡妇一个人带着孩子怪可怜的,这样做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我说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天下可怜的人多了,你顾得过来吗?跟你说那寡妇的男人是再给一大户人家做工时出意外死的,那大户为了息事宁人赔了大把的钱。别看她是一个寡妇,现在也是一个富人。能有钱还管什么地不地道。你小子要是不敢去,就趁早滚回去。省的做事的时候,丢人现眼。”

“她真的有很多钱?”此人露出一副贪婪的样子,但马上又有担忧地说“可会不会太危险,有钱她还不找人保护自己?就咱们两个能行吗?”

“有钱那是不假的,那可是县官亲自判的。危险?嗨嗨,只不过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有什么危险的,你小子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

“那咱们去了该怎么办,是不惊动她们,悄悄地偷,还是把她们绑了,再拿钱?”

“能不惊动就不惊动,毕竟偷盗和绑架罪过不一样。要是实在找不到钱,再绑了拷问。万一她发现了我们,就算她倒霉了。”

“大哥我觉得有一个好办法,危险又小你也能搞到钱。不如咱把那女人的孩子绑了,再要赎金,这不就很安全了。”

“你他妈就给我出馊主意,绑票要赎金,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江洋大盗了。就你这点本事,斗得过那些捕快吗?要有那本事,咱就去洗劫大户,还用跟一个寡妇过不去吗?”前者挨了一巴掌,被后者训斥道。

突然传来猫头鹰咕咕咕咕的一阵怪叫,叫的人心里发毛。

前者突然一阵心虚说道:“大。。大哥,你说在这么做会不会太伤天害理,我听村里的老人说,干伤天害理的事,那些鬼呀神的会找上门来。”

“咱们怎么叫伤天害理”后者说这句话时也是一阵心虚,壮胆的说到:“怕什么鬼呀神的,等咱们搞到了钱,就给关老爷上供,有关老爷护着,哪路鬼神敢把咱怎么样。”

“关老爷会护着咱们,关老爷不是大忠臣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管他什么忠呀Jian的,他吃了咱的贡品就的给咱办事,要不以后谁还供他。你没看那些富人和大官,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把钱往庙里一送,哪个还遭到报应。行了,少废话。到了,准备动手。”

魏增在听说这二人要抢劫孤儿寡母,便一股怒气生出。想到自己和母亲十二年的遭遇,便知孤儿寡母生活不易,而这两个毛贼竟为了人家丈夫的抚恤金,就要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听他们的口气,要是被发现还打算杀人灭口。魏增一路跟着二人,想办法阻止他们,自己只不过是一十二岁少年,硬拼是绝对拼不过的,听到他们对鬼神的畏惧,又看了看手中的黄皮子便心生一计。

此时后者正在叫前者趴在墙上,自己踩在其肩膀上要越墙而入,看他们生生疏疏的样子,就一派毛贼形象。前者心中忐忑,四处张望。

魏增躲到一隐蔽处,用力捏了手中黄皮子一下,一声凄厉的叫声刺穿夜空。前者被这一吓,立刻瘫倒在地,把正在攀墙的后者,摔了一个屁股开花。后者骂骂咧咧的站起,踢了前者一脚。

前者吓得战战兢兢说着:“黄大仙,是黄大仙。”

后者又踢了他一脚道:“什么黄大仙,一只黄鼠狼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快他妈给我起来。”

“嗖”一阵破空声随着又一声黄皮子的尖叫传来,后者被一枚石子打的头破血流。

“妈呀,黄大仙显灵了。黄大仙饶命呀,小的知错了,小的再也不敢了,大仙饶了我吧。”前者吓得跪倒在地不住扣头。

“那个混蛋在装神弄鬼,给老子出来。”后者拿出一把匕首,四处乱挥,并寻找声源处,但其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惊慌。

又一声黄皮子的尖叫和又一阵破空声传来,后者手臂被打匕首丢到地上。魏增顺势又是一击,正中后者左眼,后者哀嚎着捂着左眼倒地。

前者见黄皮子一叫,同伴便跌倒哀嚎。无尽的恐惧冲破心理堤坝,夺路而逃。一路逃,一路大声叫:黄大仙饶命,黄大仙饶了我吧。

后者一手捂着左眼,一手就要捡回匕首。并骂骂咧咧地说:“***,我不管你是谁,别落在老子手里,不然老子弄死你。”就在后者要捡回匕首时,一只脚踩到了他的右手上。后者惊恐抬头,只见一棍影袭来。一痛,便人事不知了。

前者的大叫惊醒了村落中的人,随着一间间房屋灯火的亮起。有人大着胆子出来了,寡妇听到自家门前的喧闹也走了出来。只见一被打的头破血流中年人被绑在了门前树上,自家墙上有人写到:有贼人惦记,快寻安全方法。寡妇见此第二天便搬到了娘家,与娘家的人住在了一起。村中人见此,惊呼黄大仙显灵,好事者在寡妇旧居近处修了一黄大仙庙,一时香火鼎盛。被打的头破血流的贼人也被送官,自不必多言。

本事的当事人魏增,在擒住贼人之后,不愿徒增事端,便回到柴垛,不久便睡了过去。第二天天蒙亮,听着村落中此起彼伏的鸡鸣,魏增起了来,钻出了柴垛。魏增颠了颠一个钱袋自言自语地说:“妈妈叫我不要当贼,这从贼人手中搜到的钱,应该不算偷吧。”说着魏增将钱袋装入怀中,啃了一块干粮当做早饭。

魏增将匕首插在腰间,捡了几块石子放在怀里,背上包裹,右手拄着叉状木棍,左手提着夜里捉的黄鼠狼,便又踏上了北行之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